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1章 长安卢家·定计

第01章 长安卢家·定计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罗惊天一行人马又启程了,不过,他们又增加了一个成员,就是那个尊者。

在她被罗惊天**得死去活来时,她告诉罗惊天,她叫阿依妹尔,是西域圣教的游方尊者。由于她的地位不低,所以,对西域圣教之事也是十分详细,这下帮了罗惊天的大忙,他最头疼的就是对西域圣教毫无了解。

原来,西域圣教乃是波斯拜火教的一个分支。当年,拜火教传入中土后,由于教义上与朝廷的统治多有冲突之处,加之一直没与中土个个宗教门派处理好关系,所以,极受打压。后来,渐渐从中土消失了,但他们却在西域繁荣一时,很多西域国家封其为国教,信徒极众!不过,在百年以前,西域拜火教却出了内乱。

当时的教主布利卡尔和护教长老,妙丽丝闹翻了,据说是妙丽丝为了快速增强功力,不知从何处学得了一门淫邪的采阳补阴的功夫,而且,她竟然到外面害人不算,还对教中教友施术。布利卡尔认为她这么做,既毁了本教名声,又是有干天和,所以,命令她不要再动用此功。可妙丽丝则认为,只有自己实力够强了,才可以保护拜火教,不受别人威胁。至于她采去别人功力,她是牺牲自己色相才采到的,所以,也是有付出,被她采捕之人如果不是好色之徒,也就不会遭殃了!

两人针锋相对的,谁也不肯相让,最后,竟然动起手来。但二人的武功也就是伯仲之间,所以谁也奈何不了谁,最后,妙丽丝破门出教,出人意料的不少教众竟然追随她而去了。经此一役,本来强盛的西域拜火教便一蹶不振,到最近二三十年几乎就听不到他们的消息了。倒是妙丽丝出教后,她另立西域圣教,依然拜明尊圣主,不过,却是淫邪无比,不仅她本人采阴补阳,谋算了少林上一代戒律院首座普劫大师,而且她的属下们也是男的好色无比,女的淫荡异常。他们都是修炼采捕武功的,所以,不时的会有哪个武林人物在西域被采尽元阳,或是哪个侠女被采尽元阴的,多是他们所为。

不过,现在的教主已经不是那个采阳魔女妙丽丝,而是她的唯一弟子娜姆古丽,也就是和鲁小樱等同时被评为武林十花,并排名第一的,剑豪格里木之女。

真是没有想到,罗惊天虽然想着这次去西域要将二女都带回来,却不料,她们竟然是师徒,而且还是淫荡无比的荡女师徒。根据阿依妹尔的说法,西域圣教早就在暗中准备进攻中原武林门派了。一方面,可以帮助西域联军击破中土大军,另一方面,妙丽丝也是有心称霸武林。

据她讲,极少有教众见过妙丽丝,她乃是游方尊者,在圣教里的地位仅次于教主和护教长老,但也只是见过妙丽丝两次。而且,只有一次妙丽丝是摘去面纱的。不过,这也是让一直自负美貌,自以为除了教主就是自己最美的她知道什么是天人下凡。妙丽丝虽然是年过百岁,但却是长得和三十来岁的女子差不多,而且,看不到一丝皱纹,身材更是没有走样。就连她这个女人看了,都有些神不守舍的。至于教主娜姆古丽,既然是十花排名第一,自然不用说了。在她以前,武林名花从来没有过西域女子,主要西域和中原相距甚远,所以,即便是有美女也不见得会在中原武林扬名。可娜姆古丽在三年前竟然主动来到中原武林闯荡一番,直到一年前才回去,可见,她是有意而为。因为从她走后,不少武林侠少远赴西域求亲,但不少死在半途,虽然没有人起疑,但现在看来,很有可能她就是故意来中原招摇的。妙丽丝的弟子,不会采阳补阴才怪呢。

罗惊天问起了现在西域的战事,阿依妹尔倒是知之甚祥。西域联军和中原军队正处于胶着之中,谁也奈何不得谁!所以,联军请西域圣教出马,本来是要让她们偷袭大将军赵凌的营地,杀死赵凌等头脑,则此战必胜了。但没有想到,赵凌自身武功甚高不说,他的儿子赵破阵还从天运门赶去,精通江湖的他接连多次破坏了圣教的偷袭暗算,令他们无功而返,还损兵折将。最近,他们根据自己在江湖的眼线传来的消息,说是罗惊天竟然在新年之际离开天运门,看样子极有可能是要去西域帮忙了。本就没有办法的他们,连忙详加探查,发现,罗惊天的目标真的是西域,于是便有了半途劫杀的念头。本来,阿依妹尔是要暗算罗惊天的,但没想到自己却被他擒获,在他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的情况下,而且,生性淫荡的她更是留恋罗惊天的大ji巴,所以才投敌叛教。现在,她的依靠就是罗惊天,所以,别说让她谋害罗惊天,就是别人想害她也要阻止了。

知道她离不开自己,罗惊天特意没有用破关锁神的方式来锁住她的心智,他要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征服这个女人。在他们离开小镇后不久,小镇上发生了一起命案,在本地经营皮货生意多年的西域人阿米奇,竟然赤身**的死在了自己家里,他浑身没有一处硬伤,唯一的也是致命的一击是在他下体,从伤口上看他的男根被人生生扯断了。他是失血过多而死的,但最令人奇怪的是,他既然不是立刻死去,那为什么没有呼救?但由于不是本地人,没有苦主,官府也就高兴省事,来了个自杀结案,也怪不得阿米奇会死了也睁着双眼了!

多日的风雪终于停了,虽然冬日的阳光照在身上也没给身体带来多少温暖,但终究还是让人心情愉快的多的。心情愉快的罗惊天一行人,马上就要到长安了,一如陕西便已经是卢家的势力范围,所以,他们一行人在进入陕西后全部改为乘坐宽大的轿车,不用再骑马颠簸了。

坐在车里,左拥右抱的大享齐人之福的罗惊天,忽然感觉到马车慢了下来,并且,很快就停住了。绿卢美珍挑开车窗帘一看,喜滋滋的禀告罗惊天道:「到长安了,主人,来接我们的是卢宁安,是婢子的叔伯兄弟,身手在卢家排的上前五人的。」她声音不大,主要是怕人家听到自己叫罗惊天主人,引人瞩目。罗惊天微微一笑,卢宁安乃是他当初布在卢家的一个内线,真正的卢宁安早就在他攻打决阳门时被他除去了。不过,既然是卢美珍的堂弟,那么他也是只有不告诉卢美珍真实情况了,毕竟不知道她家里兄弟间感情如何,是不是和东方世家一般的窝里斗。

这时,卢宁安在车驾前朗声道:「罗掌门一路远来辛苦,在下卢宁安,奉家主长兄卢宁杰之命,特来迎接大驾!」罗惊天整了整衣襟,出了马车,见卢宁安正毕恭毕敬的站在车前,便笑着说道:「美珍已经是不才的妻妾了,那卢掌门也就是我的兄长,何必这么客气呀,真是折杀我也!」卢宁安也是一阵客气,但他见罗惊天眼睛示意了他一下,又看看卢美珍,顿时心里便明白了几分。他来到卢美珍身边道:「姐姐多年不回娘家了,此次一回来竟然将姑爷也请了来,真是可喜可贺!适才小弟已经派人禀报大哥了,我们这就快些回去吧!」他满脸堆笑,卢美珍却是冷冷的说了句:「好吧,我们去见大哥吧!」便陪着罗惊天上了前来迎接的轿子,然后,自己也上了坐轿,竟是很看不起他一般。这一切都被罗惊天听的清清楚楚,他也没有立刻查问原由,毕竟此时他的身份是天运门掌门,而且是卢家的女婿,所以样子总是要做做的。

来到了卢家,卢宁杰早就在府门外迎接了,一起出来的还有卢家老二卢宁新,卢美珍的妹妹卢美芬,及他们子侄辈的几个在江湖上有些名头的,像卢赫,卢涛,卢萧等,总之卢家可谓倾巢出动。除了前掌门卢封日和他的弟弟人称关中第一刀的卢封奇,因为从卢美珍处算来比罗惊天高了一辈,而且,又是年岁甚高了才没有出迎,其他能上得台面的人物悉数登场了。

在初到金家和东方世家的情景还在罗惊天的脑子里,他有些奇怪,为什么同是四大世家,为何卢家就是对他极度欢迎?这绝不是可以装出来的,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都是发自内心的追捧。但他也是留了小心,毕竟,人心隔肚皮。

罗惊天和众人寒暄几句,便在卢宁杰等的陪同下进了卢府。他先按照常理,先拜见了辈分最高的卢封日卢封奇兄弟,然后便和众人回到了大厅里。

下人奉上茗茶细点,罗惊天便将自己的女人们介绍给了卢家人,而卢宁杰也是将卢家人介绍给了罗惊天等。引荐客套半天后,在卢宁杰的示意下,闲杂人等退了出去,罗惊天明白,这是要说正题了!果然,卢宁杰直截了当的说道:「罗掌门!最近这一年中,武林风云人物当非君莫属了。不过,在下看来,掌门心中的志向,决计不止于此吧?」罗惊天一笑,心想:好呀,看来这卢家也还算有些眼里。便装傻道:「家主谬赞了!」谦逊了一下却是再无下文,卢宁杰有些尴尬的强笑了一下,道:「罗掌门过谦了!想我卢家少年人里,年纪和掌门差不多的几个,哪个也没有掌门这般声威显赫。就是我等,也是不敢奢望与掌门齐肩呀。」他见罗惊天只是笑而不语,便继续道:「不过,就目前武林中的形势来看,罗掌门欲有一番作为,怕是还要翻越少林武当两座山峰才可以!」说完一脸得色的看着罗惊天,但罗惊天还是继续顾左右而言他,「少林武当乃是我武林之泰山北斗,不才虽是在最近有了些声望,但也不敢冒犯,松鹤道长,和圆刚大师。」见他如此滴水不漏,卢宁杰一狠心,道:「罗掌门,如果阁下没有凌云之志,那么,威慑华山阴山等的举动要如何解释?加之此后罗掌门对于其他各派的行动,别说其他武林名宿前辈,就是区区在下也是一目了然了。」他直接点破罗惊天的行为早就引起了各派的关注,希望罗惊天会改变态度,但罗惊天还是不温不火的说道:

「不错,要说在下的行事却有些任性了,不过这也是被逼无奈,但至于别人是否能理解,在下也是不敢奢望了!」说完,还是莫测高深的微笑不语了。

这下,卢宁杰有些沉不住气了。「罗掌门,你对那几个冒犯你的门派所做的事情,看上去是被他们激怒而惩罚他们,可东方世家的事情呢?」他知道,如果想有效果,就要自己主动出击了。「东方世家内乱,可东方世家兄弟不和的事情也不是一两日了,为何一直都是没有爆发,而是在掌门盘桓几日离开后才内讧的?

而且,虽然外间传说,东方狄得了子午阴阳诀,怕兄弟们抢夺,有意找东方允等麻烦,好接机除去。可他不会等到自己修炼武功有所成就后,再找那几个弟兄的麻烦吗?」他更加进一步的说道:「罗掌门,今日我卢家之所以如此相待,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和你携手,做一番大事情来!」卢宁杰是交底了,罗惊天却并不很惊讶。当初他在和卢美珍的谈话里就察觉到,卢宁杰乃是有大志向的人,不过,他为人稳重,不是十分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做的。这个假扮的卢宁安也曾经和罗惊天报告过,卢宁杰表面上本本份份的,但暗中却是一直在积攒力量,看样子,他是在等机会。所以,当他如此和罗惊天和盘托出时,罗惊天也早就猜出些眉目来。他之所以,如此盛情招待罗惊天,为的就是结交他这个如日中天的武林俊杰。就像他说的那样,卢赫等和罗惊天年龄相仿,但无论武功声望都是远远不能企及的,他自然也看出罗惊天的实力不可能没有大的志向的。只是,他想的罗惊天的志向乃是称霸武林一类的,却不知道他还有个志向就是收罗天下美女!

不过,以卢宁杰的为人处世的习惯,即便是知道也没有什么惊讶,他只关心自家的利益。

「不错,人生在世,当然要做些大事来。」罗惊天依然是不急不慢的说着,「既然家主有意,那我们不妨就看看到底有什么大事可作!」总算是罗惊天接口了,卢宁杰有些激动的道:「日前,西域圣教派人来鄙处联络过,约同……」没想到西域圣教竟然会联络卢家,罗惊天脑筋急转,听他后话:「约同我们,帮助他们收集武林各派的情报,同时找寻可以合作的同道,一起做一番大事来!」言语间,卢宁杰竟然神情激动,似乎和西域圣教拉上关系就可以一统江湖了。「罗掌门,西域圣教实力可谓是惊世骇俗的,在下自认为见过些市面了,可就实力而言,各大门派中,也只有少林武当或可与之一搏,但也是难以企及的。」说到这里,他便不再继续说了,只是含笑看着罗惊天。罗惊天此时才恍然大悟,卢宁杰之所以,对自己如此热情,乃是要为西域圣教拉自己。他先前还因为是要和自己合作,没想到是为了西域圣教,但他此时还不能直接拒绝,他要看看卢宁杰是否知道自己和西域圣教的关系。他说道:「不知,家主可否与西域圣教取得联系?」卢宁杰有些得意的说:「这是当然,在下的爱妾就是西域圣教弟子,而且地位尊崇,要不是对在下看重,她可是不会下嫁的哟!」他似乎是要炫耀似的,吩咐卢宁安道:「去,将你次嫂请来!」卢宁安应声去了。不一会儿,果然,他带来了一个十分妖艳媚人的西域女子。看来真是西域圣教的弟子了,罗惊天也是微微一笑,卢宁杰说道:「夫人,这位就是最近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天运门罗惊天掌门,罗掌门乃是人中龙凤,若是能与圣教合作,那是两厢得宜之美事呀!」说完,哈哈大笑起来。他的夫人却是眉头微微一皱,转而问道:「夫君平日里都是十分稳重行事,今日怎么如此浮躁了?」竟然开口就是责问自己丈夫。但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卢宁杰竟然是笑声嘎然而止,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连一句话也不敢说。再看卢家其他人,似乎脸上都有些羞愧之色,看来他们对这个新来的夫人不是像卢宁杰般认同。罗惊天冷冷的微微一笑,他一招手,阿依妹尔心有灵犀的起身,来到了罗惊天身后。卢宁杰本来就对罗惊天身后几个美女垂涎了,他迫不及待的让自己新的小妾出来,本有与罗惊天斗气的意思,他的小妾虽然比不得王母等几个人间绝色耀眼,但却是西域胡女,别有风味。

可没想到,罗惊天竟然也有个西域女人,而且,仔细一看发现姿色更胜自己这小妾一筹。不过,他最郁闷的还在后面。

「洽丝丽!恭喜呀,成了掌门夫人了!」阿依妹尔笑着说,笑得是那么妩媚,看得大厅上几个男人都有些不自然起来。看到两人认识,卢宁杰正想插话,洽丝丽却是没有给他机会,她看清阿依妹尔后,忙迎上两步单膝跪倒,「属下不知尊者驾临,怠慢了尊者请责罚!」卢宁杰更是一惊,没想到自己的女人在西域圣教中的位置还要低于罗惊天的这个侍妾。她既然是什么尊者,那肯定是地位尊崇,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言行,不由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讪讪地立在了一边。洽丝丽不知尊者会来,心里也是十分忐忑,她试探性的问道:「弟子前日刚将月报送回教中,不知尊者此次出巡……」阿依妹尔抿嘴一笑,自然的靠在了罗惊天身边,头枕在了他的肩上,纤纤素手玩弄他的衣服。她妩媚的看了洽丝丽一眼,说道:

「这还用说?当然是侍候我的主人来了!」神态很有些自傲的感觉。这下,卢宁杰却才是真的惊呆了,没想到在他面前指颐使气的这个妾侍,竟然是罗惊天女人的属下,而这个似乎在西域圣教里也是地位尊崇的尊者,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称罗惊天为主人。而且,其神情之自然,绝不是装出来的。

而且,既然西域圣教的尊者都称罗惊天为主人,那么罗惊天也永不着他卢宁杰来拉拢入西域圣教了。想到这里,他更是泄气,本来以为自己拉过罗惊天可以在西域圣教得到更多好处的,但现在全部破灭了。不过,他转念一想,看来罗惊天在西域圣教的影响力也不会小,自己如果和他建立好关系,岂不是也可以左右逢源?想到这里,他那本来有些丧气的脸上,又是神采奕奕的了!

不过,罗惊天接着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卢宁杰等震惊不已,「我此去西域,为的就是帮助大将军赵凌,铲除你们这下贱的邪教!」说完,他眼睛里映出了冷冷的寒光,让他目光扫过的人都有些不寒而栗!洽丝丽更是吃惊,她没想到,尊者竟然称罗惊天为主人,而罗惊天还是明确要铲除西域圣教。她谨慎的问道:「尊者,不知罗掌门所说的这些话,是否是认真的?弟子是否要将此据实上报?」阿依妹尔听了微微一笑,轻蔑的说道:「当然是真的,主人说话从来没有空话,而且,别说你已经不可能将信送出去,就是能送出去,也没有人能影响到主人!」洽丝丽这下是真的被惊呆了,她没有想到,作为教中地位尊崇的游方尊者,竟然认与圣教为敌欲灭圣教的人为主人。而且,按照她的说法,她们此行是有备而来,是要对卢家下手了!

卢宁杰却是再也忍不住,他一拍方桌道:「罗掌门!你远来是客,我也是对你礼敬有加,但你不要欺人太甚!」罗惊天没有理他,而是冷笑着,看着他。「若非你是舍妹的夫婿,卢某真是要和你讨个说法了。」「你不要大言不惭了!」卢美珍出人意料的截住他的话,「你为了称霸武林竟然不惜借助异族邪教?竟然不惜成为国之奸贼?你不怕自己遗臭万年,难道也不怕将卢家百年来忠义之名毁去而自决于列祖列宗吗?」显然,卢美珍的突然插话是卢宁杰所始料不及的,在他想来,卢美珍怎么也不会为了,一个自己仅仅相识不足一年,即便是有肌肤之亲也不足一年的小子,而与自己娘家为敌的。但卢美珍却是直斥其非,而且,卢宁杰无意间扫了周围家人一下,发现,竟然都是面有愧色!而,卢宁新卢宁安等更是眼里冒火的等着自己,此时卢宁杰才意识到,自己是如此失策,原来,当初他接受西域圣教的指令,成为其马前卒时,卢宁新等就是颇为不满。特别是,他收了洽丝丽这个异族美女为二房,更是得罪了全家人。不过,他自己也清楚,其实,众家人之所以,如此对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投靠了西域圣教,这个域外门派!本来,有洽丝丽所在的西域圣教全力扶持,谁也不敢公然反对他,只是,罗惊天一来,形势全变了。此时他才明白,罗惊天来到时,自己欣喜是认为能够为西域圣教拉到一个有实力的部下,可以加强自己的地位。而他们之所以高兴,则是为了有一个可以对抗西域圣教的门派,来帮助他们反对自己。

想到西域圣教,他心里似乎有了底,毕竟,西域圣教在他面前展现的实力是强悍绝伦的。于是,他看向了自己的妾侍洽丝丽,但他不知道此刻,洽丝丽表面上没有什么异常,但却是极为恐慌,如果是尊者都投降了对方,而且,还是认对方为主人,则对方的实力可谓恐怖了。忽然,洽丝丽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她向卢宁杰处踱了几步,说道:「尊者在教中地位尊崇,没想到竟然会投敌叛教。

我虽是寻常弟子,但却是不屑与阁下为伍!」说完,她目露寒光,就要和阿依妹尔动手。阿依妹尔见她如此举动轻蔑的一笑,没有任何架势,只是轻蔑的看着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