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8章 淫乱灵堂·被窥

第18章 淫乱灵堂·被窥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按照以往的规矩,所有来客均被安排在了外院客房中,而罗洪林的灵堂则是设在内院,只是白天让众人拜祭。折腾了一天,总算是暂时安静了下来。罗惊天这个独子要给父亲守灵,毕竟这是儿子的事情,别人替不了他的,当然,和他一起守灵的还有吴依依这个未亡人。不过,在夜幕降临后,宾客们或是提前回府或是被安排在了外院的客房安歇后,这个未亡人却是显现出了与人前那痛不欲生的楚楚之态,截然相反的情形。

灵堂内本是肃穆之地,但现在却是另一番景象。只见吴依依身上的孝服已经不见踪影了,除了头上的孝带还可以显示其正在服丧外,其脸上的欲求渴望之态,简直是个发春的淫妇,怎么也跟未亡人的身份联系不上了。此时的她正趴伏在罗洪林灵位的正前面,肥大的屁股却是高高的向后撅起,她正在等待着主宰的光临。

而她的主宰,也就是她的儿子罗惊天,此时正站在她的身后,俯视着眼前这个堪称绝色的尤物,特别是那肥硕的大屁股,似乎正在勾引着他,来尽情的发泄一番自己心中的欲火。此等情景,别说罗惊天本来就是欲念旺盛异常的人,就是天阉之人也会一柱擎天了。现在的罗家已经彻底是罗惊天的天下了,他再不需要估计什么了,因为现在他是这个家的主人,也是天运门的主人了。于是,他要宣示自己的全力,首先,就是要向上一代掌门,他的父亲罗洪林来宣示自己的权威,而宣示的地点就是在这里,他要开始享用自己的私有物品了。

只见,罗惊天将那威武异常的粗壮无比的大**略一调整,将其顶端的大gui头对准了,母亲那藏着幽深草丛中的一点鲜红,一挺腰,「嗞……」尽根没入了进去,随即他便在这肃穆的灵堂之上驰骋了起来。而吴依依也十分称职的做起了儿子的座骑,上下翻飞的大屁股好像真的是在草原上飞驰一般。一时间,灵堂中的气氛不再冷清肃杀,反倒是春意盎然欢乐无比了。这对母子,他们做着如此大逆人伦的通奸**之事,而且还是在被儿子亲手杀害的父亲的灵堂之上,非但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更加刺激了他们的快感,他们交合的比以往还要更加激烈了。罗惊天那条粗壮的大**在母亲的肥嫩的肉穴中穿进翻出,由于太大了,每次抽出时都会带出不少的淫液,嘀嗒在地上,随着时间的延续,竟然阴湿了一大片,好像是谁尿了床一般,但这些对于这对母子来说是无关紧要了,他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极尽的交欢淫乐,其他的事情全是对他们都是没意义的了。

「啊,呀……好呀……不行呀……」吴依依叫唤得更加卖力,而罗惊天也似乎是为了要在父亲灵柩前显威一般,他突然起身,将母亲放在了供桌上,然后,他将母亲的双腿抗在了肩头,猛地用力一捣,gui头重重的击在了母亲的子宫深处,「啊……」吴依依也发出了不知是苦是乐的一声长吟。但罗惊天却是像听到了战鼓一般,立刻凶猛的攻击了起来,「啪,啪,啪,啪」**碰撞发出的清脆的响声,在整个房间里回响,而吴依依身下的桌子似乎是在抗议这对**母子的淫行般,依依呀呀的抗议着。但压在它上面的这对人形肉虫却是不在乎的,**的声音刺激的他们更加卖力的交欢,随着罗惊天罗惊天**弄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他身下的吴依依也叫唤得越来越响亮了。「啊……呀……死了,被亲儿子**死了,呀……」「儿子**死娘了呀……」她肆无忌惮的淫叫,丝毫不在乎别人听到她的叫声,而知道这对母子所犯下的逆天**之事来。

而罗惊天听到她又是儿子又是娘的**声,更加的兴奋无比,他更加猛烈的讨伐着身下的母亲,「**死你,贱人,淫妇,勾引儿子,我**死你!!!!」一声发狠,他突的将大**死命往母亲体内一送,当大gui头抵住了母亲的子宫内壁后,猛地将一股浓热异常的阳精射了进去。一发一发的打在了母亲的子宫里,将母亲烫的一阵哆嗦,也泄出了大股阴精**了,这已经是吴依依第六次**了,前几次**后,虽说她也晕了过去,但都被儿子残忍的**醒了,而这次她却是脸上先是一阵极度的潮红,跟着又变成了惨白异常。罗惊天兴奋的将jing液射入了母亲的子宫,虽然他和众女立下了谁先生下孩子,谁就是最大的规矩,但他心里还是有些更偏向让母亲第一个给他生个子女,是以,他每次都是尽量射给母亲。

当他把浓热的jing液射入母亲子宫时,吴依依虽然将要晕厥过去了,但还是感受到了那猛烈的冲击,不由得一阵激动,竟然流出了眼泪来。毕竟,儿子到底还是更加宠爱她一些的。不过,她也想不了太多了,她本来就是舍命陪儿子玩乐,全凭一口气硬撑,如今总算是松懈下来,沉沉的睡了过去。看到母亲被自己**晕了过去,罗惊天虽是司空见惯了,但毕竟母子**的刺激还是使他颇为兴奋,不过,他刚才只是怕母亲经受不了,才故意运功放松精关,欲火虽是发泄不少,却还是没有发泄完,十分难耐的。他看看母亲昏睡的样子,知道恐怕是要休息上好一会儿了,于是,他将母亲衣服穿好,自己也整理好后,就出了灵堂。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整个山庄内只有外院中院的下人有值夜的醒着,其他人早就进入梦乡了。但他却知道,只要他一出声,肯定那些个女子都会来找他的。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不由得又露出了那一丝邪笑,只不过比之以前的阴险,更带有三分**。只见他信步走到了原来母亲的卧房外,只是刚在门外站定,门却开了,从门里冲出一个丽人,乳燕投林般的扑入了他的怀里。这丽人便是林雨情,原来,他将林雨情安排在了母亲的卧房里。其实准确的说,应当是父母的卧房,只不过,罗洪林早就不与吴依依同房了,所以,也就成了吴依依的卧房。但他来这里不是凭吊父亲的,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出火,将那还没有发泄的在自己胸中熊熊燃烧的欲火发泄出去。于是,他抱起林雨情径直奔屋里走去。

本来,罗洪林去点苍派期间,罗惊天曾将母亲的卧房改成没有任何陈设,只是铺了数层毡毯,以方便和众女淫乐。而后来,罗洪林回来时,为了防止被罗洪林看破,又临时摆放了回去。眼下虽说罗洪林已经死了,但也还没有来得及改变,还是原来的布局。虽不是像那空无一物的房间,可以尽情的享用各种花式交欢,但屋中的床铺本来就十分宽大,所以,罗惊天直接将林雨情抱到了床上,脱去累赘的衣服后,便是舍生忘死的搏杀了起来。

其实,罗惊天和吴依依在灵堂交欢淫乐之声响,以林雨情的功力自然听到了,弄得她身上像着了火一般,难耐异常,而罗惊天**晕吴依依后,便来直接找她,她自然是高兴至极。平心而论,在罗惊天胯下诸女当中,无论身材相貌,还是床上功夫,都是以林雨情为首的,只不过,吴依依因为是罗惊天亲生母亲,每次罗惊天**弄时都有母子相奸的异常快感,不然,他恐怕最爱享乐的就是林雨情。而林雨情也是知道自己的优势,她见罗惊天的巨大阳物正勃然上挺,连忙檀口微张,含了起来。时而用舌尖舔弄那清晰的沟槽,时而用贝齿轻坷顶端的马眼,弄得罗惊天好不舒服,若非他早见惯了诸般风流阵仗,只怕已然丢盔弃甲一败涂地了。

但他本来就是欲火未灭,被林雨情如此一刺激,更加的忍耐不住,也不再感受那异样的刺激,直接将林雨情扑倒在床上,挥动着那粗壮无匹的大**,大开大合的冲杀了起来。一时间,春风撩人,日月无光。这一战直杀得天以微亮,床上两人才云散雨收。林雨情被罗惊天**得四肢无力,整个人像是散了架一样,但其中却是快美异常。而罗惊天虽是连战了二女,但二女功力深湛,他采捕了不少元阴之气,是以非但没有一丝疲倦,反倒是神采奕奕了。他看天快亮了,也不理已经瘫软在床上的林雨情,自行梳洗规整后,就回到灵堂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