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3章 纵论武林·香艳

第13章 纵论武林·香艳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当二人来到正堂时,发现吴依依等众女已经在等了。见到众女的神情,林雨情竟然莫名的一阵害羞,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自己何时竟会对这等事情不好意思了?想来是阴关被破心神失守的缘故了。好在罗惊天并没继续调笑,坐好后,小桃小莲等几个婢女自动退了出去,大堂上只留下吴依依姐妹及罗惊天和林雨情包括周玉儿也自觉的退下了。见到没有别人了,罗惊天也就不再避讳,就和她们商量起今后的打算来。

罗惊天志在天下武林,但他认为现在依仗天运门阴葵教的实力,虽是可说是武林第一了,但若果明着争霸于武林,则会激起公愤,处境将极为艰难。他的想法是,阴葵教继续渗透各个门派,但要更加隐秘些。而天运门则主动对付各个邪派,而且要大张旗鼓,争取牵动整个武林。而下一步要对付的目标是,阴葵教彻底控制华山,而天运门则主要对付决阳门。这主要是基于几点考虑,那个号称是罗惊天表哥的人,正是华山派现任掌门武天鹏之子,人称锐锋剑客的武元安。其身手心机在华山少一辈中可谓是鹤立鸡群,他是被吴爱爱所勾引而效忠阴葵教的,本来罗惊天要杀了这个敢打他女人主要的小子,但考虑到还有些用处,就没有取他性命,给他下了忠心丹,控制住了他。按照现在的情况,只要武天鹏出了意外,则华山掌门非他莫属了,所以先拿下华山派,增加实力。至于决阳门,一来是其名声之坏丝毫不亚于阴葵教,且现在门主石梦仙也是有心争雄江湖,所以,与其让她壮大起来再收拾,还不如直接先灭了她。这样既可以消灭敌人增强自己的实力,还可以博取名望,如此合算的买卖自然不能错过了。

罗惊天讲完这一番话,吴依依等一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但林雨情却说话了。「主人的全盘计划不错,但婢子却还有个浅见。」但却不再继续说,只是用那含情的双眼,看着罗惊天。她是怕罗惊天怪罪她多嘴,所以要等罗惊天示下,罗惊天自然明白,却是轻轻的拍了她那肥大而富有弹性的大屁股一巴掌,说道:「记着,没外人时不要这么吞吞吐吐的,不然小心家法罚你!」又顺势在大屁股上拧了一下。虽然被拧的颇有些疼痛,但林雨情心中却是美滋滋的。温柔的有些撒娇似的,又在罗惊天身上靠了靠,才继续说道:「婢子记住了,不过若是真要用rou棒子来罚,那就不用怜惜了,罚死婢子也好了。」话题一转接着说,「其实,现在的华山派虽是武天鹏执掌,但真正的华山派的第一高手却不是武天鹏,而是张可儿。」罗惊天不禁皱眉道:「张可儿?我怎么没听说过?」这时吴依依插口道:「张可儿乃是华山名宿,论辈分乃是武天鹏的师叔,据说,如果不是因为是女儿身,只怕当年的华山派掌门就不是武天鹏的师傅而是她了。这十几年来她已经隐居不再过问江湖之事,就是华山派的事也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惊动她。

所以,主人没听说过也正常。」听完后,罗惊天略一沉思,问道:「她是不是就是四仙中的西岳仙子?」吴依依等对望一眼,说道:「正是,她模样倒是称得上仙子了,三年前婢子见过她,当时可谓是仙女落凡尘。可是主人有意收了她?」罗惊天不由得露出了淫笑,说道:「当然,既然你都说她是仙女落凡尘,那自然是标致的紧了!那岂可错过?」说完索性将林雨情一把抱了过来,放到自己怀里,几下就将她的衣服剥了个精光了。罗惊天一面把玩着怀中的林雨情,一面问到,「但张可儿到底只是长老,难不成还敢违抗掌门不成?」「啊……」被他弄得心慌意乱的林雨情不由得发出了轻轻的淫声,却不敢不回答,「倒不是她敢违抗掌门之命,只是武元安的号召力比起她来差得多了,若是仅凭武元安来控制了华山派,被她看出了破绽,只怕局面很容易失控,到时候再想挽回就不好办了。所以,如果要控制华山派,婢子认为先要解决张可儿,然后在让武元安当上掌门,这样就好办了。只要解决了张可儿,谁当这个掌门都差不多了。」她被罗惊天弄得已经是欲火焚心了,勉强说完后,再也坚持不住了。「啊……主人……婢子要……」而一旁的吴依依吴爱爱也是看得心惊肉跳,恨不能立刻和林雨情条换位置,好好的让罗惊天爱抚一番。不料,罗惊天突然停手,轻拍了林雨情那诱人的大屁股一巴掌,发出了「啪」的一声轻响,也同时将三女的心神带回来。他面带得色的斥到:「发什么骚?说完正事好好****你们!」接着,林雨情调整一下心神说:「另外,如果主人大张旗鼓的要剿灭决阳门,第一要先有借口。虽说欲加之罪,但找到个好借口,在那些所谓的武林正派面前就好说了。」说完不禁又看了看罗惊天,但见他神色无碍继续说道:「另外,决阳门在暗,天运门在明,所以,如果过早地打出剿灭决阳门的旗号,只怕她们会有鱼死网破的想法,如果真的是那样就得不偿失了!」听完后,罗惊天不由自主的亲了她一下说:「好好好,有道理,其实这些我也想到过,不过一时却没有什么好方法。你可是想到主意了?」「是,虽不是什么高明的主意,但也应该有些用。」她被罗惊天亲得心花怒放,知道罗惊天并没有因为将她**服而轻视她,说道:「就是嫁祸江东,然后再借刀杀人。

简单说,命阴葵教中的弟子采捕几个名门正派的弟子,然后在放出风去,说是决阳门所为,亮别的门派也分不出两种采阳功法的分别,到时候主人在号召围剿阴葵教,不就是水到渠成了?」罗惊天思考了一下,觉得颇为可行又亲了亲怀中可人,问道:「好主意,你能想出这样的计策来为什么还会被我弄了呀?」见他一脸淫笑,林雨情恬不知耻的说:「谁让主人如此神勇?婢子阅人无数,却只有主人把婢子悬悬**死,还不求主人收留吗?」声音宛似天籁缠绵,而脸上也是一样的神色。见她如此伶俐,罗惊天心中大悦,说道:「好,既然收留了你,那你就应该服侍本少爷了!」说罢眼睛里不由得泛出闪闪淫光,如此眼神林雨情如何不明?也不多言,翻身下地,跪在了罗惊天身前,张开樱桃小口开始了对罗惊天的服务,她的口技如此娴熟,比之吴家姐妹还要精纯,弄得罗惊天不禁哇哇怪叫起来。

她舔弄了一会儿,罗惊天只觉得丹田中欲火难平,他猛地站起身,将林雨情放在了椅子上,抄起那双诱人的**,将自己的大**直接对准了诱人的一点红,突地一刺,正中目标,一场大战开始了。

罗惊天将林雨情双腿叠向身体,然后整个抱起,赫然摆出了那个曾经令林雨情及吴依依吴爱爱等欲仙欲死的姿势,弄得她心跳加速,简直要破题而出了。罗惊天那条巨大的大**竟然整根被她屯入了玉洞中,包得罗惊天舒服异常。昨晚,他虽是享受了一番,但当时主要是为了让林雨情臣服,所以并没有专心的享受个中乐趣,如今他要享受了。他将林雨情轻轻向上抛起,待其落下时奋力将坚硬似铁的大**向上一迎击,「啊……」林雨情发出了动人的惨叫,她拼命的扭动身子,似是在逢迎,似是在躲避。但罗惊天却不管这些,此时他只有一个想法,好好享用一下这个美艳的女人。

罗惊天稳如泰山的站在地上,而林雨情却似挂在了他身上一般,双腿缠在了他身后,双手则搂住了他的脖子,只有下体玉洞机紧密的和他那粗壮无比的男根连接在了一起,整个人都随着他任意取乐。而罗惊天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只是天赋过人精力旺盛的愣小子,经过和众女的风流他已经是经验丰富了。他不再是一味的猛冲猛打,而是只在林雨情落下来时,奋力将大**上刺,林雨情下落的力量加上他的向上猛刺,使他的大**顶端的大gui头每次都凶狠的刺到了林雨情的阴核,在巨大的刺激之下,林雨情不由得会向上起身,而此时罗惊天再顺势略一助力,将她轻轻托起。如此周而复始,没过多久,林雨情就飞舞不起来了,她每次向上弹射的高度越来越低了。知道她已经是强弩之末,罗惊天突然抱着她,向墙边走去,边走边继续**弄着。到了墙边,却见罗惊天将她后背顶在墙上,但也不放下她,正当林雨情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时,突然罗惊天发了疯般像打桩一样,极速的挺动自己的大**,顿时将林雨情**得胡言乱语起来。

「啊……啊……啊……主人呀……好。棒呀……」「呀……呀……不行了呀……」「死了,死了,好狠的心呀。」她叫得声嘶力竭,罗惊天却毫不留情,似乎是玩腻了这个姿势,他再次将林雨情抱起依然边走边**的,到了桌子旁边,将她放到了桌子上。也不抽出巨大阳物,只是让她半躺在桌子上,枕靠着桌子后的条案,双手抓住她的双脚踝,向两边一分,接着「嘿……」的一声低吼,再次将大**整根没入,而林雨情也激烈的回应着。「啊……主人……不行了。啊……呀……」「好呀,死了……啊顶死了呀……」随着罗惊天**动频率的加快,林雨情的反应也更加强烈。每次罗惊天刺入都会尽根没入,直到大gui头顶到了阴核或是抵上了子宫壁才停下,而抽出时必会猛力抽出,只留大gui头卡在yin户内,而且越插越快越插越猛。「我死了,死了真的死了……好狠的心呀……」嘴里**着,身体则配合地随着罗惊天每次的**入而扭动着,令人看不懂是逢迎他的驾临还是躲避他的攻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