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9章 杀人灭口·除奸

第19章 杀人灭口·除奸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一夜淫乐之后,罗惊天第一个从睡梦中醒来,按照他的估计,那个写信要挟他的人一定会在今天向他开出条件的。因为今天是葬礼最后一天,如果过了今天,则宾客都会散去,他再勒索的话,一定会无处遁形了。而若是今天来勒索,则还有不少的机会混迹在宾客当中,而且,罗惊天也不会在这种场合下轻易撕破面皮。

所以,罗惊天吃准了这一点,他丝毫没有慌乱,但是,显然勒索他的人坐不住了。

罗惊天刚刚洗漱完毕,正要出去接待客人,却与丫鬟小梅撞了个正着。见罗惊天出来,小梅告了个罪,禀报:早晨她在厨房门口捡到一封信,上写著罗惊天亲启,她也不敢怠慢,赶快送过来了。看到这封信,罗惊天不由得露出了那冷酷的邪笑。

打开信封一看,果然如其所料,对方当真提出条件了,只是这个条件的内容却是他没有想到的,对方要他在一会儿出殡之时,让罗云丹到后花园湖边的小房子中,并要蒙上双眼脱光衣服。原来此人竟然是看上了罗云丹,想来也是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才会来用要挟罗惊天的办法的。不过,他既然要挟罗惊天,那么,他的下场也只有一条了,就是别灭口。

罗惊天的占有的**本来就是极强的,更何况是勒索他的女人,他心中的怒火当然是不可忍耐了,但他的脸上却是毫无表情,依然是那么冷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这两天忙着丧事劳累过度了呢。不过,他也当真是沉得住气,即便是心中如此愤怒,但到了宾客面前时,他却还是将自己的丧父之痛表现的淋漓尽致,看来,他对于这勒索之人早就有对策了。

宣礼之人唱礼后,时辰到,将罗洪林尸首入殓合棺,出殡了。两旁的和尚道士开始诵经,奏法乐,超度亡灵。而罗惊天也是嚎声痛哭,吴依依更是痛不欲生了。罗曼丹和罗云丹更是哭晕过去多次,最后,罗曼丹还是在众人搀扶下勉强上了轿子,但罗云丹因为实在是心力憔悴,只好送到了后面,请医生来诊治了。不过,罗云丹并没有直接被送到自己的房间,而是被人抬到了后花园的小屋中,眼睛上似乎还蒙着东西。这些情形本来不会轻易被人发现,但却有一个人正在密切的关注这一切,看到事情进展顺利,他的脸上显出了一丝微笑。送行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出了天运门,直奔罗家祖坟地而去了。但就在众人都出门以后,一个身穿白色显然是孝服之人又跑了回来,只是,他并没有直接从正门进来,而是从仆人居住的跨院边墙上跃入院中的。而此人的身手也是十分敏捷,却见他四下张望一番,便悄悄的奔后花园而来了。当他来到后花园时,便直奔那个湖边的小屋而来。

似乎是心情激动的缘故,他站在小屋外好一阵喘息,竟然不敢当即进去了。

总算,他的心情平静了下来,于是,他便伸手推开了房门,而房间内的景象却是再次将他身形定住,恍如使了定身法般。如果说,刚才他站在屋外只是因为激动,那么,现在他的心情恐怕只能说是惊慌失措了。因为屋内的香榻上不仅躺着他日思夜想的女人罗云丹,而且,还是一丝不挂的赤身露体躺着。那高耸的**宛似双塔一般直指天际,而肥大的屁股虽是在压迫之下有些变形,但也还是可以看出那优美的轮廓。点缀在双腿间的,乌黑茂密的草丛之中的一点嫣红,更是令他双眼直勾勾的竟然连眨眼都不会了。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勉力的他撕下自己的衣服,便双眼通红的走向了罗云丹,而挂在他胯下的那条已经勃起的阳物也随着其走动一颤一颤的,虽不不能如罗惊天的大**般举世无双,但也是极力表现着自己。本来只有几步远,但似乎是走了好久一般,他颤巍巍的来到罗云丹的睡榻之侧,更觉得口干舌燥,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下手了,半晌,才勉强伸出手来要抚摸一下罗云丹胸前的玉兔。但就在他刚把手伸到罗云丹上方,却还没有碰到其肌肤时,罗云丹竟然动了,她一下撕掉自己的眼罩,同时还抓住了那支伸向自己的魔手。当她看到要对其不轨之人时,猛地开口叫道:「是你!?武师兄?你,你,你要做什么?」原来,这要挟罗惊天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天运六绝之一的武真君。

本来,他以为罗惊天会乖乖的就范,将罗云丹送给他,却不料横生枝节,罗云丹竟然醒了。本来是**迷心,却被突然惊住,一时间他反应不过来,「我……我……师妹,是……」支支吾吾半天,但他突然想到:此时众人都去送葬了,自己就是强奸了罗云丹也没人知道,到时自己便远走高飞,谁又能奈何自己?甚至是,天运门怕丑事对自己面子的影响,根本不敢声张,甚或是将罗云丹送给自己了。

他越想越美,于是把心一横,脸上顿时是一副猥亵异常的嘴脸,说道:「师妹,你可知是谁将你送到我面前的?告诉你,是你的哥哥罗惊天!他和你的母亲通奸被我知晓了,要用你来堵我的嘴,现在偌大的罗府只有前面有几个下人,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你省省力气,还是从了我吧!」说着,就要从罗云丹的手里挣脱出来,但他随后就吃了一惊,原来,看似弱不禁风的罗云丹,竟然抓住了他的手,没有让她挣脱出来。而且,还是被她越抓越紧,最后竟然有些吃不消了。他心中顿时大骇,一时间竟然不明白为什么罗云丹竟然会功力精进如斯?

就在几个月前,自己还是要高过他不少的。而就在他骇然之时,罗云丹忽然开口问道:「你骗人!我哥哥凭什么相信你?他不会杀了你吗?」见她有此疑问,武真君的心顿时放下不少,他颇为得意的道:「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但若是他做了,自然就要担心了。而且,他杀我不难,但关键是,他要先知道是我知晓了他的密事才行呀!可他如果知道的话,还会将你送到这里来吗?」本来,他以为,这些话一出口,只怕罗云丹就不敢再抗拒他了,但没想到,听完他的一番自以为是的大论,罗云丹竟然露出了那让他毛骨悚然的微笑来。罗云丹寒声说道:「难怪哥哥说你是志大才疏,却又是过于外露呢!」冷酷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真是难以想象,竟是出自平日里活泼可爱的罗云丹之口。而罗云丹接下来的话对武真君来说更是像五雷轰顶一般,「哥哥让我来这里等你,本是怕你会有什么后手,可没想到你竟然蠢到连后路都不留的地步了。」说话的同时,手上加力,顿时武真君如同被铁箍锁住了手腕一样,似乎连骨头都被捏碎了。但武真君的心情更是骇然,他此时才后悔,为什么不乘着刚才罗云丹说话分身之时逃脱掉。但后悔已经晚了,机会往往只有一次,只是,他实在是不甘心。「那你告诉我,你们是怎么猜到是我的?」武真君想不通,他自问也是筹划稳妥了。却不料,罗云丹冷笑一声道:「能听到灵堂内的动静,最远也就是在那跨院的小屋里,而你以为你的身手,真的可以随意送封信而不被发现吗?敢来要挟哥哥,找死!」她一声断喝,随即一掌拍出,直中武真君天灵盖,武真君当即七窍出血在无声息了。其实,若论实际武功,武真君虽是不如她,但也不至于一招毙命。但一来她先是突然发难,抓住了武真君的右手,而来,武真君被她一番话惊得心神失守猝不及防,才被她轻易打死。不过,这也是她功力大进的结果,毕竟相较于以前,她自从和罗惊天合籍双修后,功力增长之迅速可谓是一日千里了。她见武真君已死,就跳下床,穿戴好衣服后,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个小瓶子,把里面的东西洒在了武真君身上,那是一些黄白色的粉末,但飘到武真君身上后便开始腐蚀起来,不一会儿就冒出来黄烟,而尸首也随之消失了,只剩下一滩黄色的污水。看到这化尸粉的效力不错,罗云丹似乎很满意,等到尸首全部化掉了,她也就离开了屋子,到宅子里去了。

当送葬的人们回到罗家时,已经是下午了。罗惊天看到了罗云丹已经恢复了,不禁十分高兴的笑了。不过,恐怕也只有他们几个局中之人才知道这笑容的含义而已。

其实,来送葬的宾客中,固然有罗洪林的情面在,但主要的还是要来借机拜会罗惊天。毕竟,罗洪林死了,但罗惊天才是以后天运门罗家的掌门人。是以,出了几个大派没有可以的讨好罗惊天的举动外,其他的门派则是竭尽所能的奉承着他。不过,也有不识时务的,非但不借机会讨好,反倒是触怒了他。比如说南宫世家,就是如此的不开眼。

南宫世家和东方世家洛阳金家,长安卢家并称武林四大世家。其实力虽不是如八大门派般强横,但也是一般帮派不敢招惹的。而且,这几年来,他们通过联姻结亲的形式,弄成了联盟,因此,若是四家中一家有事,其他三家也是竭尽全力的帮忙,令武林中人不敢小视于他们。不过,这也使得他们中的一些本来就被宠坏了的后辈,更加的不可一世了。而这些不可一世的后辈当中,最为令人厌恶的一个是南宫林,另一个则是金中悟。金中悟乃是金家的家主金鹏龙之独子,其本身实力倒是不错,只是颇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时不时的欺侮弱小,而金鹏龙又是十分的护短,故此,武林中没有几个人喜欢他的。不过,碍于金鹏龙的面子也是没人真的和他计较。不过,这南宫林就不同了。金中悟说到底只是好勇斗狠,虽是欺侮弱小,但武林中人本来既是刀头舔血的日子,胜者王侯败者贼,所以,倒不是说多么令人不齿。而南宫林则是好色贪婪,且丝毫不顾及颜面廉耻。当初他看上了杭州龙腾镖局总镖头,陈武的女儿,便去上门提亲,但陈武为人耿直他看不起南宫林的为人,当即一口回绝了。南宫林恼羞成怒之下,当即要强夺。幸好,适逢武当掌门掌门冷松道长路过,得知此事后,便替陈武出头,硬是压住了南宫世家,但那南宫林的名声却也是更加的不堪了。后来,他又在无意中见到了天运门罗曼丹一面,当即是魂不守舍,但他却也知道,天运门是他南宫世家不敢得罪的,所以,其父也就是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成业为了他亲自上门来求亲。

本来罗洪林也是不肯答应,但当时天运门正在为了江南的几个分舵的事情不好处理,而正好南宫世家却是可以帮忙的,所以罗洪林便勉强同意了,不过,随着后来罗惊天和姐姐通奸的事情的败露,吴依依便让罗洪林取消了这桩婚事。南宫世家虽不满罗家的悔婚之举,但现在的天运门的实力却是令他无可奈何,特别是最近罗惊天在华山大出风头,更是镇住了他们。不过,南宫林却是一个十足的色中恶鬼,本来,他来这里是陪同父母来参加罗洪林的葬礼顺便讨好一下罗惊天的,但当他又见到罗曼丹那令他终身难忘的容貌之时,顿时双眼直直的,发出了贪婪的光彩。不过,总算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知道以罗惊天对付华山派的手段,自己是绝不能轻易招惹的,于是,他就去求父亲帮忙。南宫成业一听他又要自己去罗惊天处提亲,大怒之下,就差当时将他一脚踢出来。人家办丧事,你却去提亲?

当真是欠打了。但南宫林却不死心,他见父亲不答应,索性直接去找罗惊天了。

罗惊天本来是极为反感南宫林的,这主要也是因为当初他和罗曼丹的婚约,不过,这次南宫林是和其父母一起来拜祭罗洪林的,他也不能让人家说他是怠慢客人了。而当他听到,南宫林来访时,心里还是不舒服,却只好叫他进来见面了。

南宫林进屋后,客套一番,分宾主落座,这草包也忍耐不住了,就直接开口道:

「这个,这个,罗兄新近丧父,正是万分悲痛之时,本不该打搅。但此事,实在是也很重要,所以,就,就这个,不好意思了,嘿嘿嘿嘿!」他本就没多大学问,此时为了充斯文,对付了几句话,但后来实在是没得说了,竟然傻笑了起来。这只能更增罗惊天的反感,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微笑着说道:「不知南宫兄有何难处?若是在下能棒的上忙的自当竭尽全力。」说完这嘴不对心之言,罗惊天却是暗想:此人素来有无耻之名,不知会有什么龌龊之事来找我。但南宫林的话解答了他的疑问的同时,也激怒了他。「既然有罗兄这话,那我就不客气了,嘿!就是,当初伯父在世时曾许诺我与曼丹的婚事,不知能否告诉在下就是,这个,什么时候能来迎娶呀?」说完一脸的色急之态。罗惊天怒火上冲,差点就要揍他,但他强压住怒火,说道:「兄台之言差异,我父在世时是曾答应过此事,但却也在几个月前通知贵府上取消此婚约了,兄台今日还是如此明知故问,是否要乘小弟丧父之际胡赖不成?」说完顿时一脸的寒气,吓得南宫林一时间不知所措,「我,,这个……不是了,是……其实……」支吾半天,他猛然想起此时父母都在罗家,自己怕什么?他平日里仗势欺人惯了,是以竟然混了头,要用父母来压罗惊天。「这个,这个,小弟父母此时也在罗兄府上,罗兄总要给我父母些面子吧?」饶是有了依靠,他还是极为害怕罗惊天,毕竟,罗惊天在最近几个月来的所作所为实在是风头太响了。但罗惊天偏就是不买账道:「就请兄将适才小弟所言转告令尊令堂,如过兄不便转告,小弟也可以亲自去。哼!」一声冷哼,更是将南宫林吓得一哆嗦,而他却继续说道:「别说是小小的南宫世家,华山派老子都不在乎。送客!」随着他一声令下,一直在内屋中的林雨情走了出来,袅袅的走向南宫林。见到林雨情的人间绝色,南宫林顿时将刚才的害怕抛到了九霄云外,傻傻的冲着林雨情笑,口水都流了出来。林雨情见他如此模样,不由得掩口浅笑,却是将他更加勾引傻了。但就在他目瞪口呆之时,林雨情开口道:「公子,我家主人要送客了,公子请吧!」说罢也不等南宫林反应过来,就闪电般的伸出右手抓住他的后衣领向上轻轻一提,待其双脚稍一离地便飞起右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来打我家小姐的主意,找死!」死字一出口,南宫林也被踢飞了出去。总算是林雨情没想要他性命,没有将他踢出好歹,不过,却是将他摔得七荤八素的,满脸是伤。他再也不敢耽误,连滚带爬的跑回了自己所住的客房,但他心里对罗惊天也是恨透了,只不过是又恨又怕。

虽然惩治了南宫林,罗惊天心中的气却是依然没有消。他心中盘算,是不是要除掉南宫世家。但林雨情看出了他的心思,便主动说道:「主人,南宫林可恶,但此时主人要在武林中干一番事业,绝不能为他毁了名声。不过贱妾倒是有个主意,能让主人出气,也无碍于主人的名声。」看她充满自信的样子,罗惊天不由得问道:「什么主意?快说?若真是好,今天疼你三次!」听到罗惊天要赏自己,林雨情也不再卖关子,她将自己心中的主意婉转道来。原来,她看到南宫成业的夫人,卢美珍虽是年过四十却是风姿不减,如果罗惊天要出气,不如乘机上了她,给南宫成业戴个大绿帽子。

本来罗惊天对卢美珍就是有意了,听林雨情这么一说,顿时下定了决心。但他也是不会食言,他要好好的奖励林雨情一番了。

他也不管会不会再有人发现他们的奸情,本来林雨情的身份现在是没人知道的。所以他也就不再顾及什么了,他要享受一下这绝色美女了。于是,他剥下林雨情的衣服,将她放倒在地。罗惊天的巨大阳物也已经是暴挺到了极点,其前端的硕大gui头对准了林雨情的穴,一下便捣了进去。一场惨烈的杀伐开始了,顿时屋中春色无边,林雨情高亢嘹亮的**声和罗惊天发狠的吼叫声乱成一片。

罗惊天对林雨情的搏杀丝毫没有怜悯之意,他越战越勇也越来越狠,而林雨情也是极尽所能的逢迎着她的主人,也是她外孙的罗惊天,她将自己所有的床上绝技都使了出来,这既是为了罗惊天,也是为了她自己,因为她已经快到极限了。

「啊……啊……啊……呀……不行了呀!……」林雨情拼命的摆动着自己的大屁股,来减缓罗惊天对她的冲击,「不要,好呀……啊……**死我了,我被外孙**死了!」她的胡言乱语抒发了她的情怀,但同时也是刺激了罗惊天。只见他挺动那巨大坚硬的大**,每次都虎虎有生的**弄林雨情,每次都要将,大**刺入到林雨情的子宫,才心有不甘的抽出来,但随即又是更加猛力**动。在他如潮的攻势面前,林雨情彻底支持不住了,「啊……呀……死了,呀……」只见,林雨情一阵回光返照的挺动大屁股,来迎击罗惊天大**的攻击。突然,她四肢一起发力,死死的抱住了罗惊天而她下体也是一阵猛烈蠕动,那要将罗惊天的大**掐断的力量,虽说并不能威胁到罗惊天但还是让罗惊天舒服无比。他见林雨情实在不行了,便发狠的**了林雨情几下,然后就将大gui头顶在了林雨情的子宫壁上,射出了一股粘稠滚烫的jing液来,烫的林雨情晕了过去,在无声息。

第一部天运风波第20章熟妇受辱·报应

却说南宫林为了讨要罗曼丹而得罪了罗惊天,好在罗惊天不想落下坏名声,而没有杀了他。只是,不杀他不代表不会报复他,而且,也不会代表将来不会去找他麻烦。果然,罗惊天在林雨情的动议下决定要乘机奸了南宫林的母亲,也是长安卢家的大小姐,卢美珍。其实,罗惊天早对这个美艳的熟妇有意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要动她的意思而已。可如今这南宫林不长眼,竟然打上了罗曼丹的主意,这也就注定了罗惊天要下决心动手了。

他思考再三,决定就在今晚动手,而且还要在南宫成业的眼皮地下将卢美珍抢走,只不过,不是以自己的身份来做此事,但终究要让南宫世家彻底蒙羞才好。

于是,他也不动声色的继续招待着那些还没有回去的宾客。而那南宫成业一家也是凑巧,本来他们是来得及赶回家的,但南宫林被林雨情摔得虽不是伤筋动骨,但却是面目全非了。如此一来,却是惹恼了卢美珍。原来,南宫成业其实还算是个明理之人,他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别说人家打得不重,就是再重一些,恐怕他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他那个夫人,却不像他,而是极为的护短,且卢美珍的本身武功不弱,加上娘家有势力,所以,南宫成业颇为惧内。那卢美珍看到儿子被伤成这样,也不问其中缘由,便要去找罗惊天算帐,但南宫成业还是将她拦了下来。这天运门的势力不是他两大世家可以比拟的,而罗惊天的武功虽没亲眼见识过,但如果能单人折辱华山派于华山脚下,那是绝对非同凡响了。好在这卢美珍也不是草包,虽是脾气暴躁些,但还是有些算计的。她忍下一口气,打算回去后再想办法。是以,她还是照常出席了罗家的答谢宴席,只不过,在席间她发现罗惊天看她的眼神虽说还算和善,但却是有种让她心惊胆颤的感觉。

答谢宴后,有的宾客回家了,有的要第二天走的,也回房准备东西去了。罗惊天看到眼里,心中却在盘算,如若在自己家里动手,虽可以折辱南宫世家一番,但到底会有损于自家的名声,可若是放他们离去,那却是等如自己认头吃亏了。

于是,他思索再三,终于,他紧锁的愁眉展开了,他终于想到既出气又于自己无损的办法了。而他那冷酷的邪笑,也因为他的得意而展现在了脸上。

翌日,一大早罗家的门前就热闹起来,那些还没有离开罗家的武林人士要回去了。作为新的掌门,也是新的家长,罗惊天当然要送行了,而且,还要和众人客套一番。当他来到南宫林面前时,他微微一笑,说道:「南宫兄,照顾不周,还望海涵,日后在当补报。」说完施了一礼。南宫林就是再笨也能听出罗惊天话中的羞辱之意了,但他也实在是怕了罗惊天,不敢回什么狠话,可又是压不住怒火攻心,顿时憋了个满脸通红。众人不知其中内情,还当是南宫林见不得市面而害羞的,可转念一想,以南宫林的名声,他还会轻易脸红?众人虽是给南宫世家面子,没有大笑出来,但流露出的表情却是任谁也看得出来的。这可惹恼了卢美珍,她本来就是被丈夫勉强劝住而没有闹事,但心中的怒火却是丝毫没有消的,而此时罗惊天如此羞辱南宫林她随不敢当即和罗惊天翻脸,但还是一怒之下,拉起南宫林就走。南宫成业无奈,只得向罗惊天及在场众人告罪,然后匆忙的追了上去。而众人因为知道他那惧内的名声,所以,也就不见怪了,只是笑得更加厉害了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