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番外7

番外7

房间里的阵阵呻吟声,娇媚滴喘,隔着老远在大门口也能听见,各种妖娆喊叫摆弄骚姿,可想而知里面的激烈。

穆饶松关了车门犹豫,副驾驶坐着笑笑,刚从周尘昂家里把她接过来,一岁多的年纪正是学说话的时候,听到这种虎狼之词,一定会模仿。

他想了想,走过去打开车门,赶紧将她的耳朵捂住。

娃娃脸软萌的闯进心中,亮着水灵灵清澈的圆眼不解的望着他,直到被抱起来,她吐字不清的念叨着,“下,下来,下来!”

“乖,g爸抱着你。”然后加快脚步的往二楼冲。

楼上整个房间都是她的婴儿房,窗户和大门墙壁都做了隔音处理,果然关上门后,下面的声音消失的一g二净。

笑笑被放下来,穿着淡粉色的公主裙,跌跌撞撞朝着玩偶那堆跑去,抱住了自己最喜欢的独角兽,那是穆饶松送给她的,果然女孩子就是喜欢这种东西,不禁满足的笑了。

“g爸,g爸!”没长齐的牙齿呲呲笑着朝他跑过来,抱住那双长腿仰头萌软的望着他,“我要爸爸,找爸爸!”

“你爸爸在大学里教课呢,等晚上见。”

“啊爸爸,要爸爸爸爸!”

她皱着眉,咿咿呀呀跺脚,着急的话也说不清,穆饶松拿起独角兽逗她玩,刚弯下腰就被她抓住了长发,下手没轻没重,用力薅着,差点把他给拽的跪下去。

“笑笑乖啊,不行的,不能抓头发!”

“咿爸爸!要爸爸玩,陪爸爸玩啊!”

“你听话,放手我就带你去见爸爸,听话啊!”

他疼得额头上出了层薄汗,头发丝y是被拽掉了几根,房间门被敲了两下,她以为是爸爸来了,兴高采烈地松开头发,朝那头跑去踮起脚尖,握住门把手用力往下压。

灿烂的笑容在见到林孜yan那刻就垮了下来,哇的一下哭出声。

站在门口的人一脸懵的愣住,笑容凝固在脸上。

“怎么了?看到我来这么不高兴?”

他全身上下就下半身裹了个浴巾,很显然是刚从卧室里面出来,穆饶松过去捂住她的眼睛,瞪了他一眼,“穿好衣服再上来!”

“好嘛,别哭啊笑笑,我带你去找妈妈,走走。”

刚想拉着她的手,被他给腾空抱起来,穆饶松语气加重,“穿好衣服!”

林孜yan切的一声,吊儿郎当痞气样,那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啊。

她平时被宠坏惯了,想要什么就要得到,没见到周尘昂之前,闹脾气是不会停下的。

秦潇靠在床头,满眼疲惫将她接过来,抱在怀里捏着她的小手指,用温柔的语气说着对她最狠毒的话,“再哭等司池安回来打你屁股。”

果然这招有用,笑笑依偎在她怀中,抱着她的脖子抽泣。

“不要司爸爸,不要他,呜不要!”

穆饶松玩弄着她的小辫接着威胁,“再敢抓头发,他还打你pp了。”

“呜呜呜妈妈!”

秦潇抿着笑,一脸溺爱蹭着她软嫩的脸颊。

她喜欢抓人头发这个毛病怎么改都改不了,把秦潇头发拽的头皮出血后,司池安在她屁股上给了两巴掌,男人下手很重,这两巴掌直接让她从此对他恐惧直线飙升。

哭了以后缩在她的怀里睡着了,秦潇将她小心翼翼放在身边,抱着她哄睡,她跟女儿能一块睡觉的次数屈指可数。

林孜yan从浴室中拿来毛巾,坐在床边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给她擦着两腿中间的精液,红肿的花瓣不断往外吐着射进去的液体,收缩的阴唇,有gu冲动还想插进去。

他闭着眼睛匆匆擦干净。

耳边传来塑料袋的声响,秦潇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是宋诏,穿着白色棉服,一脸温柔低下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满身带着秋冬的寒气扑面袭来。

“给你买了好吃的,现在要吃吗?”轻柔的声音在耳边放大,不敢吵醒一旁睡着的孩子。

她嗅了嗅鼻子,闻到香甜的炸j和薯条味,情不自禁笑了。

宋诏将东西放在床头,把她身边的笑笑缓缓抱起来,送到了二楼婴儿房里。

秦潇迫不及待拿着香甜的炸j送入口中。

他每次演奏会结束,都会在城市各地找最好吃的食物给她带回来,这个炸j焦糯的出乎意料。

宋诏看的很馋,不是馋炸j,是那张小嘴。

等她咬住了最后一块,饿狼扑上前含住她的双唇,夺取着她嘴中的食物和香舌,疯狂吸在自己的嘴中。

秦潇被迫躺在他身下,宋诏急不可耐脱下棉服和衬衫,解开着裤子的片刻,修长的食指抚摸到她下身肿胀的阴唇上。

低头看到那里还在充血红通通的。

“今天谁草你了?”

“还能有谁。”林孜yan笑嘻嘻倚靠在门框。

宋诏瞥了他一眼,搂住秦潇纤软的腰肢坐起来,“跪着背对我宝贝。”

他一点都不心疼她下身,秦潇故作委屈的撇嘴,宋诏怜爱亲了亲她,“乖,你这身体再容纳五六个人都没问题的。”

“嗯……啊轻点,有点大啊,轻啊!”

“送进去就行了,忍一忍。”

巨硕的龟头插入湿滑的阴道,残留的精液没有被擦干净,成了最完美的润滑,他进出有节奏,将她顶得欲仙欲死,腰腹下垫了枕头可以让她跪的不那么累,陶醉眯着眼彻底享受在其中。

“哈……嗯啊老公,轻啊,好爽!”

到了晚饭时间,人陆陆续续都回来了,她刚吃了炸j已经很有饱腹感了,鸡8被顶进去肚皮都鼓起来,面前不知道是谁的鸡8来到了她的嘴边,秦潇累得不想睁眼,等她张大嘴巴含住的时候。

是穆饶松的。

只有他这么大的东西,才会刚放进嘴里,嘴边就要撕裂掉,秦潇皱起了眉头,伸出手去捏他垂下来的庞大卵蛋。

“不急,慢慢舔。”

陆枫脱下大衣,看的已经y起来了,迫不及待的走上前,随手拿起柜子旁的一瓶润滑剂。

菊x近几个月已经被插的可以完美容纳得下他们每个人的鸡8,双龙入x秦潇也已经习惯了,每次进入都会b着她额头出一层汗,高潮来袭的也更加猛烈。

她被换了姿势,陆枫从身后抱着她,跟小孩把尿的姿势一模一样,他插着菊x,宋诏站在床边捅入她绞紧的骚逼,嘴里含着穆饶松的东西被堵得严严实实,三个洞x瞬间被插满。

身下的两根巨物就隔着一层薄膜,把她折磨下身膨胀完裂,可即便如此,她的身体也都能吃下来。

元博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只能拿起她的手来给自己撸一撸,咬牙c控着她的手越撸越快,手心上抚摸到青筋爆炸般凸起。

“都在这儿呢?”

司池安一边解开纽扣边走来,看着她全身上下的洞,没一个是空余的。

“这还让人怎么插?”

“她手啊,那不还剩一个嘛。”

秦潇眼光泛泪,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爽,敞开大腿被抱进怀里,羞耻的姿势抽噎起来,司池安走到她的身侧,抓住了唯一空隙的小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