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骑在马上c她

骑在马上c她

接连几天,她都没做太出格的事情,只是辗转与服装店和周尘昂公寓之间,她身上没钱,宁愿走路去,走路回也要见到她女儿和那男人。

他们商量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得出她心情要b平时好了太多,连跟他们做爱都卖力了几倍,不知道是心虚还是讨好。

知道她不会跑之后,对她的管束便更加松了,允许出入在别墅的每一个房间里,有时穆饶松还会带她去隔壁的马场里玩,不过大多数,是去那里做爱。

骑在马上插她,马儿奔跑的速度造就了肉棒抽插的速度,穆饶松那么大的鸡8整个贯穿进腹部都要裂开的感觉,秦潇每次都会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趴在马背上奄奄一息的求饶尖叫。

整个宽大的草地被他们包场,随心所欲的尖叫声,让他爽的b平时s都要快,从马上下来之后,整个阴道都是被灌满的精液。

秦潇两腿发软,根本站不起来,一抽一抽的啜泣,被他抱着往马场的浴室走,没穿内裤的裙子下面,流了一地的精液,打湿脚下的草地。

数不清高潮了多少次,她肚子疼的能在地上打滚,里面被鸡8戳的好痛苦。

“不爽吗,哭什么哭,都给你精液了还不满足,你还想要多少?”

“疼,我好疼啊,真的好疼!”

她一副要挺不过去的样子,坐在浴室角落里面哭的断气,被水淋的全身狼狈,红涩眼眶充斥湿漉漉的热泪,求饶的让穆饶松对她产生了心疼之意。

给她潦草洗完了一遍,里面的精液挖不出来,s太深已经被子宫口给堵住了,擦g她身子后抱着离开,还是去了医院。

长期做爱的下场,身子自然是不会好到哪去,子宫已经很脆弱了,上次生产又经历了一次大出血。

穆饶松看着片子上伤痕累累的子宫,心中五味杂全。

秦潇在车里奄奄一息捧着热水,头发还没被吹g就出来了,她冷的发颤,不停吸着鼻子。

看见他出来之后,径直上了驾驶座,手中提着大把大把的药。

“去……去哪。”

“还能去哪,你想去酒店接着来一pa0?”

秦潇委屈的转头不说话,撅起来的小嘴看了真叫人觉得可口。

他看着腕表上的时间,“我送你去店里。”

她的店已经装修的也差不多了,与之前的透明玻璃设计不同,这次采用的都是磨砂质感,若隐若现,晚上路灯的照s下,玻璃会浮现各种稀奇百怪的图形。

还没开业,门外已经聚集了很多拍照的人,秦潇坐在车里观察着。

“你觉得,七百万你能赚到什么时候?”

她捧着热水,幽幽的瞳孔中很严肃,鲜少见到她有这么认真的时候。

“三个月。”

“嗤。”

穆饶松掐着她的下巴,用力将她的脑袋转过来,优雅之下的脸带着嘲意,“三个月?你在逗我玩吗?要知道连我的公司就算做一笔大项目,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一个小小的服装店,怎么敢给我夸下海口的。”

“那你就等着瞧好了。”

“好!如果三个月你给我赚到七百万,我保证放你自由。”

“这可是你说的。”

穆饶松甩开她的下巴,他倒要拭目以待。

“小骚货肚子被c烂生病了?嗯?”林孜yan进来便是一番羞辱,知道他没恶意,就是嘴巴贱,觉得这样才能t现出他的地位。

秦潇不语,捧着中药在喝,苦涩的味道让他也忍不住捏起鼻子。

“什么玩意黑不拉几的,穆饶松给你买的毒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