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2章 有惊有喜·迷茫

第02章 有惊有喜·迷茫

「因为有了他的把柄。」也不等她师傅问,就继续表功似的说:「罗惊天竟然和亲姐姐罗曼丹有了苟且之事,还被罗洪林撞见了,弟子便已此为恃,他若不告诉弟子秘诀,则弟子就将此事散步到江湖上去。」「他撞见了?那你怎么知道?他会告诉你?」「其实,此事还是弟子暗中促成的,只是不要让姐姐知道才好,不然她虽对师傅忠心无二,但毕竟是害了她的亲骨肉,怕是还要怪罪弟子。」「哦,原来如此,但罗洪林让自己的儿子去参悟密图,却不告诉你,这又有何用?」「是这样,罗洪林说他自己也没有参透密图的含义,但罗惊天天资过人,或许会有奇迹出现,所以弟子也就跟他妥协了一下,若罗惊天能参透,到时弟子再想办法或是套出或是逼他说出想也不难了。」「恩。不错,不枉我对你的栽培。你先休息一下,待会和你姐姐交代好后,你就先在教中行事让你姐姐回罗家活动吧!」「是。」她从另一边甬道出去了,只剩下那个师傅。「哼,若是顺利,则称霸武林之日不远了。」在扬州罗家。

罗惊天正在一间密室当中,只见他盘双腿坐在一个蒲团上,面对着墙壁,双目发直,盯着墙上的一幅太极图。这太极图本身与平常的太极图并无多大区别,只是在阳鱼中没有中间那一点阴气。太极图本意是阴阳相生相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生不息之意,但少了这一点却是阴阳不全了。

罗惊天进入密室参悟全功图决已经两个月了,中间还出去过三次,他虽是天资过人,却也是毫无头绪,但他生性不会服输,更何况,那天进入密室时父亲对他讲的那翻话,不但没有让他觉得自己肩负担子之重,反倒是产生了与天下争锋的雄心。但如果要与天下争锋,则先要把天运门的事情解决了。所以,他现在必须突破这个图决。

忽然,一道阳光从屋顶射了下来,中午了。这个密室设计精巧,只要是天气晴好,阳光会从屋顶的不同气眼中照下,使密室中人也可以知道时间。

正在这时,密室的门开了,进来一个人,一个女人。是罗曼丹为他送饭来了。

本来,这密室是除了掌门,谁也不得进入的,而且也不知道在何处。但罗惊天却不理这些,在第一次出关后,就告诉姐姐密室的入口及开启方法。罗曼丹自是每天都来给他送饭,另外两人也少不得亲热一番了,但罗洪林却不知情,还以为罗惊天真的专心练功呢。

只见罗曼丹放下盛饭的食盒,取出饭菜,温柔的对罗惊天说,「弟弟,吃饭了。」就像妻子对丈夫一样体贴。罗惊天起身走到桌子旁边,看了看饭菜,又看了看罗曼丹,突然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罗曼丹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却对他说:「弟弟,吃完饭再乐吧,姐姐还能跑得了?」罗惊天却不答话,一把将罗曼丹抱起,一边疯狂的亲吻着她的樱桃小口,一边走向床铺。到了床边,将罗曼丹扔到床上,罗曼丹不禁哎哟一声,但却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反倒是自己动手扒衣服了。罗惊天淫笑着,一边自己也脱衣服,一边看着罗曼丹将自己的衣服逐渐剥去,露出了那令男人心醉神摇的身材。很快两人就坦诚相待了。

罗惊天看了一会儿躺在床上,玉体横陈的罗曼丹,突然,他毫无前兆的扑了上去,一只手握住罗曼丹的一只**,另一只手则分开她的大腿,跟着就将自己那振人心魄的大ji巴硬插入了罗曼丹,自己亲姐姐的xiāo穴中。罗曼丹不禁一声长吟,罗惊天却顺势吻上了她的香唇,将自己的舌头也乘机侵入她的檀口之中。

罗曼丹激烈的回应着,拼命的抬起自己的肥硕而有型的肥臀,迎击着罗惊天的阳物的攻击。因为香舌被缠住,嘴里只能发出「嗬……嗬」的低吼。

罗惊天对她毫不怜惜,将自己的巨大无比坚硬无比的大ji巴猛力的冲向罗曼丹的嫩穴。拔出时只留一个大gui头卡在yin道内,插入时尽根介入不露一丝。而且,就像打桩一样,速率极快。

「啊……又顶到穴心了……呀,呀好深,好深……啊……冤家,要我命了……这下死了……」嘴中要死要活,但身体却还是配合着罗惊天的插动,努力的迎击着。「你好狠呀……插死我了……死了也好……省的老惦记你这根害人的东西……啊……」「那好,我就如你愿,今天非插死你,嘿……」「啊……啊……啊……啊……」突然,罗惊天停止了动作,但将ji巴还是插在罗曼丹的bi里,将罗曼丹的双腿拖到床边自己则直接站到了地上。罗曼丹以为他又要用壮汉推车的姿势,也没在意。却见他将双手从罗曼丹双腿下穿到其仟腰后面,让她的两条腿搭在自己的双臂臂弯处,略一用力就将罗曼丹抱了起来。这样一来,罗曼丹的全身重量只有靠罗惊天双手及大ji巴托着。罗曼丹立时想到了这个姿势对自己的意义,不禁又喜又怕,喜的是这样的姿势做起来一定是刺激无比,怕的是如此以来自己全无依托,只有任人摆布了。

罗惊天不让她多想就开始了动作,先略微用力将罗曼丹托高些,但不让她的嫩穴脱离自己的大ji巴,然后突然放下,罗曼丹立刻「啊……」的一声长叫,拉开了又一次征伐的序幕。罗惊天站在地上好似一座宝塔,罗曼丹就像是挂在塔上的风铃,只有顺从的摆动颠簸并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醉人的心神的,不知是苦是乐的淫声。

「呀。呀。呀。你真棒,亲哥哥,亲丈夫,专干姐姐的亲弟弟刺穿妹妹了!」她已经胡言乱语了。

罗惊天却还是气定神闲的坐着,每次罗曼丹落下时,他便用自己的大ji巴用力的向上迎顶,罗曼丹被弹起时他只是略一助力,所以做了半个时辰也不怎么累。

但罗曼丹就惨了,她已经来了三次**,每次过后却又不会晕过去,因为有个巨大坚硬的大ji巴还在她的身体内狂捣着。罗惊天见她的眼神已经迷茫,知道她又不行了,只好将她放回在床上用手继续绕到她的臀下配合的将她的yin户影响自己的大ji巴。突然,罗曼丹发疯似的鼓起余勇,将大屁股拼命的迎向罗惊天的大ji巴,她又快**了,自然反应。罗惊天自然深知这一点,也加速将ji巴刺入拔出的节奏,突然罗曼丹喊到「好啊……啊……穴芯子被掏出来了……」跟着就悄无声息的软了下去,一股阴精从嫩穴的伸出快速的涌了出来,淋在了罗惊天的gui头上,令他畅快无比,于是也就放开精关射出了一股股滚烫的浓精,全部射入了他姐姐的子宫里。而他也松弛了下来,趴在了罗曼丹身上休息着。

过了一会儿,罗惊天已恢复过来,便要抽出还插在姐姐yin穴中的阳物,运功化练刚才从姐姐身上得到的提升了的功力。忽然,他停住了,一道灵光闪过他的脑海,刚才罗曼丹在最后喊了一句「穴芯子被掏出来了」,不知怎地,好像对自己这些日子参悟的全攻图决有些意义,但一时有不明白。他陷入了苦思。

又不知过了多久,罗曼丹终于醒了过来,被弟弟干得昏过去已不是第一次,但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刚坐起身,却发现罗惊天正对着密图盘膝而坐,双眼微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她不敢打搅,只跪坐在其身后等着,连自己没穿衣服都忘了。

过了一会儿,罗惊天睁开双眼,却发现罗曼丹赤身**的在自己身边关切的看着自己,不禁使他略微感动了一下,站起身对罗曼丹说:「走吧,先出关吧!」罗曼丹应了一声,就跟着起身,不顾自己还有些胀痛的下体,蹒跚的走到床前,服侍罗惊天穿衣整理,然后自己再穿上衣裙,跟在罗惊天身后,出了密道。

经过后花园时,罗曼丹忽然想起,对罗惊天说:「点苍派掌门左中义前天派人送来了帖子,说他得了个儿子,五月初六请爹去喝满月酒,爹说点苍派还没这么大面子,但不去又不好,所以到时要你代为出席。」罗惊天听了也没在意只说:「出去散散心也好,参悟这么久也没个进展,烦死我了!不过,你说为什么好像各家各派的了儿子不是大摆满月酒就是大摆百岁酒?不就是得了个儿子嘛!」「你是男人自然不知个中之事。」罗曼丹略带羞涩的说,「生孩子对女人来说可是颇为凶险,怀胎十月之中自然小心谨慎,就是在生的时候也难保会难产之类。左掌门的女儿已有十六七岁了,但直到今年才有了一个儿子,自是要庆贺一番了!」罗曼丹自顾自的说着,罗惊天却有些心不在焉,思索着图决的关键。他听到罗曼丹那句忘情地「穴芯子被掏出来了」,总觉得和图决有些关联。正思索着,耳边又听到罗曼丹述说着女人生孩子,他似乎有所顿悟了。

于是,他交代了一句「我回密室去,这两天不要来,到时我会出去。」便留下了一脸迷茫的罗曼丹,自己回密室去了。

罗曼丹反应过来时,罗惊天已走远,也只好自己回到了正院,正厅上父母正在商量着什么,几个婢女也站在厅外,看来父母是在商量着重要的事。她不敢打扰父母,想在院子里的花架下等,却不想,母亲看见了她,就招手让她过去。

她进了厅,先向父母施礼,跟着母亲就开口问道:「你去找你弟弟了?他进境如何?」原来母亲知道自己还去找弟弟偷欢,罗曼丹不禁有些害臊,脸上一红,待见到父亲面色铁青,心里更是害怕。然母亲神色如常,心就放了下来不少,回到:「女儿告诉弟弟,爹娘要他代为出席点苍派的事。本来他也出关了,可忽然又告诉女儿,说是要回密室,还要我们不要打搅他,就跑了。女儿不敢打搅他参悟,就回来了。」听到这里,罗洪林和吴霞儿不禁都显出了关心的神色,还是吴霞儿接口道:

「你是说,你弟弟有所发现?」见到父母这般神情,难免有些诧异。回答说:「女儿只是猜测的!」「哦…是这样,没事你下去吧!」吴霞儿若有所思的说。罗曼丹走出了大厅,向外去了。

见她走远了,吴霞儿却突然换了副嘴脸,显得格外冷酷。对罗洪林说:「若是天儿能参破图决,你就需帮我问出来,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念夫妻之情!」如此反差可谓突兀,但罗洪林到很平静:「哼!夫妻之情?你连骨肉之情都不顾,还算人吗?天儿和曼丹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多半是因为你这妖妇搞鬼弄的。」「搞鬼?我只是满足自己骨肉的欲念而已呀!你这当爹的心狠,我这当娘的还不能多疼疼他们?」吴霞儿说得妩媚,但任谁听了这对夫妻的对话,恐怕都不能不冷眼相对,毕竟比较起夫妻,这样的对话更应出自仇人之口。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