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22章 东方遭祸·狠毒

第22章 东方遭祸·狠毒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已经是腊月廿九了,东方世家一片祥和欢乐的景象。门上贴着春联,福字,不时传来的爆竹声更是节日气氛衬托的喜气洋洋。出来进去的人们更是满脸的快乐,只有一个人例外。东方狄一脸的忧郁,本来过年是个祥和事情,可他却是听到了不好的消息。原来,前两天洛阳金家派人送来了急信,说是罗惊天在洛阳和金家有了过结,虽然不大,但按照江湖上所传说的罗惊天恩仇必报的性格,怕是不好揭过。而且,东方世家和金家乃是世交姻亲,据说罗惊天可能会到山东,如果是到了东方世家的地界上来,金良羽告诫东方狄最好不要招惹他。其实,不用金良羽说,东方狄也不敢招惹罗惊天。前些日子,二弟东方允受南宫世家的邀请,帮助讨伐决阳门回来时就曾经说过,罗惊天武功之高实是骇人听闻。东方允在东方世家乃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他却说自己若是和罗惊天动手,怕是走不上一两回合,东方狄心里便有些震惊。当初罗惊天一人震慑华山派,后来,又独自逼迫阴山派和华山派罢斗停手。虽然自己感到了此人的强悍,却怀疑多少有些江湖传言的成分,未必全信。而自己兄弟却也声称自己不是罗惊天对手,甚至走不上一两个回合,那可就真是不得不信了。

前一阵子,他接到五湖门长老齐元的邀请,说是要为五湖门清理门户,请东方世家去掠阵。东方狄当时就明白,这是齐元有心要取代林美妍做掌门,要自己去帮忙,但齐元说要将「子午阴阳诀」作为酬劳,他不由得动了心。他不光派人前去,还让自己女儿东方红云去打前站。其实,他是怕齐元到时反悔,事成后不给他报酬,所以,想让东方红云先去将子午阴阳诀拿到手里再说。可没想到,罗惊天横向里杀出,不但乘机吞并了五湖门,而且,还将林美妍纳为了妾侍,子午阴阳诀也自然被他收去了。最倒霉的是,据侥幸活着回来的弟子说,东方红云不知道在何处,她们上岛时是齐元接待的,但后来却没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齐元身死,这也就更是没人知道她们的下落了。

其实,东方世家表面上风光,里面却是勾心斗角。特别是,上代家主掌门,东方沐恩生性较为懦弱,别派掌门传位都是在掌门去世后,或是行将就木时才进行。而他则是很早就将家主之位传给了长子东方狄,自己却也不是向其他提前传位的掌门一般,闭门潜心研究武学,或是享受些清闲日子,而是终日在家里看护几个孙子孙女,享受天伦之乐。这样一来,东方狄虽然是名正言顺的掌门,可东方允,东方云,东方奇,这几个也同样是东方沐恩的亲子,他们心里对东方狄却是不服气。所以,一有事情他们与东方狄意见相左时,他们便会直接去找父亲东方沐恩,而东方沐恩也是没有主见的人,他往往也会帮助和东方狄说情。东方狄不愿违背父亲意见,但众兄弟间的矛盾也就越来越深了。另外,他这个掌门也有个说话没有底气的短处,就是他的武功自幼不如兄弟东方允,不过,在几个兄弟里,东方允对他倒是最客气的。只是,东方云和东方奇却不是那么好对付,他们没事就要寻东方狄的不是,总是有不将他哄下家主之位不罢休的架势。他也是倒霉,自从继承家主之位以来,还真没有做过什么出彩的事情来。数次参与武林正派围剿邪派的行动,但结果是损兵折将,却是毫无所获。应南宫世家之邀请,去帮南宫世家讨伐决阳门,结果却是罗惊天大展威风。不但以一己之力大破决阳门,还成功的将决阳门的掌门石梦仙,及恶名远播的东天王母等一干淫妇收为禁脔。

既让她们改邪归正,更是让武林众人嫉妒得眼红。

至于,他让东方允带人去帮助决阳门,其实最吸引他的就是齐元许诺的子午阴阳诀。成祖恩乃是绝世高手,他的弟子据说没有练成他的三成武功,便已经是罕有敌手了,子午阴阳诀的威力可见一斑。但罗惊天的再次杀出又坏了他的好事,按照东方允的说法,若不是罗惊天刚刚收纳林美妍为妾,心情不错的话,怕是他们都回不来了。如果问东方狄此刻最恨谁,可能也只有罗惊天了,因为他不光阻了自己的好事,还实力雄厚。无论是天运门抑或是他罗惊天本身,都是东方狄及东方世家所不能招惹的。他只有忍气吞声了,只有看老天什么时候开眼,让他有机会报仇了。

现在,他要考虑的不是找罗惊天晦气,而是如何防止罗惊天来找他的麻烦了。

罗惊天最近在江湖上的一系列言行举止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他是很容易迁怒于人的,在洛阳,他没有过分为难金家怕是和金家拉上了少林寺,而且少林与金家相距并不远有关,罗惊天多少还是要给少林派几分面子的。但金家可以拉上少林,自己可是没有任何可以倚仗的后台的,他心里盘算,看来只有盼望罗惊天快些离开了。

罗惊天还是在自己的画舫上,此刻,他正懒洋洋的一丝不挂的躺在厚厚的毡毯上,而几个体态丰赘的美艳女子正围着他为他服务。王母跪在他双腿之间,檀口轻张含住他的巨大ji巴,上下套弄着。但罗惊天的ji巴过于巨大,以至于王母的小嘴几经努力才勉强将gui头含住一半。但这也给了石梦仙机会,她一边舔弄罗惊天那大ji巴的棒身,一边用手抚慰他那同样硕大的一对肉弹。而林雨晴和卢美珍这两个淫妇,她们分别爬跪在罗惊天两侧,将自己那肥硕浑圆的大屁股展现在罗惊天面前,而任由罗惊天爱抚品评。可还有一个女子也出现在罗惊天身边,她身材虽不如另外几女丰满,但却是更加充满了朝气。她那虽不巨大但却是浑圆坚挺的玉兔,蹦蹦跳跳的挂在胸前,她俯下身,将如此美味送到了罗惊天的嘴边,让他恣意品尝。而这个女子就是东方红云。

罗惊天让侍婢们去飞鸽传书,东方红云火速赶上他的行程,终于在快进入山东时相遇了。但罗惊天叫东方红云前来却是有目的的,他有个很有趣的想法。他要让东方红云和金翠玲这对母女花,一起在他身下呻吟承欢,甚至,他有让这对母女花同时为他生下孩子的想法。以前,尽管外婆和母亲姨娘,或是母亲和姐姐妹妹也是母女同侍一夫,但在和她们交欢时更多的是血肉亲人间的**快感。而且,母亲和外婆本来就是淫荡成性的,虽然被自己**服而忠心于自己,但淫荡本质还是没有变。所以,她们更容易接受这种荒唐的**,但金翠玲乃是大家闺秀,她如果能和女儿一起成为自己的禁脔,那可是别有风味了。

想到这里,罗惊天突然双手放弃了林雨晴和卢美珍这两个丰赘的大屁股,一把抓住东方红云,将她按倒后便操起自己那紫红发亮的青筋暴露的大ji巴,狠狠的**进了她的肉穴去。「啊……」肉穴内yin道壁的压迫感,带给罗惊天极大的刺激,但同时也让东方红云有些吃不消,虽然她被罗惊天开苞了,而且也侍候过罗惊天几次,但终究还是没有经历过多少战阵,比不得林雨晴等淫妇。即便是林雨晴等淫妇,在面对罗惊天突如其来的进攻时往往也是招架不住,更不用提她东方红云了。但罗惊天却是不会怜香惜玉,东方红云的叫声更加刺激了他的淫性,他将东方红云挣扎的双臂按在地上,如苍鹰缚兔般,大ji巴疯狂的捣向了那可怜的肉穴,如雨打沙滩般,毫不留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东方红云连**都叫不出了,她只有不知是苦是乐的呼叫着,她的脑袋里早就一片空白,全部感觉都集中到了下体,被充实感所取代了。「嘿……呀……」罗惊天也是极力挺动大ji巴,如同苦工般,他拼命的要将大ji巴整根**入到东方红云娇嫩的肉穴里,因为,东方红云的肉穴还没有完全开发好,还不能将他的巨物完全吞入。他的辛勤开垦,很快就有了回报,东方红云一阵歇斯底里的手舞足蹈后,四肢如被烫到一般,突然从地板上弹起,抱住了罗惊天,同时也将她那柔嫩的肉穴死命的压向罗惊天的大ji巴。一股冰凉的阴精射出,她**了。罗惊天没有像以往对付众女那般穷追猛打,而是任由她**后,放开了那软散的身体。他淫笑着看向林雨晴等,说道:「看得眼热了?今天要好好乐一下,一会儿要玩些没弄过的了!」也不解释,抓过林雨晴就又挺身**弄起来。船舱里淫声四起,春色无边。

当罗惊天将四个淫妇都**服时,东方红云还没有醒来,罗惊天却也没有继续**她。他看着四女说道:「你们几个淫妇,刚才可是舒服了?」四女羞涩的垂头不语,还是林雨晴勉强说了句,「若是被主人这样**还不舒服,怕是这世上也没有舒服的事情了。」其她三女赶忙附和着,而罗惊天却是面带得色的继续追问到:「但是你们的初次都不是给了我,这又当如何处罚呢?」这却是让四女羞愧起来,她们心里对罗惊天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将初次给了他。其实,这也是心理作用,若是林雨晴不生下吴依依姐妹,罗惊天也就没有了。但她此刻除了羞愧外,什么都想不起来忽然撅起大屁股拜倒在罗惊天面前说道:「婢子未能将初次献于主人,求主人重重责罚吧!只是请主人不要舍弃奴婢。」言辞十分恳切。而王母等也是盈盈拜倒,求罗惊天责罚。

看此情形,罗惊天心中大乐,他淫笑着说道:「好,我也不罚你们,这样,女人身上三个洞,依依已经都献给我了,而且,她最后一个还是初次,你们也就献给我吧!」此言一出,林雨晴忙献媚的说道:「主人,婢子的后洞也是没有用过的,主人一试便知。婢子竟然忘了将其献给主人,真是罪过!就请主人赏脸,用了婢子吧!」说完便赶快转身,将大屁股撅得更高了。三女有样学样,也转身将自己那雪白的大屁股展现在罗惊天面前,白光闪烁,险些将罗惊天晃得流眼泪。

「主人,我,我,婢子,不好,,」王母有些失落的,虽然是撅着屁股,但她的头却没有趴在地上,而是双手略撑着,看她脸上一副羞愧之色,眼睛里更是泪光盈盈。「主人,婢子的后洞也被用过的,但,但……唔……」她竟然轻声啼哭了起来。众人正有些诧异,她却是说道:「主人,婢子是,是被,父亲强奸时,他,他也将婢子后洞强要了去,我,我……呜……」罗惊天一阵感动,知道,她是对自己真的用情了。此刻多余的劝慰没有用处,他跪在王母身后,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然后双手扶住她的大屁股,大ji巴向前一挺,便整根**进了她那还很滑腻的肉穴里。一阵快捷的**动,很快王母就进入了状态。

「啊……啊……主人,**死婢子吧,啊……」「主人,婢子不活了,呀……」她胡言乱语着。「婢子没把初次留给主人,啊……没用,啊……呀……」罗惊天一阵猛捣,将她很快的**向了巅峰。「啊……」她一阵摇晃后,身子一软便趴在了地上,她泄身了。

罗惊天没有在杀伐她,而是抽出那**的大ji巴,将大gui头在王母的后洞菊花褶上涂抹了一些淫液后,便扶住她那肥大异常的大屁股,将大ji巴缓缓的**了进去。

四周肠道壁,剧烈的挤压着罗惊天的大ji巴,刺激的他要发狂是的,但他知道自己的本钱实在伟岸,强忍着大快朵颐的冲动,一点点的将大ji巴刺入到王母的后洞里去。菊花褶一点点展开,很快就变得平坦,王母被这巨大的刺激感惊醒,她感到如同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但她也还是忍着没有出声。因为,她不想让罗惊天扫兴,她要让主人满意。黄豆般大的汗珠,从王母的额头滚落下来,她咬紧牙关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让罗惊天既感到欣慰又有些怜惜,他不由得改变了一鼓作气直插到底的策略,而改为分阶段的刺入。王母知道罗惊天是怕自己太过受苦才放缓节奏,她激动的再次落泪,但却是欣喜的泪水。她感到罗惊天ji巴顶端的大gui头基本快要全部进入自己的后门了,便咬了咬牙,娇喝一声,发狠的将大屁股向后坐去,「啊……」罗惊天一下将大ji巴**入进去一半,他忙停住动作,在确定王母没有受伤后,说道:「你这**!这么性急,我非要好好收拾你!」虽是骂她,但脸上高兴的样子却是谁都看得出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