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7章 初次逞威·收妹

第07章 初次逞威·收妹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三人中还是罗惊天第一个醒来,看到这幅情景,他心中的高兴劲可谓是无法言表,毕竟两个任何人得到一个都会美得要死的尤物,竟然都被他骑在胯下,**得服服帖帖,更何况这两个尤物还是和他有着至亲血缘的母亲和姐姐。但他并不满足,他已经定下主意,妹妹罗云丹他必须要采下,毕竟罗云丹年纪虽小但受母亲遗传,身材也已经长成,去年更是被评为新的武林十花之四,齐美丽可见一斑。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得又一动,武林中美女不少,但真正顶尖的是被人称为四仙十花四妖姬的十八个美女,及三传说三个只闻其名,但就是没有人见过的神秘美女。其中,十花是指近三年中,出现的武林中的美貌女子,最近一次是一年前,推出的,她们是:第一名西域剑豪格里木之女天山雪莲娜姆古丽,第二名青城派玫瑰剑鲁小樱,第三名天运门大小姐玉玲珑罗曼丹,第四名天运门二小姐罗云丹,第五位决阳门少掌门血观音李小玉,第六位阴葵教右护法周玉儿,第七位昆仑派武若熙,第八位决阳门总令使王艳娘,第九位东方世家少掌门东方狄之女东方红云,第十阴葵教总管胡珍珍。而四仙指的是名门正派中四位相貌出众,且武功绝高的前辈,她们年纪最小的也在四旬上下,但因功力精深且壮颜有术,相貌非但没有衰老之态反增成熟韵味。她们是西岳仙子张可儿,云阳仙子李争艳,安阳仙子安美妍,凌波仙子金翠玲。其中,金翠玲的年纪最轻也有三十六七了,而李争艳则最长已经快六旬了,但据见过的人说,只要见她一眼,顿觉人间绝色皆无光已。只是,她们多以闭关清修,不问世事,常人难以见到。至于四魔姬则与之相反,是四个邪派美女,不仅功力深湛,且邪派的媚功更是善于保颜美体。她们是阴葵教上任教主九尾淫狐林雨情,阴葵教主吴依依,阴葵教原左护法后来的极乐教主李彩凤弟子薛红杏,决阳门掌门石梦仙。只是她们的行踪更加诡异,见过的人更少了。另外还有三传说,她们的美貌是武林中人口口相传的,但最少的也流传了几十年了,但他们的美貌似乎并没有减退,倒是有越传越动人的态势。她们是西域采阳魔女妙丽丝,据说连上一任少林寺戒律院首座普劫大师在复西域少林之请讲经时,于路上被她所害,当人们发现普劫大师尸首时赤身露体,旁边地上留下了她的留书,说是自己采尽普劫功力,使其脱阳而死。少林派大怒之下,派人寻仇,但仇没报成,反又搭进去许多人命,只好隐忍了下来。而这些年来,还不时传来西域又有高手被其暗算,可见其媚功之强,美貌之盛。另一个是原阴葵教左护法李彩凤,她本是和帮助林雨情创立阴葵教的元老,但后来和林雨情闹翻,另立极乐教自任教主,其弟子薛红杏的美貌自是名动武林,但据薛红杏讲其师父的美貌远胜于她,是以对其相貌的猜测,越来越玄了。还有一人则更是神秘,一百年前,曾有一对男女为祸江湖,男的是怜空子,武艺高强嗜杀成性,且极为好色,毁过无数女子清白,与他随行的女子叫东天王母,武功也是极高,且淫荡无耻,善采阳补阴之术,许多武林人士和她一夜春风后,轻者功力尽失甚者脱阳丧命。他们激起了武林公愤,最后被各派高手围堵于钟山,怜空子被群雄击毙,而东天王母却逃脱了,本想她一人重伤后难以为害,但她不独没有改过自新还逐个找当时围堵过她的人报酬,近几年也还时常会有她害人的消息。但她的美貌,可谓是惊天动地了。这二十一名美女中,常人得一个就足以炫耀无度了,现在罗惊天却接连得到了两个,还有马上要采的罗云丹三个,但他却并没有满足,他心里有个更为惊人的计划,他要得到这全部美女,而且只要是他看上的,即便不是这二十一人中的,他也要,他要的是全天下的被男人瞩目的女人,都成为他的胯下之臣。当然,他还要称霸武林,武林中他要为所欲为。

这一切要一步步来,现在就是要采罗云丹这朵含羞玫瑰了。

等到吴依依和罗曼丹都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了。经过这一番调教,吴依依比以前更加放荡不堪,而罗曼丹,也彻底适应了这种生活状态,再也不觉得什么荒淫无耻了。两人先将身体整理了一下,然后就分头去做罗惊天所吩咐的事情了。

果然如罗惊天所料,晚间罗云丹回来后就去找罗曼丹,缠着姐姐明日陪自己去金山寺,而罗曼丹也按事先想好的说词,又让她去找罗惊天了。

被姐姐拒绝而闷闷不乐的罗云丹,撅着嘴来到罗惊天住的跨院,见屋里还亮着灯,罗惊天还没有睡,赶忙冲了进去,这倒是符合她的个性,从来直奔主题,犯了错也要等事情办完后再说了。

罗惊天果然没睡,他自是在等妹妹的到来了。见罗云丹闯进来,他装作诧异之态:「小妹,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去休息,到我这里来干什么?」也不等他再问什么,罗云丹一阵急风暴雨的将自己要姐姐陪着去游金山寺,但姐姐不肯说了一通,最后又开始缠着罗惊天道:「哥哥,好哥哥,陪我去吧,没有你们陪着,娘肯定不会同意我独自去的。这次你帮了我,下次,你有事小妹一定也帮你好吗?」说完看着罗惊天,盼望之态溢于言表。「好吧!只此一次,不过,以后我要你帮忙时,你可不能耍赖,忘记今天的话!」罗惊天勉强同意,心里却想:好呀,我要骑在你身上撒欢取乐,你一定答应呦!见他同意,罗云丹赶忙答应,然后就跑回自己房里了。

次日一早,罗云丹刚收拾妥当,正要去找母亲禀明此事,打开门发现,罗惊天竟然就站在门口。见她吃惊的样子,罗惊天微微一笑说:「走吧,我已经和娘亲说了,她已经同意我陪你去了。」罗云丹喜出望外,「你是说娘同意了?你是怎么说服娘的?」「山人妙计,不可说也!」罗惊天不说,罗云丹也就不问了,毕竟她只要能去玩就可以了。罗惊天心道:娘是我的胯下之臣了,还用说服?只是以后你们就是自己姐妹了,更要和睦才是!于是,两人就出了家门,骑着下人给准备好的马,上路了。

金山寺乃名胜之地,但最有名者当属白娘子水漫金山了,是以不少热恋中的男女都愿来此观赏美景。罗惊天兄妹到了金山寺,立刻找来注视的目光,男人高大俊美,稳压之中却不失威猛之态,女子身材高挑,随劲装着身却难掩曲线之美。

随着罗云丹的喜好,罗惊天只是跟在后面,也不言语,只是微笑着看着自己即将到手的猎物。而罗云丹此时只顾玩乐,却不曾注意,自己身边有着这样一双色眼盯着自己。两人一早出门,到金山寺时已是接近晌午,出门时贪路不曾用早饭,此时已经有些饿了。于是,罗惊天提议,到寺外面去用午膳,然后再到附近转转,罗云丹没有异议,于是两人来到了一家叫滴露阁的较大的饭店用饭。

这滴露阁乃是当地最有名的几家饭店之一,楼高三层,装饰的金碧辉煌,而且颇为与众不同的是其风格与一般江南的酒楼饭店的清雅恬静不同,倒有几分北方楼阁的雄伟之势。门口站着几个伙计,见罗惊天和罗云丹二人相貌出众气势压人,知道是贵客,赶忙前来迎接,二人将马交给一个伙计,他们则跟随另一个伙计进了酒楼。

进楼后,伙计满脸堆笑的问道:「二位客官,是要雅间还是在大厅用膳?」罗惊天看看周围,见人不多,就说到,「在大厅吧,热闹些!」说完看看罗云丹,罗云丹对这些倒不是感兴趣也就没有说什么。于是,酒保领二人在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子,既可远眺金山寺,又可近看街市上熙攘的人群。点了酒菜,酒保下去了,二人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一会儿,酒菜上齐,二人便吃喝了起来。

突然,楼下一阵混乱,跟着楼梯一阵乱响,从楼下冲上十几个人来,这些人个个凶恶,手持刀枪,吓得店里的顾客一阵风似的全跑了。不一会儿,只剩下罗惊天兄妹依然自顾自的吃喝着说笑着,从这伙人中走出个后生,带着这些人直奔他们这里走来。当他走进了,罗惊天却依然之和罗云丹说笑,竟似没有见到这倒胃口的人一般。那后生本来就身材不高,且生得贼眉鼠眼,被他这态势气得更加面貌可憎了。见主人被小视,众随从也觉得脸上无光,一个大汉抢上一步指着罗惊天问道:「小子,我家公子来了,你敢不行礼迎接?不想活了?」说罢,重重的一掌拍在酒桌上,但说来奇怪,桌子竟然连晃都没晃,而他平时可是经常一下就将桌子拍散的。但奇怪归奇怪,罗惊天还是开口了:「哦,你们都是什么东西呀?哪里来的?」说得轻描淡写,根本没将他们放在心上。那大汉更怒,说道:

「告诉你,我们是镇江金山帮的,这位是我家公子,我家公子见这个小妞儿生得挺俊的,有心娶回去做个姨太太,识相的赶快留下小妞儿滚蛋,不然,可别怪我弟兄手黑!」说罢拔出背在后背的单刀,啪的斩在桌子上,威势颇为惊人。这时,那个公子开口了:「赵老三,别老动刀动枪的,惊扰到小姐看我不饶你!」转头,满脸媚笑的对罗云丹说道:「小姐勿惊,在下这些兄弟人虽粗俗些,但只要在下不发话,他们决计不敢碰小姐丝毫。」也不等罗云丹说话,又对罗惊天说道:「兄弟,不才吴向横金山帮帮主金背神鳌吴天鹏乃是家父,你乖乖离开,我保证没人会为难你,至于这小姐嘛,我会照顾好的,但你要是不识相,可别怪我这些兄弟动粗了。」言中尽是威胁之意。罗惊天邪邪一笑,正待发怒,没想到罗云丹已经忍耐不住了,「狂妄小子,不收拾你姑奶奶不姓罗!」一掌劈出,吴向横立刻应声倒飞出去,摔在三四丈开外,将桌椅砸坏不少。那些跟班先是一愣,跟着几个人冲到吴向横身边救护,而剩下的则向着罗云丹冲了过来。却只见一阵的「啊,呀,噢」怪叫声,乒乒通通的桌椅碰撞声过后,罗云丹双手叉腰俏脸生寒的盯着那些大汉,而那些大汉则大部分躺在了地上,唉呦唉呦的呻吟着,剩下三个开始照看吴向横的幸免于难,但知道不是对手,也只有在一旁瑟瑟发抖。见此情形,罗惊天微微一笑,对罗云丹说:「小妹,别为这帮小虫搅了兴致,我们走吧!」罗云丹气已经出得差不多了,听他这么一说,飞起一脚,将那个叫赵老三的大汉踢向了刚被人扶起,正坐在远处凳子上休息的吴向横。吴向横被罗云丹那一掌劈的差点送命,一下子躲闪不及,被撞了个正着,一下子又躺倒在地。见此情形,罗云丹不禁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跟着罗惊天走出了店门。其实罗云丹也是第一次正式和人动手,以前虽然和别人切磋过,但多是和同门中人,一般都不动真格的。这次却是真正打个痛快,心中的高兴劲就别提了。而罗惊天却知道,这事不会就这么完。

金山帮虽是小帮派,但在自己地盘上被人如此羞辱,那也是决计不能忍的。

当然罗惊天此时的身手,别说是金山帮,就是名门大派中能何其单挑的也没几个了。而他之所以没有直接解决此事,那是因为他此行的目的就是罗云丹,他正好可以借助金山帮来更快达到目的。果然,整个下午,他们游玩时,后面总会有人盯梢,他自然察觉,只是罗云丹却还是玩的兴高采烈,没有注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