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18节

第18节

“没错!”

“好的。”他镇定地说,“谢了兄弟,你操你大爷这事咱们就一笔勾销了。”

路敛光挂了电话,抬头对顶着湿漉漉头发、穿着自己的睡衣从浴室走出来的唐簇道:“我室友又反悔了,我只能跟你挤一张床了。”

第二十八章 论拖稿的后果

唐簇眨了眨眼,移开目光小声道:“反正……反正本来就是你的床。”

虽然没有表示异议,但他非常明显地慌了,具体表现为,他又开始不说话了。

路敛光:“竹神你困吗?”

唐簇小幅度点点头。

路敛光:“那我去冲个澡,你先睡吧,不要等我了。”

唐簇摇头。

路敛光笑道:“你要等我一起睡?也行,得我上床的动静再吵醒你,你先进被子吧,这空调夜里是不关的,别着凉了,每年夏天藏修楼都有几个人要中招。”

床……被子……唐簇晕晕乎乎地点了头。

眼看他已经暂时丧失反应能力了,路敛光怕他着凉干脆动手把他塞进了自己的被子里,这才洗澡去了。

浴室中响起了水声,唐簇被裹在被子里呆了半晌,然后小心地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路敛光蓬松的枕头。

在他迷失在柔软触感里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在遥远的城市另一端,一家私立医院的停车场里,唐杞刚从医院里面出来,坐在驾驶座上发完了短信,揉了揉眉心。

他的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带着鸭舌帽、围巾和墨镜,全副武装的女孩,见状问他:“给你哥发短信呢?”

“是啊,他上午问我妈妈的病情怎么样了,我刚才发短信告诉他。”

林珑摇了摇头,她是快意恩仇的性子,最讨厌以德报怨那一套,但这会儿躺在病床上的是她男朋友的妈妈,她不好置评,只是淡淡道:“毕竟血浓于水。”

“什么?不,你误会了,他不是在关心妈妈。”唐杞一听就知道她想岔了,“他下周好像要出一趟国,他是怕病情不稳定,他会来不及而已。”

林珑一愣,问道:“来不及什么?”

唐杞说:“来不及报复吧,我感觉是这样。但上次他否认了,现在我也不知道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茫然道:“我根本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我其实根本不了解他。”

林珑道:“你们关系不好吗?上次我看还行啊。”

唐杞摇了摇头,慢慢回忆着说:“差不多十年前,那时候我哥好像刚上高中?有一次,他跟我妈在楼上不知道怎么吵起来了,最后救护车来了,把他接走了。后来有一段时间,大概有小半年,他都不在家。妈妈说他生病住院了,也不让我到处乱说——就是这家医院。”

他看向远处灯火通明的医院大楼,“我哥本来就不爱说话,从那里回来之后就更加……有那么一两年,我跟他说话,他压根没有反应。我那时候太小了,什么都不懂,只知道他不理我,我就也不跟他玩了。现在真是太后悔了。”

林珑心里一沉,想起唐母在餐桌上数次骂过唐簇“有神经病”,那时候她只当是口不择言的谩骂而已,难道……她问道:“他是生了什么病?”

“据说是那次进医院,检测出来有心理问题,自闭症。”唐杞紧绷着声音说,“这是我妈后来告诉我的。所谓心理问题在她那里就是神经病,她觉得丢不起这个人,就送进了这家医院的神中心。所以我不喜欢这家医院,我一直觉得是他们误诊了,治疗手段也有问题,为这事我还跟我妈大吵过一架,气得她都动手打我了——但我觉得值,从那以后我哥又开始和我说话了。”

林珑皱眉道:“自闭症根本就不是这个症状吧。”

“当然不是,他只是不爱说话而已,其他都很正常,哪有上了高中才发现有自闭症的!这话也就只能蒙住我妈了,你知道的,她没怎么上过学,我爸那段日子又出差不在家。我那时候跟她闹,也是因为我哥的表现和网上查出来的症状完全不一样,可是我妈到现在都坚信没有误诊……”唐杞叹息一声,“算了,不说了,我哥这事说什么都晚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亲近任何人。”

据说不亲近任何人的唐簇此刻正和路敛光亲密地挤在一个被窝里,头碰着头凑在一起看路敛光的平板电脑,上面播放的是仁者无敌原著改编的电视剧预告。

一支超长预告片进去了尾声,出品公司“鎏金娱乐”的标志浮现在屏幕上,路敛光不忍直视道:“这个特效也……我们学校的新生作品都没这么简陋啊。而且剧情也太雷了吧,这不是瞎改吗?原著里反派灭了主角全族,主角恨他入骨的,这也能强行卖腐,真是……”

他说了一半,忽然没声了。

唐簇已经靠在他身上睡着了,听见声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他:“结束了吗?”

“结束了。”路敛光放轻声音道。

“我昨天就看过一遍了。”唐簇含混地嘟囔道,“可惜了。仁者无敌的这本书写得早,签的是买断合同,他自己说不上话……”

“幸好你当年没把那两本签给鎏金,这公司盛产雷剧就算了,炒作起来还没底线,尽糟蹋剧本。”

路敛光边说边轻手轻脚地下床,把平板放回桌上,他再回身准备上床时,只见唐簇的半张脸陷在柔软的枕头里,身上穿着他的睡衣,毫无防备地躺在他的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路敛光在手机响起的第一时间伸手按掉了闹铃。

他动作轻缓地下了床,转身小心地看了看唐簇。唐簇还睡着,没被吵醒,他闭眼沉睡的时候,看上去眉眼清冷,不可亲近,就和他在网络上多年来的形象一样。

然而谁能想到呢,高高在上的竹丛生,与他这样亲密地一起挤在单人床上共度了一夜……

路敛光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终于没有忍耐住,俯下`身极轻极温柔地用指尖碰了碰唐簇的脸颊。

四下无人的时候,才敢这样隐秘地泄露一丝自己禁忌的欲`望,简直像在渎神。

对方心无芥蒂地和他同床共枕了,很大概率是个直男,那天在小巷里……也许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想要干什么。

一触即,路敛光直起身,看向自己的指尖,他的家教极好,最注重的就是尊重他人,他知道自己的行为过线了。

路敛光闭了闭眼,自我反省地把心中那只躁动的野兽重新关好上锁,略有些急促地顺手拿起床头的手机,进浴室洗漱去了。

轻轻的“咔嗒”一声,浴室门上锁的同时,唐簇睁开了眼睛。

他有那么一会儿没有任何反应,一动不动地躺着,又过了几分钟,浴室里响起水声,他仿佛被什么东西烫到了似的,伸出手捂住了刚才被路敛光碰到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