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6节

第6节

电脑里,下一首歌的前奏响起来,唐簇倏然被吸引了注意力,他轻声说:“是《与燕歌》。”

《与燕书》电视剧的主题曲,上周刚刚发布的,笔尖的这次直播晚会果然是星光璀璨,居然请到了原唱歌手来现场。

路敛光惊奇道:“你知道?难道说……你看过《与燕书》原著?我以为你不会看女频呢。”

唐簇点点头:“看得不多,这本特别好看。”

“全靠有死忠粉支持。”路敛光说,“和光同尘有个著名的土豪书迷,论坛里管她叫糖醋大神,你听说过吗?和光同尘早期能一直在打赏榜的榜首待着,有一半是糖醋的功劳。”

他说的这位土豪书迷,是笔尖的又一位风云人物了。

和光同尘的粉丝榜一直是笔尖论坛里又一个众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因为这个作者每一部作品的榜首,一定是一个以糖醋开头的id,比如《与燕书》的榜首id就叫糖醋燕窝。

粉丝榜是一个真金白银的榜单,每本书都有一个,粉丝值直接代表着一个账号为这本书消耗了多少书币。这个榜单有等级体系,达到一定的粉丝值,会获得相应称号,最高的那个级别称号是“盟主”,按照一般女频小说的长度,光靠订阅消耗的书币,只能够得上最低级的称号,想要得到最高的“盟主”头衔,还需要再给作品进行数次非常高额的打赏才行。

一部作品的粉丝榜里有没有盟主的存在,有多少盟主,是衡量这部作品人气的重要数据之一。

这位糖醋大神长期霸占着和光同尘每一本书粉丝榜的榜首,虽然偶尔也会在别的一些作品的粉丝榜里见到,男频女频都有,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大神尤其偏爱和光同尘,最轰动的一件事莫过于当年的和光同尘的生日事件。

两年前,和光同尘表示将会在二十周岁生日当天发布新书。于是那本新书刚开的第一天,作品粉丝榜上便出现了整整二十个以糖醋开头的盟主,不言而喻是一份庆贺二十岁的生日礼物。

经此一役,永远只出现粉丝榜单上的神秘土豪糖醋的名号传遍了笔尖上下,大家纷纷对和光同尘表示:嫁了吧!

那时候的和光同尘远没有现在这么红,即使有,这样数额的一次性打赏——虽然用了二十个账号完成——也足够震惊任何网络小说作者了。所以和光同尘事后特意发了微博拜谢土豪的贺礼,可惜这位土豪来无影去无踪,并没有现出过真身。

那些糖醋开头的笔尖账号似乎也是用一个扔一个,最开始,这位也用过糖醋带鱼,糖醋排骨这些正常的菜名,可后来糖醋开头的菜名明显不够用,以至于出现了糖醋苹果、糖醋豆腐这些诡异的组合。

路敛光扶额,露出不堪回首的表情:“我记得《与燕书》的粉丝榜第一叫糖醋燕窝,第一次看到这id真是让人虎躯一震。不过后来当我又看到和光同尘的新书粉丝榜,觉得糖醋燕窝还好了,真的,比糖醋浣熊好多了,至少能吃。”

“为什么?”唐簇困惑地看着他,“糖醋浣熊也是能吃的呀,味道还可以的。”

第八章 也是我的幸运

路敛光震惊地看着唐簇,唐簇茫然与他对视,后知后觉地问:“国内……不怎么吃浣熊?”

“是啊,我们不吃浣熊。”路敛光无奈地说,“国内浣熊不多,不像欧美泛滥成灾。你几年没回国了?”

唐簇微微一愣。很多年了,他用一具凡胎肉体活在大洋彼岸,用“竹丛生”的笔名活在网络世界,年复一年,他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甚至自己都没算过持续了多久。他阖上眼,这么多年的光阴从他眼前呼啸而过,而这诸多触动感慨,仅仅是一个眨眼的时间。

再睁开眼时,唐簇轻声道:“……七年了。”

离开这片故土,离开那个家庭,已经整整七年了。

这片土地上并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也没有人期待他的归来。林琅已经告诉过他,拜他母亲所赐,他在国内的名声差到不能再差,让他有心理准备。

“那真是很久了。”路敛光笑着说,“虽然我不是东泠人,这么说好像不太对,但是……欢迎你回到东泠!”

唐簇猝然抬起头,看见眼前的年轻男人眸子里全是真诚热烈的喜悦,他专注地看着唐簇,真心实意地说:“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竹神,你不知道我见到你有多高兴。我这个人运气一直很好,但今天能和你见面,可以排进我人生最幸运的事之一。”

唐簇愕然地微微张着口,喉咙发紧,说不出话来。

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从小到大,他母亲说得最多的话是:“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生出你这样的怪物!”

没有人说过,能和你见面,是我人生最幸运的事之一。

他攥紧了拳,鼓起勇气说:“见你……也是我的幸运。”

很久很久以后,路敛光才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明白这背后到底是怎样的一段人生。可此时此刻,他只以为这是这位谦逊的大神对粉丝的一句客套谦词,并没有多往心里去。

《与燕歌》结束了,这是这个环节的最后一首歌,紧接着就要进入一个采访环节。

因为受邀作者众多,整个晚会穿插着好几个采访环节,每个环节里采访几个作者,但是顺序没有提前透露,美其名曰“保持神秘感”,其实是网站怕不少观众只是冲着竹丛生的首次采访来的,不知道顺序的话,死忠粉怕错过竹丛生就只能一直待在直播间里等着,这样晚会的人气数据就能好看些。

唐簇就在这个环节上场。

原本笔尖准备把他放在整场晚会的最后一个采访,是他自己要求往前提的。对他来说,当众接受访谈不亚于奔赴刑场,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自然是越早受完越好,如果要忐忑苦等几个小时,实在太折磨了,于是他被提到了这个时段,而晚会结束前压阵的作者最后定了女频的和光同尘。

现在,等排在他前面的两个作者采访完,就要轮到他了。唐簇僵硬地又看了一眼在线人数,比先前又多出了几万人。

“竹神,怎么了?”路敛光突然问,“你胃疼吗?”

唐簇这才意识到他不由自主地用手按住了抽疼的胃,隐忍道:“没,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脸色看上去很差。”路敛光焦急道,他倾身过去,扶住唐簇的肩,“是胃疼吗?”

“有一点。”唐簇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因为过度紧张引起的应激性痉挛胃痛,艰难地遮掩道:“飞机上……没怎么吃。没事的……”

路敛光站起来,语速飞快地说:“来的路上我看到附近有药店,我去给你买点止疼的胃药。”

唐簇生怕给他添麻烦,急忙道:“不用!等采访结束,我自己……”

“硬撑着怎么行?我现在过去,你好歹能在采访之前把药吃了。”

“来不及的,就快到……”

“来得及。”路敛光断然道,“排在你前面的两个女频作者,齐卸甲和云卷舒,这两个姑娘都特别能聊,绝对会超时。药店很近,我……”

“你怎么知道上场顺序?”唐簇奇怪地问。

路敛光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把椅背上的外套重新穿上,才说:“我认识别的受邀作者,有人发给我看过顺序——别说这些了,你烧点热水,我去给你买药。马上回来,等着我。”

他留下这句话,不给唐簇再次拒绝的机会,雷厉风行地出门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一个人,唐簇终于有点撑不住地微躬起身子,以减缓胃部的疼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