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7节

第7节

【观众】:仁者无敌你这狗比还有空在这看直播,还不快点去写更新?

【观众】:仁者无敌你这狗比还有空在这看直播,还不快点去写更新?

【观众】:仁者无敌你这狗比还有空在这看直播,还不快点去写更新?

“请大家理智发言,违禁词发多了会被我们的场控封号哦。”主持人见怪不怪,例行提醒了一句,又转回采访里,“竹神你好,真是太荣幸了,这可是竹神首次接受采访呢。刚才我也提过了,竹神之所以把采访首秀贡献给笔尖文学网,是因为这里是他出道以来一直给予他支持的地方,那么竹神能不能和大家分享一下,当年为什么会选择在笔尖发表第一部 作品呢?”

这也是台本上的第一个问题,唐簇全神贯注,高度紧张,尽量不去想有多少人正在等着他的回应,手指僵硬地复制文档里已经写好的答案,隔几秒发出去一句,看上去就像现场打出来的。

采访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竹丛生的地位摆在那里,机会难得,不少作者都在公屏里现身,试图与他互动,观众们一边看竹丛生采访,一边还时不时和串场的作者们打成一片,场面太过热闹,以至于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随着采访的继续,一开始还很频繁出没发言的几个重量级大神,包括天清一轮和仁者无敌,以及最有名的死忠竹丛生粉,人气同人作者片羽,慢慢都不再说话了。

这些混迹网文圈已久的老作者,都从这一个又一个的问题里听出了一点异样的意味。

主持人问完“第一部 作品为什么选择笔尖”,又问“笔尖这些年有什么变化”,问过了变化,又问签约八年里都到了网站寄去的哪些礼物,哪些最难忘。

唐簇正在复制答案,就听主持人在他准备回答的间隙与公屏互动道:“看到有观众在问竹神住在哪里?竹神长居美国,每一次我们给他寄新年礼物都要跨过半个地球,是我们作者里最远的一个了。”

竹丛生本人太过神秘,除了性别应该是男之外,大家什么都不知道,这会儿听到主持人爆料他住在美国,公屏里一时间纷纷热烈地讨论起来,说什么的都有。

唐簇微微皱眉,他很不喜欢私人信息被公之于众,而且这句话,台本里没有。

他昨天明明千叮咛万嘱咐过,不要说台本里没有的话,他的责编煎饺也拍着胸脯承诺了,一个字都不会多。

唐簇放弃了一句一句地发送,把这个问题几百字的答案全选复制,一口气发送。他已经感觉到不适,想要尽快结束采访。

“哇,果然是去年的新年贺礼,想必很多作者都印象深刻吧!”主持人说,“我们都知道竹神正在连载的最新作品《六界》离完结不远了……”

路敛光憋了一肚子的不文明用语,碍于偶像就在面前,为了保持形象才没有骂出声,听到这里,才终于听到了一句像样的话。

别的作者上来,都是大聊作品,借着这个晚会的机会尽可能推广自己,可以想见他们下了采访,多少总能涨一涨订阅,这才是互利共赢。可是到了竹丛生这里,给他准备的问题几乎全部和网站有关,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采访的主题是“竹丛生和笔尖不得不说的爱情故事”。

心思通透、消息也灵通的老作者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竹丛生和笔尖的合同恐怕出了点问题,笔尖这是在断他后路了。大家都听见了,网站对你施了这么大恩惠,到时候要是你跑了,是不是忘恩负义?

不过竹丛生显然也不是什么新人傻白甜,所有的回答都是中规中矩的一副官腔,无趣,但是安全,日后翻出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路敛光正以为他们还算有点良心,要开始给竹丛生宣传连载作品了,谁知主持人就提了这么一句,下一句话又绕了回去:“笔尖的读者们都对竹神的下一本作品非常期待,也有很多展望,比如说什么题材,什么时候开坑等等,我们集到了许多来自笔尖读者们有关新书的问题,那么可不可以请竹神发一个粉丝福利,挑一部分回答一下?”

唐簇僵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一个台本之外的环节,他完全没有准备过。更糟糕的是,关于新书,情况复杂,并不是回答几个问题那么简单——这是一个陷阱,一旦他应了,再和网站商谈关于新书合同的时候,他就会处于劣势。

是的,等这一本《六界》完结,唐簇与笔尖的合同就到期了,因为双方在众多条款上无法达成共识,新作品的合同至今还没有签订,一直僵持到了今天。如果等到完结,他们还不能谈拢新合同,恐怕竹丛生就要步天清一轮的后尘,离开笔尖了。

要谨慎地处理这个问题。唐簇心想,要……要谨慎,对……如果处理不好,会给他的律师造成很大麻烦……

现场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他怎么回答,这一段还会被屏录下来,供更多的人反复观看。

他的指尖有一点发抖,勉强打了几个字,又立刻全部删掉,紧张到五脏六腑都搅成一团,有效意识开始抛弃他。

一分钟过去,公屏上已经有人在议论“竹丛生怎么不说话了”,主持人开始重复问题打圆场。

一只温暖的手搭在他肩膀上。

“怎么了?”路敛光觉得自己手心下的对方浑身僵硬地不正常,意识到唐簇一定是出了点问题,但那边的情势不等人,他暂且压下了担忧没有问,而是鼓励道:“没事,你怎么想就怎么说就行了,实话实说,没什么的。”

唐簇机械地答道:“好的。”

【嘉宾作者】竹丛生:不可以。

【观众】:………………………………………

【观众】:……这他妈就尴尬了……

【观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梦回七年前

【观众】:刚才好好回答问题的竹丛生看着怪怪的,还是这个像!

【观众】:什么鬼,今天不是给网站庆生的吗?不配合就不要来啊

【观众】:感觉很不舒服,这么是什么意思,看不起粉丝?

【观众】:竹丛生看不起粉丝是什么新闻吗?

【观众】:他不就靠粉丝同人起来的?不然一写文的平时除了更新什么都不干,微博都没有,哪来那么高人气?

【观众】:一个职业写手更新不就是他的全部本职?什么叫除了更新什么都不干?还要干什么?像竹茧那样到处发照片吗?

【观众】:竹茧在自己微博发自己照片怎么了?屌丝男嫉妒别人又帅又有钱又有才华!

【观众】:隔空回复论坛那个神贴:确实没见过,长见识了。

主持人努力说了几句圆场的话,但似乎已经没什么人在听了。

因为嘉宾不开麦,公屏限制发言频率,刷屏的速度相对缓慢,留给了唐簇足够的时间看清每一条评论的每一个字。

他还是搞砸了,当着几十万人的面,当着片羽的面。

当初明明是想要叫片羽高兴,也以为做好了万全的安排,连夜写好了所有问题的答案,可是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

路敛光看着他脸色愈发苍白,眼圈却渐渐泛红,只感到一阵气血上涌。

今晚,他自己也是有正事的,实在不该胡来,但是……

去他的正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