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内S菊X肠道sB灌尿

内S菊X肠道sB灌尿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平时一般不都是踩着点才回来的,不跟你的初恋溺爱了?”

坐在沙发上的人蜷缩着双腿,把下巴搁在膝盖上,撇着嘴,根本不搭理他。

吃了个哑巴亏,林孜yan话中也满是醋味,掐着她的脸抬头。

“问你话呢,跟谁生气呢?”

“跟我。”

从厨房中走出来的司池安,手里还拿着锅铲,穿着不合身的灰色围裙。

“你怎么惹她了?”

他冷笑着眼神直gg的盯着她,那模样骄傲跋扈道,“自己问,除了男人,她还有什么值得跟我生气的?”

秦潇气不打一处来,抄起沙发上的抱枕,朝他扔了过去。

司池安举高手里的锅铲,及时侧身躲过,“恼羞成怒了?”

“你够了吧!能不能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林孜yan摸了摸鼻子,长满倒刺的刺猬,现在还真是碰不得啊。

“秦潇,别觉得我能忍着你,你再这么跟我说话,不止是草你这么简单了。”

看得出她相当生气,又拿起个抱枕,二话不说从沙发上跳下来,朝他大步走去,看样子是要拼个你死我活。

林孜yan正看戏,果不其然,抱枕往他身上砸了三五下,司池安拿着锅铲猝不及防往后躲,手里面都有东西,他也不好上脚,秦潇咬牙启齿往他脑袋上砸!

“给你脸了是吗?”

“有本事你弄死我!”

他刚想放下东西给她点儿教训,陆枫从楼上下来,嘀咕了一句,“你们两个打情骂俏呢?”

这么一想,乍一看好像还真是。

顿时他就没了想反抗的心思,看她的眼神里也带了些溺爱的滋味。

“恶心!”

她气呼呼扔下枕头回房间,司池安一脸落寞盯着她的背影。

“刚才还一副想把她弄个半死的表情,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他不屑的舔着牙根。

推开门才发现元博在卧室里,顿时脚步僵y,她想拐回去,可身后又有三个男人,想了想,还是进了卧室。

元博看见她两眼放光,就像野狼在庞大的森林中遇到猎物,鲜嫩的肥肉一口咬下去就爆汁。

“姐姐,过来!”

“别以为你鸡8好了,就能随便c我。”

“难道不是吗?姐姐在这个别墅里就是让男人操的,不然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一句话把她的防线彻底弄崩溃了。

似乎是说的对,片刻不c她,都是在怜悯着给她希望,她站在这里就是让人操的,那些男人们除了对她上手之外,也不会有什么其他举动了。

元博从沙发上起身,朝她走了过来,搂住细软的腰将她推去床上躺下,兴奋的咬着牙齿,解开k腰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