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2章 紧急定夺·擒女遇险

第02章 紧急定夺·擒女遇险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不能再耽搁了!罗惊天一行人快马加鞭的赶向西域,因为,他收到了赵破阵的飞鸽传书,西域圣教教主妙丽丝也亲自出马,她要收拾罗惊天!按照信上的日子推算,估计妙丽丝已经差不多行动了,采阳魔女名动天下近百年,当然不能小视。罗惊天仔细盘算,忽然,他有了一个决定。

「快我们要在中午赶到兰州!」他对众女说完,便加进了行程。众女也是赶忙跟上,她们对罗惊天是无条件的服从,连理由都没有询问的意思。一行人所骑乘的马匹都是十分神骏,在催逼之下不一日便到达了兰州。进到城里,他们先是到了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沐春风客栈休息。这家客栈本是本地有些年头的老店了,却是在半年前被天运门暗中盘了下来,当做一个据点。罗惊天这个天运门掌门大驾光临,客栈老板同时也是据点负责人的天运门弟子,忙热切招呼起来。若非罗惊天怕引人注目露馅,吩咐他不用多礼的话,怕是要将罗惊天从外面直接背上楼去才罢休了。

来到楼上密室,老板开始将本据点的情况禀报给罗惊天,同时,也将自己手头所掌握的西域圣教以及前方的军情禀报罗惊天。

根据他的报告,此次西域圣教出马帮助西域联军,一方面是因为联军送给他们金银珠宝等数量极多,所谓人为财死,他们自然要尽力帮忙的。而另一方面,从西域圣教对各派下手行动的迅速程度来看,他们是早就对武林各派做了部署的,他们称霸武林的目的是由来已久的。罗惊天也是很认同这一观点,在五湖门,齐元和曹维行等都是五湖门的元老人物了,可曹维行竟然是西域圣教派来接替齐元的,可想而知,他们从何时就开始布置了。而且,按照青城派和长安卢家的情况来看,他们很有可能是派女子混入武林其他门派做内应,先争取控制各派掌门,若是控制成功了,则是事半功倍了。即便是没有控制成功,那些人也可以在西域圣教直接进攻时,起到奇兵的作用。

这些罗惊天倒是也想到过,但接下来,客栈老板的一番话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掌门,自从接到掌门监视西路各派以后,属下等一直是认真执行。」他很认真的说:「西路各派,主要有贺兰派,青海派,祁山派,及阴山派这个邪派。

但真正有实力,或是说能够对我天运门构成阻力的只有昆仑派崆峒派两个门派。」顿了顿,他继续道:「其中的阴山派已经向掌门效忠自不必提,至于贺兰青海祁山三派的实力也是较弱,所以,我们的主要精力是在昆仑和崆峒两派上。不过,根据我们日前得到的消息,不仅是几个较弱的门派,就是昆仑崆峒两派也有被西域圣教控制,至少是渗透进去的迹象。」。「哦?什么迹象,说说!」罗惊天双眼微闭的,坐在太师椅上,一边听其报告,一边思索着。

「是!」老板应了一声,继续道:「首先,在两个月前,属下等发现,青海派和祁山派的人时常相互联络。此两派,无论实力威望,还是控制地盘都是不相上下,素来有摩擦。可他们现在又是如此秘密的联系,有些不合情理。」「也不尽然嘛!」罗惊天说道,「也许,他们想和好了,和为贵!」「是,掌门所言甚是!不过,」他话锋一转,「属下开始也是如此想的,可仔细调查后却发现绝非如此,首先,若是两派真的和解了,似乎也要有些宣传才是,即便是他们不想太过招摇,那最少双方掌门都要出面吧?」见罗惊天认可的点了点头,他心里有了底,「可最怪的是,双方虽然有不少首脑人物联系,可只是,祁山派掌门,千手流星杨千露过面。而青海派则是一直有掌门广云子的师弟,飞雨子出面的。」看罗惊天的脸色有些凝重,他知道自己的报告引起掌门重视了,有些得意的说道:「另外,属下还发现一件怪事,就是当年号称邪派第一高手的凌云子也出现了。而且,就在青海派!」这下,罗惊天是真的有些吃惊了。凌云子的师门一直没人知晓,只知道他是个邪派道人。四十年前,还是刚出道的他在江南江北连续将名震一时的五六个美貌侠女奸淫,还嚣张的在现场留书,说是自己修炼采捕之术,将这几个女子武功全部采尽了。还声称欢迎各路豪杰围捕,尤其是女子。一时间,他激起了武林公愤,黑白两道同时围杀这个狂妄的淫徒。虽然他武功诡异,尤善轻功,开始时众人都拿他无可奈何,他还乘机由奸淫了几名侠女。但最后还是被当时还没有成为武当掌门的松鹤道长截住,一番恶斗,两人直杀了三天两夜,最后,凌云子还是输给松鹤道长一招,被打落到淮河中。以松鹤道长的功力,凌云子非死既重伤了,而且又是落在了淮河里,所以,众人都以为他死了。可听了老板报告,他竟然又出现了,还是出现在青海派,这可真是奇哉怪也了。

令罗惊天担心的还不止这些,西域圣教的爪牙早就伸向了其他门派了!

青海派上清观中,三个道人打扮的老者正在秘密的商量着什么。

「二师兄,凌云道兄,这西域圣教许给我们那么多好处,我们帮忙也是应该的,但若是他们事后反悔,我们该如何?」说话的人年约五十来岁,但只是脸上有了些皱纹,而头发则是乌黑浓密,倒像是青年。此人乃是青海派出尘子,掌门广云子的小师弟。而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一个满头银发,脸上却是一丝皱纹也没有的是他二师兄,飞雨子。而另一个被他称为凌云道兄的显然就是凌云子了,不过,凌云子成名在四十余年前,此时最少也有六十岁了,但却是任谁看了也就是猜他有四十岁上下的样子。二人见出尘子询问,也是互相对视了一下,凌云子先说道:「不错,贤弟所虑极有道理!想我们豁出身家性命为他们卖命,如果不是为了他们许的好处,却也不至于那自己半辈子打下的名望来耍了。」飞雨子说道:「凌云道兄,咱们三个属你武功最高,见识也是最广,当初西域圣教又是先找你谈的此事,你可要给我等拿个主意呀!」凌云子微微点头,他沉思了一阵说道:「其实,当初我之所以听了西域圣教的话,来力邀几位一同干下个大事情来,也是做了些考虑的。」随即,他信心满满的说道:「首先,他们许下的好处三分之一,要在击败赵凌的大军后即刻兑现的。击败赵凌大军后,他们才会真正的面对中原武林各大门派,也就是说,他们只有按照约定付给我们三分之一的报酬才可以得我们继续相助,而与中原各派交锋。」听他如此一说,飞雨子也一捋长髯,道:「不错,若是他们按照约定给我们三分之一的酬劳,也就没有理由为了剩下的酬劳而得罪我们,多树敌人了。」随即,凌云子笑道:「也是,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进军中原,出口恶气了!」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但眼睛里却闪烁着恶毒的精光。

鉴于西域圣教行动的迅速,罗惊天决定要加速自己行动的速度了,他命王母和石梦仙极速入川,抽调青城派唐门等几个效忠门派的人马,迅速赶往西域助阵。

而留下林雨晴和阿依妹尔坐镇兰州分舵,这里是天运门最靠近西域的一处固定分舵了,必须稳妥。而罗惊天自己则是快马加鞭,赶赴西域。分派妥当,王母和石梦仙依依不舍的辞别罗惊天,南下入川而去,而林雨晴和阿依妹尔则是双眼含泪的目送罗惊天远行!罗惊天心下感慨,但却是没有办法留恋,他要尽快到西域去。

罗惊天带着三匹坐骑上了路,本来,西北冬天十分寒冷,而且干旱异常。但这几日却是连着下了三四天雪,虽然增加了行路的难度,但也是让南方来的罗惊天舒服了一些!

奔跑多日,算路程应当已经是西域地界了,他策马于一处林间小路,道路不宽,他只好将三匹马一字排开,缓缓而行。忽然,对面行来一辆马车,前后四个跟随骑着马,一个车夫赶着车。道路狭窄,罗惊天见自己轻便些,便想让开路,可他还没来得及躲避时,对面的一个跟随便喝骂道:「唉!前面小子,快快闪开,挡了小姐的路,不想活了?」竟然出口伤人?罗惊天可不是好脾气,特别是,他注意到,对方虽然中原话说得极熟,但细听之下,却是有异样口音。就像阿依妹尔和洽丝丽似的,看来是西域人,罗惊天脑筋飞快,他想来,此时乃是西域诸国联军和中原交战之时,看来人的打扮也不像是什么使者一类的,而寻常百姓此时断不会此时出行的。而且,那人刚才说挡住小姐的路,看来车中之人是个女子,罗惊天决定要试她一试!

「你这贱种当真是找死!这路又不是你家的,为何要少爷给你让路?本来少爷要让路,可你这奴才竟然不知进退,少爷也就只好教训你一下了!」说完便轻蔑的一笑。

那人当即大怒,他转头向马车幔帐里行礼,问道:「小姐,是不是要教训一下这小子?」「此事你尽可以自行处理,不过,我们此行极为隐秘,若是因此而暴露了岂不是可惜?」车中那小姐答话了,没想到也是非常纯熟的汉话,罗惊天随即明白,他们是要杀人灭口!不然,绝不会说他能听懂的汉话的。

「好!弟子遵命!只要保守秘密就好了!」那人很是高兴,他刚直起身,忽然手臂一挥,连看都不看罗惊天一眼,但却是两道寒光向罗惊天处飞来。竟然是放暗器要却罗惊天性命,他若是遇到一般人物也就得手了,但可惜了他遇到的是罗惊天,是个比他更加嗜血的魔头!

罗惊天脸上笑容不便,却也是手臂随意一挥,但听得「当啷」一声,那两道射向他的寒光竟然自己调头,回射向发镖之人。

本以为必中的一击,却不料竟然回射向自己,那人慌乱之下,一个蹬里藏身,悬悬将寒光躲过,只见两只寒光钉在了旁边的树上。原来是两只枫叶镖,罗惊天心里不屑,脸上更是表现出来。

那人也是颇有些声望的,他一击不中,险些将自己搭上,恼羞成怒之下,他大吼一声,便从马背上跃起,向罗惊天直冲过去!罗惊天与他本有几丈远,但此人却是一闪既至,他突然冲到罗惊天面前,右手如鹰爪向着罗惊天右肩抓来。罗惊天微一冷笑,在他快要抓中时,突地从马背上向后飘出去,也没见他四肢哪里发力,就像是凌空虚度一般!那人自然抓了个空,他反应过来时再看向罗惊天,却见罗惊天脸上冷笑满是蔑视的神情,顿时更加恼怒,他嚎叫着,冲向罗惊天,一副不将他碎尸万段不解恨的样子!

见他扑来,罗惊天也没多余动作,依然面带微笑,既不攻击也不招架,只是不疾不徐的向后躲避,姿势潇洒之极。可别人看他姿势潇洒,不费力,在那要杀他之人看来,却是每次自己都快要碰到罗惊天衣角了,却被罗惊天悬悬躲开,而且,无论自己如何加速,和他总是只差一点!他吼叫连连却是拿罗惊天没丝毫办法。

而罗惊天也是有意挑衅,他并不远走,只是在一行人面前转圈子,在被攻击的闲暇之余不时的用眼睛挑视其他几个人一下,甚是嚣张!忽然,那个马车里又传出声音道:「你们三个在看什么?我们是要办正事的,不是来闲逛的!他如此被戏弄,显然对方来头不小,还不上前擒下来!」声音不大,但却十分有力。剩下三个随从也是应声而动,直扑罗惊天四周,和开始攻击他的人一起,将罗惊天围在了中间。

罗惊天还是轻蔑的笑着,其实,如果他要杀人,刚才那个人单独进攻他时,怕是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不过,刚才那人在攻过来之前,曾对马车幔帐里的小姐口称弟子,却是有些问题,通常,大户人家请保镖不奇怪,但镖师不会口称弟子的。他们应当是哪个门派的中人,才会有此称呼,而目前最大可能就是西域圣教了,只有她们此时才会急着进入中原,而且,还不想让别人知道行踪。

看到四人围拢上来,罗惊天的笑容由轻蔑变得鄙夷,本来,他以为四人会四象阵一类的阵法的,但没想到他们只是四人合围而已!「你们快上吧!少爷不想玩了,快来受死吧!」说完用下巴向正对着他的人挑了挑。四人当即大怒,发了声喊,便一起功向罗惊天。四人都是武功不俗之人,出手快速如风,但他们攻得虽快,可却是连罗惊天衣角没有沾上。罗惊天还不时的羞辱他们几句,更是将他们气得暴跳无比!

忽然,罗惊天说道:「差不多了,少爷来了!」他身形一晃,扑到离他最近一人的身前,那人刚击出一掌,招式用老却还没有回力,却被罗惊天抢进空门,一掌印在了他颤中气海上,顿时倒飞了出去!而剩下三个还没有反应过来,正在朝他这边冲来,却是罗惊天一个回旋,竟然从他们面前凭空消失般的转到了他们身后,双手十指连动,封住了三人周身数处大穴,他们立刻僵硬在那里。

三人恼怒无比,但却是动弹不得,嘴里不由得咒骂道:「兀那小子!快给我们解穴,不然将你碎尸万段!」嘴里骂的同时,身体也是拼命挣扎,罗惊天看他们憋得脸红脖子粗却不能动弹,可嘴上还在威胁自己,竟然笑了出来。

「你这几个猪头,还要少爷给你等解穴,却还要威胁少爷?你真不知死吗?」说罢摇了摇头,一边无奈的叹着气。三人一时语塞,但心里还是不服,本就憋红了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位公子好俊的身手呀!我也来试试!」马车里那个小姐突然说话了,而且人随话至,试字刚出口,立刻人也一道红光般飞射而来,纤纤素手直取罗惊天双目,当真阴毒!知道她厉害,罗惊天也不怠慢,身体向后微微一撤,左手也是快如闪电般悠然而上,捉住了她的右手脉门。同时,右手发出一下子卡在了那小姐脖子上,那女子没想到罗惊天如此神速,脖子被卡,她慌乱之下,左手来抓罗惊天右手,同时,裙下撩阴脚踢出,直奔罗惊天裆下。罗惊天左手用力一扣她的脉门,同时左腿自内向外一绕,将她功来的撩阴脚挡在了外门,立刻化解了攻势。

而这女子抓向他右手脉门时,虽然抓住了,的罗惊天内力急振,竟是将她的素手生生震开了!同时,他一股真力发出,从女子脉门直接侵入到她经脉里,立刻将她内力锁住了!

「哎呀公子,你弄痛人家了,小女子只是和你逗着玩儿,你怎么这么用力呀,啊?」那女子如发嗲般的向罗惊天告饶着,罗惊天却是微笑不语,他知道对方用的是媚术勾魂,如果是别人,功力稍差或是定力不足,一定会被她诱惑而放开她。

但她的对手是罗惊天,连王母林雨晴等媚术深湛之辈都被他擒下,这女子虽然媚功不俗,却也不是能够和王母等比肩的,自然诱惑不得罗惊天了!

「姑娘,在下确实不是有意的,没想到弄痛你了,这样,我先帮你看一下好了!」说完,罗惊天抓住她脉门的手不放,却是另一支手如鬼爪般伸向了那女子的面罩。那女子顿时一惊,她没想到自己的媚功不能影响罗惊天丝毫,而且,他还有意冒犯自己。但此刻,她脉门被锁,想挣扎也用不上力气。其实,不用看相貌,只好看她的身材就够吸引人的了。虽然是穿着冬衣,但却没有影响到她凹凸有致的身材,**高挺,蜂腰翘臀,如果没有了衣服的束缚,其雄伟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但罗惊天还是要摘下他的面纱,一来有意思,二来,也是要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不过,他不会粗鲁的撕扯了,这样也会少了很多乐趣,但他左一下右一下的乱抓,还是让那女子躲闪的香汗淋漓!罗惊天心里大乐,调笑道:「姑娘何必如此?在下也是怜香惜玉之人,不会粗鲁对待姑娘的,又为何躲来躲去?」那女子脉门被扣本来就是身上酸软无力,再全力应付他的魔手,根本没有精神来听他调笑了!罗惊天也是无趣,他随手一挥,一下将那女子遮面的纱巾拽了下来,而随之露出的是一张明显西域风情的异族美女的面孔!

「若是在下没有猜错,姑娘是天山雪连娜姆古丽吧!」罗惊天微笑着问到,不过,他的笑任谁看了恐怕都不会有好感,总觉得有股淫邪的感觉!「不错,姑娘就是娜姆古丽!」竟然直接承认了,「你这狂徒,一定就是罗惊天吧!?」罗惊天却是有些吃惊,没想到,对方竟然也是一下就猜出自己的身份来。「这……姑娘从何看出的?」他淫邪的笑容不变,但却是想要知道对方如何知道自己身份的,是否是诈自己。「哼!你年纪不大,但功夫不错,能够轻易击败四大令使,除了罗惊天,不会有第二个人了!」罗惊天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嗯,原来如此,可中原武林藏龙卧虎,你怎么知道除了罗惊天便没有第二个人了?」他本想诈她一下,没想到,对方却说道:「不会,决计不会,我们对中原武林各派都是了如指掌,如果有这样的人物不会没有一点消息的。」她说的很坚决,「而且,如果你罗惊天不是突然发难,我们也会注意到的。只是,你突然崛起,确实让我们有些意外!」她将话说的如此彻底了,罗惊天也就不再追问,「那既然如此,你们为何还与我为敌?处处和我作对?」「哼!你以为我们也像中原武林中的那些笨蛋白痴一样吗?」她很有信心的说:「从你的一连串举动来看,若是说你开始时只是要惩罚一下华山派的话,那后来则纯粹是为了立威了,而且,你在五湖门,东方世家,卢家等处所作所为,完全说明了,你对江湖的野心丝毫不小!」接着她又继续道:「所以,与其等你成了势力后在费力和你对阵,还不如早些下手除去的好!只是没有想到,你的动作会这么快,竟然连我们隐藏了多年的内线都杀了不算,还让堂堂的游方尊者成了你的人!」说完,她似乎不甘心的又哼了一声。

罗惊天有些得意,他正要开口,忽然,脸色一变,沉声道:「我说你怎么这样轻易就和我交了底,原来是有后援的!」原来,他发觉有人在极速向这边靠近,而且,人数不少,全是高手,以至于他也是在对方到达一定距离后才发觉!

「当然,告诉你,我算准你会从这条路上走,抄近路赶赴前线,所以,才带同我圣教全部高手一起来收拾你!」她是故意的,罗惊天感到自己这次真的有些失策,他已经察觉到,后路已经有人赶来,而左右两侧都是茂密的树林,此时乃是隆冬之际,树叶掉光,根本无法藏身,而且还会阻碍行动。最重要的是,他发觉他的左侧树林也是有人赶来,看来只有冒险往右侧冲了。

「但你此刻在我手里,你不怕我杀了你吗?」罗惊天依然不动声色的问着。

「哼!这次来的是我的师傅!你认为你可以用我要挟我师傅吗?告诉你,为了给我死在你们汉人手里的母亲报仇,我早就不在乎生死了!」原来她竟然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罗惊天也是微微皱眉,如果她连死都不在乎了,那确实不好办了。

但时间不容他多想了,四周敌人马上就要到了,他当机立断,捉起娜姆古丽向右侧飞纵了过去,而围堵他的人见状也是急忙跟上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