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3节

第3节

唐簇交代完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回到房间就看见写着“不要香菜”的头像在活泼地跳动,他沉郁了整整两天的心情忽然好了一点,点开聊天对话框。

片羽:竹神你看你看你看

片羽:[照片].jpg [照片].jpg [照片].jpg

片羽:我们学校门口的章鱼烧!

片羽:我跟室友已经连着两个晚上翻墙出去吃这个了

片羽:超好吃!而且不管多晚都一直开着

片羽:不是我吹,我们东泠大学门口的章鱼烧绝对是东泠市最好吃的!

片羽:对了,竹神你不也是东泠的嘛

片羽:等你什么时候回国

竹丛生:后天。

路敛光愣在电脑前。聊天框里还有没输完的半句“我请你吃来我们学校吃”,他果断删了个干净,换上一串问号。

片羽:什么?????

竹丛生:后天回国。

片羽:真的?!

片羽:后天周末啊!我没课!竹神我去机场接你啊!

竹丛生:好啊。

片羽:?????

片羽:?????????

唐簇有点无措地看着对方几乎要溢出屏幕的诧异。难道他会错意了吗?片羽只是开个玩笑吗?

也是,机场离市区很远,和东泠大学更是在两个相反的方向,他知道片羽只是个来东泠上大学的学生,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跑到那么偏远的地方去。

怎么办,为什么脑子一热就答应了……要不要赶紧说,我也只是开玩笑的?

他正兀自纠结,那边的提示音又响成一串。

片羽:你同意了????

片羽:真的?

片羽:我要跟竹神面基了!!!!!

片羽: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呐

片羽:你什么时候的飞机?几点到?

唐簇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看着片羽还在不停给他发着消息以表达热烈的期待,心里那点惶然不安也消散了。

他把机票翻出来核对信息,本来准备打字,但他忽然想起来,前两天片羽曾经说过,“露个手都是好的”。

当一个人的社交软件里长年累月都只有一个常用联系人的时候,很难不记住对方的每一句话,而片羽对于唐簇来说,正应了她的id,是吉光片羽一般珍贵的存在。在周年庆这样的大型线上直播活动里开摄像头、开麦,对于唐簇来说都实在太难了,但是如果只给片羽一个人看的话……他鬼使神差地打开手机摄像头,直接拍下了手举着机票的照片发给了对方。

唐簇又想起了那封母亲寄来的,以绝症威胁他回国的信,这件事一直堵在他的胸口,在房客们眼中他看上去还是一样的安静,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两天,他的整个神和心理状态都在崩溃边缘。

这个时候,片羽,他最忠诚的读者,他唯一的朋友,忽然出现在他阴霾一片的世界里,就像……就像光一样。

唐簇知道自己现在的心理不太正常,但他控制不住,他迫切地希望自己能满足一些片羽的愿望,不论自己有多么勉强。因为片羽的热烈回应,才能让他能清楚地感知到:他也被人需要的。

我也是被人需要的。一片漆黑的房间里,电脑屏幕的惨白荧光照在唐簇脸上,飞速滚动的聊天框里,片羽因为他在照片里露了一节手腕而惊喜不已,唐簇缓缓用右手抚上了胸口,听着自己还活着的证明,勉力一笑。

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是被人需要的,我不是怪物。

我是对的,你是错的……母亲。

第四章 有朋友来接我

夜深人静,路敛光一个人躺在宿舍里。

霍淼不在,这两天夜里他要和公会一起开着语音通宵打活动副本,为了不打扰室友路敛光休息,他外出去网吧过夜了。

然而今晚的路敛光注定是要辜负他这一片好心了。已经到了凌晨,路敛光辗转反侧地无法入睡,终于忍不住又把手机拿出来,不知道第多少次地打开相册看最新保存的那张照片。

这是竹丛生发给他的机票信息,方便他接机。姓和名那两栏被简单地用马赛克遮住了,一只骨节分明、修长干净的手松松拿着机票,照片的角落里,还拍到了一小截清瘦的手腕。

很奇怪,路敛光从来没有暗自脑补过竹丛生的真人形象,在他的世界里,竹丛生从来没有具象化过,可能竹丛生庞大的粉丝群体中,也没有人能够描述出哪怕一点他的外貌特征。

这个人每一天都向外输出几千字,年复一年,从不间断,他讲述过那么多的世界,刻画过那么多生动的人物,他向全世界公开过几百万字,却从来没有一个字是关于他自己的。

有好事者统计了笔尖论坛神贴《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里面集的竹丛生与粉丝互动记录,加上他的个人简介“看文就好”,出道八年,除更文外,竹丛生一共在公共平台上说过一百八十七个字,其中有一大半都是“谢谢”,去掉重复字的话,只剩下了二十七个。

这二十七个字被粉丝做成“竹丛生语录”,还印了手机壳,路敛光就买过一个。

神秘又寡言的至高神,他的文字变现成资本数据,高高地悬挂在各类榜单的巅峰,路敛光自问是这千万芸芸众生之中,离竹丛生最近的人,但依旧看不清楚他。

不过今天至少,他看见了至高神的左手。

照片里的这只手如此的年轻,看上去几乎像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