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0章 朝廷来人·意外

第10章 朝廷来人·意外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碰撞的声音越来越频繁,一阵紧似一阵,「啊啊啊啊啊嘿……」猛然间,罗惊天也一声低吼,将大ji巴朝母亲肉穴内尽力一刺,大gui头顺利的顶入了母亲的子宫,顶到了子宫壁上。接着,他精关大开,一股浓热无比的阳精射入了进去,烫得本已是昏迷过去的吴依依一哆嗦,又泄了一次身。

罗惊天将母亲泻出的阴精吸收干净,也不抽身,爱怜的抱着自己最宠爱的母亲放到在地毯上,温存了好久后他才起身,将两个靠垫放在了母亲身下,见母亲的玉户不再向外流淌他射入的阳精了才自己穿衣,到前堂去了。

他来到前堂,先是将婢女小莲招来,吩咐道:「请天运门一众弟子马上来这里议事!」见他一脸严肃,小莲不敢怠慢,赶快到外面吩咐人去传其他天运门弟子了。

不一会儿,除了罗曼丹和罗云丹姊妹外的天运门二十多个弟子悉数全到了。

罗惊天起身说道:「自先父过世后,我天运门一直没有召开过大会了。今日请各位来,一是谢谢诸位在不才丧父除接掌门之时的鼎力相助,二嘛则是说一下日后天运门事物的安排。」他清清嗓子,说道:「我父在世时常称赞陆燕子师弟头脑灵力,乃是经营之长才,所以,即日起,就由陆师弟掌管运河漕运的账目。

待适应具体事务后,再统筹长江水道的收支账目。」此言一出,下面众弟子一阵议论。要知道,天运门乃是罗家的家派,异姓弟子无论在所修炼的武功上还是在从事职位上,都是难有重用的。就说这天运六绝,虽说其他五人和罗惊天算是齐名了,但别说如今的罗惊天名动天下,就是当初刚有人送他们这名号时也是知道罗惊天和其他五人差距巨大的。而如今,罗惊天竟然让异姓弟子掌管账目,而且,一来就是整个运河漕运,这可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陆燕子听罗惊天的安排后先是一愣,好半天反应过来后,忙躬身行礼说道:

「掌门,弟子才识浅薄,当真不敢接此重任。望掌门收回成命。」言辞恳切,毫不做作。罗惊天却不管,说道:「不会的,先父称赞你固然是事实,但我看过你当初所经营过的几个钱庄,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说着走到了他跟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时间,陆燕子感激涕零,他扑嗵跪倒说道:「蒙掌门抬爱,弟子一定做好此事,绝无半点差池,否则,当提头来见掌门!」罗惊天哈哈一笑,道:「哈,管个账不至于提头来见呀!」「非也!」陆燕子坚定的说,「掌门如此看重于弟子,那弟子就必须对得起这份信任,所以,若是干不好这差事,那也只有以死以谢掌门了。」见他表情决绝,罗惊天也是感动,说道:「好,我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转过身,罗惊天对众人继续说道:「二师弟,近日来我天运门虽说是有不少人来投效,但我看其中可用之人甚少。可如今的武林虽说是平静,但却绝不太平,所以,你的任务就是负责在来投效的门派中选拔真正忠心于我天运者,加以训练点拨,日后可担当重点外派钱庄分舵的骨干之才。」「是,请掌门放心好了!」古仙奇兴冲冲的答应了,相对于陆燕子的管帐,他这份差事所担责任虽说不小,但却是没什么被人说闲话之处了。「不过,你要记住,首先所选之人必须忠心于我们,否则,他本事好坏就与我们无关了。」罗惊天有叮嘱了一下。

「韩师弟,你负责在各本代弟子中选择几个能言善说之人,日后专门负责对其他门派的文工。」韩良是天运门中最善辩论的,且语言文笔甚佳。其实,他家本就是书香门第,祖上几代都是读书成名,他曾祖中过进士,祖父更是中过探花,他父亲也是考中举人后做过官,官至巡抚。只是,到了他韩良这一代,其他几个兄弟都是爱读书,可他却偏偏喜欢习武。见罗惊天吩咐他也应了声「是,请掌门放心。」但却毫无气力,罗惊天看出他是心有不甘,就说道:「韩师弟,你不要小看了这文工。我等江湖中人虽然是武人,但却要时刻紧急,做事当依理而为,天大的本事但失理了便会令自己陷入四面为敌的境况。到那时,你本事在大也斗不过整个武林,而你要做的就是要在我们行走江湖时,绝对是正义之士。所以,派中也只有你能当此任了。」韩良听他一番解释,恍然之余也有些不好意思,躬身道:「掌门放心,韩良当竭尽全力,以谢掌门大恩!」随即,罗惊天对众弟子说道:「其他众位师弟暂时没有具体分工,但你们要协助刚才给几位师弟安排的行事。天运门唯有仰仗诸位齐心协力,才能发扬光大。」说完向众人深施一礼。众弟子忙还礼,道:「肝脑涂地以报掌门!」「若是无事诸位就忙去吧!破阵师弟留一下。」罗惊天吩咐完,众人各自散去,唯有赵破阵留了下来。

「师弟,其他几位师兄弟我都安排了事情,唯有你没有安排,你可知为什么?」罗惊天开门见山的问。「掌门师兄的安排定有深意,弟子实不敢妄加推测,但想来此事既然师兄不想让其他众同门知道,那一定是要隐秘的。」赵破阵乃是威震西域的大将军赵凌之子,虽然他心性朴实,但却是十分聪明。当初,罗家先祖也是武官出身,虽然后来离开了朝廷,但终究是还有所联系。所以,赵凌便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了自己的好朋友罗洪林。只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好朋友竟然是死在其亲生儿子之手的。

也不卖关子,罗惊天说道,「正是如此,我有意让师弟负责情报之事,不知师弟意下如何?」赵破阵没有立刻答应,他沉思了一会儿道:「掌门,既然看重,弟子也有信心担此重任!」态度很是坚定。罗惊天知道,赵破阵为人朴实,他若是没有把握则绝不会承诺,所以,他既然答应了当是真有信心,而不是一时冲动了。所以,罗惊天满意一笑,拍了他肩膀一记,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径直起身走了。赵破阵也没有再待着,他也起身回去了,两人心照不宣了。

回到自己房间的赵破阵立刻开始筹划起了自己的计划,从用人到分工,从实施到过程细细盘算了起来。他有信心将整个天运门的情报网,在短时间内建立起来!

就在一切都按照罗惊天的计划顺利进行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天已经是深秋时节了,罗惊天正欲启程去云南,就在他布置门中事情的安排时,忽然下人来报:朝廷的信使到了。罗惊天好歹也是个世袭的侯爵,他忙穿戴整齐,迎接信使。

信使进屋,分宾主落座后,就取出两封信,一封是给罗惊天的,而另一封竟然是给赵破阵的,罗惊天十分诧异。待他看过信后才明白了,原来这信是西域军营来的,是大将军赵凌写给他的。信中说:赵凌觉得赵破阵年纪不小了,可以去战场历练一番了,而且,最近西域当地也不太安定,突厥和回鹘都有些异动。似乎他们要联合起来一般,活动甚密。赵凌觉得可疑,但却没有任何具体情报,所以,他迫切需要人手。于是,他想到了赵破阵,他想让儿子去军前效力,也好将来能继承他的事业。

至于给赵破阵的信,罗惊天虽然没有看,但估计也是差不多。他推说派人去请赵破阵,自己却躲到后厅来沉思了起来。赵破阵刚刚将整个天运门的情报网建立,运作虽然顺利但终究不是很流畅,所以,他不希望赵破阵去。但,赵凌乃赵破阵父亲,父亲召唤儿子他于公于私都不便阻挠,现在,他只是思考此事是否能有些作为了。

不一会儿,他衡量一番得失后心中有了计较,便来到正厅,而恰巧此时赵破阵也来了。两人见面却是会心一笑,并排有说有笑的来到了厅里。罗惊天命其他人出去后,厅门关上了,他们说些什么却是无人得知了。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