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6章 仙子现身·惊天

第16章 仙子现身·惊天

本想罗惊天会害怕,但他却是毫无惧色,想来他到底是年轻不知深浅,华山派的人反而放松了心情了。

罗惊天心中自然激动,其实,比起称霸武林来,他倒是更加在意收尽天下美女,而日子也就在他期盼的心情中飞速的过去了,终于,他要出发了。

这可是罗惊天第一次正式和人打擂台,自然不会随便,特别是,他要让观战的武林各派记住他,记住这个注定不甘寂寞的少年。林雨情母女自然知道这一战对罗惊天的重要性,所以,她们也是竭尽所能的帮助罗惊天整理。好不容易,罗惊天整理好了,他推开大门,走在最前面,三女跟随其后。而此时的门外则已经聚集不少人,有被华山派请来观战的但又怕得罪天运门,故而也派人来找罗惊天的武林各派的门人弟子,也有不少是当地的百姓,他们得知罗惊天为了除掉恶霸武成勇而得罪了华山派,所以来为罗惊天助威了。

一众人等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华山派正门外的打演武场,却给华山派弄得挺尴尬的。本来,他们想着罗惊天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什么陪同压阵的朋友,而华山派自己则可以提前向各大门派广发邀请帖,却不说是来做什么,这样一来,即便是来到现场各派的来人发现了此行的真正含义,却也不便再到罗惊天一方了。

只是,他们没想到各派虽然来了,却同时还派人去了罗惊天处,看来定然是罗惊天在华山脚下的所作所为已经传扬开来,如果不能找回面子,只怕日后华山派在江湖上就要被天运门压着走了。

罗惊天来到了现场,他向四周行了个全礼,也不管是在华山派的地方,竟然自顾自的在演武场中央向众人讲起事情原由来。「诸位,承蒙关照能够驾临此地,为小子作证。小子本意游玩,却不料华山派的武成勇调戏我的妾侍,小子只好出手,但因见武成勇有取命之意,且又闻听其乃是当地恶霸,顾一时暴怒失手杀了,本要来华山派说清此事,却不想华山派护短,竟然多次派人来报复,若非小子命大,只怕早已命丧黄泉,如今华山派再次要和小子一决生死,小子虽不想惹华山派但也是避无可避了。所以,也就恳请诸位做个证,一面日后华山派混淆视听!」一番话说完,居然连华山派都默不做声了。其实,不是华山派不想说话,而是刚才罗惊天表现出的武功实在是有些恐怖之感了。他虽是站在宽大的场地中央,但场地周围众人居然听清了他所说的每一个字,而且,丝毫不觉得声音大,若是闭上眼睛听,感觉就像是在和每一个人面对面的说话一般。是以,华山派虽然是想反驳,但却被彻底惊呆了,根本没人敢出头的。但在其他各派的人看来,到好像是罗惊天说的句句实情,而华山派因为骗众人前来助威而无言以对了。

此时的演武场上,罗惊天身穿着黑底绣金蟒的蜀锦战袍,配合着高大的挺拔的身姿站在场地中央,颇有玉树临风之感,微风吹过将其腰间的玉佩轻轻拂动,使其更像天人下凡一般。场地周围有不少各派的女子,见得罗惊天如此风姿,竟有些心头鹿撞之感了。而罗惊天的心中更是高兴,他的目的就是要彻底令华山派颜面扫地,只有这样,他才有机可乘了。

但,就在罗惊天将华山派压制的抬不起头时,一个天籁之音传了过来。「这位公子,武成勇调戏你的妾侍确实失礼,平日里他为祸相邻也是有罪,但就算是他罪有应得合该身死,那他的随从为何公子却也赶尽杀绝呢?」随着声音,一个身穿一袭青色素纱却是一幅黑幔遮面的女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除了几个功力高的前辈,众人竟然不知她是如何来到场上的。罗惊天微笑着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子,他知道一定是张可儿无疑了。于是就开口道:「想来是张前辈了,不才失礼了,不过,连前辈找在下比武报仇都要以纱遮面,那华山派的其他弟子找在下时的不光彩行径也就是正常了!」说完还向其行了一礼。这句话说的可谓是看似客气,实则是阴损之极。他竟然借张可儿挂着面纱来讽刺华山派偷袭,当真是够狠!

不过,张可儿却像没有生气一般,「小女子生得难看才不敢见人,倒不是只有华山派才有如此装束的。」说着,却还是将自己的面纱摘了下来。这一摘,看热闹的人顿时炸了窝,她自称长得难看,但在罗惊天看来,比之林雨情吴依依等也丝毫不逊色,她的身材虽说被衣衫遮住,但还是能够看出,其虽不是林雨情等的肥臀**,但也是颇为玲珑了,配合着其乖巧的长相,更显得惹人怜爱。好在罗惊天是见惯了美女,不然也要想其他人那样丑态百出了。

而此时的罗惊天竟然问出了一句令大家大吃一惊的话来。「张姑娘,在下出手确实是重了,不过,在下也是一时的情急,而且后来贵派又屡次找在下的麻烦,甚至是到在下别院中偷袭。不知张姑娘今日约在下比武时,贵派的武掌门是否和姑娘说起过?」他竟然开口叫张可儿姑娘,要知道,张可儿虽说看上去风华绝代二十来岁的样子,但却是五旬开外了。且张可儿身为武林名宿,身份当然尊贵,他竟然毫不顾及。可最着急的却是武天鹏,原来,武天鹏只说罗惊天上华山派挑衅,杀了不少弟子,这才请动张可儿,却不料罗惊天竟然问及此事。武天鹏知道,自己这个师叔天性纯良,若是知道本门弟子中有这等逆徒只怕早就清理门户了。

加上自己再骗了她,只怕此时她要找自己麻烦了。

果然,张可儿听罗惊天的话后愣了一下,并没有在意罗惊天称她姑娘,却突然转身问武天鹏道:「天鹏,好像你当时没有这么说呀?」但问题的神情竟然像个小姑娘般的天真。罗惊天看着武天鹏窘迫的样子,却是面带笑容,只是,人谁都能看出这是坏笑奸笑了。「这……这个……是呀,」素来能言善辩的武天鹏竟然结结巴巴起来,「师叔,是,弟子这个……这个,当时疏忽了,忘记禀告师叔了。还请师叔恕罪。」神情当真是尴尬无比。他心中对罗惊天真是咬牙切齿的恨,只是他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张可儿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怪罪你,不过以后不要这样了。」转头又对罗惊天说道:「罗公子,此事是我华山派的过错,望你原谅。改日,小女子再去登门道歉。」说完,向罗惊天福了一福,转过身,竟然一跃而起,几个起落就不见了。武天鹏此时是有苦自己知,本想找回颜面,却不料更加的丢人,无奈之下,只得向众人道歉一番,又专门昧着良心向罗惊天道歉半天,领着华山派众人灰溜溜的回山了。本来要在事后请众人山中一聚,但现在也不用了,谁也不会在现在给华山派陪绑了。

倒是罗惊天,被各派人士围在了中间,嘘寒问暖的客套了半天才逃了出来。

经此一事,罗惊天的名声更加强盛,在少一辈人中可谓是无出其右了。待罗惊天一行逃命般回到了临时的住所时,竟有不少人跟着来拜访了。罗惊天只能是强颜欢笑,毕竟能够多结交些江湖人士也是对他有帮助的。直到半夜,最后的客人才在罗惊天别院吃完夜宵,告辞出来,而这时罗惊天也才松了口气,他突然回头色眼发光的看了看站在他身后,也忙活了半天的三女,他要开始行乐了!

本来要乘机收下张可儿,但没想到张可儿竟然如此不谙世情,他的言语轻薄了半天也不能激怒她,真是有些失策。不过,总算张可儿说要改日去找他,他还是有机会的。但心中还是有些郁闷,但能够,借机会扬名天下,在天下英雄面前折辱华山派一番,也是不错的收获了,毕竟能够让各派人物到他的别院来上赶着拜访,就连他爹罗洪林也很难。至于因为张可儿在心中产生的**,自然有人来解决了。

看到他的神情,三女识趣的开始宽衣解带,几下就变成了三个赤条条的玉人,站在罗惊天面前了,三人脸上都是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看得罗惊天的分身毫不掩藏的直指天际了。罗惊天似乎思考了一下,他先要弄吴爱爱了。吴爱爱则受宠若惊,心中激动之下,使得本就流水潺潺的穴之内,更加的泥泞润滑了。罗惊天知道她准备好了,便不再耽搁,直接将她托起,然后把她的穴对准了自己的大**,轻轻的放下,让她骑在了自己的腰间。又是这狐猴抱住的姿势,曾经多次将吴爱爱杀的欲仙欲死,而此时罗惊天竟然又使出了这招。「啊……」虽是久经战阵,且又是熟悉异常的姿势,但吴爱爱还是被罗惊天刺了个冷战,惨叫一声后,惊心动魄的杀伐开始了。

似乎是要把心中怒气发泄出来一般,罗惊天每次上迎时都是合身向上冲,每次都将吴爱爱刺得嚎啕不止。两个人的下身频频紧密接触,伴随着碰撞,发出了「啪!啪!啪!啪!」的响声,清脆动听。而吴爱爱的下体,由于有着巨大的刺激而分泌出了更加大量的淫液,滋润着两个人的结合部,由于两人的动作幅度大频率高,产生了极高的温度,以至于竟然将两人密处的淫液揉弄出了白色的泡沫了。「啊,啊,啊,啊,啊,死了,呀……」尽管吴爱爱兴奋异常,但她毕竟不是罗惊天的对手,在一阵回光返照般的疯狂跳动后,她再次的泄了身,这已经是她第四次了。看到她脸色已经发白了,罗惊天知道她已经到了极限,毕竟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清楚的,加上采捕的功法,吴爱爱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超长发挥了。于是,他也就放过了吴爱爱,将她放到了一边的地上休息,自己却转身朝林雨情吴依依母女两个走去。

两人早就是欲火中烧了,见罗惊天过来,不由得更加兴奋。但罗惊天并没有直接选中两人中的哪一个,而是命令她们并排趴在了地上,将两个雪白肥硕而富有弹性的大屁股摆在了罗惊天面前。她们明白了罗惊天的意图了,他要玩双飞燕了。果然,罗惊天挺动大**刺入了林雨情体内,几下就将林雨情刺得要死要活的,突然却拔出了大**,转而刺入了吴依依。当吴依依也被**得不知北在何处时,他又如法炮制,放开了吴依依,再次**弄起了林雨情,如此轮换。这样一来,二女等若是同时和他交欢,自然也就更加禁得住罗惊天**弄,整整一夜,待得罗惊天**晕了两女,而自己也由于兴奋,在将浓热的阳精分别射入二女体内一些后,也沉沉的睡了过去,曾经春色无边的屋中一片死寂。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