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3章 驯服教主·脱险

第03章 驯服教主·脱险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罗惊天心里在感叹,看来娜姆古丽不知采了多少武林俊杰的元阳了,不然她的功力不会如此深厚,元阴更是不会如此浓醇!

此时乃是寒冬,在西域苦寒之地,又是在山谷里,阴风更加凛冽。罗惊天身据浑厚内力,这等寒冷他也是不惧,可他转眼看到畏缩在背风处的娜姆古丽,心里不由得一动。心想,她刚被自己**破阴关夺去元阴,虽然填补好了,但终究损伤不小。他担心其内力不济,被寒气侵入身体,落下病根就麻烦了。要是一般的庸脂俗粉也就罢了,像洽丝丽等那样,已经不可能入他罗惊天的法眼了。但娜姆古丽无论身材相貌都是上上之选,这可是罗惊天志在必得的天山雪莲。所以,他走到娜姆古丽身边,察看她脉搏发现还算平稳后,便将她底裤解开,同时将自己腰间大带也解开。他释放出了自己那条骇人的大ji巴,在娜姆古丽鼓鼓的如肉包子般的**上研磨了一阵,待稍有湿润后一坐腰,「哧……」大ji巴便再次插入到娜姆古丽穴里,直到gui头穿入她的子宫,顶到了子宫壁上才停止。

娜姆古丽被这刺激惊醒,她有些慌乱的,双手勉力要将罗惊天推开,却是毫无力气。罗惊天将她双手别在她身后,说道:「别乱动!你此时无法运功抵御寒气,我在帮你御寒!」说完,见她挣扎力道稍缓,他又说道:「不识好歹!若非少爷**破了你的阴关,你的模样也还算俊俏,你便是冻死少爷也懒得管。」见他轻蔑的样子,娜姆古丽不由得心里有气,她费了半天力气才骂出一句:「你……你,无耻,你……呸!」跟着便又喘气不止。看她美人薄怒的样子,罗惊天更是大乐,他乘其不备,突然的亲了娜姆古丽一下,娜姆古丽更是惊怒。「你……你……无耻!」连她自己都奇怪,本来,她平日里跟不知多少男人淫乐过,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害羞过。不知为何,自己在和罗惊天一起时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害羞的感觉,真是奇怪。

罗惊天笑道:「我无耻?我说的是实话!洽丝丽是你们的人吧?」娜姆古丽一抬头,她自然知道洽丝丽,她是自己亲自安排打入卢家的一个棋子,也是第一个正式打入中原门派内部的西域人。此前,都是由西域圣教内的汉人教众来做卧底内应的,但毕竟是西域和中原的对垒,所以,用汉人还是有所顾忌。洽丝丽能够成功打入卢家,是娜姆古丽很重要的一个举措,所以,当罗惊天问起时她不由得一惊。「是,又怎么样?」「怎么样?」罗惊天淫笑着,「她竟然敢冒犯少爷,所以,少爷**破她的阴关废了她的武功,还把她卖到了妓院里!有她快活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罗惊天的狂笑在娜姆古丽看来是那么可怕,**破阴关废了武功不算,还被卖到妓院里。她修炼的是采捕功法,当然知道**破阴关的女子,总是欲求不满,而且又极容易被**得**。被卖到妓院里那……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罗惊天却是继续洋洋得意的说道:「阿依妹尔的姿色本来也难入少爷法眼的,但少爷看在她识时务的份上,勉强收了做丫环。不过,」他话锋一转,又回到娜姆古丽身上,说道:「你嘛……姿色绝佳,是少爷立志必收的女人,所以,少爷才不想你有所损伤。**破你的阴关还帮你补上,怕你不能运功护体被寒气所侵,才输功给你的!」一席话说完,娜姆古丽脸色数变。没想到,身为尊者的阿依妹尔竟然是主动归顺罗惊天的,这就难怪为什么罗惊天一路上能够那么顺利的避开自己苦心经营的截杀,直到他进入西域境内,由于是临时决定,阿依妹尔不知道,所以才堵住了罗惊天。但此刻,她自己也是罗惊天的阶下囚,唯一想做的就是要尽快逃走了。

但罗惊天似乎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说道:「你说你有没有可能逃走呢?」此言一出,顿时惊得本就在思考此事的娜姆古丽一呆,幸好是夜间看不清,若是白天,此刻她俏脸娇红的样子让罗惊天看到,一定又要奸淫她一次不可。但饶是如此,罗惊天也从她一呆的动作里看出,她心里所想的正是逃走。

「其实你不用怕,我不会强留你,」罗惊天得意的说:「等天亮了,我们出了山谷,你便可以走了。」娜姆古丽有些不信,她问道:「你放过我?为什么?」罗惊天不在意的说着:「其实很简单,等你和你师父以及什么圣教决裂了,就会自动来找我的,对吧?」「你什么意思!」娜姆古丽有些来气的逼问:「我怎么会和师父翻脸和圣教决裂?你说清楚!」她有些焦急的问着罗惊天。罗惊天故意不疾不徐的说着:「其实这很简单!」他突然又亲了娜姆古丽一下,娜姆古丽却是不敢得罪他,只好怒气冲冲的忍了,「看到你师父为了把我打下悬崖,竟然连你都搭上了,我就知道,你们圣教里不过是尔虞我诈,互相利用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情谊!」罗惊天刚说完,娜姆古丽立刻骂道:「胡说!什么叫没有情谊?

告诉你,换成是我,为了把你打下悬崖,也不会在乎把师父搭上的。」她含怒着说道,「只有杀了你,我们才能确保刺杀赵凌,而只有如此才能保证我数十万大军能够进逼中原!」她说得大义凛然,「我母亲乃是被中原人害死的,要想给母亲报仇,只有保证我们的军马杀入中原才成!」「你为什么不亲自为母亲报仇?你的父亲为什么不出手?你的师父为什么不帮你?」罗惊天突然冷冷的发问。

娜姆古丽被他问得楞住了,是呀,自己怎么没有想过这些?她低头沉思起来。

罗惊天见她开始想了,便柔声道:「你把你母亲的死因原委告诉我,我会帮你!」娜姆古丽呆呆的看着他,眼睛里含着泪水,但还是和他说了起来。

据她父亲格里木讲,在娜姆古丽两岁的时候,他和她母亲夫妻两个携手到中原游历。本来一路上很是开心,但在靠近京师时,一天夜里,他们住宿的客栈来了不少似乎是强盗的人马。格里木和娜姆古丽的母亲阿米娜都是武功不错,也没有在意,只是不想多事,才隐忍不发。但,那群人却在抢夺完住店客人的财物后,竟然发现了阿米娜,又起了劫色的念头。这下格里木夫妇忍不住了,他们大怒之下,和匪徒们厮杀起来。就在他们快要杀尽匪徒时,对方竟然来了援军,虽然只有一个人,但伸手却是高绝,夫妇二人合力都战他不过,最后,他们拼死杀出重围,但阿米娜却是受了伤。后来,他们回到了西域,但阿米娜却是因为内伤过重而不幸死了。所以,娜姆古丽自记事开始,格里木便告诉她是中原人害死了她的母亲,要帮助军马杀入中原给母亲报仇。但至于仇人是谁,格里木总是推脱,不是说不清楚是谁,就是顾左右而言它。娜姆古丽也是无法,但是中原人害死自己母亲的记忆深深的烙在了她的脑海里,所以,她最恨中原人,每次遇到来西域的中原人,不会武功的直接杀死抢劫了财物,会武功的她一定会采尽对方元阳,让对方脱阳而死!这次对罗惊天的行动,她知道危险,但还是忍不住来了,为的就是要尽快给大军东进扫清障碍。

听她说完,罗惊天略一沉思,说道:「我怕你父亲或是对你有所隐瞒。」「不会的,我爹从小最疼我了,他绝不会骗我的!」娜姆古丽坚决的说。罗惊天冷笑一声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问题所在。」看她认真的样子竟然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罗惊天「扑哧」一笑,随即正色说道:「首先,你当时只有两岁,你父母如何肯轻易的放下你,而自己去中原游山玩水?」此言一出,娜姆古丽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是呀,以父亲平日对自己的疼爱,怎么会不管幼小的自己而和母亲去游山玩水呢?罗惊天却是继续分析着:「其二,在客栈遇到了强盗,若是别处遇到这种事也还平常,可在京师的客栈里,如果有强盗如此猖獗,那可就是天大的玩笑了。京师如果出了这种事情,御史一定会上奏皇帝,那么京兆尹的乌纱怕是早不保了。可我天运门在京师也有外庄,而且我家又是有爵位的,我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事。」听他一分析,娜姆古丽也是有些不知如何解答了。

但罗惊天的分析还没有完:「其三,你父亲出名乃是因为当年和西域少林戒律院首座圆辉比武,与名动天下的少林达摩剑法比斗了一日一夜才惜败一招,试想,以圆辉和尚的武功尚且是一日一夜才胜了你父一招,而强盗的援军只一人竟然和你父母二人之力都斗不过?那这是什么强盗?纵观天下武林,怕是也只有摩罗殿和屠山帮才有可能。」他又补充道:「而且,说屠山帮只是客气,应当说只有摩罗殿,他的掌门严峰的武功可以办到,而屠山帮名气大也是靠拼命杀出的,帮里却没有能斗过你父母二人的。」见娜姆古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他继续着:「再有,你师父的武功可谓是高绝了,她不肯帮你报仇吗?你心里一直再想报仇雪恨,没有想到过要她出手相助。可她自己就没想过吗?她也是告诉你让你帮助大军东进,却不说帮你忙,这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说到这里,娜姆古丽也是心里暗骂自己笨蛋来,自己为什么没有想过这些?自己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那师父呢?

以她的冷静也没有想到过此节?罗惊天又说出了最后的理由,「还有,最后的一个问题,你父亲一定是知道对方的身份的,不然,他不会任何有用的线索都不告诉你,但他却有理由不能说出来。至于要你帮助军队攻取中原,则更多是转移你的视线,甚至是利用你!」罗惊天的话让娜姆古丽陷入混乱中,她一时间理不清头绪,本身她被罗惊天强行破关,损失元阴后身体还没有恢复,再被如此刺激,不由得心力交瘁,脑袋一晕失去了知觉。

当她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微微发亮了。

娜姆古丽想要起身,但刚一活动,发现罗惊天的大ji巴还插在自己肉穴里,不由得满脸通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罗惊天本来就是在闭目养神,下身的活动他自然知道是娜姆古丽醒了。他睁开眼睛,邪邪的一笑,问道:「美人,醒了?」娜姆古丽啐了一口,却是红着脸不知该说些什么。罗惊天体贴人意说道:「你的阴关我帮你修补好了,只是看你下体受创有些厉害,怕是走路会不方便些,所以,这两天还是和我在一起吧。」见娜姆古丽没有说话,他又补充道:「等你完全恢复了再离开,我绝不阻拦。你放心!」说完,他缓缓的抽出分身,不知是由于看得清楚了,还是由于在穴里一夜的浸泡真的膨胀了,娜姆古丽感到他的肉具更加巨大无比,但也正因为这巨大,所以,当他抽出后,娜姆古丽有了一股空虚的感觉。她本就通红的脸更加红润,连头都不敢抬起了。

她的种种表现丝毫没有逃脱罗惊天的眼睛,罗惊天心里高兴,脸上却是只微笑着。他搀扶着娜姆古丽缓缓的向谷口走去,没有走多远,看到有个水潭。罗惊天让她在原地等着,自己跑到水潭边,看见里面竟然有几条小鱼在游,知道没有毒,便用手捧起一点水来尝了尝,竟是甘冽透底。他将娜姆古丽扶了过来,捧了些水给她喝,娜姆古丽还是红着脸,低头喝他手里的水,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为了省时间,罗惊天背着娜姆古丽前行,他展开轻功,极速飞驰了小半个时辰,罗惊天却是傻了眼。原来,他们已经奔跑到山谷的尽头,而这里并不是出口,一面陡峭的绝壁阻挡住了去路。罗惊天无奈的放下娜姆古丽,他抬头看了看山顶,问道:「怎么?你对这里也不熟?」娜姆古丽点点头说道:「我只知道这里是个峡谷,但也没有来过,看到你朝这边走,我以为你认得路呢!」罗惊天便再也无话了。他见娜姆古丽没有阻止自己向这边走,以为是他走对了,娜姆古丽才没有异议的,没想到她竟然根本不认得路!

那么只有朝回走了!罗惊天背起娜姆古丽,又展开轻功向回跑。由于已经走过一遍,对路况有所了解了,所以,他们回到原地用的时间稍短些,但也是临近中午才到。不敢停歇,毕竟此处对于他二人来说都不是久留之地,罗惊天又背着她继续前行。

总算到了谷口,他们遇到了一个牧羊人,罗惊天背着娜姆古丽奔跑了半日早就饿了,而娜姆古丽也是体力消耗不少也不舒服。罗惊天掏出些碎银,要和牧羊人买一只羊,可牧羊人不懂他说什么,还是娜姆古丽从旁翻译他才明白。可牧羊人说什么也不要他的银子,罗惊天心里奇怪,那牧羊人又向他们连比划待说的,娜姆古丽告诉罗惊天,在西域,牧羊人通常是主动请路过的朋友吃喝,如果给他银子,他会认为你看不起他的。

如此好客的人罗惊天初次遇到,此前,虽然请他的人不少,但终究都是相识的故人,而像今天这样初次见面且互不相识,便如此相待的事情也是没有过的。

这个牧羊人似乎好久没有见过活人似的,他们找了块干净平整的地面,捡拾了些树枝点起篝火。牧羊人飞快的挑选了一只最肥的白羊,利落地宰杀,也就是一炷香的功夫,竟然就将羊剥皮剔骨好了。他将整只羊架在篝火上烤着,不时的撒上些盐花之类的调料,不到半个时辰,他便开始用腰刀片肉了。每次的力度都是正合适,正好将烤熟的部分片下来,露出里面没有烤熟的粉红的鲜肉!

他将片下的肉片先送到罗惊天面前,娜姆古丽告诉他,这是当地的礼节,要先把肉给客人。罗惊天欣然的接过来吃了,而后,牧羊人又给娜姆古丽递上肉来。

当吃完烤羊时,已经是下午了,罗惊天不敢再耽误,但娜姆古丽却是不让他再背着了。罗惊天也不勉强,扶着她上了路,但他们没有走出多远,忽然,罗惊天觉得肋下一紧!他有些震惊的看向了娜姆古丽,娜姆古丽脸上有些愧色,但还是坚决的说:「谢谢你救了我,但你是我圣教的敌人,我必须这样。」她似乎有些不安的,说道:「我不会杀你,但我会把你交给师父,让她来处置!」说完,她竟然一下将罗惊天扛起在肩头,向山外走去!

罗惊天虽然被她制住了穴道,但嘴却是没闲着,他不时的胡说两句,总是能将娜姆古丽弄得心神不宁!

娜姆古丽扛着罗惊天,一直走到了傍晚十分,才遇到了一个村子。说来奇怪,按照常理来说,如果,一个姑娘扛着一个大男人走路,换做寻常百姓早就吃惊诧异了,但这个不大的村子竟然见怪不怪。可当他们纷纷向娜姆古丽行礼时,尽管听不懂他们的讲话,但罗惊天还是明白了,这个村子也是西域圣教的势力,而且,不是一般的信众,而是真正的分坛一类的组织。不然,尽管他们会尊重娜姆古丽,但也不会对她肩扛罗惊天无动于衷!

有人在前引路,有人来帮她接下罗惊天,然后,他们来到了这个村子最高大的一个院落外。一个老者上前,三长两短的敲了几下门,里面立刻有了动静。不一会儿,院门打开了,一个当地装束的西域少女走了出来,她见到娜姆古丽,忙分开众人,跑到她跟前,行礼道:「素菲儿见过教主!」「罢了,可知道圣主在何处?」娜姆古丽急于知道妙丽丝的下落。

「禀教主,日前,弟子曾接到过圣主的飞鸽传书,但圣主说是要回总坛疗养,吩咐弟子如果没有急事不要打扰。」素菲儿将情况说完,便抬起头,看着娜姆古丽。

「飞鸽传书与师傅,就说我捉住了罗惊天,请她速来处置!」娜姆古丽果断的下了命令。

素菲儿不敢怠慢,她知道罗惊天乃是教里多次行动欲除掉的祸患,但一直没有得手,没想到教主竟然亲自动手将他擒获了。于是,她赶忙下去安排了。自有教众引领娜姆古丽到了屋里休息,娜姆古丽吩咐,罗惊天乃是重犯,她要亲自看押,便让人将他也抬到了屋子里。

不一会儿,教众将晚膳端了上来,烤馕,烤肉,等等颇为丰富,真正西域特色。

当众人安排好后,娜姆古丽吩咐道:「你们下去吧!没有我的召唤,不要来打扰我,我要休息一下了。」躬身行礼后,众人鱼贯而出。屋子里只剩下了罗惊天和娜姆古丽两个人,气氛顿时有些怪异,罗惊天倒是一副坦荡荡的样子,娜姆古丽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窗外虽然是寒风凛冽,但屋子里在熊熊燃烧的壁炉的烘烤下,却是温暖无比,只是这两个人半天却没有说一句话,从壁炉里不时传出的木柴劈啪爆裂声显得格外清晰。

还是娜姆古丽先开口了,她干咳了一声说道:「你,我,……你吃点东西吧!」说完,红着脸,拿起一块烤馕一块烤羊肉,起身来到罗惊天跟前。迟疑了一下,她还是将食物送到了罗惊天嘴边,但颤抖的如白玉雕琢出来的玉手,完全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安!但当她看到罗惊天一脸的怪笑时,不由得又羞又怒,骂道:「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