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4章 逆天乱伦·奸母

第04章 逆天乱伦·奸母

「我,我,你,你」一时间,吴依依不知道该和儿子说些什么,而罗惊天心中兴奋异常,但知道这时正是关键时刻,绝不能流露出来。母子二人都僵在了那里,互相对视着。过了一会儿,吴依依发现罗惊天起了变化,眼神中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兴奋之态,而且人也似乎兴奋起来,渐渐的,她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恐惧,因为她发现,儿子的眼神中还流露出了「兽性」,似乎跃跃欲试的要把她生吞活剥似的。她当然知道,这中缘由,自己**被儿子看见,而儿子本来就对自己有这种念头,加之早晨男子本就有「性奋」的冲动,所以才会产生这种情势。

若是普通女子,在这种情况下自是应极力避免发生有违人伦之事,但一来她本性淫荡,加上被天罡真气的吸引,她一时难以决断了。

罗惊天清楚,成败在此一举了。只要成功了,自己最少能扩大天运门的势力,不说压制住少林武当,也不会再比他们低半头。而且,还有称霸整个武林的可能。

若是不成功,只怕自己死无全尸了,母亲就先要发难逼自己说出图决的秘密来。

现在,父亲出门远行了,妹妹罗云丹也被姐姐罗曼丹带开了,小桃等四婢子都是自己的人,他的条件基本具备了,而且关键是,母亲不知道自己虽说也是练得罗家家传的采阴功夫,但自己却另有奇遇,并不会向父亲那样被同是天罡阴阳正法的阴功克制了。所以,他要行动了。

只见,罗惊天双眼盯着母亲,从床上做起。而吴依依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但这并没有来开两人的距离,罗惊天站起身也向前跟了一步。吴依依又后退一步,而这次罗惊天并没有等她完全退后就直接抢上前,双手抓住了她的双肩,略一用力就将她拉入自己的怀里。死死抱住。而吴依依也不受控制的搂住自己的儿子,脸贴在儿子那宽厚的胸膛上,自己都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失去控制了。

罗惊天当然知道,此时吴依依自己的亲生母亲已经是自己嘴里的肥肉了,他乘热打铁,将吴依依横着抱起,又转身放到了自己的床上,跟着,就开始一件件将吴依依的衣服脱下,而双眼则满是嘲弄之色。本来是久经战阵的吴依依,此时却莫名的害羞起来,见儿子嘲弄的眼神,顿觉得不好意思,将脸转向了床里,闭上了眼睛。

没几下,罗惊天就把母亲的衣服脱光了,其实根本不能叫脱,因为嫌麻烦,他几乎就是将衣服撕成条扔到地上的。

看着眼前这一副极度完美的性感美艳的**,而且还是和自己有着及亲密血缘的是自己亲生母亲的**,罗惊天再也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他弯下腰,吻了吻母亲性感的嘴唇,而吴依依也激烈的回应着自己的儿子的亲吻。突然,罗惊天离开了那似乎有着吸力嘴唇,站起身,俯视着躺在自己面前的女体。以前他虽对母亲也有过**的想法,但却从来没仔细审视过母亲的身体,当然也没有机会,现在,他要好好补偿一下。

难怪那么多武林豪杰被母亲所迷惑,即便是母亲易了容,哪怕是变成丑八怪,如果有谁见到这幅身体而不动心,那他不是女人就是太监,总之不是男人。因为母亲的身体是那么完美,不独没有因为岁月流逝而变形,反而更显妩媚,一对硕大的**,不仅白鲜巨大,而且富有弹性,令人爱不释手。母亲的腰身苗条健美,应是练功的缘故,丝毫没有赘肉。与此形成反差的是,肥大的屁股,有大又圆,紧翘鲜亮看了就产生冲动,而肥美的**则好像小馒头一样,上面乌黑的阴毛更是引起无限遐想,让人欲一探究竟。现在,这个身体可以被自己肆意蹂躏取乐了,还等什么?他行动了。

他上了床,将母亲的双腿分开,并放在自己的双肩上,然后将自己的已经涨得紫的发亮的大gui头放在了母亲的yin户上研磨,轻轻的,轻轻的。母亲被他弄得心痒难耐,嘴里不禁发出「嗯,嗯」的声音。母亲下面流出的yin水越来越多了,他知道,母亲准备好了。毫无警告的,他将自己的大**用力向前一顶,「嗞……」大**插入了母亲的嫩穴,也是自己十六年前的老家,十六年前他从这条路离开了家,现在,他为了练功,为了称霸武林,他又沿着原路回来了,回到着温暖的家了。

跟着只听母亲「啊……」的一声长吟,不知是痛还是欢愉的抒发情怀,「心肝儿,你的ji巴好大,比你爹大多了!」听母亲提到了爹,他知道要让母亲身心彻底臣服,至少他要比爹做的好,母亲不是那个被自己开苞的姐姐,没见过市面,母亲可谓是身经百战了。

「大吗?只是一半,还有呢!」又一用力,露在外面的一半也挤进了母亲的yin穴。本来他想:母亲既是阴葵教妖女,自是人尽可夫,而且又生了自己姐弟兄妹三个孩子,必然是残花败柳,松散不堪,但一经接战才发现,竟是紧凑异常,鲜嫩无比。而且,他还发现母亲竟然长了名器「九环锁龟」,这可让他大乐,他骑过女人不少,但只有姐姐是女人十大名器排第五的「羊脂玉瓶」,而母亲的「九环锁龟」则是排名第三的。

平常人百中无一的名器竟被他接连遇到两个,其乐可知。

他立刻开始对母亲的征伐,他知道,对母亲这种经验丰富的淫妇,技巧固然重要,但要彻底征服她,必须要凶狠的真功夫。于是,他每一**都竭尽全力。

抽时只留一个gui头卡在yin穴内,插时则尽根没入,而且越插越快越插越猛。

「啊,啊,啊,啊……冤家,轻些,插死我了,呀……」「死就死了,你这淫妇,竟然勾引自己的亲生儿子,应当沉塘的」「是,我是淫妇,是,该死,让我死吧,呀……」「好,成全了你,我不让你沉塘,我用棒子打死你,嘿!!!!」「好啊,打死我吧,反正我不想活了,呀……就让你用你的棒子打死我吧!」「啊……啊……啊……我不行了,啊……死了,死了我又泄了。」很快,吴依依就泄出了阴精,**了,她自己都奇怪为什么会这么快**,除了罗洪林,平常男人能让自己泄出来的都没有过,更何况连半柱香的时间都没有就泄的情况,更是没有过,但她没时间思考了。罗惊天并没有跟着缴械投降,连动作频率都没有放缓的意思,依旧勇猛的好似出山猛虎一样,勇猛的**着。

吴依依再次被刺激的兴奋起来,「啊,天儿,好儿子,呀……你怎么这么强呀?你爹当年也没你这般强呀?干死娘了……」「哼,还提爹,当我的面提别的男人,我今天非好好罚你不可,我插死你!!」「呀……是娘错了,你饶了娘吧,不,不要饶,插死娘好了,啊……」「求饶也不行,哼!我非让你长记性不可!」「记住了,呀……再也不提了……」「记着,不许再叫我儿子,叫我亲丈夫,亲哥哥,懂吗?嘿!」「好,亲丈夫,亲哥哥,干死亲妹妹了,啊……啊,啊,啊,又泄了,不行了,呀……」这次她**来的更快,但她已经没有精力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比以往敏感甚多了,因为骑在她身上的罗惊天,她的亲生儿子并没有一丝一毫减速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更加凶狠的**着,并且时而九浅一深,时而三浅一深:时而用gui头抵住她的阴关左右研磨,弄得她魂飞魄散:时而次次到底,插得她要死要活。

很快,她就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在她连续来了十次**以后,终于,她觉得自己下面的无底洞差不多填满了,而罗惊天也察觉到了她身体反应的变化,但却没有停下的意思。罗惊天一边不疾不徐的挺动着自己的大**,一边欣赏着被自己在身下恣意蹂躏的本是他亲生母亲的女人,一股豪情油然而生,但他知道,还不能满足现状,是关键时刻了。

突然,他开口问已经被干的眼冒金星的吴依依:「看来阴葵教主的床上功夫也不过尔尔呀?娘!」虽已被干的眼冒金星,但心智还依稀在的吴依依被他这句话惊醒不少,但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便装傻道:「阴葵教中人淫邪无耻提她作甚?」想蒙混过关,但罗惊天是有备而来,「哼!吴霞儿,吴依依,教主到是坐不改姓了!」听此一言吴依依更惊,一边急思对策,一边继续敷衍道:「胡说什么,和娘同姓就是有关系了?你快动呀!」「好,我快动!」罗惊天猛一用力,「啊……」吴依依一声惨叫,原来,罗惊天运功将自己本已经粗大异常的大**涨到了极致,将吴依依的玉道填的更加密不透风了。他发疯似的,再次疯狂的插干着吴依依,对吴依依的惨叫声告饶声充耳不闻。终于,他感觉到了,吴依依的sāo穴内产生了阵阵异动,一般人会误以为是吴依依要**的表现,但他知道吴依依要用采阳补阴的媚功了,而他等的就是这一刻!他更加用力的攻击着母亲的sāo穴,并体会着内中变化,他只觉得sāo穴内的热力不断升高,而yin道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大**的按摩挤压也更加有力,更重要的是sāo穴内逐渐产生一股吸力,由弱到强,似乎要把他的大**吸的交货一般。

他感觉到了,母亲的阴关猛地一动,死死的吸住了他的大gui头,机会来了!!!

他将双手从母亲的大腿下面绕到母亲肥美的屁股后面,用力的将母亲的身体拉向自己,同时腰部用力加速了大**刺入的速度。跟着,他运功,通过gui头顶端的马眼射出一股炙热的真气,将母亲烫的更加难以自制。不仅如此,他有意识的在刺入时次中母亲sāo穴内的几个穴道,母亲却并没在意,「啊,啊,啊啊,啊啊,来吧,全射给我吧!」吴依依已然**,她想乘机吸取自己儿子的元阳,倒不是要害儿子,毕竟像罗惊天这样,能把她弄得**迭起的人还没有过,但此时她全身酸软,又被罗惊天掌控着主动,她只有恢复些功力才能有办法解决儿子已经知道自己身份的问题。于是,她将媚功发动至最高,但就在她准备吸取儿子元阳时,突然,儿子的yáng具变得更加炙热,在急速的猛涨几下后,突的射出一股更加滚烫的夹着浑厚元阳的阳精来,而这股阳精竟然烫得她阴关似汤泼雪一般的消融了,接着儿子的大**破关直入,直接冲入她的阴关之内,将她多年辛苦积攒下来的元阳飞快的吸走了,「不要呀!啊!饶了我吧!」她惊恐的叫喊着,勉力的抬起上半身,手足乱颤的想要挣脱,但跟着就被罗惊天压制下去。罗惊天将她双手按在身体两边,用大**死死的顶住了她的sāo穴,乘着她叫喊之时吻上她的嘴,并将她香舌吸出,狠狠的又恰到好处的咬住。她双腿被罗惊天挡在外门,根本没用。吴依依在猛地舞动了一阵后,突然声息全无,像是死了一样,手脚软软的摊开在床上,没了动静。她的阴关被彻底洞穿了,但她只是刺激过度而休克,暂时并无性命之忧。又过了许久,罗惊天发现她阴关中的元阳所剩无几,正感诧异,忽然却发现一股似乎熟悉异常,但又不同于以前所吸的元阳的,纯正无比的元阳真气从母亲的阴关中被吸了出来,他不禁欣喜若狂,终于,他得到了,他的内功再无障碍了。虽是神功初成,但他并没有忘乎所以,他知道,要想真正称霸武林,他还要彻底征服身下的,自己的亲生母亲。于是,在确定母亲阴关内已空空如也后,他也暂时停止对母亲穴的狂轰滥炸,轻轻地挺动着大**,并用大gui头叩击着母亲的阴关,一边炼化刚得到的元阳,一边帮助母亲修复破败的阴关。

过了良久,吴依依悠悠醒转,发觉自己下身洞内还是充实异常,才知道罗惊天并没有泄身,心中十分惊恐。忙开口求饶到:「亲哥哥饶了妹妹吧,妹妹知道哥哥的厉害了!」她为了活命,什么廉耻败德再也不顾了。没想到罗惊天却没有理她,命令到:「快运气调息!我帮你修补阴关!」经他提醒吴依依才发现,自己虽说阴关被破,但功力似乎并没有损失,反倒是精进不少,而且发现罗惊天确实在帮她修补阴关,于是赶忙配合发动媚功来将阴关闭合。突然,罗惊天加快了出入的速度,而那条本已经极为粗长的大**更是一阵猛涨,他要**了。吴依依经验丰富,自是知道个中奥秘,也忍着下身的胀痛勉力的运功,使罗惊天觉得她下身那话真好像活了一样,吸的罗惊天快活无比,也不再忍住,将gui头抵住吴依依的阴关,把一股浓热的阳精射了进去,一发又一发,令他爽得发出阵阵怪叫。

吴依依则是被这股阳精一烫,再次舒爽的尿了身,rou洞里的浪水像洪水般涌出,而她那受损的阴关也再次闭合上,只是里面充满了来自罗惊天的阳元。两个人同时纠缠在一起,快活的昏死过去,整个房间也再无声息。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