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6章 圣教有乱·移祸江东

第06章 圣教有乱·移祸江东

「**死你,**死你这个**,嘿……」罗惊天双眼放出了红光,咬牙切齿的要将王母**穿般的,用自己那骇人的大ji巴**弄奸淫着身下婉转承欢的美艳女人。

而王母则是一边含糊的呻吟,一边似是躲避,却又像是奉迎的扭动自己腰身来迎接罗惊天那条害死人的大ji巴。令人难以看出她到底是苦是乐,是求饶还是煽情了。

但王母的身体却是忠实的反映出她的状况,不多时,她的穴里一阵强烈的收缩,一股冰凉的阴精喷射而出,而随之泄露出的元阴真气则被罗惊天毫不客气的吸收个干净。但当她刚刚放缓动作的频率,罗惊天又是一阵狂功猛打,立时又将她带上了新的**!在一波又一波的**催动下,王母很快就再次被欲仙欲死的快感所湮没,她已经停止了思考,完全是靠身体本能的反应来对罗惊天一次次的攻击予以最直接的配合!

「啊……啊……啊……啊……啊……」随着王母一阵歇斯底里的**,她身体一阵强烈的抖动,四肢乱颤腰身更是摆动得像水蛇一般,罗惊天知道她最后的**来了,便发狠的将她上身按住,却将她双腿挡在外门,任其随意挣扎乱舞。

忽然,王母在一阵急速的舞动后,动作猛地一停,接着,就如泄气的皮囊一般,四肢软软的散落在身体两侧,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看来她今天有些玩得过量了,罗惊天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他催动内力,将元阳补足了一些给王母,待她脸色稍缓才撤出了深埋在其穴里的分身来!

林雨晴在做了半天垫腰后总算是看到了希望,王母刚一被放到床榻上,她便迫不及待的将转身,变为顺着跪在罗惊天面前的床上,毫不顾及自己刚刚作为垫腰时的疲累,以承接罗惊天的恩宠!

见她这么着急,罗惊天不禁笑骂道:「骚蹄子!等不及的样子,不怕一会儿少爷**死你!」「啪!」的拍了林雨晴那雪亮丰肥的大屁股一记。「**死婢子吧!」林雨晴恬不知耻的说,「婢子情愿被外孙主人**死!」罗惊天狞笑道:「好,那就如你所愿!」「嘿……」随着他一声低吼,再次挺动那凶悍无比的大ji巴,一下子**进了林雨晴那早就泥泞不堪的穴里,也是他自己外婆的穴里!

「啊……」尽管已经被罗惊天宠幸不知多少次,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罗惊天那骇人的巨人般的大ji巴一下侵入紧密湿热的穴时,林雨晴还是忘情的惊叫了出来。而这诱人的尖叫声对于罗惊天来说无异于一声催发的战鼓,面对着如此美艳的大餐,他如发狂的猛虎般,双手箍住林雨晴的纤腰,拼命的将她拉向自己的大ji巴。坚硬巨大的gui头一下下如雨点般撞击在林雨晴的穴中,让林雨晴都有了世界末日的错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由于被他快速的奸淫,林雨晴**的声音都不能发出,而只是失神的呼叫着!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罗惊天便感觉到林雨晴穴内一阵紧缩,接着汹涌澎湃的阴精便泄了出来,淋在罗惊天的gui头上。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泄身了,罗惊天颇有些懊恼,但却是没办法。就在他想要将林雨晴翻个身,要用龙翻凤撵的姿势来继续攻击。但当他将林雨晴的雪臀抱起时,却一眼看到了她那两半丰臀中间的,可爱精巧的菊花穴来!「好久没有玩菊花了!」罗惊天邪邪的一笑,他不再翻转林雨晴,而是将她头和双膝挨得更近,将她的大屁股抬得更高。他握住那富有弹性的两片雪臀,稍稍向两边一掰,将那肉粉色的鲜嫩菊穴完全暴露了出来!

对于他的所作所为,还在享受**后那疲惫快感的林雨晴懵然不知,罗惊天则是舔了舔嘴唇,他将坚挺的大ji巴在林雨晴的菊花上蹭了几下,便将大gui头对准在了菊花上!「嘿!!!!!」随着一声冷喝,罗惊天猛地向前一挺雄腰,大ji巴如毒龙入洞般一下挤入林雨晴窄小的后庭,「啊……」当巨硕的gui头挤开菊穴周围的嫩肉,粗暴的进入更加稚嫩的后庭时,撕裂般的剧痛一下将半昏迷的林雨晴惊醒,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虽然被罗惊天用过,但被他如此突如其来的侵入而没有任何准备的林雨晴的后庭,还是被生生撑裂,流出了一丝鲜血。但,罗惊天并没有罢手,他发狂的挺动**那坚挺粗硕的大ji巴,奸淫着身下的林雨晴!

「啊。啊。啊。啊。啊……」林雨晴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但罗惊天置若罔闻,他依旧如发威的猛虎般,猛烈的厮杀,似乎要将身下美艳尤物活活**死才甘心似的。

炙热的后庭,比之穴更加的紧密,勒的罗惊天快美异常!而且,由于林雨晴修炼媚术多年,她的后庭不似寻常女子般初次**入时紧密,但随后就变得松弛不堪了,自罗惊天**入时就是紧密舒服,他发狂的**弄了半天却只是觉得稍有些松动而已!罗惊天看到林雨晴脸色有些诡异的红潮,他知道林雨晴也是禁受不住自己的摧残,乃是努力支持了。他又**动了几下,便猛地撤身而出,但接着就又再次**入到林雨晴那还红肿着,yin唇微张的穴里,一插到底!

本来已经痛得有些昏迷的林雨晴,在罗惊天大ji巴的疯狂**弄下,渐渐的又恢复了精神,她鼓起余勇,悍不畏死的将大屁股迎向罗惊天的ji巴,一下两下,直到她穴里一阵发紧,又是一股冰凉的阴精射出,再次泄了身!罗惊天正在做最后的攻击,被这冰凉的阴精一淋,顿时也是舒服无比。他的欲火已经发泄的七七八八,便也不再坚持,虎吼一声,将大ji巴死死的**入林雨晴的子宫里,将她的子宫撑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接着便射出了自己浓热如岩浆般的阳精来!

林雨晴刚刚**泄身,正有些失神,子宫却被罗惊天火热的阳精一烫,顿时,她又是一阵哆嗦,再次的射出阴精泄身了。接着,她便觉得天旋地转,脑袋里「嗡」的一声,晕死过去!而罗惊天也是浑身舒畅无比,他吸净林雨晴阴关内泻出的元阴后,便抽身而出,将她和王母并排躺好,又给她们盖好被子,自己则坐在一边打坐炼化起元阴来!他双眼微闭,如老僧入定般,连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忽然,罗惊天闭着的双眼一下子睁开,如同闪电般的目光激射而出,「进来吧!」他轻声的向外面说道。却见帐篷的门帘一掀,娜姆古丽走了进来,罗惊天让她去联络妙丽丝,按照罗惊天的估计,妙丽丝应当有消息了。娜姆古丽一进来,罗惊天便看到她脸上的忧色,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妙丽丝她们怎么样?」他知道,除非是妙丽丝出了问题,不然也出不了什么岔子的,而看娜姆古丽的脸色,他到不是怕西域圣教不能顺利收服,却怕妙丽丝和维京娜有什么闪失。

娜姆古丽说道:「主人,是出了些事情,不过师父她没事,只是受了些皮外伤,维京娜也不要紧。」她看罗惊天面色稍和,又说道:「不过,萨马拉汗他勾结四大令史公开造反,还,还杀害了洛云天长老!」罗惊天这才放心,他追问道:「那妙丽丝她们现在何处?」娜姆古丽有些奇怪他不在意萨马拉汗的反叛,倒是关注妙丽丝的处境,便说道:「师父她们现在离此三百多里的车师国境内,车师国乃是师父苦心经营多年的一处分舵,我也是十分关注,所以,那里的教众对师父忠心无比。」她见罗惊天似乎真的放心了,才继续说道:「师父让我先回来禀报主人,她和维京娜等随后就来侍候主人!」罗惊天一把搂过了她,将她抱在腿上,温柔的说道:「好了,你们没事就好!」看到他柔情蜜意的样子,娜姆古丽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早就被罗惊天奸淫了不知多少次,但却不知为何在罗惊天面前,越来越害羞起来!「西域圣教没有收服,我明天还可以再想办法,但你们若是有什么闪失,那我就后悔死了!」罗惊天说出自己心里话,娜姆古丽好一阵感动!

忽然,娜姆古丽觉得有些异样,她低头一看却是羞得满脸通红,原来,罗惊天那刚才还垂在胯下的大ji巴此刻竟然又是斗志昂扬的暴挺起来,而且,还颤巍巍的不时顶顶自己的粉腿!罗惊天一脸坏笑的说道:「好了,你也辛苦了,我来疼疼你吧!」说完便将她横着抱起,起身来到了几案前,如同码放供品般的将她放在了几案上。看到罗惊天那火热的眼神,娜姆古丽的穴里更加的湿润泥泞起来,看来也是可以入戏了!几下撕去了那碍事的衣服,两个**相对的人形肉虫纠缠在了一起!罗惊天将热力四射的大ji巴毫无技巧的**入到娜姆古丽温暖湿热的玉壶内,「啊……」伴随着娜姆古丽的一声轻吟,又一场香艳无比,却又极为惨烈的厮杀开始了!

男人天赋过人,本钱极度雄厚。女人媚骨天生,阅尽无数风月!两人杀到一起,顿时张飞杀岳飞,杀得满天飞!黑暗阴沉的营帐内再次变得春色无边,连外面天空中的圆月繁星都害怕的躲了起来,一时间,杀气弥漫在整个营帐里,勾起了人们无限的联想!激烈的厮杀如狂风暴雨般热烈,但却是更加缠绵悠长,以至于铁木打制的几案都有些难以承受重压,「吱吱扭扭」的发声抗议起来!

但厮杀终究还是分出胜负了!

娜姆古丽到底是血肉之躯,虽然修炼媚术多年,且尝试过不少的猛男壮汉,但像罗惊天这样,有机缘**破自己母亲阴关,补足元阳的人却是绝无仅有。而且,罗惊天那闻所未闻的,金刚般的大ji巴,更是粗硕健壮的千古未现!

「啊……啊。啊……主人,**穿了,啊……又来了……」娜姆古丽一边乱叫着,同时手舞足蹈的一阵挣扎,罗惊天则是奋起神勇,将她死死的按在了几案上,鼓动雄腰,一下下的将大ji巴**进她那已经红肿不堪的肉穴里!随着淫液的溢出,罗惊天的大ji巴似乎更加膨胀了些,将本就撑得严严实实的御道塞得更加密不透风起来!他也是到了兴头上,所以,也顾不上娜姆古丽是否受得了,大开大合的凶悍的**着身下的美女!

「啊……主人,啊……饶,饶命,呀……我呀……」娜姆古丽有些惊慌失措的求饶,但罗惊天还是一个劲的苦干,忽然,娜姆古丽感到他本就粗硕的大ji巴更是一路猛涨,她知道这是**来临的前兆。于是,娜姆古丽奋起最后的力量,努力的将大屁股迎向罗惊天的大ji巴。「**穿了,穿了,啊……」惨叫几声后,娜姆古丽又是一股阴精射出,她抽搐了几下便一下子软倒在几案上,再无声息。

罗惊天感到那冰凉的阴精淋在自己gui头顶端,火热的马眼上,他一个哆嗦,发狠的抱紧娜姆古丽的纤腰,死死的往自己怀里一拉,同时大ji巴不顾一切的向前**去,径直冲到娜姆古丽那火热的子宫里,接着就是一股浓热的阳精射出,打在了娜姆古丽的子宫里,烫的她又是一个乱抖,再次泄了身!

罗惊天看到自己又将一个悍将**晕,心里的自豪感更加高涨,他将娜姆古丽放到王母等一起,盖好被后自己穿戴好衣服,出了大帐。

他来到赵破阵的营帐前,守卫的军士见他来了,忙迎上来说道:「罗公子,少将军吩咐过,若是公子来了就请直接进帐,我等不必阻拦!」说完,神态恭敬的退到了一边。罗惊天微微一笑,心想:看来赵破阵真是变化不小,自己让他来西域军中的决定是没错的!

来到帐篷外,罗惊天一掀门帘,却见里面灯火通明,赵破阵还在地图边思索着,他便直接来到赵破阵身后,说道:「怎么,着急对面的动静了?」赵破阵正在入神,被他一问吓了一跳,「哦,掌门师兄呀,小弟刚才有些入神,失礼了!」说完,颇有些歉意的抱了抱拳。但接着,他也说道:「师兄,十天过去了,对面应当有些动静了吧?」罗惊天笑着说:「不急!」他颇有深意的说道:「如今的战事拖得越久,对我军越有力,所以,着急的是他们。」他话锋一转,「不过,他们应当这一两天就有变化了!」见他信心满满,赵破阵也就将心放在了肚子里,开始和他闲说起江湖中事来!

他们期盼的事情总是要来的!

克里苏和妥利哈前面两场打了个平手,最后进行马上功夫的较量。两人功力相当,刀斧硬拼一时难分高下。从晌午一直厮杀到了傍晚,大战了近百回合,却还是没分出高下来!但最后,还是克里苏经验老到一些,买个破绽给妥利哈,已经有些晕头转向的妥利哈见有机可乘便毫不犹豫的一刀斩向强敌。却不料,当刀刃快要砍到克里苏身上时,克里苏忽然一个蹬里藏身,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刀,接着,他趁着妥利哈无法回力的空当一斧向妥利哈头上斩去!兵刃在外门无法收回,妥利哈急中生智,一个倒翻筋斗从马背上翻了下去,但他的坐骑却是惨叫一声,被克里苏生生砍成两段了!这时,负责裁判的国王们怕二人有所损伤,忙鸣金收兵,克里苏不甘心的回到本阵。经过众国王的裁决,还是判克里苏获胜,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接替布易达汗的统帅人选。

当布易达汗听说这个消息以后,他先开始有些震惊,但随后,他恢复了一个优秀将领的沉稳。拿出帅印放到桌子上,布易达汗说道:「好了,帅印在此,各位看清楚了!」克里苏接过了帅印,仔细端详了一下,确认无误后,众将军拜见统帅。布易达汗随即说道:「各位,在下腰疼的老毛病犯了,要回去养病,既然克里苏将军接手了帅印,那不才就告辞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大帐,点起楼兰国的万余人马,拔营走了。营帐里的众人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克里苏随即发布自己接手后的第一道命令:「派人到敌营去下战书,三天以后,决一死战!」看来他也知道要拼死一战的!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