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8章 淫乱灵堂·被窥

第18章 淫乱灵堂·被窥

当他回到灵堂后却发现,吴依依还沉睡未醒,虽然他知道吴依依是被他**得太过劳累了,但也只有叫醒她了,毕竟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客人来拜祭了。

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武林各大门派都派人来了,不过,最令罗惊天想不到的是华山派,居然也来人了。不过,却是周超礼带领着曾被罗惊天教训过的华山四杰之一的赵元杰来了。周超礼和武天鹏是师兄弟,他来了也就表示华山派是十分重视的,而联系着前一阵罗惊天折辱华山派的举动,也可以说,华山派是服软了。只不过,他原想随行的应当是武元安的,却不料是赵元杰,不由得有些奇怪,但他还是神情自然的将二人及一众随从让了进去。只不过,当赵元杰走过他身边时,他的眼睛里闪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光。

第二天是丧事重来客最多的日子,罗惊天是自然是忙了一整天,不过他虽然是很累,但却也有不少收获。昨天来的主要是几个离天运门较近的门派,且多是比较小的平日里总是巴结天运门的门派,而今天则是来了昆仑,华山,点苍,崆峒,等四个大派,及丐帮和江湖帮,还有武林中的四大世家也都派重要人物来拜祭了。至于少林和武当峨眉三派,一来他们声望不亚于天运门,而少林武当还要高于天运门一些,所以要晚来些,二来则是,峨眉派都是女尼,安排住宿不方便,而少林武当都是出家清修之人,也不爱凑热闹。但饶是如此,罗惊天也结识了不少的江湖豪杰了。等到了晚间,罗惊天终于有了一点空闲,他并没有乘机休息,而是一个人来到了华山派赵元杰所住的客房。

当赵元杰见到他时,先是一愣,但随即就将他请入了房间。

罗惊天之所以先来找赵元杰,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日在华山脚下,赵元杰等去暗算他,动手时,他发现赵元杰的身手绝不是华山派的。而赵元杰也是聪明人,当他见到罗惊天进门时,心中就全明朗了。一番客套后,罗惊天开门见山的说:「赵兄,华山四杰的名头当真名不虚传,但小弟看来,赵兄似乎并非只擅长华山派的决计呀?」赵元杰一时不知道他的目的,便含糊的应道:「在下曾经和江湖上的朋友们学过些旁门左道的小把戏,当然这是难入罗掌门法眼的了!」一句话虽是模棱两可,但罗惊天也找不到破绽,毕竟江湖中朋友间互相传授,交换些并非不传之密的功夫也是平常事的。于是罗惊天只好下重药了,「不过,据在下所知,赵兄的阴风掌乃是阴山派的镇派之宝,非亲近弟子不传,而赵兄的功力也有了五六分火候了,不知是不是这样?」此言一出,赵元杰当时便从头上流下大股的汉水来。心想:这罗惊天当真是精明之极,仅凭当日我和他过手的三两招,就断知我非华山嫡传,且还能看出我是阴山派,这可真是神了。

其实,最让赵元杰吃惊的乃是罗惊天能轻易看出他的家门套路来。这阴山派现在虽是无什么名气,但在大约三四十年前,却是邪派中的一方霸主。时任掌门的幽冥鬼道鹿奇幻号称黑道第一高手,门下弟子更是人才济济,但就在阴山派最为壮大的时候,堪称一代高人的鹿奇幻却犯了一个难以挽回的错误,使得阴山派一蹶不振了。原来,鹿奇幻在游览华山时,无意间看到了当时的华山派掌门,也就是武天鹏的师父蔡凌风的夫人,也是当年武林十花第二的张玉秀,自问阅读人间无数美色的鹿奇幻,当时就被张玉秀的风华绝代所吸引住了。他素来无拘无束惯了,加上他本身功夫了得,且阴山派也是势力雄厚,于是,他便在光天化日之下要强夺华山派的掌门夫人。但在华山脚下,华山派的实力又是不俗,所以,即刻引来了无数华山弟子,虽说鹿奇幻自恃武功高强,但当时的华山派也是繁盛之时,人才也是不少,一番拼斗下来,他虽将不少华山高手击伤致残甚至毙命,但自己却也是被逼到了绝路。而正当他做困兽之斗时,当时年仅十八岁的张可儿赶到了。本来,当时的张可儿论实际武功是稍逊鹿奇幻一筹的,但鹿奇幻恶斗半日身体多处负伤,虽无生命之碍,但终究对其身手印象不小。于是,又是一场恶战,鹿奇幻终于被张可儿一剑刺中,败下阵来。张可儿不喜欢杀人,但后来赶到的蔡凌风却是咽不下这口气,一掌将鹿奇幻毙了,还将其尸首吊挂在路边树上,并将其行径书写出来贴在了他身上示众。阴山派闻听此信后,也是勃然大怒,倾全派之力来功华山,而华山也是早有准备,一时间,两派杀得昏天暗地,最后华山派占着地理,总算是击退了阴山派,但自己也是元气大伤以至于几十年来不能恢复过来,而阴山派则更是一蹶不振,销声匿迹于武林了。

赵元杰是华山派的得意弟子,历尽心血打入了华山派,却被罗惊天看破。虽说江湖上能够认出别人的武功出处并不稀奇,但阴山派多年不涉足中原,罗惊天也不过是十六七岁,如何能认出来?但,他也是聪明之人,见罗惊天来单独找自己,知道罗惊天必然是有事要自己做,不然当初他只需一句话,自己就死无全尸了。果然,罗惊天见他也是识时务的,就直接告诉了他自己的意图。那赵元杰当然识货,听罗惊天将他的打算和盘托出,简直是全然不防备自己,心中虽然感动,但也想到:到底是毛头小子,和自己没什么接触,就敢如此托大,也不怕自己捅将出去坏了他的事。也罢,暂且跟着他,如是能成事就落得个富贵,若他成不得大事再离他而去就是了。正当他心中窃喜之时,忽然发现罗惊天看自己眼神中竟然有隐隐的杀意,不禁骇然。如果罗惊天要杀自己,岂不是易如反掌?难怪他敢如此不避讳。于是,立刻表示愿意效忠。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罗惊天再猖狂也不会自大到将自己的打算全部告诉他,而告诉他的话语中,真真假假,到还是假话多了。但赵元杰并未想到此处,不过就是想到了也不会影响到向他效忠的打算,毕竟作为属下是不可能知道主人的全部意图的。见赵元杰识相,罗惊天也很高兴于是又开始和他说起了具体安排来。

通过和赵元杰的谈话,罗惊天对自己的华山之行的效果甚是满意。原来,当日张可儿回到华山后就直接追问武天鹏为何欺骗于她,武天鹏自然是尴尬,本来他还想众人能帮他说话,把此事先应付过去就是了,却不料,平日里对他唯唯诺诺的周超礼等人,非但不帮他,反而推波助澜,就连他的嫡传弟子也是不敢言语。

原来,周超礼等几个和武天鹏平辈的华山高手们,早就对武天鹏有看法了。比如,他将华山派的产业不少都交给了自己的徒弟子侄打理,而其他旁支的弟子却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加上这些年华山派非但元气没有恢复过来,反倒有衰败之态,于是众人乘着张可儿问罪之时一起发难,硬是逼武天鹏让出了掌门之位,交由他的另一个师弟陈升担任。武元安虽然没有受牵连,但终究不再是少掌门了,于是,也就没机会来天运门吊丧了。而此次周超礼代表华山派来参加罗洪林的葬礼,也有乘机和罗惊天修好之意,毕竟吃亏的是华山派而不是罗惊天,所以,他们猜到罗惊天一定会同意的。本来,罗惊天想通过武元安控制华山派,但现在虽说武元安没能当上掌门,但华山派却也是暗暗送出有归附的意思了。而且,如果必要的话,罗惊天可以直接帮武元安夺得掌门之位,那样就更加有口实了。想到自己初次远行的成绩,罗惊天当真是忍不住的得意起来,毕竟能够在这样年纪就有如此作为的,放眼天下也是不多了。

不过,当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却是愣了一下。原来,林雨情等正在他房内等他,只不过脸上的神情却是有些严肃。见他进了屋,林雨情将一封信地给了他。

罗惊天接过信,看信封上什么也没写,打开后取出内装的信纸读了起来。当他看了信上的内容后,自己也是有些呆住了。原来,信上只写着母子通奸逆天**人神共愤天礼不容却是没有落款。见罗惊天呆住,林雨情等也是范起愁来。林雨情道:「主人,看此人将此等威胁的话告诉给了主人,应当是要勒索些什么,而不是要真的揭露主人和我等姐妹的事情,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得到什么。」罗惊天看了她一眼,沉思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我当然知道,不过,他如果要勒索东西,一定会告诉我的,不然他也不会愚蠢到竟然给我写信恐吓了。」眼睛里闪出的凶狠之情,却是让三女看出了希望。吴依依问道:「主人,怎么说他愚蠢,婢子愚钝,能否请主人示下?」罗惊天脸上带着不屑的表情,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首先,能够知道我们的事情的人不多,但你们其她的姐妹我是放心的。那么,谁还能够有机会来探听到此事呢?一定是天运门里的人。」三女顿时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罗惊天继续解释着:「就算是我在行乐之时,或是到达极乐之境后,感觉会有些迟钝,但常人也不能够掩入进来而不被我发现。因此,此人的武功当是不弱。」他顿了一下,又说:「而他也绝不敢以身犯险,潜入灵堂外面来探听消息,一定是在灵堂左近不远处,听屋内的动静判断出来的里面的情形。」见三女认真听他说话的样子,他不由得有些好笑,「而在这样的距离内,只有一个地方比较合适,就是西跨院的厢房。那厢房与灵堂虽隔着一道花门,但距离上并不远,所以,如果功力好的话能够听到些许动静也不是不可能。」吴爱爱最是心急,见罗惊天分析的颇有些道理,便急不可待的问道:「那主人可知道到底是谁敢威胁主人?我们应当如何对付?」罗惊天却是满脸的得意。

「先看看昨天住在中院的几个门中弟子,谁在晚间出来走动过,再查查今天谁来过这院,也就差不多了。」三女顿时恍然。不过,罗惊天随后的话,却是更让她们吃惊。「其实,还有个方法更为简单,拿平日里几个武功高的弟子的文字来和这信比对一下就可以了。只不过,为了更为稳妥,免得若是他会模仿别人的字迹就不好了。此人竟然敢威胁我,当真是阳寿尽了!!」看来,查处此人之时,就是他命丧黄泉之日了。毕竟,罗惊天对敌人是绝不会手软的,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罗惊天要做的事情是会有不计其数的人挡在其路上的,而罗惊天对于这些的解决方法也就是两条,要么给他让路,要么等着他消灭。熟知他性格的林雨情等几女当然是不会吃惊他的想法了,别说她们此时被罗惊天降伏心中只有罗惊天,就是让她们自己凭意识来做的话,恐怕也是会这样做的。但她们不知道的是,罗惊天心中并没有对能够解决此事而兴奋,反倒是有了一种危机感,这也促使他做出了一个新的决定,他要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而且是稳定可靠的,他自己的消息渠道。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