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10节

第10节

唐簇还记得很多年前,他小时候,家里的生意刚刚做大,父亲与林氏开始有频繁合作的那段时日,母亲在自家饭桌上总是轻蔑地提起林康盛的妻子。那个时候林康盛还没有接手林家,林氏老总也还是林康盛的父亲,母亲总说林总的大儿子“不知为何娶了个戏子过门,还高调地到处带着活动,不知羞耻”,被父亲呵斥了好几次不要乱说话才渐渐不提了。

林康盛的妻子,曾经红极一时的女星谭半萍,就是现在林家的主母,也是林珑的生母。

唐簇出生在东泠,还算土生土长,父母却并不是东泠人。他的父亲很有经商头脑,早早娶了老婆之后,带着新婚妻子一起来到东泠,到如今身家已经能跻身行业前列,算是白手起家的成功典范了。只是财富的增长并不能弥补眼界见识的局限,就比如唐簇的母亲至今对于所有的偶像、明星、演员,都是一词以蔽之:戏子。

“本来是要再等两年的,但妈妈的病恐怕拖不到那个时候了。干脆就说了,虽然她可能不会高兴,但我实在不想……万一……”唐杞的声音里带了点哽咽,“她毕竟是妈妈啊,我想在那之前把林珑介绍给她,让她知道我会和林珑好好过完这辈子。”

“哦。”

“我知道你不耐烦听我提妈妈。哥,说实话,我本来以为你不会回来,可是你回来了。我不知道你是抱着什么心态回国的,你如果是想要清算旧账……总之,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只是别在明天,好吗?明天真的对我和林珑特别重要。”

唐簇几乎要笑出来了。他们年少时不算亲密,又分别太久,这个与他相差近六岁的弟弟终究还是不了解他。

他平静地说:“我没打算做什么,”不用那样如临大敌的模样,“我只不过是回来看看。”

亲眼看看她的死亡,他好安心度过余生。

“好吧。”唐杞似乎没怎么相信,只是不想和兄长起冲突,没再说这个话题,“哥,你今晚住哪里了?明天要不要我开车去接……”

电脑发出一串提示音,有信息进来了,唐簇瞥了一眼电脑屏幕,忽然顿住了,飞快地对唐杞道:“抱歉,稍等一下。”

唐杞:“啊?哦,好……”

哥哥大概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处理,唐杞暗想。他怎么都不会猜到,让唐簇特意中断通话去处理的所谓“紧急事件”,不过是有人给他发了一句“晚安”而已。

又过了好几秒,唐杞听见唐簇说:“唐杞……我有件事想要问你。”

他声音紧绷,语气严肃,而且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主动想要问什么事,唐杞一下子也紧张起来,赶紧道:“哥,出什么事了?你问,我肯定帮你……”

“你……”唐簇觉得有点不合适,可是他实在不认识什么别的中国年轻人了,他的租客林琅可能算一个,但那更不合适。为了能让片羽高兴,他只能豁出去了,硬着头皮问自己的弟弟:“你有没有,那种表情包,就是……带爱心的那种。”

唐杞:“……”

震惊!难道……难道他已经有嫂子了!唐杞忽然回忆起来,唐簇昨天告诉过他,有个认识了很久的姑娘今天会去接机……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忙不迭道:“我有我有,林珑经常给我发。我发给你,你要哪个平台上的……”

片羽:竹神睡了吗?早点休息呀,晚安~

片羽:[爱心表情包1.jpg]

片羽:[爱心表情包2.jpg]

片羽:[爱心表情包3.jpg]

片羽:今天也最爱竹神!我存的爱心都给你!

竹丛生:谢谢你点的晚餐,晚安。

竹丛生:[爱心表情包.jpg]

路敛光猛地从床上翻坐起来,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看。

“操!吓我一跳,你干什么?刚才还在说困死了,垂死病中惊坐起?”

路敛光没理霍淼的抱怨——程序员都这样,修bug的时候就是有些暴躁,他能体谅——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他开始疯狂截屏保存记录。

路敛光仔细欣赏了一会儿截图,但随后又想到那支口红,复又叹了口气,有些颓然地倒回床上。霍淼这下真的惊了,停下了手里正在做的程序,狐疑地打量了一会儿回来以后就不太对劲的室友,问道:“你出去这半天到底发生什么了?你被人睡啦?”

“更严重。”路敛光苦笑道,“我动心了。”

霍淼大惊失色:“什么?!居然有人能达到你那个变态的择偶标准吗?你不会真的看上叶自明了吧?”

大学生男生宿舍里,总离不了两个话题:游戏,女人。

路敛光不喜欢打游戏,也不喜欢女人,不过他是个善解人意的体贴室友,不妨碍他陪着室友聊这些。

他们刚做室友的第一年,霍淼就在一天夜聊的时候畅谈了自己对肤白貌美大长腿学姐们的渴慕之情,并且询问路敛光喜欢什么样的。

“我不喜欢幼稚的,聊不到一起去,最好是比我年纪大一些。”路敛光思索着说,“他要思想独立,经济独立,眼界开阔。他既然比我年长,那么同一时期中,他的能力最好比我强,说实话,朋友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我不能忍受和弱者做伴侣,我希望至少在某一方面,他能给予我一直向上追逐的动力。他必须要长得好看,至少要我旗鼓相当,但比外表更重要的是他的思想,他要成熟稳重,最好和我性格互补而不是相似。我们不一定要从事同一个职业,但一定要在同一个阶层,这样才能实现真正的包容理解……”

霍淼听得目瞪口呆。

当然,在相处了很久,他们不仅是室友,也变成交心的好朋友之后,霍淼又得知,这一切还要再加一个无比苛刻的大前提:那个人还得是个男的,并且也喜欢男的。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霍淼才隐约看见了真正的路敛光。阳光开朗,平易近人只不过是他的表象,实际上他骨子是一个比谁都要挑剔,比谁都要高傲的人。

这世上哪有不高傲的天才,哪有什么平易近人的天之骄子?路敛光看似朋友满天下,但是真正能够让他动心的人,还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甚至他自己都说过,宁缺毋滥,找不到就自己过一辈子也不错。

霍淼曾经调侃道:“按照你这个择偶标准,我想了又想,只有前两年网上一直说的那个‘东泠最年轻总裁’能达标了。”

他说的这个人就是红叶集团现今的总裁叶自明,《与燕书》电视剧的联合出品方红叶影视,就隶属于红叶集团旗下。并且现在红叶影视即将开设文学城,给自己囤积作品,做版权孵化基地,红叶文学城已经开始小规模稿签约,离开站应该不远了,这件事在作者圈子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慢着……”霍淼缓缓捋过一遍路敛光和红叶集团的交集,震惊地说,“叶自明投资了你的电视剧,还马上要开文学城……不会真的是他吧?”

路敛光没好气道:“叶自明都多大年纪了?我才多大年纪?你觉得合适吗?”

霍淼说:“叶自明你都看不上,网上那么多小姑娘争着抢着想当他媳妇,你真难伺候。所以呢,到底是天降了个什么样的奇人把你了?”

“什么样的?他啊……”路敛光忽然顿住了,他正要描述一遍竹丛生是什么样的人,但突然惊觉,他想说的话,几乎和大一那年说出的那一番话没有什么区别。

他从少年时就追逐崇拜着的,高高在上的幻影,实际上比他自己以为的,还要更加深刻地影响了他的人生。

当他刚刚成年,和朋友畅谈择偶问题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并非在描述所谓宽泛的“标准”,而是在描述一个存在于他潜意识里面的,某个具体的幻影。

到了今天,因缘际会,原本远在天边无法企及的幻影降临了现实,那个微乎其微,近乎奇迹的概率竟然发生了:这个与路敛光神交已久的灵魂,竟然还有着与他如此契合的皮囊,不知道算是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路敛光一下子沦陷了,完全无法自拔。

冥冥之间,皆有定数,如果不是他,也不会有别人。路敛光心中大动,像是忽然醍醐灌顶,又像是彻底堕入深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