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5章 出手顺利·纳母

第05章 出手顺利·纳母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不知过了多久,吴依依再次醒来,只见罗惊天早已醒来,双眼正盯着自己看,脸上显出了浅浅的邪邪的笑。而自己则是赤身露体一丝不挂的躺在了他的怀里,将自己完美的对任何男人都有勾魂摄魄效果的身体,尽数展现在他眼前。想到自己被亲生儿子骑在身下尽情奸淫,而且自己还**的一塌糊涂,竟然阴关被破,还是让儿子帮着修补的,一时间百感交集,当此情景不由得满脸通红,将脸藏进儿子的怀里。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会这么怕羞了?

吴依依正在胡思乱想着,「刚才舒服吗?儿子的大**是不是比父亲好呀?

吴教主?」罗惊天带有挑逗意思的一句话将她拉回到现实中来。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搞不懂:儿子如何知道的自己身份?现在既然已经将她击败到底想要如何对她?她茫然的仰头望着罗惊天,却不知道应说些什么。而罗惊天也不等她开口,直接就告诉了她答案。「教主是想知道我是怎么得知阁下身份的?」问完又是邪邪的一笑,「那天我进入密室修行前,父亲将你和姐姐妹妹都大发了出去,就是要告诉我你的身份。于是,他述说起当日的情形。

那天,罗洪林将吴依依母女打发出去后,又仔细搜索,确定没有人偷听后,将罗惊天叫到身边,面露悲惨之色。罗惊天很奇怪,虽说父亲时常会在背着人处唉声叹气,但却没有今天这么露出过悲惨之状。罗洪林说道:「孩子,为父今天要告诉你,你的母亲不是好人!」罗惊天听了,颇不以为然心想:你老婆不是好人,那你也好不了多少!但罗洪林接下来的话令他吃了一惊。「她是阴葵教的教主,吴依依。她是为了控制我罗家,才混入我天运门的。」罗惊天不禁问道:「我娘是阴葵教主?但她怎么能混入天运门?还成了我娘?」「哎!这都怨我,当年我到洛阳打理天运门在当地的产业,那是我第一次独自去外庄办事,心中不免有些激动,所以在查完帐目,安排好门中物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想在洛阳游玩几日。谁想却……」当日,罗洪林到白马寺游玩,刚到寺外,却听见不远处闹哄哄的,一时好奇,便凑过去看个究竟。他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却是大怒不已。原来,有几个恶少正调戏一个姑娘,那姑娘似乎也是个名门望族的小姐,身边有丫鬟和随从,但那几个恶少的跟班中有几个会些拳脚的,几下就将姑娘的随从撂倒,于是便要将姑娘抢去。小丫鬟急得呼救求援,但围观之人惧怕恶少不敢言语。罗洪林看不过,便去援手,那恶少的随从如何是他对手,被他轻易的赶跑了。事后,他游玩的兴致也没了,本要离开,但那姑娘被吓坏了,死活要他送,他只好好人做到底,将姑娘送回了家。原来,那姑娘是洛阳吴家的千金小姐,吴家乃是当地首富绅士,要抢吴小姐的是知府李严福的儿子李豹,李家多次来提亲都被拒绝,这次竟想硬抢,也亏得罗洪林,不然也就得手了。罗洪林要回扬州,吴家却不让,一连留了多日,最后才说出,原来吴小姐竟然中意与他了。对吴小姐的容貌罗洪林早已是动心,而吴家又是当地的望族,于是,他让人带信回扬州家中禀明父母,父母同意后,武林中人本就没那么多烦琐礼节,两人就成婚,一起回到了扬州。而这吴小姐就是罗惊天姐弟的母亲,吴依依。来到罗家后,吴依依开始洗练罗家密传的天罡阴阳正法的阴功,而她悟性奇佳,进境神速。不久后,她陆续生下了罗曼丹,罗惊天和罗云丹三个儿女,而罗洪林在武林中也春风得意,天运门势力范围迅速扩大,以至于连朝廷都不得不重视,对他加封。虽然父母的相继离世让他伤心过,可生老病死是人生规律,也就逐渐淡忘了,但直到有一天,罗洪林刚从嵩山少林寺拜访少林方丈天聪禅师回来,他离家多日,心中欲火已经难以抑制,但他对一般女子根本不会动心,因为家中娇妻无论身材相貌都是天上少有人间绝品的,他对妻子那成熟美艳的身体已经急不可耐了。

回到家,妻子并没有出来迎接他,他心中纳闷,交代完派中之事,就急忙的赶到了后堂,但发现妻子不在后堂,卧室门帘低垂,于是他又进到卧室。他一看到屋中情景,不由得血脉奋张,浑身的精力几乎破体而出。只见妻子身穿薄如蝉翼的亵衣,玲珑身材显露无疑,胸前的**如一对木瓜般悬挂着似乎在等着人来采摘,芊细腰身衬托的白嫩巨硕的肥臀更加慑人心魄。见到他目瞪口呆馋涎欲滴的嘴脸,妻子不由得掩嘴浅笑,胸口物事更是随着颤巍巍的更加动人,他再也忍不住,也不想忍了,几下撕去衣服,恶狼般扑向已经自己脱光的妻子,一下将自己胯下凶器刺入那令他魂牵梦绕的玉洞当中,立刻抽动起来。毫无前戏毫无技巧,只是机械的**着。过了不知多久,他开始加速了,他已经将自己的天罡阴阳正法发挥到极致了,但这时他已经没法看见自己妻子的表情,而他的妻子此时的眼中闪烁出了一丝寒芒!他爆发了,一发两发,将他的欲火全部打入了妻子那诱人的子宫中,他泄得可谓舒爽异常,怪叫连连。但,他突然不叫了,他觉出了异常,他的精关竟然不受控制,泄个不停了。一道寒气从他背脊处直冒上来,他拼命运功,却还是止不住,直到他阳元流尽晕了过去。当他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已经穿戴整齐,但脸上的神情却让人胆寒,但后来妻子所说的话,则让他彻底被吓呆了。

原来妻子是阴葵教主吴依依,而他岳母则是妻子的师傅九尾淫狐林雨情,洛阳吴家是阴葵教的一处秘密分舵,现在罗洪林已被吴依依所算计,虽说武功未失但已经在心脉中留下一处破绽,若是罗洪林将天运门罗家的家业交由她打理,则平安无事,不然,吴依依不仅会杀了他,还会让子女加入阴葵教,让罗家蒙羞。

罗洪林无奈,自己死不足惜,但担心儿女及罗家名声,只好忍气吞声答应。后来吴依依从罗家武功图录中发现了全功图决,就来问罗洪林,但罗洪林并没有参悟透也不知道,于是就借机让罗惊天参悟,若是参透,则有机会拯救天运罗家,即使不能,也会让吴依依有所忌惮。

听到这里,吴依依才明白:自己还是被算计了,而且是被自己亲生儿子算计,还把她弄上床,逼得她成了自己儿子的胯下之臣。看到她出神的样子,罗惊天心中一阵得意,一边抚摸着她的肥白而富有弹性的大屁股,一边调笑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奴婢了,你可是愿意?」没想到他有此一问,吴依依呆了一阵,随后任命似的说:「人都被你欺负成这样了,你还调笑人家?只是,母子夫妻,这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见到她娇羞的样子,罗惊天更是兴奋异常:「记着,以后你只是我一个人的女人了,不许别人再碰你,我的话就是对你的命令!不然,看我不赏你一顿rou棒子吃。日后在人前我会注意,但在人后嘛……」「我会做一个乖女人的!」吴依依赶忙不顾廉耻的答应。见到她答应得痛快,罗惊天也颇为高兴,这个是自己亲生母亲的美艳无比的女人,从此后是自己的了,但自己还是想试一下,问道:「阴葵教有多少人混入我天运门和罗家?」「除了婢子和小桃等四人,还有婢子的妹妹,她和婢子是孪生姐妹,有时会来替婢子。」跟着她也不等罗惊天开口,主动将阴葵教情形和盘交待给了罗惊天。此时罗惊天才知道,自己这次行动的时机是选对了。原来,阴葵教这几年不但已经控制了天运门罗家,还将势力逐步渗透到了点苍,昆仑等门派,及东方慕容南宫北海四大世家,连江湖帮也被她们控制了。别的门派罗惊天倒也不太在意,只是江湖帮有朝廷背景,倒是不太好办。不过,现在他掌握了阴葵教主,就另当别论了。

忽然,罗惊天想起一事,「林雨情今年有多到年纪?我每次见她都觉得有异样,她随极力掩饰,但我看的出,她绝无表面上看起来的老态龙钟,只是以前一直不明白个中奥秘,现在总算想通了。」「是这样,其实师父哦不,林雨情她已经七十多岁了,但她的容貌,却像是三十上下年纪,媚功多有青春常驻甚至返老还童之法,她的功力精深,所以这两年相貌比前几年似乎又美艳了几分!」「那就是说,她的武功高过你了?那你还敢和小桃说背叛她?」吴依依面上一红,不好意思道:「本来,婢子想从主人这里套取来天运门的内功秘诀,应当就可以和她相抗了。」「哼,你可知道天运门心法的秘诀是什么吗?」「这……婢子不知,若是可以,还望主人明示。」说的委婉,但期盼之情溢于言表。「当然方便,其实就算知道了也没法练。因为,这全功诀本来就是使男弟子内功补足破绽的。」吴依依一头雾水,但还是认真的听着。「你可知道,为什么习练天罡阴阳正法的男女两人,若功力相当则男子的采阴补阳必为女子的采阳补阴克制?」见吴依依摇了摇头,一脸茫然,罗惊天则是一脸得色,「那是因为,男子出生时,本身的先天元阳会自然的被母亲所吸纳留下一部份,而女子出生时则不会留下元阴,所以男子天生就是元阳不全。要是想弥补这一漏洞,就必须从亲生母亲体内采回自己留下的元阳,这样就可以全功了。你明白了吗?你就是得到这功诀又有什么用呢?」吴依依反应过来,心中一阵翻滚,一时间羞愧,懊悔纷至沓来。要是早知道全功诀就是这样的道理,自己就不会挖空心思想要得到了,也就不会反被自己儿子当作玩物了,但一想到和儿子交欢时的欲仙欲死,自己又是一阵激动。

她这些表现全被罗惊天看在眼里,心中那征服的成就感可谓无与伦比。毕竟,能够征服美女已是人生一大快事,能够征服是自己亲生母亲的美女,试问天下有几人!他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猎物,一边得意的说:「其实,若是一般人,想要得到自己的先天元阳是几乎不可能的,因为先天元阳藏在了女人阴关内最深处,而一般人是不可能轻易弄开自己娘亲的阴关的。」「是的,主人,婢子也正想请主人开导,为什么婢子的阴关这么轻易就被主人破开了?主人伟岸过人是一方面,但以前……婢子想……」她想起自己以前人尽可夫,不小心又提了起来,不知道罗惊天会不会发怒?偷眼看去,但见罗惊天似乎并未在意,而是接着说到:「一般要直接破开阴关,至少要连续干上六七天,这样女人很容易被活活干死,而少爷我独辟蹊径,以点穴法辅助,所以只要半天就差不多了。本来,女子元阴被采空,就算不死,也要功力尽费,而且会总是欲求不满,但又难经风浪,所以少爷在全功后,帮你修补了阴关,而且还将自己的元阳注入其中,你试试看,自己的功力进境如何?」听到这儿,吴依依赶忙运气调息,一试之下不由得欣喜异常,自己的功力竟然猛增不少,一转念,既想到了是罗惊天注入自己阴关的元阳所赐,心中不禁十分感动,毕竟,她曾有心害罗惊天的。而这些感动也全体现在了她的眼神里,罗惊天知道该挑明了。于是,罗惊天说道:「当日,我听到父亲说出你的身份时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就是,既然你们要称霸武林,需先控制天运罗家,那我何不索性就直接用自家的力量来做出一番事业呢?」听到他这个说法,吴依依心中一动,随即产生了竭尽全力助他成事的念头。其实,虽说此时她**上随被罗惊天彻底征服,但心里却未必服气,而罗惊天自然知道这一点,也就在向她注入真阳时加入了自己因奇遇学来的一门控制人的心法,此法通常只能起到搅乱人心智的作用,但若是在交合之时随元阳注入女人阴关,则会在女人心底烙下深深的暗痕而爱上注入元阳的男人,同时却不自觉察,他对小桃也用了此法。罗惊天不理吴依依,继续说着。「现在我首要做的就是控制天运门,这应当不难,而第二步就是阴葵教,既然你已经有心背叛林雨情,那只要按我说的做,很快就会将她拿下。不过,你的妹妹嘛……」见罗惊天迟疑不说,吴依依转念之下立刻明白,「主人放心,婢子有把握说服她来一同侍候主人。」「好!」见她善解人意,罗惊天不禁一喜。他要好好奖赏吴依依一下,毕竟自己还需要她的力量。

突然,罗惊天一手搂住吴依依身背后,另一手则托在了她那诱人的大屁股和丰润的大腿之间,略一用力,将她抱了起来。吴依依一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很快她就明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