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21章 亦真亦假·教训

第21章 亦真亦假·教训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众人在大厅上坐定,寒暄了几句客套话,罗惊天发问道:「金掌门,在下听说前几日洛阳李家夜入强人,护院武师被杀个干净,而他家的本身也有受伤之人,不知是否属实?」知道他会就此事来发难,金良羽正要答复,罗惊天却没有给他机会而是继续道:「在下要去京师述职,因小妾贪恋洛阳之繁华而盘桓了一下,不料早晨这位少林高僧前来却说起了此事,阁下乃是本地名人,当知道此中巨细吧?」金良羽额头上立刻渗出了汗滴,他之所以将李家之事告诉给惠通和尚,就是想让少林寺来过问此事,而不会使金家得罪如日方中的天运门。而现在是弄巧成拙了,不知道是少林寺有意出卖金家还是罗惊天无意的找上门来,自己怀疑李家之事乃是罗惊天所为,本就是猜测,如今人家来了也只有小心对付了。

「罗掌门,这个,这个,金家虽是洛阳本地人士,但一来事发时乃是夜里,二来这现下已经是年关将近,各家都准备过年,所以,这李家之事也是,这个不是很清楚。」金良羽勉强镇定的说完,心里却在自己打鼓,不知道能否让罗惊天满意。

「原来如此,适才这位大师到在下的座船上,与在下谈起此事。在下听出大师有询问之意,但无奈自己也是路过,所以便想到贵府乃是本地豪族,应当消息通灵一些,就和大师一起来此打扰了。」他不冷不热的说着,「看来贵府也不是很清楚当晚之事!不过,这李家乃是洛阳当地的豪族大户,李严福又是本地知府,听说他家长子李龙还曾经对贵府的翠玲仙子有过爱慕之意,不知李家可否同贵府说过当日的情形?」他提起当年李龙纠缠金翠玲的事情来,金家上下脸色都不好看了,但他竟然没有发现一般,继续道:「在下不喜欢管什么闲事,但少林派的大和尚却是有心除暴安良,所以,贵府可不必告诉在下,只要告诉少林就好了!」说完,他还善意的微笑了一下。但他的笑容在金家看来,是那么的可恶那么的恐怖,既想和他翻脸动手,又惧怕他那只身威慑华山阴山的实力而不敢动手。

「罗掌门,我金家是本地人士,但却也不见得本地发生的什么事情我们都知道吧?即便是知道,也没有义务告诉罗掌门!至于是否要告诉少林派,也要看我金家心情如何了,这里不是扬州,在洛阳办事,可不是凭着个八大门派就可以吓到谁的!」金良羽等几个金家的长一辈心里虽然厌恶罗惊天的嚣张,但毕竟为人沉稳,可少一辈的人中就有性子冲动的了,尤其是金圣威。他本身功夫也是不错了,同辈人中,仅有兄长金圣颜高过他少许,再有就是几位长辈了。而在江湖上,这两年他开始走动江湖,名声也是水涨船高。本来年轻人性子便是急躁容易冲动,再加上他有些本事,所以,在见到罗惊天如此嚣张无礼后,便再也忍不住,暴喝了出来!

金良羽正在担心罗惊天会为难金家,而此时金圣威竟敢如此冲撞于他,真是添乱!他随即喝道:「圣威!你怎么如此无礼,对罗掌门说出这么放肆的话来?

还不快向罗掌门赔罪!」真是声色俱厉。但金圣威却是毫不在乎的说道:「二叔,侄儿并非是对罗掌门无礼,而是就事论事,相信罗掌门也不会怪罪吧?」说完,竟然又向罗惊天挑衅了一下。其实,他之所以挑衅罗惊天,一方面是由于罗惊天言语无状,而另一方面则是,他和罗惊天年纪相仿,罗惊天在这一年里名声鹊起江湖上将他传的神乎其神。特别是,他的妾侍都是些武林中出名的艳女美妇,连人人闻之色变的吴依依等几个淫妇也成了他的宠脔,这尤其让从来都是自我感觉良好,却是不招女人喜欢的金圣威妒忌。所以,他有意想挑起罗惊天的怒气来,这样,他如果和罗惊天动手而取胜,那么他的名声自然是更加的直冲九霄,而且那些女人应该会认识到自己比罗惊天本事大多了。在他自己心里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缺点过,如果有,那也一定是优点太多没有缺点!所以,他如此自信,甚至是自大。

罗惊天无意的用眼睛扫了他一下,却是有深意的看了金圣颜一眼,说道:「不错,金掌门不用见外。这位圣威世兄说话简单直接,正是我辈中人,乃是豪爽之士。」他继续道:「小子久闻金家破天刀法三十六路,有鬼神莫测之威。今日难得有机会,不知金掌门可否让在下开开眼界呀?」「这……」金良羽刚听他说不介意金圣威的话,心里便觉得有些不对,没想到他果然直接发出挑战了。他正脑筋急转着思索如何应对,金圣威却迫不及待的叫道:「好,不过罗掌门,我金家刀法乃是得自实战,如果不是与人对战则显不出其精妙之处。若是掌门真有心一试,在下可以奉陪!」说完竟还抽出由下人捧着的自己的宝刀,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金良羽心里对他一阵大骂,心道:等送走这个瘟神再收拾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小子!但他要阻止也来不及了,罗惊天正等金圣威这句话,便赶快接口道:「好,难得金世兄费心,有劳了!」随即起身下场,站在了大厅中央。

金良羽知道自己再阻拦,一是太过折损自家颜面,好歹也有个少林和尚在场。

二来,他虽然是忌惮于罗惊天的威名和天运门的实力,可罗惊天的步步紧逼,及金圣威的自信也让他有心一试罗惊天斤两的想法。想罗惊天年纪轻轻,即便是从娘胎里开始练又能练多久?便是天纵奇才,金圣威的功力自保还是没问题的,不过,他还是谨慎的说了句:「罗掌门,小犬狂妄,还请手下留情!」罗惊天对他的心思也猜了个**分,便说道:「好说好说!」转头对金圣威道:「金世兄,请吧!」手上摆出了请手势,这是武林中比武切磋常用的开手势,意思是,双方只是以武会友,而不是有什么冤仇,是一种礼节性的姿势。但在金圣威看来,罗惊天如此客气是他怕了自己,他那本来就是过剩的自信更加的爆棚了!他一挥单刀,一个撤步,开手就是金家刀法中的泰山金顶,这本是一种有炫耀之意的姿势,意思是自己乃是泰山北斗。天运门比之少林武当也不差多少,小小的金家竟然在罗惊天面前称尊,真是狂妄之极了!

罗惊天轻蔑的一笑,正要动手时,突然,金圣威打断道:「且慢,罗掌门,在下用刀你用什么兵器?」这时众人才想起罗惊天是空手的,这样即便是金圣威赢了,传到江湖上也是有器械胜过了赤手空拳,多少会对胜利的效果打些折扣。

所以,金圣威提起此事,他已经认定自己要赢了。

「在下一直是空手的,即便是对上阴山派掌门也是如此,世兄不必客气,请吧!」说完他挑衅的一扬下巴,金圣威强忍半天的怒火早就发动,「嗨!!!看刀!」一式盘古开天,金刀如闪电般向罗惊天劈去。「圣威!!!」金良羽吓得大惊,他没想到金圣威上来就是杀招,本来他也想挫挫罗惊天的锐气,但若是就此伤了罗惊天而结仇于天运门,那金家可就真是惨了。连少林武当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天运门,其实力岂是他小小金家所能比的?是以,他才在紧急的情况下张口而出,要让金圣威手下留情,但却是来不及了。眼看金圣威的单刀搂头盖顶的劈到罗惊天的头顶上了,罗惊天却是忽然一动,众人只觉眼前一模糊,再看清时,罗惊天却已经站在金圣威身后了。他拍了拍金圣威肩膀道:「世兄,在下说过不要客气,你怎么还是这样?」他看金圣威一脸的疑惑,继续说道:「在下真是有心讨教金家的刀法,可世兄却将刀出得如此之慢,莫不是怕在下看不清不成?」快如闪电的一刀,他轻松躲过后,还如此说风凉话,若非是众人心中惊异,怕是又有人要找麻烦了。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识时务,一击不中的金圣威就是一个不识时务的。

见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没有碰到对方,他也不想自己没能碰到人家衣角却让人家轻松的转到自己身后的可怕,反倒是有些恼怒的说道:「罗掌门,你不是要见识刀法吗?怎么躲到我的身后了?」他的话一出口,罗惊天还没有说什么,金家自己的几个年轻后辈先乐了,而那个惠通和尚也是有些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

不过,金圣威却是对众人的态度丝毫不觉,他倒是理直气壮的看着罗惊天。罗惊天微微一笑,说道:「好,那在下这次就不躲了,世兄,请吧!」金圣威也不再啰嗦,他一个健步上前,一招刑天问罪,斜下里带着寒风照罗惊天肩头劈去。罗惊天不再躲闪,但见他向前一冲,金圣威与他同时向前,自然的两人撞到一起。一式凌厉的攻击被架在了罗惊天身后,倒是金圣威被罗惊天一撞,瞬间由前冲变为向后倒飞了出去。幸好金翠婷正在他身后坐着,忙伸手将他接住,一个卸力托着他在空中转了好几圈才将他放下。

金良羽见他安然无恙,忙起身向罗惊天失礼道:「谢罗掌门手下留情!小犬无知冒犯虎威不才在此先带他告罪了!」说完便一揖到地,他知道罗惊天是手下留情,不然金圣威怕是死了十回不止了。不过,罗惊天还未来得及客气几句,金圣威竟然又不知死活的跳了过来,说道:「叔叔!刚才分明是他使诈骗了侄儿,你怎么竟说他手下留情呀?」他又气急败坏的质问罗惊天道:「罗掌门,你不是说不躲吗?怎么又突然前冲,害的我躲闪不及,被你撞出去?」如此理直气壮,让罗惊天一时间都有了自己是不是有些欺骗弱智之嫌。他只有无奈的叹口气,说道:「对不住了,金世兄还请大人大量,这次我再也不躲了,请世兄多包涵。」说完他又向金圣威抱了抱拳。金圣威这才摇头晃脑的说道:「也罢,这次可不能再使诈了,看刀!」话刚说完,他便突然一刀砍出,倒不是他怕自己打不过罗惊天,而是他担心罗惊天会再次食言躲避。但他的担心确实是多余了,罗惊天这次果然没有躲避,只见金圣威疾如闪电劈出的一刀竟然被他用拇指食指捏住,如同浇铸的一般,定在了空中。金圣威扯了几下没有抽动,他双手一起抓住刀柄使力向回拽,但饶是他脸红脖子粗的,却还是没有撼动分毫。而罗惊天则是面带微笑,一面摇头,一面感叹道:「世兄呀!你若是想要把这刀拿走就直说,何必如此大动肝火呢?」他叹了一声气,「拿走吧!」突然松手,而金圣威正在用足了力气向后夺刀,一下便又向后极速倒退数步,金良羽忙一步抢到他身后,托住他的腰际,这才没有摔倒。

金圣威再也按耐不住,他一挥单刀指着罗惊天质问道:「你,……你好歹也是掌门,怎么如此无赖?」说得气势汹汹,却是让在场的众人摸不着头脑。「你怎么用手捏住我的单刀?」当他说出罗惊天无赖之处时,金家众人实在是感到害羞了。原来,金圣威乃是金良羽幼弟,金良元的独子。当年,金家与洛阳当地的另一个江湖门派东都帮,为了争夺地盘而发生了冲突。论武功,东都帮不是金家对手,但他们却是用毒害死了金家当时的家主,也就是金良羽的父亲,金岳。金家倾巢而出与东都帮拼命,只留下金良元等少数人手看家,他们是毁了东都帮的老巢,但东都帮众却有不少高手转而偷袭了金家大院。金良元带领众弟子与东都帮死战,最终,坚持到了大队人马回来。可金良元也受伤过重,还是不治身亡了,他的妻子也伤心之下,在金良元下葬时自杀殉夫了。金圣威一下子成了孤儿,金家上下对他自然是呵护备至,这才养成了他自高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的性格。

「够了!还不嫌丢人?滚回后院去!」一直没有开口的金良启突然喝骂,吓得金圣威瞪了罗惊天一眼,便飞快的跑到后院去了。原来,金良启虽然是自幼体弱不能习武,更加不是掌门,却因为他乃是金良羽的长兄,而说话甚有分量,就是金良羽轻易也不会搏他的话。而且,他为人严肃,不苟言笑,是以金家的晚生下辈们对他都是极为敬畏。刚才金良羽呵斥金圣威时,金圣威还敢顶撞几句,但到了他说话,却是慌忙的跑了,足见他在金圣威心里的威慑力。

看到金家众人满脸懊恼的样子,罗惊天心里大乐,心想:多管闲事!看你们那个仙子有什么反应。嘴上却是好一阵客气,金家也赶忙着赔话,惠通虽然是和尚,但也是明白人情世故,从旁打着圆场。总算是,双方都有心揭过此篇,都觉得闹僵了对自己后面的事情会不利,所以,一阵喧闹后,罗惊天和惠通和尚便告辞离开了金家。本来,金家担心罗惊天报复,想留他们用过午饭再走,但罗惊天去意已定,便客气一番后离开了。

出了金家,惠通便与罗惊天告别,罗惊天也不挽留,他知道这和尚此刻是懊恼不已。回到座船停靠的岸边,王母等几女都在焦急的等待着,见他回来了,诸女如乳燕投林般的扑向了他的怀里,好一阵的忸怩发嗲,勾得罗惊天淫心又起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