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分卷阅读46

分卷阅读46

如果可以,想被哥哥操死

秦潇到最后被操的理智不清,嘴里除了吐出的求饶声以外,再重复不了别的话,还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怎么一边哭一边承受着他的撞击。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了。

更多婆婆好书敬请加入: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點/¢/o/┮m

大床依然是昨晚的凌乱,身边空荡的没有一个人,摸上床边的温度,早已凉的透彻,就连他带的那本书也不见了,显然是早就走了。

秦潇难受的抱着被子,上面还有他昨夜残留的余香,独特的清香味道,是只来自他身上的味道,熟悉的令她想哭。

双腿微微一动,大腿间就引来一阵前所未有的酸爽感。

秦潇揪着床单面色痛苦。

她掀开被子,费力的抬起头往自己身下看去,发现大腿青紫的痕迹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到膝盖一整片都是捏红的记号。

白嫩的软乳上也满是咬痕,她用手指轻轻抚摸着破皮的乳头,眼角挤出了泪光。

又疼又爽,秦潇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疯子,想让他恨不得将她给操死,哪怕他再用力一点,把她操的只剩呼吸,做他一辈子的性奴,她都觉得心甘情愿。

好想他……好想他,真的好想!

秦潇受不了,忍痛翻下床找出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

电话不过几秒就被接通,可那头什么都没说,秦潇委屈哭着。

“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就走了,我身上好痛啊,动不了,呜大腿好酸,求你了回来好不好。”

那头很是淡定,“我在上课,挂了。”

下一秒就切断了电话,秦潇气极败坏的把手机扔了出去!砸在地毯上翻滚了两下。

班里传来一阵暧昧的尖叫声。

周尘昂镇定的将连接在手机上的蓝牙关掉,拿起一旁的书砸在桌子上,荡起一片灰尘,眯着眼,低沉的声音吼道。

“安静,上课了!”

不知不觉中,她又睡着了。

地上的手机不停的在响,梦里做梦都是手机铃声在狂追着她,秦潇吓出一身冷汗,猛地睁眼,窗外的阳光更刺眼了,显然是中午的阳光。

地上的手机还是响个不停,她一瘸一拐的下床捡起来,司池安打来的。

秦潇犹豫了一会儿,接下来。

“喂…”

“一个晚上没有回来,你还想准备怄气到什么时候?如果让我抓到你,可不是操几次这么简单。”

“我不想回去。”她语气认真,“我有喜欢的人,我爱他,我要跟他结婚。”

“你爱他?”

他发出渗人的冷笑,从喉咙磕磕绊绊的呵呵笑出声,皮肤上都浮起一层慎人的鸡皮疙瘩。

狠狠的拍向桌面,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咬牙启齿的恨意大吼。

“如果你敢跟别人结婚了,你就完了!我一直以为你很聪明,我给你了机会,让你可以去跟别的男人玩,可你不识好歹,竟然还想嫁给其他男人!”

“秦潇,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打电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可要做好准备了。”

他怒目切齿将手机听筒放在嘴边,“别让我等太久了,宝贝儿!”

电话嘟的挂断。

秦潇坐在床边害怕的手都在发抖,她急忙扔下手机,害怕的爬上床,缩进被窝里,紧紧攥住唯一的遮挡物,手和脚都开始泛疼。

以他的手段,是会让她的断腿?还是断脚?

房门突然被刷开,司池安怎么会这么快就找到她!

秦潇胆怯的露出一双眼,周尘昂提着盒饭进来,右手臂上搭着黑色的大衣,随手放在门口衣架上,她瞬间松了口气,紧绷的身心都放松下来了。

“呜你怎么才来啊!为什么早上丢下我就走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我好害怕,你陪着我不要走了好不好!”

她撑着手臂从床上坐起,拽住他的衣袖,羽绒被从她光滑的肩膀上滑落,露出娇嫩的身躯和波涛汹涌的双乳,青紫的咬痕是他亲口留下的。

周尘昂抽开胳膊,将盒饭递给她,声音冷如冰毫无情感,“吃饭。”

秦潇傲气撇着嘴接过来,把盒饭打开一看,居然是红枣小米粥,下面还有几碟小炒菜,

“不是吧,怎么是粥啊?我不是很想喝粥,我想吃点辣的。”

他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看都不看她一眼,“你只能吃这个,没有别的选择。”

秦潇磨着牙齿,还是从了,粥很烫,保温性极好,将菜摆在床头,夹着一口菜放在汤里搅拌,抱着碗轻抿。

听到她吸汤的声音,男人才回头看了她,严肃紧绷的脸始终没变。

她喝的太入迷,根本没看到他的小动作,等到她发觉过来,周尘昂已经凑上前,单腿跪在床上,把她拿着汤的双手举高,低头趴在她的胸前含住了一颗嫩乳的奶头。

“啊……”

秦潇手一软,吓得以为汤要撒了,周尘昂早就知道,稳稳的托住碗底,继续疯狂含着乳头用力吸起来,本就被他咬的破皮,还不肯放过。

“呜……轻点嘛,疼,疼!”她软软的嗓音哀求着,他却越来越凶猛,光是咬着还不够,拼命的用牙齿往外拉,秦潇疼的哭起来。

“又……又没人跟你抢,你轻点,乳头要被咬掉了,周尘昂……我疼,我真的疼!”

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有力的托着碗底,一手将碗放在了桌子上,推着她的肩膀扑倒在床,秦潇抓着他浓密的短发,哭哭唧唧的哼咛起来。

“疼,啊疼。”

他忽然放开满是口水的乳头,声音沙哑魁魅,“再叫大点声。”

又换了另一边吸,秦潇终于知道他想要什么了,纤细的长腿夹住他结实的腰身,哼唧唧开始道。

“啊嗯…轻点嘛,哥哥太用力了,妹妹真的快要受不住了,哥哥……啊奶头咬烂了,要烂掉了啊!啊呜呜哥哥!”

从来都是一向镇定的男人,脸上头一次出现了慌乱,每一声的哥哥都叫到他的心坎里,再柔软不过的嗓音,他狠狠抓着软乳,在他的手掌中握的变形,戾气的双眼直逼瞪向她。

“你是想让我把你弄死在床上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