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9节

第9节

路敛光看过时间道:“竹神,我得回学校去了,明天早上还有课。”

唐簇连忙站起身说:“我送你下楼……”

“不用。”路敛光坚决地说,“你肯定很累了,下了飞机就没休息过,早点睡吧。放心好了,机场到学校的路线我再熟不过了,我家很远的,我来东泠都是坐飞机过来。”

唐簇只能送他出了房间门,看着路敛光两手空空的样子,总觉得自己失礼至极,路敛光站在门外向他道别,唐簇拘谨地说:“路上小心。今天,今天谢谢你,不好意思,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没有麻烦,真的。”路敛光笑道,“不过你真的想谢我的话……给我个请你吃饭的机会吧。下个周末你还在国内吗?”

唐簇道:“在的。”

“那我可以预约你的下个周末的时间吗?你要是愿意,我们还可以一去逛逛书店,市中心的书店里有你的实体书。”

“我知道,你拍给我看过。”

路敛光认真地确认道:“那我们说定了?下个周末?”

唐簇点点头。

“太好了!那具体的我们回头再商量。”路敛光说,朝唐簇扬了扬手机,示意他们网上再聊,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唐簇回到房间里,他确实很累了,但还不想睡。片羽临走的时候看上去那么欣喜,就好像唐簇能答应和他一起出去是一件多么大的喜事一样,连带着唐簇沮丧的情绪都好了起来。

他捧着片羽给他新买的马克杯发呆,一会儿想着刚才片羽替他买了药回来,额上汗湿的刘海,一会儿又想自己今天出了这么多突发状况,会不会给别人留下了很坏的印象。

幸好还有下一次!下个周末,一定不能再出状况了,要好好准备才行……

唐簇的思绪被敲门声打断了。

难道是片羽忘记拿什么东西,又回来了?他疑惑地开了门,这回门外却不是片羽,而是一个推着豪华餐车的酒店服务员。

唐簇确实饿了,正准备下去买东西吃,他以为那服务员送错房间了,对他道:“我没有订餐。”

“先生您好,这是刚刚有一位先生帮您点的,用已经结过了。”服务员说着,恭敬地示意他看餐盘边的留言卡,“他还给您留了言。”

唐簇拿起来,只见那张留言卡上的字迹漂亮,行云流水一般,写道:“竹神:吃点东西再睡吧。你胃不舒服,我吩咐他们把冰点换成暖胃汤了。”

最下面的署名只留了一个笔力劲挺的单字:路。

很奇异的,他们不过见了一次面,唐簇却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默契,他看到这标签的开头,第一反应就是,万一服务员正好看小说怎么办?很明显,片羽也顾虑到了他向来低调这一点,没有留下可以让人确认“竹神”就是竹丛生的网名“片羽”,而是留了别的署名。

男性,长得很帅,经济条件优越,写着一手好字,可能姓路。

今天又多了解了片羽一点点呢。唐簇默默记住这些新信息,就像他七年间默默记住片羽对他说的每一句话一样。

他珍惜地好这张处处透着体贴的留言卡,对服务员点头道:“推进来吧。”

路敛光戴着一边耳机坐在地铁的最末一节车厢里。他安静地垂目看着手机,额上的碎发掉下来几缕,在这个冷冷清清的深夜地铁上,为他眉目深刻的俊朗的脸庞添了几分不羁。

坐在他对面的是两个学生模样的姑娘,其中一个偷偷摸摸地跟另一个咬耳朵,提醒自己的闺蜜看对面坐着的帅哥。

“帅哥等一下再看啦。”另一个女孩小声说,“你专心点,我女神就要出场了!我就知道她会是最后一个压阵出场。”

她们亲密地凑在一起,两人分享一副耳机,手机屏幕上,正是笔尖文学网十周年庆的直播活动现场。

“……非常遗憾地通知大家,我们的和光同尘大神因为一些突发情况,没有办法开麦了,只能文字参与互动,那么还是老规矩,我们会调整公屏发言限制……”

“啊,我还想听女神的声音呢。”女孩遗憾地对她的同伴说。

她们并不知道,坐在他们对面的,几分钟前还被她们偷偷讨论过的年轻男人手上正打出一行字。

“大家好,我是和光同尘。”

第十三章 争取明天碰面

路敛光端着两盒章鱼烧,踩着门禁的点回到学校。

霍淼难得没在打游戏,电脑屏上是某个软件开发工具界面,路敛光看见满满当当半个屏幕的代码,不由感动道:“三水,你终于想起来你的本职工作是什么了吗?”

“是打游戏。”霍淼坚定地说,“顺便搞一下信息安全和软件开发。”

这话也只能在宿舍里和路敛光嘴炮的时候说说,如果拿到外面去,他恐怕早被同系同学喷死了。

霍淼,长着一张人畜无害、极具迷惑性的娃娃脸,可其实是东泠大学这一届的计算机系第一名,计算机系内人送外号:三水大神。他曾经在入学第一年因为不满学校延长宵禁时间,黑掉了学校官网整整一个星期,这事当时还登了东泠晚报,闹得整个学校沸沸扬扬,当然,直到今天学校也没能查出来犯人是谁,只有路敛光一个人知道这位好汉是何许人也。

章鱼烧的香味弥散在寝室里,霍淼转过头来,看见路敛光桌上的两个盒子,浮夸地掐着嗓子扭捏道:“哎呀,小路,你说说你,来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太客气了。”

路敛光无情地说:“只有半盒是你的,这是我的晚饭,我要饿死了。”

“哇,这么惨的,见偶像连晚饭都顾不上吃。”霍淼同情道,“算了,那我不吃了——哎,对了,你有没有看见新闻?今天下午《与燕书》剧组有个演员打护士。”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路敛光叹了口气:“我岂止看见了,他们还找我了。”

霍淼惊奇道:“他们找你干什么?剧组的事,原作者说话也不管用啊。”

“他们准备炒作一波我的性别,提前通知我一声。”路敛光说。

今晚的采访,路敛光早几天前就答应了是要开麦的。《与燕书》剧组最近负面新闻频发,下午又爆发了一个医闹事件,正好急需一个相关热点转移公众视线,而且路敛光还有另一本书影视已经卖给了这家影视公司,后续还有合作……于情于理他都不好推掉,只能答应了。

霍淼手速极快,几秒的时间已经用搜索引擎过了一遍“和光同尘”和“与燕书”,疑惑道:“不对呀,那网上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说你已经过气了?不要啊,我还指望着老年靠拍卖你的绝版特签书暴富呢!”

他以为是关键词不对,又试了一下“笔尖十周年”,困惑地看到搜出来的结果里铺天盖地翻来覆去的都在说那几个词:竹丛生,片羽,开麦,男的,认识,在一起。

路敛光道:“说来话长。总之……有人比《与燕书》更需要这个热点,所以我给他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