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9章 杀人灭口·除奸

第19章 杀人灭口·除奸

从罗家出来,多数人会到距离不远的官道上再各奔东西。这是因为,罗家先祖在建庄之时特意按奇门遁甲之术,在天运庄苑外围种下了密密麻麻的大树,既美观又可以起到保护庄苑的作用。故而,需要有罗家人带路,或是来人精于奇门遁甲之术才可以自由穿行。众人由罗家专门的引路之人带路,一直来到了官道上,而罗家也是礼数周全,还准备了不少马车,来送需要乘船的客人到码头去。虽然是只有少数客人乘船,但却也有二三十人之众,站在码头上也是不少了。本来就都是武林中人,平日里也没机会相见,今日则正好借机会联络一番,毕竟谁也不敢说会有求于谁的。

正当大家天南地北的聊得正热闹时,突然,一阵宛似天籁之声的笑声传了过来,引得众人侧目找寻声音的来源。而与此同时,一道黑影从众人头顶飞速划过,当众人转过身来时,才发现,一个头戴斗笠黑纱遮面,一身黑衣之人,站在了自己面前。从其身形及刚才发出的笑声来看,这是个女子无疑,只是,众人实在是一时想不起,江湖中有那个女子竟有如此快的身手。就在这当口,那女子开口道:「小女子奉家主之命,来请南宫夫人到府上一叙。打扰了诸位,万分抱歉。」她说出这些话看似随意,但听的人却不是那么回事了,众人只觉得虽见不到她的真面目,但却是有种要扑上去,将她强奸的感觉。不过,好在现场人太多,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名声不当回事,但脸上却是多少显出了异样的表情。而卢美珍和其中的几个女眷则是因为同为女子,并没有受到影响,但却也是心里十分不舒服。

特别是卢美珍,听对方要请自己,她更是不满,难道她这个南宫世家的掌门夫人,卢家的大小姐是那么好请的?当下她怒喝到:「哼!你家主人是谁?凭什么要请我去找他一叙?」言下之意对那个女子的主人十分轻视。而那女子也像没有生气似的,继续用她那动听又妩媚的声音说道:「我家主人的名号嘛……夫人也不必知道,不过,只要夫人见了我家主人,就会认识的。」这话说的既是模糊又是有些挑衅之意,卢美珍自然听得出。她本来就被强行压制的怒火再也忍耐不住,当即爆发了。

只见,卢美珍一声轻喝「呔!」同时右掌击出,直奔那女子的头顶拍去。她急怒之下,竟然出手就是卢家的成名绝技,惊鸿掌的杀招「毁天式」。这也是卢美珍的得意之功,平日里练功时,除了和丈夫南宫成业对练会偶尔用一次外,她已经忘记上次和对手用此招数搏杀是何时了。不过,有一点她还是记得的,就是,凡是敌对之人,如见到她用此招,则非死既重伤了。所以,她出手即用如此杀招,旁观之人都是识货的,哪能不知厉害?他们在同情那女子的同时,也对卢美珍出手狠毒,十分的不以为然了。南宫成业站在了妻子身后,他看清时想拦也来不及了,也只有唉声叹气了。但就在卢美珍自信一击必中时,就在众人皆认为那女子必死时,不可思议的情景出现了。

那女子见卢美珍出手并没慌张,而是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在她掌缘快要触及自己的斗笠之时,她突然出左手,迅速无比却又精准无比的扣住了卢美珍出击的右手的脉门。同时,右手抓住卢美珍的腰带,向上一举,竟然将卢美珍举了起来。

卢美珍脉门被锁,身子又被举在了空中,她虽用力挣扎却也是使不出什么力气了。

就连她想张嘴骂人的力气也是没有了,更何况是要挣脱?那女子也不停留,就在众人对这惊人的变故还没有醒过神来时,她举着卢美珍几个纵跃就无影无踪的消失于树林里,而众人象征性的追赶也只是得到了更加惊人的回应。

在众人追到树林边时,从林子里传来了那女子勾人心魄的声音:「我乃决阳门弟子,我家主人看南宫夫人媚骨天生,欲收她做弟子,修习采捕之术。尔等若是敢来,我决阳门就失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决阳门三个字,追击的众人顿时泄了气,毕竟这是谁也不敢轻易招惹的力量。不过,等众人回过味来,想到那女子所说的抓走卢美珍的用意,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起来。而南宫成业此时却是有苦说不出了,他空自暴跳了半天,也是毫无办法,只有回去再说了。

而和他一起的众人,也是假意的劝了几句,然后就各自散去了,毕竟南宫世家和卢家虽比不得八大派两大帮及四邪派,但也是呼风唤雨的四大世家,平素不少人都吃过他们的亏,却只有认倒霉的,如今他们也糟了报应,自然是解了不少人的心中愤恨了。

其实,南宫成业如何不知众人心中所想?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实在是不能再树敌了。于是,他带着他那要命的儿子南宫林,辞别了众人,急匆匆的回南宫世家去了。

而此时的卢美珍则更不好受,她此刻正在一间虽不是暗无天日,但也是难以从旁边的小窗子透出多少阳光的屋子里。她并没有被捆绑,但却是被封住了穴道,一样动弹不得。而抓她来的那个女子武功十分怪异,她只是随手封住的几个穴道,但却让卢美珍运功冲穴,冲了半天也没冲破。而就在这卢美珍心中暗自恼怒的当口,一个人走了进来。卢美珍一见之下,当即大惊,此人正是让她恨得牙根疼的罗惊天。罗惊天却是对她的怒视毫不在意一般,「夫人可是休息好了?刚才夫人走时依依不舍的看了在下一眼,在下明白夫人是不舍得离开在下的,所以,就让丫鬟去请了夫人回来。」一句话平平淡淡的说出,却是将卢美珍惊得忐忑不安。

抓自己来的那个女子的武功可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而以他所说只是个丫鬟?那罗惊天的实力又是到了什么地步?再有,他言下之意,似乎是对自己有什么企图似的。而罗惊天接下来的话也证实了她的猜测,「当初令不轨之心,我虽然惊怒,但却也是没有怎么责怪贤郎。不过,没有责怪不代表不要赔偿,所以,这赔偿只好由夫人来给了。」说完便色色的淫笑起来。几句话于罗惊天说来似乎是毫不在意,但卢美珍却是越听越心惊。她正要说话,却又被罗惊天拿话截住了。「这样吧,我先解开夫人的穴道,待夫人手脚舒展开时,我再和夫人一尽这鱼水之欢如何?」他的话可谓是顺着卢美珍的猜测来说的,但一样吓得卢美珍不轻。卢美珍恼怒之下喝道:「嘟!你这无耻之徒,竟然说出这样下流之言,当真可恼!」但她的愤怒只是换来了罗惊天更加得意的笑声,「好!夫人越是表示烦感,只怕越是夫人心中喜欢的紧吧?既然如此,那在下这就解开夫人的穴道了。」说罢,只见他随手一挥,卢美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冲不开的穴道竟然就被他解开了。顿时,卢美珍如坠冰窖,这罗惊天的武功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了。而罗惊天接下来接下来的话确实让她意想不到了,「不过,看夫人似乎对在下不太满意?也罢,在下就和夫人打个赌,只要夫人能在三个时辰内,逃出这个院子,在下就绝不再留夫人,如何?」说完便直盯盯的看着卢美珍,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卢美珍还算有些急智,她反应过来后立刻敲砖订钉的说道:「好,一言为定,不可反悔!」罗惊天并没有接她的话,而是进一步问:「不过,若是夫人不能逃脱又该如何呢?

总要有些利头才公平呀!」眼神却是说不出的猥亵。卢美珍被他看得心中怒极,但为了赶快离开这恐怖所在,便脱口而出道:「到时我随你处置。」说罢,一掌攻向罗惊天,待罗惊天略一后退,她却是从窗子中一跃而出了。原来,她早就盘算好了,只要能逼退罗惊天一会儿,她便可以从这开着的窗口逃出去。而从屋里看来,窗外不远就可以到院墙了。

她算计的不错,但她忽视了一点,就是罗惊天是不会让她轻松离开的。

她刚飞出窗外,就觉得自己腰上一紧,跟着自己匝在腰间的腰带竟然被拽了下来。而她的飞升之势也噶然而止,幸好她功夫不弱,临时稳住了身形没有摔倒。

不过,当她看清楚站在自己对面的罗惊天手中竟然拿的是自己的红色腰带时,不由得既惊又怒。她惊于罗惊天的身法实在是犹若鬼魅,而怒的是自己的腰带竟然被他如此的夺去,当真是羞愧无比。但她只是略一停顿,便又挥掌向罗惊天猛攻了过去。她知道,自己身陷险地,越早离开越好。一时间,卢美珍竟将卢家,南宫世家两派的精奥绝学都使了出来,若不是遇到了罗惊天,她还真有机会,只是可惜了,她遇到的就是罗惊天。罗惊天一边和她动手拆招,一边却乘机在卢美珍身上占便宜,忽而捏一下她胸前那对虽不巨大却也高耸坚挺的**,忽而用手捏一下她那轮廓清晰富有弹性的骚臀。卢美珍本来就是脾气暴躁,此时被他如此挑弄,自然是更加愤怒,但为了找机会逃出去,她也只有专心对敌了。可罗惊天却更加变本加厉了。

罗惊天躲过了她凌厉无比的一式卢家劈空式,却到了她身后双爪齐出,将她后背的衣服扯下一大片来,而她的肌肤却是毫无损伤。只是,让后背暴露在空气中,这种经历却是卢美珍无论如何也没有过的。但就在她着急上火之时,另一个打击又来了。罗惊天右爪疾伸,直奔她右胸,就在她自认必会被穿胸而死时,罗惊天却是又将她胸部的衣襟撕下一大片来。她更加的羞愧不已,而罗惊天此时似乎也不想再逗她玩了,双手飞快出动,每次收回时,都会从她身上带下片衣服来。

卢美珍想用手来格挡,但却是根本挡不住。不几下,卢美珍的上身衣物就被罗惊天撕扯光了。而她下身的情况也是好不了多少,除了裤脚处还有些遮挡外,也就剩下那条粉红色的骑马汗巾了。

卢美珍那充满成熟韵味的身体,彻底暴露在了罗惊天面前。她又羞又急,这等惨景可是她第一次遇到的。但罗惊天显然还是不会就此放过她,见她已经被剥光了,罗惊天也开始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了。卢美珍急怒攻心,她攻击的更加不顾性命了,只是罗惊天的身手委实高她太多,她一番急攻反倒是露出了更多破绽,被罗惊天乘机又占了不少便宜。

几番攻防下来,两人已经是坦诚相对了。罗惊天眼中的淫光也更加放肆了,他要开始正餐了!「夫人,如果再这样比斗下去,也已经没什么意思了,不若我们换种决斗方式如何?」说完,他那条本来就夸张的粗壮巨大的大**,立刻充血勃起了。卢美珍到底是良家妇女,她一时间还没有明白罗惊天的意思,但却是对罗惊天的大**印象深刻。在她记忆中,自己丈夫的那个家伙即便是最壮观时,也不过有眼前这个巨物软绵绵时的三分之一长,而且仟细的多。但她却是被罗惊天这种无礼又放肆的神情气得有些失去理智了。她大怒问:「你说怎么决斗?老娘绝不和你甘休!」罗惊天见她上套,便淫笑道:「简单,我要和夫人比一下床上的功夫,夫人意下如何?」说完他笑得更加得意了。卢美珍没想到他会说出如此话来,不禁勃然大怒道:「你这小子,如此无耻下流,不怕辱没你罗家的名声吗?」话是不错,但罗惊天却不给她机会了。

罗惊天饿虎扑食般扑向了卢美珍。卢美珍刚要躲闪才发现自己和他相差太远了,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向右滑出半步,而罗惊天却是如影随形般跟了上来。她再次后跃,却不料竟然被罗惊天从空中面对面的抱住了。罗惊天笑得更加得意,他三下五除二的将卢美珍的双手别在了她自己背后,待落地时,他直接放倒了卢美珍,将自己的大**对准了那肥厚鲜嫩的肉穴,就要行动。卢美珍知道劫数难逃了,但还是死命的挣扎着。但卢美珍的抗争根本不可能起作用,只是会更加的刺激罗惊天心中那残暴的兽性而已。

果然,罗惊天对于卢美珍的反抗感到了异样的快感,他要彻底征服这个女人。

他也不封卢美珍的穴道,更加不用绳子捆绑,而是运足了护体真气,任由卢美珍捶打挠抓。他在卢美珍的挣扎当中,抄起了她那双略显肥赘但也更加性感的大腿,将自己的大**对准了那因身体的扭动而不停抖动的玉洞。他那条巨硕无比,仿佛金刚一般的大**已经是火炭般滚烫,当顶端那个蟒蛇蛇头一般的大gui头碰到卢美珍的肉穴时,卢美珍当即被顶的一哆嗦,而她那徒劳的反抗动作也突然停顿了一下。看到她出神的样子,罗惊天心中更加得意,他的笑容也更加的淫邪无比。

猛然间,他的笑容变得狠毒异常,这完全是配合他的行动,他猛一坐腰,「嘿……」一声断喝。「啊……」卢美珍的惨叫声也随之响起,他的巨大无比的大**竟然一下就插入了一大半,卢美珍虽是生育过,但面对这种突入起来的攻击着实招架不住,她痛得满脸大汗,四肢漫无目的的乱踢乱打,脑袋更是拼命的摇晃,似乎要摆脱掉眼前的恶梦似的。可正是她这种痛苦的样子,使罗惊天更加产生了暴虐的乐趣。他「嗨!」的一声低吼,将剩下露在外面的一小半大**也残忍的插入了卢美珍的肉穴当中。顿时,卢美珍的小腹鼓了起来,她感觉到下体异常的充实,但这也更加大了她的羞耻感。罗惊天看着她那痛苦的样子,得意异常,他放开了手脚,就像下山的猛虎一般疯狂的**弄起身下的美艳妇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的心里充满了成功感,「夫人,不知在下和你那夫君比起来,谁更加能使夫人快乐?」「夫人不必矜持,若是想叫就尽管叫好了,不用客气。」面对罗惊天的调笑,卢美珍却是只有泪流满面,却是连骂人的力气也没有了,她已经被罗惊天**得晕头转向,仅有的一点神智也被羞耻占据了。但罗惊天却是不在意这些,他继续快乐的驰骋着。「啪!啪!啪!啪!」小腹与小腹的撞击声清脆悦耳,但卢美珍听来却是难言的辛酸。被罗惊天**弄了半个多时辰,卢美珍醒了又晕晕了又醒的,早已经被**得没有一丝力气,但罗惊天却是像发了疯一般,非但没有一丝疲累的神情,反倒是神采奕奕的。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腻味了一种姿势,罗惊天将大**略微拔出一些,他将已经一滩肉泥般的卢美珍翻了个身,让她趴在一块大青石上,正当卢美珍思索他要对自己做什么时,罗惊天突地一挺大**,继续了对卢美珍的杀伐。卢美珍再也忍耐不住了,她开始了低声的呻吟,而这呻吟声又更加的刺激了罗惊天。「啊,呀……不呀……」「畜生!你,你啊……」罗惊天听到她骂自己,反而更加开心了,在他看来,女人死气沉沉的被**是十分乏味的。「哈,你敢骂我,那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畜生,嘿……」他更加卖力的**弄卢美珍,由于卢美珍的玉道早已经润滑无比,所以,他的大**虽然巨大骇人,却也是出入自如了。

卢美珍被他**了足足有一个半时辰时,再也坚持不住了,她仅剩下的力气也用在了开口求饶上。「饶了我吧,我求饶,你要,你要什么都行,呀……饶命呀……」罗惊天见她求饶了,却不减速,反而更加凶狠的**弄起来。「嘿嘿,求饶?

早干什么去了?我说了,要用你来还你儿子的帐,嘿……」又是一声猛喝。他更加加快了大**在卢美珍**里出入的速度,随着他那条大**的插入抽出,卢美珍**中的yin水也被带了出来,将她身下的大青石都弄湿了,只是石头不怎么吸水,那些yin水便又从石头上流到了地上,将土地阴湿了一大片。罗惊天有心要卢美珍彻底服气,他在**弄享乐的同时,一股灼热的纯阳真气从他gui头顶端的马眼射了出来,点击着卢美珍sāo穴内的穴道,更加刺激了卢美珍。「啊……啊……啊……呀……」在一阵歇斯底里的淫叫后,卢美珍突然疯狂了起来,她拼命的挺动大屁股迎合着罗惊天的**动,看来她要到真正极限了。

罗惊天自然知道卢美珍的情况,他果断的拔出大**,同时以极快的速度将卢美珍翻过了身,重新变回了面对面的姿势。跟着,他再次的刺入了卢美珍的身体,他凶悍无比的挺动他那金刚般的大**,**动着身下的在几个时辰前还是良家妇女熟妇。此时的卢美珍似乎是把所有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她极力的耸动下面的大屁股,以便让罗惊天的大**能更加深入的**入自己的穴中。但这种回光返照自然坚持不了多久,她一阵疯狂的反击后,猛地四肢发力,八爪鱼般死死抱住了罗惊天玉道内一阵剧烈的收缩,跟着就从**深处涌出一股冰凉的阴精来,淋在罗惊天那充当前锋的大gui头上,好不舒服,但他也知道自己还不能放纵,还有正事要做。在卢美珍泄完身后,身子松散下来时,罗惊天将她的双腿搭载了自己肩膀上,双手却将她的虽然有些赘肉但却极为性感的腰身捉住,然后,开始了最后冲杀。他将大**死力向下刺的同时,双手用力,将卢美珍的玉穴拉向自己,二力相合,**动的更加有力。不几下后,他感到一股快感袭来,他狠狠的**动,突然,猛地将大**死命向卢美珍体内一顶,大**整根刺入了卢美珍的子宫中,大gui头顶到了那成熟的子宫壁,他那大**一阵猛跳后,射出来灼热的阳精,烫的卢美珍阴关洞开,那些醇厚无比的先天元阳汹涌的涌了出来。罗惊天自然不会客气,他一口气将那些元阳洗了个精光,最后,他担心卢美珍会脱阴而死,又将自己的元阳射入了一些,既保住了卢美珍的命也同时将他心神彻底控制了。

卢美珍被这阳精一烫顿时昏了过去,此时她脸色惨白,只比死人多口气了。

但罗惊天却是知道,她只是快乐过度,才昏睡,并无危险。看看自己身下的又一个美艳的猎物,罗惊天十分高兴,他已经开始盘算,如何能够更加彻底的打击决阳门了。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