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18节

第18节

他立刻拨通了霍淼的手机。

通话很快被接了起来,霍淼在那头没好气地问:“干什么?”

“怎么了三水,你不是说找地方通宵写程序去了,不顺利啊?”

“没有,一切顺利!”霍淼说,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只是……算了,你有什么事?”

路敛光没放在心上,说正事道:“我带个人回宿舍住一晚,我睡你床行吗?”

出乎他意料的,霍淼既没有问是谁,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说荤段子调侃,只是简单地回答道:“行。”

这就有点反常了,路敛光道:“怎么了?你没事吧?”

“……等我明天回去再说吧。不对,没什么要说的,没事。”

路敛光觉得他的语气不太对劲,说话也心不在焉,不由有点担心,正要继续追问下去,忽然听见电话对面响起了开门声,然后是一个有点耳熟的低沉男声。

“谁的电话?”

霍淼一下子仿佛被点燃了,高声道:“你他妈还知道回来?!晚了!别的男人的电话!”

路敛光:“?”

那低沉男声的由远及近道:“你是不是找死?敢在我床……”

电话被挂断了。

路敛光:“……”

“他不同意吗?”唐簇忐忑地观察着他的神情问。

路敛光回过神来,暂时把霍淼放到了一边,道:“没有,同意了。你可以睡我的床,我睡他那张。走吧。”

早就过了门禁时间,校门是进不去了,路敛光领着唐簇来到围墙偏僻的一角。

“这地方比较偏,围墙也不高,是学生们一代一代口口相传下来的午夜翻墙秘籍里的最优地点。”路敛光给唐簇指了几个落脚点,“跟着我。”

一人高的围墙,落脚点足够多,两个正值壮年的年轻男人都没什么压力,但轮到唐簇往下跳的时候,路敛光还是紧张兮兮地张开手臂等在下面,唐簇一落地就被抱了满怀。

“没事。”唐簇小声说,庆幸夜色足够深,对方应该看不清他脸上飞起的红晕。

路敛光紧紧抱了他一下,松开了手臂。

“这里离藏修楼不远,”路敛光放轻声音道,“我们抄小路过去。”

东泠大学本来就在郊区,远离人烟,午夜的校园寂静无声,走在有路灯的大路上很容易被夜里巡逻的保安撞到,路敛光驾轻就熟地领着唐簇走偏僻的小径。

唐簇被这紧张的气氛感染了,一路上大气都不敢出,任由路敛光抓住他的手腕带路,两人在夜色的掩护下顺利摸进藏修楼,黑灯瞎火地刷了路敛光的学生卡进入宿舍,唐簇甚至都分不出心思看一眼对面的818门牌来感春伤秋。

进了宿舍关上门,两人都一下子放松下来。

“竹神,你先坐,这张是我的书桌。”路敛光给他指了并排的两个书桌中的一个。

两张单人床,两张单人书桌,两个双开衣柜,独立卫浴。其实传说中东大最豪华的双人宿舍,比起正常的大学宿舍是宽敞很多,但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酒店双人间的配置,远远称不上豪华二字。

路敛光道:“你可以先玩一会儿手机,无线网的密码贴在桌角。我给你找一套干净的睡衣,冲个澡再睡会舒服一点。”

唐簇在那张书桌前坐下。路敛光的书架比他室友的满得多,主要是有一整排竹丛生已经出版的作品,专业书全都摞在桌子上。

“我能看看你的书吗?”唐簇问。

路敛光没有在意,“看吧。”

于是唐簇随手翻开了一本专业书,扉页上有三个笔格遒劲的手写钢笔字:路敛光。

“这是你真名吗?”

“什么?”路敛光停下在衣柜里的翻找抬头看了一眼,“对呀。”

敛光。唐簇默念了一遍,不禁赞赏道,“好名字。”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路敛光捧着一套睡衣,拖过霍淼的椅子坐在他旁边,“我父母都是学医的,他们奉行中庸那一套思想,希望我能谦逊低调,而我长大后的人生理念却和他们背道而驰。”

唐簇思索了一会儿,道:“也不算背道而驰。这两个字和‘平易近人’一样,本身就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地位崇高才能被说平易近人;而被告诫要‘敛光芒’,说明本身光华照人,这是寄予很高的期望了。”

路敛光没再反驳什么,而是笑道:“你跟我父母肯定聊得来,如果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唐簇没想到他会扯到这里,因为心里有鬼,一下不知道怎么接,红着脸不知所措,最后一把抢走了路敛光手里的那套睡衣和毛巾。

“我,我先去洗澡了。”

路敛光放过了他,含笑道:“好的,开关左转是热水,洗浴用品用第二格里的,那些是我的。”

在浴室的水声中,路敛光打开电脑处理今天积压没回的消息,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刚接通,还没有开口,就听见霍淼劈头盖脸地哑着嗓子骂道:“路敛光!我操你大爷!”

路敛光茫然道:“什么情况?”

“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啊?”

“你还想睡我的床?做梦吧!”

路敛光冷静地在对方的谩骂中抓住了重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的意思是不让我睡在你床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