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7章 华山危急·攻守

第07章 华山危急·攻守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阴山派本是黑道中的领袖门派,可当年因为幽冥鬼道鹿奇幻的一时妄为,最终导致了阴山华山之战。惨烈的拼斗,使得都是实力强横的正邪两个大派,落得了个两败俱伤的下场。华山派本来是仅弱于少林武当的,却被峨嵋昆仑及后来居上的天运门超过,声势大不如前。而阴山派更是悲惨,几十年来销声匿迹,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如今,华山派被罗惊天在家门口羞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些声势也被一下摧毁,倒是阴山派,这几年养精蓄锐厚积薄发,他们要乘着华山派微弱之时拿他们开刀了。

赵元杰是阴山派的后起之秀,当初就是看着他为人机警且悟性极佳,他的师父萧凛也就是现任阴山派掌门,才会派他来做卧底。本来他也是一直很顺利,不仅成功的隐瞒住了身份,还成为了华山派少一辈弟子中的矫楚。只可惜,他被罗惊天所识破,转头了罗惊天门下,不然,这次阴山派真是要一鸣惊人了。

在一家并不起眼的客栈里,虽然环境与平日没什么两样,但却总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气氛,让人心中惶惶不安。

在天字第一号客房里,一个身穿一袭黑色长衫,头戴一顶儒巾的中年男子正在沉思着。虽然是沉思,但从他的眼神中透露出的自信之态,却分明表示,他是成竹在胸了。而同时从他眼睛里显示出的精光,则告诉将他当成普通儒生的人,他是与众不同的。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接着:「禀报掌门,众弟子已经按照掌门吩咐,布置妥当了。郑韩二位师叔命弟子来回禀掌门,下一步要如何行动,请掌门示下。」原来,此人正是阴山派现任掌门,萧凛。此次阴山派可谓是倾巢而出了,不仅是门中好手,就连萧凛这个掌门也亲自来了,还有几个前辈长老。他们此行的目的很简单,扫平华山派,以报当日之仇,同时也是要在武林中树威。当年那个让黑道敬仰,让白道中人闻之胆寒的阴山派又回来了。他对门外吩咐道:「告诉他们:严阵以待,只等到这里发出信号时在动手,但在这之前,决不可轻举妄动,打草惊蛇。」说完,那门外弟子应了声是后,便离开了。

此时的萧凛心中虽有信心,但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也许是大战前的兴奋吧!他自我宽慰的想着。毕竟,华山派被罗惊天接连的打击下,声威日下,门中弟子也是信心严重受挫了。此时,再被阴山派有心算无心,绝不可能有什么可以翻盘的机会了。他定了定心神,便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在萧凛焦急的等待中,黑夜降临了。

天高云淡,月朗星稀,但却难掩四周弥漫的杀气。

在华山派的议事厅上,周超礼等人也正在讨论着什么。原来,自从武天鹏被众人废去掌门之位后,华山派的掌门暂时由他的师弟陈升来顶替,周超礼等一众师兄弟来帮衬。不过,在当初众人随张可儿废去武天鹏掌门的罪状当中就有一条提到了,武天鹏用人唯亲,他将华山派产业当中的油水丰厚的都交与了自己的子侄及亲信打理,而其他偏支弟子则或是打理那些没什么油水的产业,或是干脆就什么也没有。这自然激起了公愤,所以,众人才会在张可儿质问武天鹏时非但不帮忙,反而落井下石了。本来,陈升刚当上掌门之时办事也还算公平,将所有产业从新安排了一下,可最近他却也开始排挤起别的支派的人了。周超礼等自然不会甘心,毕竟这掌门之位也有他们的功劳。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为了不破坏华山派刚刚得来的稳定局面,决定和陈升说清楚此事。而此时,他们正在谈论着,如何安排的事情。也就是在这时,一场恶梦马上就要降临在他们头上了,他们却还不知晓。

「好了,周老三,你们也别吵了!就按你们说的办,四个田庄就分给你们四个,但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或你们的弟子再有贪污克扣的事情被我发现,可别说我翻脸无情!哼!」陈升最后退让了,毕竟他也不想现在和他们闹翻,眼下的华山派是经不起风波的。「就这么定了!不过,掌门弟子若是将来有什么劣迹,还望掌门要一视同仁才好,免得众人心中不服。」周超礼见掌门让步了,也见好就收的给了掌门颜面。事情谈完了,众人也就要散去回自己房间了,就在这时,突然,一直没有说话的布子拒突然对门外喝道:「是哪路朋友夜闯华山?」布子拒平日里话不多,但他的武功却是同辈师兄弟中最高的,比之武天鹏还要略胜一筹,只是他不善言辞,不通交际,所以才没有被其师父选中。此刻他一言既出,众人皆是一惊,随即也都发现小院外的异常。华山派从华山脚下直到西岳山庄最中心的议事厅,哨卡无数,且还有不少的暗哨。而对方竟然能够如此毫无声息的上来,却不被发现,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些哨卡在没有来得及发信号时就被破坏了。说不定,对方还有卧底在自己这边,但一时间却也想不出谁最可疑来,唯有先对付眼前的事情了。

几声轻响,陆续十几个人影从外面跃了进来。跟着,一个长相儒雅的中年人从小院门外,迈着方步走了进来。但,当周超礼等几人看清中年人的相貌时,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萧凛。当年阴山与华山之间大战数场,他们都是见过对方的。

「华山诸公,多日不见,可是安好呀?」说罢,萧凛向着华山派众人施了一礼。言语间的客气却不能打消对方的敌意,傻子也明白,今日之事绝无善了了。

陈升是代掌门,他跃众而出道:「萧凛,你我两派的冤仇已经过了几十年了,怎么?你还来挑衅吗?」萧凛微微一笑,他手抚文髯说道:「是呀,几十年了,不过,陈兄说错了一件事,就是我们既然有冤仇,那么今天就不是挑衅,而是报仇来了。」说完,脸上微笑不减,但却是目露凶光。陈升道:「你们若是要报仇,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来,还要如此见不得光的偷袭?」「笑话,既然是报仇,还管什么手段?若是诸位害怕,跑了一个半个岂不是不美?再说,我阴山派也不是什么白道正派,不光明正大也不算什么了。」此言一出,陈升当时语塞,既然是报仇,谁还管什么手段?当初华山派也不是没有偷袭过阴山派,而且,阴山派本来就是当年邪派的魁首,对方如此说已经是客气了。

知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陈升也不废话,当即对萧凛道:「既然如此,那废话少说,你要如何,划下道来吧!」却不料萧凛听了他的话只是轻蔑的一笑,说道:「划下道来?今日只给你们两条路,一嘛,华山派从今以后对阴山派俯首称臣,我自然饶过你等。这二嘛,就是杀无赦,死路一条!」陈升闻言大怒正要开口,却忘记了旁边的周超礼,他早就不耐烦了,听了萧凛如此目中无人的话实在是忍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喝一声:「呔!你作死!」跟着,一个健步冲向萧凛,双掌一措,一式丁甲开山攻了过去。

周超礼的武功在华山派是数得上的,他这一掌含怒而发,端的是劲力十足。

而萧凛也知道其中厉害,当向旁边一闪身,让过了其掌风,右膝却突地迎向了对方小腹。逼得周超礼连忙变招应付。

就在周超礼再次要攻向萧凛时,一个阴山派弟子吼道:「蛮子休要逞强,无需掌门动手,我钱博安来会会你。」话到掌到,两人都是刚猛的路子,顿时杀得难解难分。也就在这时,院子外面也忽然混乱了起来,原来,阴山派虽然拔除了华山派的岗哨却还没有封锁住周围的全部道路,被刚刚就寝的弟子发现了端倪,顿时厮杀了起来。萧凛见偷袭已经不可能了,便向旁边跟随使了个眼色,那人便从怀中掏出个火箭,引燃后劲射上天。他给阴山派弟子发出了总攻的信号了。

而在陈升身后布子拒在对发出火箭信号后,猛地一声长啸,顿时,华山派众弟子也明白出事情了,纷纷加入了战团。萧凛却也不见惊慌,他冷哼了一声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