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1章 叛教下场·王妃交心

第11章 叛教下场·王妃交心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萨马拉汗的生死时刻到了!罗惊天说可以饶过他性命,但却要刁难他一下,而且需要妙丽丝等答应才好,而妙丽丝等也是同意的,却是要求自己来出题目。

萨马拉汗此时肠子都要悔青了,他心里骂自己糊涂,怎么就那么鬼迷心窍的要背叛妙丽丝,还偷施暗算的将她打伤呢?尽管她伤得不重,但显然她是不会因此而手软的。

但妙丽丝当场并没有说出要如何惩治萨马拉汗,而是附在罗惊天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罗惊天一边点头,一边微笑着看着萨马拉汗,只是这微笑在萨马拉汗看来无异于魔鬼的微笑一样可怕了。怀着忐忑的心情,萨马拉汗跟随罗惊天等出了客栈,来到这个小县城的知县府邸,而进入府邸后,县令亲自来迎接罗惊天一行,见到罗惊天后拜倒口称“迎接侯爷来迟,望请恕罪!”罗惊天竟然是侯爷!

这可是出乎萨马拉汗的意料了。

萨马拉汗被安排在一间客房里,虽然边城小县,但到底是县太爷的府邸,客房虽不奢华却是十分整洁干净。躺在床上的萨马拉汗,满脑子都是怎么才能保住性命,他想过向罗惊天效忠,但自己是背叛妙丽丝的叛徒,罗惊天很难会相信自己。他也想过逃跑,而且,从在客栈里就一直想,但理智告诉他,这无异于作死!

且不说别的,就是妙丽丝师徒自己就不是对手,而维京娜则也与他不相上下,余者虽然他基本不认识,但从她们走路来看,这些女子长得虽然是国色天香美艳罕见,但功力绝不寻常!特别是,他进入县令府邸时,看到县令对罗惊天的态度,及罗惊天乃是侯爷的情况来看,自己便是逃到了中原怕也没有好果子吃,侯爷可是超品的爵位,加上天运门的势力,自己可能死的更快!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门外响起一个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那个叛教的,快出来吧,我家主人要你去了!”说完,轻轻的笑了起来,笑声妩媚入骨,勾起人们无限遐想。但此时萨马拉汗却是绝无此种心思,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活命要紧!

昏昏沉沉的,萨马拉汗走到门前,他推开门看到一个身着鹅黄色宫装的中原美女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他苦笑了一声,说到:“走吧!”有气无力的,惹得那女子又是一阵娇笑,嘲弄的说道:“堂堂的西域圣教护法,竟然如此无精打采的?

莫不是找姑娘太勤,被累脱力了?“萨马拉汗也不理她,只是垂头丧气的站着。

见他不吭声,那女子又嘲讽道:“被我说中了?那你可真是太没用了,我家主人整日与我等姐妹玩耍,却总是要我们开口求饶才罢休,你连男人都当不得,真是废物一个呀!”说完,她转身便走,“跟我来吧!”连看都没看萨马拉汗一眼。

而萨马拉汗也是有气无力的跟着,脑袋都没有抬起来,他此时只关心自己要遭受什么样的折磨了!

那女子在前面不疾不徐的走着,如闲庭信步般轻松,她那硕大浑圆的肥臀随着她的莲步,荡起一波一波的臀浪,任他哪个男人看了怕不都要忍不住冲上去将她按住狂**不可!萨马拉汗也是贪花好色之徒,在西域圣教时也曾侍奉过妙丽丝师徒几次,此刻他却是一点**都没有,他都被快被吓瘫了,他可不敢奢望妙丽丝会念及自己曾侍候过她而手下留情,别说她本是冷酷之辈,就是有罗惊天的关系也只会对自己更狠而已!

当他跟随那女子来到幽深的后院时,影壁上巨大的刑字提醒了他,这是到了刑房了!一股冷气从他后背沿着脊梁骨直窜入脑袋里,他只感到“嗡……”的一声,便整个人都麻木了。

混混沌沌的进了刑房,萨马拉汗还是看清了幽暗的刑房里的情形。本来应当摆满刑具的刑房里却是空无一物,宽大的厅室显得更加宽阔,一把太师椅放在迎门正对的墙边,罗惊天端坐其上。他左边依次站着妙丽丝师徒,自己曾见过的号称楼兰第一美女的,本来是龟兹王妃的娜依乌丽,以及维京娜,和阿依妹儿。而领着自己前来的宫装美女则站在他右边第二个,她上手是个身穿紫衫的美艳女子,下手还站着两个也是艳丽绝伦的女子。本来,萨马拉汗自知必死,已经是全看开了,但不知为何,他站到罗惊天跟前后,突然心里一紧,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罗惊天面前。

萨马拉汗磕头如捣蒜,“砰砰”有声,很快他额头上就磕得紫青发亮,“罗掌门,罗大侠,我该死,我该死,求……求你,求放过我吧!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一边求饶着,一边还是一个劲的磕头,不几下就将头磕破了,鲜血从他额头一直流淌到下巴上,又落到了地上。看他满脸鲜血的样子,众女无不露出害怕的神态,惊呼着一下子拥到了罗惊天身上!其实,除了娜依乌丽外,其余的几个女人,别说是这点血迹,就是再血腥的场面她们也是经历得多了。她们之所以这样大呼小叫,更多的是借机会向罗惊天来讨欢,也是有意让萨马拉汗看了更加的不知所措。

“好呀,竟然敢惊吓我的女人?看来你真是找死了!”罗惊天冷笑着说道。

萨马拉汗本来就是头晕脑胀,不知如何是好,被他如此一说,不由得更加惊慌失措,他:“我……我……”半天,好容易才说出来,“我不是人,我不是人,罗掌门开恩,罗掌门开恩!”一边说着,一边左右开弓的猛抽自己嘴巴。“噼啪,噼啪”声音清脆不说,转眼间,萨马拉汗的双颊也高高鼓起,显然是真的用力抽自己了!

“哈,你……”罗惊天似乎很是无奈,他骂道:“萨马拉汗,你就是装可怜也不用这么卖力嘛?难不成,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将伤我女人的仇忘了?”忽然他脸色一变,森然说道:“好了,该说正题了!”听了他的话,萨马拉汗竟然奇迹般的清醒过来,他知道,自己只有拼过这一重,才有机会活命,所以,便出奇的冷静,听着罗惊天出题目!

“你们西域圣教有个说法,就是出教时需过刀山火海,弱水潭,不知是不是呀?”罗惊天问道。

他刚一问完,萨马拉汗本就大汗淋漓的脸上,又突然渗出黄豆粒般大小的汗珠,“是,是……是,却,确有此事……”他身为护法,当然知道此中详细!

所谓刀山,就是由一百零八口钢刀,刀刃向上,横在地上排开。出教之人需**上身在刀口上横滚过去,以示自己出教的决心!至于火海则是更好理解,就是由烧红的木炭在长三丈六宽三丈六的池子里填满,出教之人脚穿铁鞋,从火炭上面趟过去才可以!铁鞋本就沉重,穿上后行动不便,而且又是极易传热,所以,很多人就是被活活烫死的!至于弱水潭,则说的是用各种药物浸泡过的寒泉水,注满一个直径三丈六尺的水池,水深一丈二,受刑之人要在水里浸泡三个时辰才可以上来。那些药物有毒药,有麻药,加上入水之人无不在刀山火海中受过重创,所以,基本上全是死在弱水里了!

萨马拉汗本身护教护法,他曾多次让叛教徒众受此三刑,此中厉害他当然清楚,只是他在看教众受刑而狂笑不止时,绝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今天!他求饶半晌,但当他看到罗惊天等人的脸上那阴狠狞笑的神情时,他便明白了,今天这三刑他是不可能躲过了!他此时后悔,为什么自己在跟随他们离开客栈的路上为什么不逃跑?虽然也是机会不大,但好歹还有一丝渺茫的机会。可,现如今,他就是想跑也难了!他进来时就看到刑房的设计极为严密,只有一个出口可以出入,虽然他身后没人,但按照他所知的情况,怕是他转过身来至少就会被妙丽丝追上,那他只有死得更快!他不想这么必死!

他抬起头来,满脸的眼泪及口水鼻涕,罗惊天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而他身边众女也或是掩口轻笑,或是毫无顾忌的荡笑。“萨马拉汗,你好歹也是一教护法,怎么,怎么……这,这算什么?”罗惊天不断的挤兑,但萨马拉汗还是不顾廉耻的求饶。

一边磕头,一边大骂自己,骂着骂着,萨马拉汗见打动不了罗惊天,便也不起身,跪在地上一下下的迅速到罗惊天近前,想要继续讨饶!罗惊天轻蔑的冷眼瞧着他,脸上的不屑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了。

但萨马拉汗全然顾不得这些,他不顾膝盖的疼痛,快速的挪动到罗惊天跟前,很抽自己几个嘴巴后,一脸可怜相的求饶道:“罗掌门,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条狗吧!我若是知道有今日,就是给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作乱呀!”说完又连着磕了几个头,看罗惊天的表情。不过,一看之下,他不禁失望了,罗惊天还是一脸的冷笑,丝毫没有缓和的意思!

看来,自己无论如何也是难逃一劫了,但是,在求生的本能下,他忽然发现了一个机会,尽管也是铤而走险但比之受此三刑或是愣闯来说,还是有把握多了!

萨马拉汗暗地里一咬牙,他要铤而走险了!

他一边泪流满面的求饶,一边却是向罗惊天继续缓缓移动,罗惊天被他吵得有些烦了,他正要问萨马拉汗到底受不受三刑,忽然,萨马拉汗猛一抬头,眼睛里全无了刚才求饶的神色,他大吼一声飞身扑向罗惊天!

看他如此找死,罗惊天不由得冷笑着连椅子都没有离开,他随手从椅子扶手上抠下一块木头,中指漫不经心的弹向萨马拉汗那宽大的飞扑而至的身躯。

电光火石般的一瞬间,罗惊天抠下木头,弹射而出,萨马拉汗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噗……”一声轻响如中败革。小木块不偏不倚的正中萨马拉汗胸口,虽只是小小的一块木头,但他却感到如被重锤击中一般,“哇”的一口血喷出,飞纵中的身形也戛然而止,直直的落在地上!

罗惊天冷笑道:“秉烛之光也敢献丑?”萨马拉汗如同要死了一般,大口喘着气,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时的,还从他嘴里吐出整块的鲜血!妙丽丝等众女见状笑得如风摆荷叶般,你一言我一语的指指点点的笑话着萨马拉汗,说的也都是他不自量力的话。萨马拉汗也没精力犯嘴了,他只剩下喘气了。

“好了,你的伤没那么重,快起来吧!”罗惊天轻蔑的说到。

“我……我……”萨马拉汗没有起来,他气喘吁吁的说了两个“我”,忽然,他那本来散乱的眼神变得极为凌厉,本来如垂死般的他猛地跃起,如豹子般扑向他右侧站着的娜依乌丽!

娜依乌丽毫无武功,见萨马拉汗满脸的血污如鬼魅般可怖,一直害怕的不敢看,而再看到萨马拉汗扑向自己更是不知如何是好,只有乖乖的被萨马拉汗一把抓住白玉般晶莹的脖子,双手被他拢到身后。

事起仓促,罗惊天虽然想救但却怕伤到娜依乌丽而没有动,妙丽丝虽然在娜依乌丽旁边,但萨马拉汗距离更近,所以,她飞出秀脚踹到了萨马拉汗的软肋,但萨马拉汗还是在生死力量的支撑下,忍着剧痛捉住了娜依乌丽。

有了人质在手,萨马拉汗心里踏实多了!

“放开我的女人,不然我活刮了你!”罗惊天森然的喝道。

与此同时,妙丽丝师徒,维京娜,及阿依妹儿如扇子般散开,半圆形围在他面前。而那四个中原美女也是扇子面散开,只是半圆形围住了他的后路。除了阿依妹儿,其他的几个女子至少是不弱于他萨马拉汗,而即使是阿依妹儿,她和罗惊天双修了这些时日,武功上的长进也是不小的。但萨马拉汗虽然害怕,心里此刻却是有了倚仗,那就是被他控制着的娜依乌丽!

“退后,你,罗惊天,你放我离开,我逃得安全了,便放了娜依乌丽,不然,我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萨马拉汗说得咬牙切齿,他已经是生死一搏了。

罗惊天自然明白,他此时的状态已经是急红了眼,随时有狗急跳墙的可能!

于是,他轻蔑的说道:“你放开她,我饶你不死,不然,你就是逃得了今天也逃不过明天,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命人在方圆三十里内布控,你逃不走的!”

“哼!那我更要找个垫背的了!”萨马拉汗恶狠狠的说,他一边说,一边警惕的环顾四周,提防众女的偷袭。

罗惊天恨不得立刻将萨马拉汗碎尸万段,但他抓住娜依乌丽,随时可以伤及其性命,所以罗惊天不免投鼠忌器起来。

“哼,”妙丽丝那银铃般的声音突然响起,她鄙夷的说道:“我家主人女人有多少?你以为少了她一个,我家主人就没有第二个第三个了吗?”说罢冷笑了起来!听她一说,其他诸女也跟着笑了起来,一时间花枝招展,在这幽暗的刑房里又是一番风景。

但萨马拉汗却是如坠冰窖,他这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些女人各有各的美貌,而且罗惊天的女人还不止这些,他还会在乎一个娜依乌丽?

而娜依乌丽也是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她心里还有些恨罗惊天,但当萨马拉汗抓住她那一瞬间开始,她心里不自觉的还是盼着罗惊天救下自己。而当妙丽丝说了罗惊天女人多得是,不在乎自己一个时,她猛然醒悟,自己不像别的女人那样会讨罗惊天欢心,而且虽然知道自己长得美丽动人,但看到妙丽丝等她也清楚罗惊天的女人有的是美艳绝伦的。所以,也是感到了一丝绝望,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

她想到自己自幼和布易达汗相恋,也是男才女貌,青梅竹马了,但却被铁木哈强行抢夺了去。而铁木哈夺走了她的贞操,封她为贵妃后,她又再次被铁木哈为了利益而舍弃掉。如今,罗惊天虽然强迫着得到了自己的人,但自己一直控制不住恨他,可自己偏又不争气的被人擒住当作了人质。她实在不敢奢望罗惊天会为了保护自己而放过萨马拉汗,女人他有的是,而让萨马拉汗从容离去则是会让他丢尽颜面!所以,娜依乌丽闭上了秀目,只等罗惊天动手,萨马拉汗鱼死网破的杀掉自己垫背!

“好,我放你出去,但记着,娜依乌丽少一根汗毛,你就要剥一层皮!!!”

罗惊天说话了,但出乎众人预料的是他竟然要放萨马拉汗走!不仅是妙丽丝等众女,就是萨马拉汗和已经闭目待死的娜依乌丽都吃惊的看向了罗惊天。

“看什么?我的女人很多,但都是我的心肝宝贝,所以,我不会让你伤了她。”

罗惊天知道众人诧异什么,便解释道:“同样,你伤害过妙丽丝她们,我也不会饶过你!”

说完,他看了妙丽丝师徒一眼,但见她们还有维京娜都是满脸的激动,若非是如此场合,怕是当时就要献身侍奉罗惊天了!

“快滚!”罗惊天突然对萨马拉汗喝道。“记着,我饶不了你!”

如此威胁,萨马拉汗却是没空理会,忙抓着娜依乌丽从中原美女让开的路退了出去,一步步的退向刑房门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