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分卷阅读21

分卷阅读21

,魁魅的让人足以窒息。

“满足你。”

精壮的腹部肌肉使力,腹肌用力紧绷,不断挺动往前使劲插进,她已经装满精液的子宫,秦潇又被逼到了巅峰,仰起头喝了满口的水,下面喷出温热的激流,源源不断浇灌在龟头。

他插了百下,突然拽着她的头发让她跪下去,秦潇急忙吐掉嘴里的水,含住沾满淫水的肉棒,咕的几声,将射进来的精液吞进肚子里。

操肿的小穴闭合很紧,可还是有些精液控制不住往下流,被水冲入下水道中,拔出鸡巴仍然鼓起的腹部,里面全部装着他的精子。

吞完了全部,宋诏关掉了花洒,浓黑的耻毛上还沾着水珠,往下滴落在她的脸颊上。

她仰起头不断喘着气,张着嘴好似还在渴求,撅起红唇,妖媚的亲吻起他的龟头。

“谢谢主人,赏赐的精液。”

宋诏没说话,眼神却一直黏在她的脸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副淫荡的小脸。

她反倒吸得更用力了,甚至哀求他,“主人再赏赐给奴隶些吧,好想吃,主人的鸡巴好好吃,唔人家还想要喝。”

“就这么喜欢吗?”他低哑着声音问。

“喜欢,好喜欢!”

宋诏摁住她的脑袋,“精液是没了,不过尿还有不少,这么想喝的话,那就全吞下去。”

她嘴里含着粗大的肉棒,含糊不清激动的感谢,“谢谢主人!”

这副模样可真的贱,宋诏喜爱极了,掐住她的脑袋,便开始在她嘴中放尿,哗啦的灌进去,吞咽的不是很及时,一些尿液不可避免的从嘴角流下来。

她估计是怕挨打,求饶的看着他,吞咽的更加用力起来。

宋诏被她吸的差些尿不出来,忍住欲望,把鸡巴拔出来了些,她张大嘴接住,哗啦几声灌满小嘴,咕咚的又吞下去。

最后还是被呛到了,跪在地上咳嗽着道歉,“对,对不起主人,我把地上的舔干净,您别生气,唔谢谢主人赏赐,谢谢主人。”

宋诏眉头一皱,从欲望中脱离了半分,抓住她的头发,制止住了她下一步舔地面的动作。

“不用舔了,去刷个牙,肚子里面的精液自己弄出来。”

“是主人。”

她腿软的从地上站起来,还要被他扶着,宋诏拆开新的牙刷,给她挤着牙膏。

秦潇扶着洗手台,手指插进红肿的小穴里,去抠挖里面的精液,却怎么都抠不出来,求救的看向他。

“主人,帮帮奴隶,精液抠不出来,好难受,求您帮帮我。”

她的手指还插进自己的下体,弯着腰,过分勾人的姿态,宋诏手中的东西差点没拿稳。

“屁股撅起来。”

秦潇照做,嘴里叼着牙刷,抬头从镜子中看着自己哭花的脸,以及男人低头认真地表情,伸出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严肃的给她挖着里面的精液。

他的手指很长,能捅到最深处,戳碰到敏感的地方,从她嘴里时不时的发出呻吟,听的宋诏又硬了。

白浊的精液沾满手指,从她骚逼中挖了不少出来,秦潇双腿分更开了,牙刷都没办法咬住,嘴里的泡沫不断滴到胸前,哀求着他轻点。

低头看着大腿流下来的精液,她哭哭啼啼道,“主人射进去了好多,会不会怀孕啊,要是怀孕,主人就不会要我了。”

他的动作一顿,抬头瞪着她,“为什么不会要你?”

“因为主人就会去操别的女人了。”她眼泪哗啦的往下掉。

宋诏狠狠往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警告道,“再敢给我说这些犯贱的话,下次在里面尿,给我憋一天!怀了就生,怀不上天天内射。”

她故作娇吟的念着疼痛,讨好着,用肥软的屁股,去贴紧他火热热的鸡巴,“不要,不要生气主人,奴隶知道错了。”

灌肠 <她和她的主人们(魏承泽)|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 haitangshuwu(hai棠圕楃)/717171/articles/8386972

灌肠

床头的手机一直在震,嗡嗡不停,把她从昏睡中吵醒。

秦潇不肯睁眼,摩挲着床头去拿她的手机,上次的手机被摔坏,换了个新的没用习惯,怎么都划不开接听按钮。

她睁眼一看,发现是钱多多打来的。

“喂~”清早起床的声音格外哑气,那边委屈快要泛滥出屏幕。

“潇潇,我出车祸了,不敢告诉我爸妈,你能不能来一趟医院,呜,我身边能想到的人只有你了。”

“真的假的,你被撞到哪了?”

“胳膊,我都快成残疾了。”

她昏睡的脑子顿时清醒不少,撑着酸疼的身子起床,“嘶,那你等等,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就到。”

宋昭还在睡,听到声音很不愉悦,搂住她的腰,强硬将她抱进怀里,晨勃起来的巨物,正死死抵住她的大腿,硬邦邦格外硌人。

“主人…”

“闭嘴。”他阴沉着声音,估计是有起床气。

秦潇不敢乱说话,咬了咬牙,伸出手去揉他胯下挺立的东西,故作娇滴滴哼咛道。

“奴隶今晚回来满足你好不好嘛,朋友出车祸了,我要去看一眼,拜托拜托。”

他这才缓缓睁开锐利的双眼,淡色的眸盯着她,不悦道。

“男的女的。”

“女的,不信我可以拍照发给你!”

宋昭又闭上了眼睛,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后,把手从她腰上放开,拍了拍她的屁股。

“早点回来,去把桌子上的药膏涂了,脸上还有点肿。”

秦潇喜笑颜开,抱着他脖子亲了一口,“谢谢主人,主人最好啦。”

他嘴角噙着笑意,闭上眼睛都能想象到那张嬉皮笑脸的表情,刚才的起床气瞬间消失。

秦潇打车来到医院,钱多多却没接电话,只能循着她给自己的病房号找,竟然是肠胃科。

她敲了敲房门,“多多,我进来了。”

里面窗帘被拉紧,黑压压一片,哪像是个病房的样子,床上也根本没人。

她皱眉低头看信息,想着是不是自己走错了,面前突然窜出一个人影,把她吓得差点没喘过气。

“姐姐,你来啦。”

元博手中握着铁链甩了甩,露着灿烂的笑。

“你怎么在这里!”

她预感有些不妙,往后退了一步,不巧撞到身后路过的护士,还没转头道歉,胳膊突然被往里猛地一拉,外面走廊只传来哐当一声,门紧紧闭合,反锁上。

秦潇被他拉进怀里,整个人抵在门板上,她恐慌不安抓住他胸前的衣服。

“元博,你认识钱多多?”

“不认识呢,姐姐。”

“那你怎么知道我要来!”她已经幻想出一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