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分卷阅读48

分卷阅读48

元博泛红了眼睛,抽出鸡巴,转身就朝他跪下,呜呜哭着爬到他的腿边,“你把我鸡巴复原吧行不行!我真的好想操她啊,我要射出来,我要把她给射的求饶!”

沙发上的人一脸冷漠,翘着二郎腿闭上了眼睛,对于他的恳求充耳不闻。

秦潇疲倦的睁开眼睛看去,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简直一个是在地里,一个是在天上,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不是朋友吗。

陆枫懒洋洋的睁开眼。

“潇潇忍耐不住了吗?肚子都被精液灌得鼓起来了,你用那种眼神看我,只会让我更想射你。”

陆枫抓住元博的头发,起身将他提到床边,用脚踩着他的头压在地板上,撑着膝盖狞笑看向她。

秦潇眼中惊愕,恐惧,“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对待他?”

元博的脸压在地上变形,苍白的肤色丝毫没有生机,他不敢有一丝怨言。

“想知道为什么?你就把他当做是我的一条狗就行了,如果元博让你不开心,我能断了他的鸡巴,可以随时来跟我告状,潇潇。”

她只觉得害怕,因为自己也会被那样踩在地上。

不断的射精和操穴。

在一天晚上她终于熬不住了,后面一个男人,面前两个,轮流舔着鸡巴,林孜阳刚射完继续坐在一旁看戏一边撸,陆枫抓着她的奶子扇打。

“快点舔,我还等着呢。”

“呜我真不行了,真不行啊……”两只手都松开了鸡巴,宋诏和穆饶松同时不悦。

“我让你停下来了吗!舔啊!”

“你们放过我吧,我肚子已经快被射满了,就算射的再多我也不会怀孕,我很早就检查出来不孕,呜呜,司池安,求你别操了,小穴烂掉了。”

身后男人狠甩着她的臀部,拧着眉头,“不孕?你又拿来不想被操的借口。”

“呜呜不是,不是的!你们可以带我去检查,我真的不能怀孕,真的不能!如果我能怀孕我早就跟周尘昂结婚了!”

他抽出湿淋淋的鸡巴,掐着脖子将她摁倒在床上。

“你他妈再说一遍你跟谁结婚?你是跟老子结婚!别让我再从你嘴里听到那个男人的名字,下一次我就扇死你!”

秦潇声音哭到沙哑,趴在床上一倒不起。

为了证实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们第二天带着她去了医院做检查。

结果是让人挺意外的,不是不能怀孕,而是她已经怀孕两周了。

秦潇听到这个结果也愣住了。

“怎么会…”

“她的输卵管的确是发育不全,造成不孕不育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万分之一的几率也不是没有,这个孩子来之不易,希望你能好好珍惜,流掉的话,可就再也没有怀孕的可能了。”

她坐着轮椅被司池安推出去,发呆握住手中的检查报告。

两周,两周前,她在什么地方?

“两周前,你似乎是没有跟我们在一起过。”宋诏停下了脚步,望着她慌乱的脸色,窃喜又带着害怕的模样,已经有答案了。

“你两周前,跟你的初恋男友在一块呢。”

司池安脸色瞬间崩塌。

“你他妈!”

秦潇急忙捂住肚子,“我要留下这个孩子!我不要打,再打我就没办法怀孕了,我不要!”

身后的男人掐住她的脖子,把她勒到窒息,“我真怀疑,如果这个孩子是我的,你会不会毫不留情的就把它给打掉!”

秦潇喜极泪涕,看向他的目光中也毫无了恐惧,“你说的对,如果是你的,我一定不会留!”

“我看你就是纯心找死!”

铁链绑在床上一具任人发泄傀儡

“行了别掐了!再掐人死了。”宋诏拽住他的胳膊阻止。

秦潇窒息的眼泪憋出来,从眼眶里唰的往下掉。

司池安面目怒气,笑起来也十分狰狞,“想要他的孩子是吧?我不打,但是这孩子我也不会让他知道就是他的,你秦潇越是想得到什么,你就什么也得不到!结婚,照样跟我结!”

“呜……呜呜你放开我,我不要跟你结婚,司池安,我早就想跟你断绝关系了,我当初是有多眼瞎才会找你约炮!”

这句话怎么都没能让他忍住,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走廊里人来人往,大多数都是孕妇,看到这一幕医护上前急忙劝阻。

“干什么!她怀着孕呢,你是家属吗?不能打孕妇知不知道!”

秦潇低头捂着脸,眼泪啪嗒掉落在腿上,宋诏走过来推开司池安,推着她的轮椅往外走。

她一直哭,眼泪根本止不住,坐上车就开始挣扎着想要开车门。

“我不要回去,我不要,你们放了我。”

穆饶松抓住她的手,“你想下车干什么?去找你那初恋男友吗?可是你先把我们给耍的团团转,现在说扔就扔,不觉得我们也太可怜了吗?”

“你们滚啊!”她捂着泛疼的脸破口大骂起来,“我们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是用来约炮的对象,不至于也想跟我结婚吧!恶心,恶心死了,我想结婚的男人就只有一个,不是你们啊!”

林孜阳垂在身侧的手,开始止不住的发颤,食指颤抖的指着她。

“给老子闭上你这张嘴巴!要想不挨扇,就别惹我生气,不然我直接把你肚子给捶烂!”

她缩在座椅的一角,捂着肚子抽泣。

从医院匆匆出来的司池安上了车,秦潇看见他都害怕,无助的往车门缝里缩去。

“开车,回家。”

“不要,你们放我下去,我不回去!不回去!”

司池安越过中间的穆饶松和宋诏,直接朝她扑了过来,满身寒气阴怒,爆发的怨气层层而上,薅住她的秀发,脸色狰狞。

“你想让我打死你呢?需不需要我给你来一次人工流产,嗯?”

头皮被揪的眼睛往上拉扯,发抖的身子颤的幅度越来越大,宋诏阻止他。

“司池安!你就是不要这个孩子,也别伤害她的身体!你刚才在医院那么多人的面直接扇她,你知道这事要是传出去,她爸妈可能会让你跟她结婚吗?”

“不跟我结婚难不成跟你们结婚吗!”

陆枫翘着二郎腿笑了,“那你觉得呢?我们谁不想跟她结婚,你这是在给我们留机会啊,可别让我们联手起来把你给逼下去。”

“小屁孩,你算个什么东西?大学还没毕业,我看在秦潇跟你发生几次关系上,才不对你动手,你可别不知好歹!”

“哦呦,内讧了。”穆饶松笑的甚至轻蔑。

车里的气氛冷到极点,元博心死如灰的低着头,抬眸瞪着对面的秦潇,像头快死的饿狼,想要随时捕食。

因为她的怀孕,下面小穴少了男人们的侵入,取而代之的,是她嘴巴,每次都会轮流塞入三个,来给他们舔射出来。

她有了想逃跑的念头,为了防止她跑走,司池安拿来两根锁链,将她的双脚全部拴在床尾处,能活动的范围,就只有这张两米的大床上。

每天除了饭,她吃得最多的便是精液。

元博想射射不出来,难受的放进她嘴里拱来拱去,一个手掌大的鸡巴,放在嘴里也毫不占地方,看他们每次都把她给戳到窒息,元博快疯掉了,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硬起来了。

林孜阳干她嘴巴的次数最多,一天三次,少一次都不行。

一边在她嘴里凶狠插着,一边说道,“你这肚子里面的孽种就是被我们精液给养大的!别的男人孩子怎么了,还不照样都得吃下我的精液!”

喉咙插了几十下,突然发现鸡巴上面有血,拔出来一看,是她的嘴角流血了,撕烂的痕迹看着触目惊心,上次司池安扇她的时候,就有了流血的迹象。

“啧,不经操的贱货!”

秦潇被扔下,脸砸在床面上,她试图挣扎,被脚上的链子给困住,完全动弹不得,胆怯的伸出手,捂住自己撕裂的嘴角。

迷离灰暗的双眼,绝望的成了一具任人发泄傀儡。

司池安工作完回来,她已经睡下了,偏偏硬是要把她从睡梦中给揪起来。

正眼就能看到在面前杵直着的肉棒。

秦潇已经麻木了,本能反应张开嘴巴,扯痛了嘴角的伤口。

修长的手指,抚摸上那片伤口,“玩的还真狠啊,是不是挺爽的?我不在家,你今天吃了几个人的精液?”

“说话!”

他不温柔的拍打着她肿起来的脸蛋。

秦潇迷迷糊糊,半眯着眼睛哼道,“五个……”

“看样子都在你嘴里操过了啊,真脏,没刷牙一股腥味,你也只配在这里吃精了。”

司池安抵住她的上下牙齿,以防咬到,开始在里面进攻,龟头轻而易举插进嗓子处,爽的上头,夹的很紧,她每一口想咽下去唾液的动作,都在拼命的夹着他。

“嘶,你是真欠操,干嘴巴多没劲,操你下面得了。”

“不要……”

他的鸡巴已经抽了出去,掰开她的双腿架在肩膀上,冰凉的阴唇被火热的肉根顶住,秦潇惊恐,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不要!不要啊!别操我!”

“把嘴闭上,你找抽呢?”

她哭的声音越发残忍,揪住床单嘶哑的喊叫,“救命,救救我,呜你别操我,孩子,会伤害到孩子的!救命啊!”

司池安毫不留情隔着睡衣,在她肚子上扇了一巴掌。

“婊子我让你闭嘴!”

“啊啊啊!不准扇我,救命啊!”

刺耳的尖叫声,房间外的灯纷纷亮了,宋诏疾步走进来,拽开怒火充斥的男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真打算把她孩子给操没了?你看秦潇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她成什么样子?她不就是任人骑的贱货,现在怀了别的野种吗!我就是今天干死她,也是她活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