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27节

第27节

原来是他,其他作者都暗自恍然大悟,“旧日三神”之一的仁者无敌,曾经和竹丛生、天清一轮平起平坐的大神,如今他虽然已经降了神格,不在男频一线大神之流里了,但过去的辉煌战绩不可磨灭。圈里有传言说旧日三神互相认识,关系很好,天清一轮不再写书之后,恐怕他是网文圈中唯一和竹丛生有交情的作者了——和光同尘除外。这圈子里任谁遇到竹丛生都要恭恭敬敬地称呼“竹神”,也只有当年的三神之一有资格叫得这么亲近。

众人都看见,竹丛生果然很给面子地颔首回应道:“你好。”

仁者无敌友善地说:“你好你好,认识这么多年,可算是见到真人了——来,认认,这是你嫂子。”

“嫂子。”唐簇又对仁者无敌的妻子道。

“啊,你好,竹神,久仰大名。”仁者无敌的妻子连忙说。她来之前被丈夫叮嘱过,群里一直不说话的那个竹丛生性格有些冷,是因为过去的经历,不是针对谁,让她不要在意,多包容一点。她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想到对方这么温和,她不由瞪了一眼自己老公:人家这不是态度挺好的!

当年唐杞把消息发到他们四个人的小群里时,仁者无敌还没有女朋友,他的妻子那时候不在群里,自然也不知道那段往事。

仁者无敌对唐簇笑道:“怎么样,我就跟你们说了,我老婆长得可漂亮了,没撒谎吧?一轮非说他老婆比我老婆好看,我就不服了,小竹你说说……”

仁者无敌的妻子掐了他一把,怒道:“人家结婚呢,新娘子最美,你懂不懂礼貌!”

“好吧好吧,那就让他老婆最美一天。”

自从名为“三神有四个是常识”的四人群改名变成了“众神和神的家属”五人群,钟一轮和仁者无敌就日常在群里争论“谁的家属最好看”,把两位女士逗得直乐,唐簇已经看习惯了。作为群里唯一的单身人士,这样的话题自然与他无关。

不过今天……他默默看了一会儿炫耀过自己妻子以后一脸自得的仁者无敌,又看向路敛光。

路敛光接到他的目光,疑惑道:“怎么了?”

“我想要……把你介绍给仁者无敌。”唐簇抱着一点隐秘的心思,跃跃欲试地小声问,“可以吗?”

第四十二章 酒桌上见真章

“可以呀。”路敛光温柔地说,他看出了唐簇有点踌躇,似乎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样子,主动道:“我帮你起个头,好吗?”

仁者无敌是写套路升级流种马爽文的——结婚之后再开的新文男主倒是不后宫了,为此还挨了一波骂——但还是和路敛光所在的圈子相距甚远,八竿子都打不着。他倒无所谓认不认识仁者无敌,但是既然唐簇说了想要,他就会满足他的愿望。

“大神,”路敛光倾身过去和仁者无敌说话,“你好。”

他特意扣起了自己面前的名牌,仁者无敌没看到他的名字,回了一句“你好”之后果然有些迟疑,唐簇抓住了这个机会,适时地说:“这是片羽,是我朋友。”

仁者无敌恍然大悟道:“哦,我还琢磨着怎么有明星坐到作者这桌来了,原来你就是片羽!”

听他这样夸赞路敛光的外貌,唐簇心中某个隐蔽的角落里悄悄地开出一朵小花,他看上去仍旧没什么表情,可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的小花正摇头晃脑。

“我老婆天天在家追你的文,我的文她都不看的!”仁者无敌笑道,路敛光和他一起打趣了几句,两人算是认识过了,那一边,司仪已经在讲话了,他们也就住了话头。

新郎新娘被金童玉女引上了台,婚礼流程进行到末尾,趁着大家都引颈往台上看的时候,路敛光贴在唐簇耳边小声问:“竹神,刚才你在高兴什么?”

唐簇吓了一跳,一瞬间有种心思被看穿的羞耻,那朵小花一下子变成了含羞草,紧紧缩了起来。

可是没理由啊!他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

“……你怎么知道的?”

“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的。”路敛光轻声道,说话时温热的气流抚过唐簇的敏感的耳朵,他的耳尖瞬间红了。

路敛光一直都关注着他,他对他说“我陪着你,别怕”,并不是什么空泛的安慰,而是真的时时刻刻关注着他的状态,细致到连他眼底有什么情绪变化都一清二楚……唐簇仍旧很羞耻,但他一直高悬的心好像忽然被什么温柔地有力地托住了。

十年过去了,这是他第一次,在人群之中真正有了一点安全感。

路敛光道:“所以呢,是什么事这么高兴?”

“不……不告诉你!”唐簇羞耻地小声说,“别说话了,认真听!”

路敛光笑了笑,暂时放过了他。

“……今晚的第一个抽奖环节!我们这对新人的上司,龙愿公司的游鸿之游总,今天虽然因为工作繁忙没有到场,但是他特意赞助了本轮的奖品以庆祝两位结婚,话不多说,我们先来抽出三等奖,十台顶配级别游戏本……”

司仪在台上抽奖的时候,钟一轮和晏天清已经换了一套礼服,在席间开始走动敬酒,婚宴已经进入了开吃的阶段,大厅里也一下热闹了很多。

男人们都敞开了话匣,仁者无敌已经和路敛光交换了姓氏,互相兄弟相称了,他道:“小路啊,现在像你这么低调的年轻人不多了!有的人明明就长得一般,天天强行秀脸,结果真人被拍了视频放到网上,和照片一点都不一样,哈哈哈哈,脸都打肿了!”

仁者无敌的嗓门大,坐在附近的作者都听见了。圈子总共就这么大,出点什么事没几天就都知道了,比如现在,大家都知道他说的是前两天竹茧在漫展上被一个主播当场开着直播刁难的事。

“竹茧那个视频吗?我看了,微博上都传疯了,齐齐也上镜了!”云卷舒幸灾乐祸地说,“之前我还说齐齐太惨了,被安排到和竹茧一起坐镇漫展,现在我羡慕死了,要是让和他一起签售的是我就好了,我能当场笑昏过去!哎,齐齐,给我们讲讲,当时到底什么情形?”

“那个主播举着手机架过来,问竹茧可不可以问他几个问题,直播间里很多人期待。竹茧还以为是他的粉丝,一口就答应了。”齐卸甲轻蔑地笑道,“结果人家主播张口就问,为什么一直蹭竹丛生热度,为什么第一本抄竹神的角色名,抄仁者无敌大神成名作的套路,第二本又抄竹神的设定和剧情,还有为什么要造谣陷害和光同尘……一连串直接把竹茧问懵了。后来还有一段视频你们可能也看了,来了几个暴躁老哥,排竹茧的队就为了指着他鼻子骂,排在我这队的好几个妹子是和光同尘的粉丝,听见了也跟着骂,场面差点失控,后来是笔尖的工作人员把保安都叫来了。”

坐在桌子另一边一个消息灵通的作者也说:“第二天竹茧不是没去嘛,他自己微博说是生病了,但论坛里爆料说主办方第一天结束的时候直接找了笔尖,表示为了秩序和安全着想拒绝这个嘉宾再入场,笑死我了。”

“真的假的?惊动了主办方亲自发红牌禁止入场,这么强的吗。”

“我听到的小道消息说主办方是竹神粉丝……”

“这人长得不怎么样,写的东西也不怎么样,搞起事来倒是一套一套的。”

“哪有你说的这么一无是处,你看了视频就会知道——人家修图技术也是一绝!”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都是整天和文字打交道的人,吐槽起来一个比一个损,忽然有人冷不丁说:“口碑再差,人品再差,又怎么样?赚到钱才是真的。他这本新书的数据比我还要高,过几天就要上架了,按照论坛里那个公认的标准……订比只要不差到离谱,恐怕能直接飞升成中神。男频读者就是这样,看爽了就行,谁管你作者之间的恩怨情仇。”

一桌人都沉默了,有人颓然道:“这几年流量是大了,电视上动不动就看见同行的名字,可站里的风气也是史无前例的差,一点风骨都没有了……”

这下气氛更加低迷了,云卷舒尖刻道:“风骨?这几年都卖出去多少抄袭文了?男频我不知道,反正女频这边,要真按照七八年前刚开站那两年的标准查抄袭,这几年少说少赚几千万。你问咱们网站要几千万真金白银,还是要文人风骨?再让他们选一千遍都是同一个答案。”

坐在她身边的另一个女频作者摇着酒杯说:“红叶文学城是不是快要开了?叶自明那么有钱,红叶的待遇……”

“小桃!”路敛光忽然出声道,“你喝醉了。”

宴席还未过半,酒还没怎么喝呢,谁都不可能醉,那女作者被这么一提醒,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什么场合说这种话,感激地看了一眼路敛光,打了个哈哈道:“是有点醉了,我就随口一说,哈哈,别的不重要,主要是好奇叶总裁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