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分卷阅读45

分卷阅读45

颜射口交精液含在嘴里咽下订婚

像是被人扔掉破碎的布娃娃,秦潇脸上黏着大量白浊的精液,有些还堵住鼻孔,甚至呼吸都变得困难,流进嘴里她也没力气吐出来。

陆枫用她的头发清理干净鸡巴,提上裤子出去时,才发现客厅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人了,坐着两个男的。

“这两位也是秦潇的小情人?”

穆饶松撑着沙发歪头笑着,一旁的司池安脸色冷的难看,原来还有他不认识的男人跟她上过床。

陆枫完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走去厨房接了杯水喝,回头看着他们,气氛已经变得见怪不怪,就连元博也一脸的淡定。

陆枫放下杯子,轻笑,“都在这排队呢?我操完了,下一个是谁进去呗。”

“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说话注意点,你可不是谁都能命令的。”穆饶松可不跟他笑嘻嘻,语气严肃。

元博正想骂他不知好歹,陆枫咳了一声,打断他即将要说的话。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多留了,那个女人交给你们了。”

元博跟着他走出去,陆枫摁下电梯,瞥着瞪了他一眼,表情格外的阴沉,“没有我的命令,再敢多说一句话,把你嘴巴扇烂。”

他委屈的撅着嘴巴,“知道了。”

“啧。”

秦潇满脸的精液,看着已经格外让人不爽了,被操成这副样子,淫荡的怎么跟个狗一样。

司池安把她拽下床,一路拖着她的胳膊,来到浴室扔进浴缸中。

“自己洗!”

秦潇艰难的扶着浴缸爬起来,打开水龙头,冲刷掉自己脸上粘乎乎的精液,就见他解开了裤子,她身体跪直,凑上前张开嘴巴含住疲软的鸡巴,在嘴里服侍着。

司池安捏着她的耳朵问,“刚才那两个男人是谁?”

她一边吸着,一边又从嘴里吐出来,“是我服装店里的男模特。”

“连自己员工也搞,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说起这个似乎就格外的委屈,她吸着鼻子,“是他们强迫我的,不是我愿意的。”

男人冷眼垂下眸,拍打着她的脸蛋,“问谁都是强迫你,你自己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骚吗?”

“知道……我知道。”

“接着舔,别浪费时间了!”

加快速度的深喉,浴缸里的水一直在流,快要蔓延到她的胸口,窒息也令她越来越难受,有技巧的捏着卵蛋揉搓,时不时的含住两颗蛋放入嘴中用力吸。

她服侍过这么多的男人,口技到底是熟练的一塌糊涂,司池安不得不放弃忍着,缴械投降,射进她的嘴中,浓稠的精液她一次性没有咽下去,剩下的含在嘴里。

等他拔出去后,还张嘴给他看着,怎么一口一口咽掉的,那些小动作实在是骚得不行,司池安看的入迷极了,浴缸里漫出来的水,洒在他的皮鞋和裤子上,都没有任何的知觉。

秦潇咽完后低下头,恶心的腥味让她眉头紧锁,没敢让司池安看到。

“洗完后出来,待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穆饶松为她换上准备的衣服,并不是情趣内衣,很普通的米色毛衣和针织包臀裙,很小心的给她穿上棉质丝袜,显然他没给女人穿过衣服,动作生疏不敢暴力。

秦潇紧张咬着自己唇上的死皮,什么都不用她做,只是站起来被他提上丝袜,又趁机在她大腿中间揩了把油,低头趴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手掌摩擦着丝袜隔着的阴唇,里面没穿内裤。

紧致的丝袜勾勒出两瓣阴唇的形状,他发出沉声暗笑。

“骚的很,都肿了呢。”

“唔。”

声音依然那么轻,嗓音的诱人,她甚至感觉自己下身有点湿了。

外面秋风渐凉,又套了件黑色大衣,坐上车,穆饶松的手还依然不停的在她大腿上抚摸,时不时的往阴唇上滑一下,秦潇保持着一个姿势不敢动,不想让自己胡思乱想,可到最后她还是湿了,男人的笑声很自豪。

“舒服吗?”他轻问。

秦潇逼不得已点头,脸颊泛着润红,“舒服。”

车子停在一家酒店外,司池安从前面绕过来,打开车门拽着她下车,秦潇穿着高跟鞋,走的小心翼翼,被他握住右手,口袋里拿出一枚银色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这是什么?”

突然发现他右手上也有一枚相同的戒指,司池安面无表情搂住她的腰,往酒店内走,“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回头看向穆饶松,他坐在车里,撑着脑袋笑盈盈的看着她,似乎并不打算下车。

还在奇怪他们想干什么,来到一扇包间门外,一旁的服务生推开门,圆桌里面坐着的人居然是她爸妈。

司池安瞬间换上一副体贴好男人的笑容。

“叔叔,阿姨。”

两位急忙起身打招呼,秦妈笑着拉他,“过来过来,小司你坐这里。”

秦潇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她已经感觉到了不安,急着用眼神去询问司池安。

秦爸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问道她,“潇潇,你怎么也不早说,你跟司总正在交往呢,上几次跟司总合作,怪不得对我一再退让。”

“叔叔不用叫的那么客气,我们迟早是一家人。”

“小司说的对,就别见外了。”

秦潇的表情跟远古人没什么两样,转过头呆呆的看着他,小声嘀咕,“谁跟你交往了?你跟我爸妈说什么了!”

司池安眼底警告浮现出,瞪了她一眼,她的气势瞬间怂了大半,抿着干燥的唇垂下头。

她的手一直被他握着一只,又掐又拧,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秦潇听着他们在交谈,原来这场饭局,是她跟司池安的订婚局。

另有其人

秦潇用力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司池安不悦的瞪着她。

“我……我去个厕所。”

她慌忙的起身走出去,秦妈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这怎么还闹脾气呢?小司。你们吵架了?”

他抿着唇笑,“可是今天订婚太仓促,没告诉她,我去哄哄她。”

秦潇抹着眼睛,踩着高跟鞋快速的往走廊尽头跑,身后的男人三两步追上来,强硬拽着她胳膊拉回来。

她第一次脾气上头的大吼,“滚啊!谁要跟你订婚了?我们什么关系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我都已经这么委屈做你们想要的性奴了,你凭什么剥夺我的人生!”

她哭红了眼,倔强高傲的抬起头瞪着他,“司池安,我不会跟你订婚,你别想了!”

他用力捏上她红肿的脸,往身后的墙上猛地摁下去,脑袋磕在墙面,疼得她眼里直冒泪花。

“把你这些话给我憋回去!除了听我的,你没得选,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我把你这张脸给毁了!”

他怒不可赦的压低眼皮瞪着她,秦潇始终都是那副倔强的模样,司池安拽着她的胳膊往包间里走,一边走一边低声道。

“如果你敢进去再乱说什么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吸着鼻子,把眼睛上的泪擦干。

见他们回来,秦妈继而一笑,“潇潇又在耍什么小性子呢?都是快要结婚的人了,以后可就别这么任性——”

“爸妈!”秦潇突然打断她,一脸严肃的甩开司池安的手,他回头警告狞瞪着她,眼神已经很危险了。

“我不会跟他结婚!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不喜欢他,我不会跟一个我不喜欢的人结婚,我喜欢的另有其人,而不是司池安!”

“秦潇!”

男人没控制住的怒吼,面前的空气都在震动,整个房间里回荡着他凶狠的吼声,秦潇红着眼,艰难的牵扯起笑容。

“本来就是,谁喜欢你了?我有跟你说过我喜欢你吗?别自作多情了,真以为我离不开你了?是你离不开我才对吧。”

秦爸着急的起身,“怎么了怎么回事!有话坐下来好好说,潇潇你怎么能这么任性,现在才说不合适,你让小司怎么办啊。”

“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们谁都别想让我跟他结婚!”

“那你告诉我你喜欢谁!”司池安咬牙启齿的瞪着她,面对她步步紧逼,咄咄逼人,“穆饶松?林孜阳?宋诏,还是今天那两个男人!”

“真可笑,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们一样吗?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他凑近她,仅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威胁,“别逼我打你!”

“打啊!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跟你结婚!”

秦妈跑过来阻拦,“潇潇你说什么傻话,有话好好说。”

秦潇擦着掉下来的眼泪,转身推开门往外跑,秦爸上前拽着司池安,“你先别追她,让她冷静一会儿,一会儿我们打电话给她沟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