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6章 有喜有忧·迷茫

第06章 有喜有忧·迷茫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三女自动的在罗惊天和王母身边护法,她们明白,二人此刻都是在极度松懈的状态下,需要人护卫的。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王母也悠悠醒转过来,其实,她是被吵醒才对。当她勉强着睁开眼睛时,眼前的景象可谓是香艳淫荡。自己的弟子石梦仙和一个同样妖艳的美女四肢大敞的昏睡在一边,而罗惊天正在骑着另一个,和那个不知是谁的女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妖艳美女,翻天覆地呢。此刻,她才有时间来察看自己的状况。她久经战阵,本来,每次都是她将被她勾引的武林侠客吸得阳气尽失,一身功力在春风一度后荡然无存。而今次遇到了罗惊天,似乎是遇到了她的克星一般。比武输了个一败涂地不说,就连她极度自信的床上征战,也输了个一塌糊涂。她仔细行功一遍后,发现,虽然她现在已经是浑身酸软无力,下身更是还有些隐隐作痛,可是一身功力还在,当下她着实松了口气。本来,她还担心自己在床第间吸取别人功力,如今遭报应,自己也被人在床上把一身功力废了。可随即她有有些疑惑了起来,罗惊天既然已经将她**得死去活来,不知身在何处了,显然也是善于采捕之术。而且,她自己也感觉了出来,当时自己的元阴似乎是主动去追随罗惊天的。也就是说,罗惊天若是要废掉她的一身功力是易如反掌,但他却没有那么做,而且,她反倒是感觉自己的功力有所增加了。

忽然,她想到了一件事,这也是她许多年来一直着急的事情,只是刚才没有十分清醒,反倒是将此事忘记了。于是,她转头向罗惊天处看去,想将心中的谜团问个究竟。可她看到罗惊天将身下的美女已经**得不知如何是好时,她竟然想起自己被罗惊天骑在身下时的光景来。

「啊……呀……儿子丈夫,**死亲娘了,啊……」「不要了,不行了,啊……」「**死就**死,骚母狗,勾引儿子,**死你,嘿!!!」「是,我该死,生出个这样会**人的亲儿子来,哎呀!!!这下真死了……」「哼!就是要**死你,自己长了个这么迷人的骚洞来勾引男人,省的以后给我戴绿帽子,不如今天就**死你了,哈……」他们说得倒是旁若无人,却是让旁边观战的王母吃了一惊。听他们刚才的对话,竟然是对母子,而罗惊天的母亲应该是吴霞儿呀?那可是洛阳吴家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会和自己的儿子做出这么荒淫无耻,且逆天**的苟且之事?她百思不解。但罗惊天母子显然并未在意她,此刻的战况更加激烈了。

只见,二人正在做犬插之式。吴依依跪在罗惊天身前的地上,将一个白生生颤巍巍的丰赘的大屁股呈在了罗惊天面前。而作为儿子的罗惊天也毫不客气,他左手扶住吴依依大屁股的左边,右手则从她腰部右侧绕过,托住了她那平滑的小腹,紧接着,罗惊天那根本来就是天赋惊人的大**似乎是被自己母亲的表现所刺激,更加的坚挺起来了。他将大gui头对准母亲的穴后,双手猛然将母亲向后一拉,同时,腰部用力,将大**死命向前一顶,「嘿……」「啊……」一声低沉的吼声,和一下清脆的鸣叫,几乎同时发出。「啪啪啪啪」没有丝毫的停顿,清脆悦耳的**碰撞声也随着响起。一场母子之间的,忤逆人伦的人肉大战开始了。

罗惊天的大**凶猛的刺入抽出,似乎要把母亲刺穿才甘心一般。每次他刺入时,必是将大**彻底顶入吴依依的子宫最深处,不让大gui头顶到子宫壁都不会停止前进。而吴依依也极力配合着,每当心爱的儿子**入时,她也鼓起最大的力量,向上迎合着。由于罗惊天的大**实在是雄伟之极,以至于每次**入吴依依的子宫时,吴依依的小腹都会隆起,而子宫中充实膨胀的感觉,竟然使吴依依想起了当初自己没有生下罗惊天时的情形来。心想:自己也真是能干,竟然生出了个这么会插穴的儿子来。

他们干得起劲,而旁边观战的王母更是吃惊。显然,这两个人确实是对母子,而他们竟然毫不避讳的**交欢,当真是少见。其实,此时的罗惊天虽然是正在努力的**弄着自己的母亲,享受着母子**所带来的快乐,但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对周围的一切都是清楚得很,王母刚一醒来就被他察觉了。他只是故意的当着王母卖弄而已,他并没有对王母使用破关锁神之法来控制王母的心神,虽然他已经彻底攻破了王母的阴关,采尽了其中的元阴,但他最后只是回填了一些元阳,使王母不至于元阴耗尽而死而已。不过,不控制王母的心神并非是他不在乎王母,而是他要看看到底自己能不能不通过锁神就可以使一个女子对自己死心塌地。故而,他现在也只是向王母示威一下。

王母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但却是真的被他那强悍的「功夫」所震慑住了,更何况,还亲眼见到了他和自己亲生母亲苟合,更加的刺激了王母心中的淫欲。

渐渐的,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身上也开始热了起来。而这一切罗惊天都是看在了眼里,但他却是心中高兴,表面上却对王母毫不注意。他继续专心的**弄着吴依依,从吴依依的反应来看,吴依依又快到达顶点了。

「啊……呀……儿子,亲儿子,**死你的亲娘了呀……」「好,那就**死你了,死吧……」「不要呀,你不要这么狠心呀,**到心里了,啊……」吴依依的反应越来越大,而她的表现也更加的激发了罗惊天的征服**。此时,他双手同时控制住了吴依依的芊芊细腰,运力于双臂,将吴依依的大屁股飞快的向自己身体拉。同时,他的大**也**动的更加凶悍,每次**弄,似乎都会要担心是否会将吴依依整个人都**散了一般。这对败德到了极点的母子,忘乎所以的厮杀着,他们连交欢的姿势都不愿意换,毕竟,那要耽误宝贵的时间,似乎他们要每一分钟都在交合都够似的。

突然,罗惊天感觉到吴依依的御道内一阵剧烈的有规律的收缩,她的**马上来了。于是,罗惊天连那仅有的一丝怜惜都不顾了,他闪电般的将吴依依翻了个身,让她面向自己,同时将她双腿折向肩头,紧跟着,再次将大****入了她那泥泞不堪的rou洞当中。狠力的厮杀着。「呀,啊,好,要命了,啊……」吴依依已经说不出整话了,但罗惊天却是更加猛力的冲刺着,「啪啪啪啪」清脆的肉声在山洞中回荡着,「不要呀,死了啊……啊……」冷不防,吴依依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一股阴精从穴深处喷射了出来,而罗惊天也是紧**了几下,「嘿……」一声低低地虎吼,将自己的大**彻底的**入了吴依依的子宫之中,不露一点在外面。将大gui头死死的顶在了吴依依的子宫最深处的子宫壁上,一股灼热的阳精也喷洒了出来,有力的打在了吴依依的子宫壁上,烫的吴依依一个哆嗦,又是一股阴精射出。此时的吴依依劳累万分,但她却强撑着精神,运功吸收进入子宫中的自己亲生儿子恩赐给自己的子孙精。她知道,罗惊天是宠爱她,才刻意每次都多**她几次,以便使她有更多的机会怀孕。所以,她也每次都竭尽所能的将儿子射入自己子宫的浓重阳精全部吸收,以便不辜负儿子的期望。

等到吴依依勉强将那些射入其子宫之内的子孙精全部吸收后,便再也支持不住,脑袋一歪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而罗惊天也运功炼化了从母亲身上采得的元阴,他的精力非但没有感到疲乏,反而是神采奕奕了。他见吴依依已经晕过去了,便也不在强力施为,将吴依依放好后,轻轻的将自己那虽是射了精,却还坚挺无比的大**从自己曾经居住过的子宫里,依依不舍的抽了出来。随后,起身,耀武扬威的显示着自己的金刚般的大**,向王母这边走来。

见她走向自己,王母心中不由得打鼓,毕竟,别说她武功本来就不是罗惊天的对手,就算是,此刻,她下面的玉洞还是酸痛无比,连带着浑身骨骼似乎都要散架一般。在无论如何也不是罗惊天的对手的,她竟然也不知所措了。

「王母感觉如何?不知在下的功夫比玉帝如何呀?啊?哈哈哈哈……」面对在床上也彻底征服自己的男人,王母顿时有些害羞的说道:「我……我认输了,要杀要刮随你。若是你能饶我不死,我便死心塌地侍候你。」倒是很干脆。罗惊天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猎物,如此美艳的要遭天妒的猎物。他一脸的淫笑,略一思索道:「恩,如此美艳的尤物,杀了岂不是罪过?那你就做我的妾侍吧!规矩吗,和别人一样,谁先生下孩子,谁就是最大。」面对他如此安排,王母有些诧异,但想到刚才所见,也就不奇怪了。毕竟,连亲娘都骑了的人,还有什么荒唐的事情做不出来?她毕竟是一方霸主,立刻安定了一下心神,朝罗惊天盈盈下拜,口称主人,并问道:「主人,婢子有一事不明,望请主人能够明示。」罗惊天微微一笑道:「说吧,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不料,王母却有些害羞一般,怯懦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主人临幸婢子时,婢子感觉自己的元阴似乎是主动追逐主人的,婢子自问以前见过的任何一种采捕功夫都没有这样的能力,只有昔日婢子跟随的怜空子所修习的阴阳九转神功才会有如此现象。所以,婢子不知主人是否也是修习过此功法。」说完,虽然是满脸红霞,却是眼露期盼之色。其实,别说她疑惑,就是罗惊天心中也有所不明。他的武功虽是家传绝学,但他自己却明白,自己的功法中有不少是从当初自己所救的那个老道所赠心法秘诀中得来的。本来他也曾将秘诀中所说的,至阳至阴,阴必随阳的话问过那老道,但那老道却说自己是在山中采药时无意中得到次秘法的,自己也不是太懂其中的奥秘。且那老道也没有待多久便离开罗家了,他也就没有在意这件事。在他此前和众女采补淫乐时,他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唯独这次和王母,铺以接战便立刻感觉到了浓厚的元阴自动从王母阴关之后涌出来。本来他也是要问王母的,但现在王母竟然主动开口来问他,他也不卖关子。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的。」于是,他便将自己得到此种密法的经过告诉了王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