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1章 长安卢家·定计

第01章 长安卢家·定计

忽然,洽丝丽横向里一跃,到了卢宁杰身后,她一把抓住卢宁杰后心灵台穴,封住了卢宁杰的武功,一下将他扔向罗惊天。同时,她本人也是飞纵而出,如离弦之箭般向大厅门口冲去。原来,她是借着卢宁杰来引开众人,自己则是要乘机逃跑!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洽丝丽已经到了正门口,她眼看就要出去了,却不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其速度之快,简直如鬼魅一般,似乎,她就是朝那个人的方向冲过去的。她不容细想的,一掌挥出,在别人看来,这一掌虽不是开碑裂石,但也是速度惊人,对方绝无闪避的可能了。但,那个挡路之人确实也没有躲避,而是直接一掌划出,在和她的手掌相遇前,突然变掌为抓,躲开她的手掌而直接抓住了她手腕的脉门上。立刻,她便半身酸软,使不出一点力气了。而那个阻拦她之人,一手抓住她脉门,一手却是搂住她的腰肢,一个旋转化解了她前冲的力量。待她站定后才看清楚,原来,这个阻拦之人便是罗惊天!

其实,洽丝丽对罗惊天的忌惮远胜过对尊者阿依妹尔。因为,罗惊天乃是西域圣教点名的要对付的人,而且又是天运门的掌门,所以,实力肯定极强的。而且,尊者虽然是身份超然,但既然她认罗惊天做主人,可见罗惊天的实力更是骇人了!所以,她一开始就明白自己绝没有可能与这二人同时对敌而有胜算,唯有,想办法逃脱了。她将卢宁杰偷袭,是因为卢宁杰对她全无防备,容易得手,而接着她将卢宁杰扔向罗惊天,为的就是阻挡罗惊天一下。即便是罗惊天不在乎卢宁杰的死活,但好歹也是会顾忌到卢家的反应,所以,他应当会救下卢宁杰。可当她回头看向卢宁杰时,发现,他虽然是被卢宁安和卢宁新看着,但却是活得好好的!罗惊天竟然在救下人后,又来到自己面前将自己擒下,这可实在是骇人听闻了!

罗惊天得意的哈哈大笑,说道:「雕虫小技也敢到中原来卖弄?」说完,他对卢宁新等说道:「贵派家中之事,在下不便干预了,不过,买国之贼,却是国法家法难容的,望各位不要辜负了卢家的名声。」说完,他又对卢美珍道:「你就多住些时日吧!我先去西域前线帮忙了!」说完,便向还有些惊魂未定的众人点头示意了一下后,和王母等抓着洽丝丽出去了。

封住了洽丝丽身上几处穴道,一行人上了马,疾驰着,向西门去了。留下了卢家众人在惊异之色中,但当他们看到卢宁杰这个家族败类时,怒火立刻上冲,先要除去内患的思想立刻占据了上风!

在卢宁安的挑拨下,在卢美珍的推动下,很快,卢家就处理了自己的内贼,身为家主的卢宁杰。卢宁新被推选为新的家主,而卢美珍则乘机和卢宁安一起,在家族里做游说,让卢家和天运门结成联盟。看到罗惊天一身正气的直斥卢宁杰等,卢家觉得,罗惊天只是行事任性不顾礼法而已,但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还是有正义感的。于是,经过卢封日卢封奇二位长辈的首肯,及家里众多弟子的赞成,卢宁新同意和天运门结成联盟,共同进退!卢美珍心里很是高兴,她终于为罗惊天做成了些事情!

罗惊天等出了卢家,立刻向长安城外飞驰而去。

狂奔了半日,他们来到长安以西,一处原属于决阳门的暗哨处。

没有休息,罗惊天便抓过了洽丝丽开始审讯,他急于知道西域圣教的底细,尽管阿依妹尔已经讲述不少有关圣教的情报了,但所谓知己知彼,能多知道些东西还是好的。

「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答,不老实,你自己知道后果!」罗惊天轻蔑的说道。

在他看来,洽丝丽的忠心应当不会高于阿依妹尔,毕竟,她只是个香主,是紧紧高过普通教众的一级头目而已。但他却是错了,洽丝丽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

「你以为我是投敌卖教之人吗?阿依妹尔背叛了圣教,明尊圣主会惩罚她的!」说完,她一仰头,闭着双眼道:「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来个痛快吧!」竟然是一副悍不畏死的架势,罗惊天有些出乎意料,但他随即怒火上冲,忽然,他淫邪的一笑道:「那你就等死吧!」他一把抓住洽丝丽的乳中穴,洽丝丽想要挣扎也是如同落在老鹰爪子下的小鸡一般无力,「你,你要做什么?放开我,救命呀,抓淫贼呀!」其实,西域圣教本来自妙丽丝而下,男女都是淫荡好色成性的。若是平时,有谁要强奸洽丝丽,她非但不会害怕,也许还可以采尽男人的元阳和一身功力的。但此刻,她的性命彻底钻在了罗惊天手里,不由得从心里生出害怕的感觉来。但她越是拼命挣扎,罗惊天越是兴奋,他一手抓住猎物,空下来的魔爪便将她衣服撕扯了下来。

当感到自己的身体暴露在空气里时,洽丝丽更是挣扎的用力,双手不停的捶打在罗惊天的身体上。只是,罗惊天功力深厚,而洽丝丽此时穴道被封根本用不出内力,只是如弱智女流般的攻击,根本不可能对罗惊天造成什么伤害。**勃发的罗惊天此时已经是眼睛里显现出了红血丝,他将洽丝丽压在地上,硬是分开了她的双腿,随即将身体压了上去。「救命呀!放开我,畜生,不是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洽丝丽近乎疯狂的叫喊着,「那你就先尝尝我的滋味,再说我是不是男人吧!」罗惊天狞笑着,他已经放开了洽丝丽的穴道,但却是按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死死的按在了地上。将早就坚硬如铁的骇人的大ji巴在洽丝丽面前晃了晃,立刻引起了洽丝丽恐惧的眼神,她自然知道,如此巨物的目的地是何处。她死力的挣扎,但罗惊天猛地一坐腰,大ji巴便顶开了她那闭合着的肉穴口,直冲了进去。「啊呀……畜生……」洽丝丽感到自己如同从下往上被撕裂成两半一样,臻首左右摇摆,脸色也顿时变得煞白。「不要急,只是进去个头,乐子还在后面呢!嗨……」罗惊天又是一挺腰,他竟然不顾洽丝丽死活的将粗硕无比的大ji巴,一下子全插入了去!

洽丝丽双腿无力的乱蹬,但却是摆脱不了罗惊天的控制,她的噩梦也才开始。

罗惊天如上了发条一般,开始了**动,大ji巴虎虎有生的**动着洽丝丽的肉穴,由于紧张和恐惧,洽丝丽的yin道内根本没有丝毫的淫液润滑。干涩的yin道使得大ji巴与yin道壁的摩擦更加剧烈,这也给罗惊天带来了更加强烈的刺激,他发狂的奸淫着身下的女人,简直是如痴狂一般!洽丝丽却是如坠地狱了,她虽然阅人无数,但罗惊天这样超凡脱俗的巨物却是不仅未见,简直是闻所未闻。当他那巨大坚硬的gui头,撞击在她的花芯里给她带来的震撼,使她有了一种,像是有人用一把大铁锤击打在她心坎里似的错觉。特别是,一般男人如果能顶到花芯已经是本钱雄厚了,但罗惊天的天生异懔竟然大ji巴可以顶上花芯不说,更是可以碾开花芯,将大ji巴直接**入到洽丝丽的子宫里!当大gui头顶上子宫壁时,那种震撼又是一番滋味了!

「啊……啊……救……救命,命……呀……」洽丝丽还在呼救,但已经是声若游丝了。罗惊天却是不管这些,他还是如上紧了发条般的,疯狂的挺动着自己的大ji巴,一下下,的似是要将身下的女人**穿才解气一般。虽然早就熟知了罗惊天的凶悍,但毕竟跟随他时日尚浅的阿依妹尔还是有些心中震撼。只是,当她看向王母等三女时,发现她们竟然在嘀嘀咕咕的评头论足,细听之下,说得是洽丝丽哪个姿势吃亏,哪个姿势不好。她才感叹,看来罗惊天的女人们都是天天大鱼大肉的,不然,绝不会如此处乱不惊!

被罗惊天骑在身下的洽丝丽,此刻的感觉也产生了变化,虽然罗惊天那巨物的闯入使她犹如撕裂般的疼痛,但却也给她的下面肉穴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充实感。

就像当初她被开苞时的感觉一样,不过,当时她感到极为充实,是因为她还是个小姑娘。后来,随着她阅历的增加和媚功的日益精深,她已经想不起后来是否还有过这种感觉了!而如今,这种快感又出现了,而且越来越强烈,渐渐的她感到自己的每寸神经似乎都是被这种感觉占领了,她的叫声也由开始的呼救叫骂,变成了呻吟,**。

当阿依妹尔也感到了洽丝丽的变化时,洽丝丽忽然嚎呼了几下,突然将丰臀向上狂顶了几下,随即便无力的落在了地上。看样子,她是**了,只是,她虽然**后感到了脱力,而罗惊天却还是精神抖擞的舞动大ji巴,他根本没有泄身的意思。很快,洽丝丽再次被他**得「复活」过来,由于她yin道内已经十分湿滑,不像开始时那样干涩了,所以,她也是很快就入戏,开始不自觉的配合起罗惊天的**弄来。

罗惊天的大ji巴还是凶悍无比的在rou洞里出入着,他有意要试试自己采捕功夫的其它用途。此前,由于多数都是对付自己想要得到的女人,所以,他通常都是只采去女子的元阴,并且用自己的元阳修补好女子被自己**破的阴关。这样,虽然他也是所得良多,但却不损害女子的本身功力。可,今天他对付的洽丝丽只是个西域圣教女子,而且,相貌虽然不错,但看遍人间绝色的他肯定是看不上了。

所以,他要采尽她的功力。

洽丝丽又是一个**袭来,罗惊天感到了她yin道里的蠕动力度的强烈,便死命的将大ji巴**入到洽丝丽的子宫里。在他一阵研磨之下,洽丝丽**持续了好久,罗惊天乘机将gui头顶上了她的阴关,将她泻出的元阴吸收干净,同时,也将她修炼多年赞下的功力也吸走了。但,罗惊天却还不罢休,他邪邪的一笑,将洽丝丽双腿抬起,压向她自己的身体,对折后洽丝丽自然的将已经被蹂躏得红肿无比,且肉缝已经闭合不上,向外留着淫液的sāo穴上抬到离罗惊天更近了。罗惊天双手从她腰下传过,控制住她的细腰,大ji巴又**入了进去。他每次**入,手臂都是向回拉,将洽丝丽的身体拉向自己,这样,大ji巴**得更加有力。

「啊……啊……啊……饶命,呀……」已经晕头转向的洽丝丽,竟然开始求饶了。

「啊……哇……死了,呀……」看到她嚎呼的情况,罗惊天觉得时机成熟了。

「说!你知不知道我要灭你们邪教!」罗惊天一边问着话,一边却不停的将大ji巴一下下的继续**动,不过,频率很慢,力度很大!

「不说,呀……**死了……」没想到她还是如此嘴硬。

「说不说,说不说,说不说!」罗惊天连问三句,同时也是连着重重的**了三下。每下都顶到洽丝丽子宫壁上,再狠狠捻一下。洽丝丽被他**得要死要活,但却还是不松嘴。「不知道呀……」罗惊天一怒之下,狠命的一次,洽丝丽惨叫了出来。「光明普照,圣火熊熊啊……」「光明普照,圣火熊熊呀……」她竟然念叨起西域圣教的法诀来,罗惊天强攻了半天却还是不能撬开她的嘴,心里知道,她这是精神修行极强了,便不再废话。

他发狠的挺动大ji巴,同时手臂配合的用力回拉,大gui头如雨点般打在洽丝丽的子宫里。「啊……啊……啊……呀……」本就余韵未过的洽丝丽更是**迭起,但罗惊天不顾她死活,继续强攻,终于,他又奸淫了一个多时辰后,洽丝丽如躺倒火炭上一般,身体极力的向上弹起,手脚如抽风般的舞动挥舞。但罗惊天处在绝对控制地位,所以,还是不管不顾的继续很**着,突然,洽丝丽如抽了筋似的,舞动的手臂和小腿都停住了,手臂失去了支持无力的落在了地上,而人也是昏了过去。

罗惊天继续猛攻了几下,他也是虎吼一声将阳精射入了进去。随后,他抽身而出说道:「这个**不错,没想到这么禁得住**.」王母等大奇,问道:「主人,我们姐妹也是可以侍候你这么长时间的呀,怎么,这个贱人有什么特殊的吗?」罗惊天微微一笑道:「当然,你们都可以支持的更久,不过,这个贱人是天生媚骨,而她所修炼的媚功也比不得你们几个,所以,能被我**这么久才**破阴关,可谓是难能了。」「主人**破了她的阴关?那她有的乐了!」王母有些妒忌的说着。

看了她可人的模样,罗惊天一乐说道:「别妒忌了!**,少爷奸了你就是了!」说完,抱过王母又压倒在地,赤膊相对后,便又大战起来!一时间又是风云色变了!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