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分卷阅读20

分卷阅读20

宋诏没了怜悯,最基本的原则也彻底消失,掐住她的脖子疯狂开始撞击,把她的大腿往下压的几乎快要折断,粉嫩的骚逼此刻只为他一人敞开,一想到这里还有人进入过,他便越发用力的开始顶撞。

“真想操死你!我倒要看看这里要是烂了谁还会操进去,秦潇,你就该做我一个人的性奴和母狗,我不允许你给别人操!如果这里还敢有第三个人的鸡巴进去,我会拿着刀子捅进去!”

她吓出一身冷汗,却在他的威胁之下,竟然达到了高潮。

“不,不会的主人,唔奴隶的骚逼永远是您的,啊只给您操。”

这种隐瞒的快感,使得她淫水流的越来越多,不得不说,她真的很贱,就连司池安打开病房门,发现她跟林孜阳在一起的那一刻,她惊吓的下面都会分泌出更多的淫水,幻想着,让他狠狠的惩罚自己,往她身上抽打扇过来。

那一刻,是她最爽的时候。

卫生间里持续操爱强制高潮 跪在身下吞精哀求喝尿手指挖出精液 <她和她的主人们(魏承泽)|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 haitangshuwu(hai棠圕楃)/717171/articles/8384172

卫生间里持续操爱强制高潮 跪在身下吞精哀求喝尿手指挖出精液

与他的做爱远没有结束,他体力惊人的可怕,后半夜将她拉在卫生间里,抵在冰凉的墙壁上后入,一次又一次把她顶的不醒人事。

两个人身上大汗淋漓,他打开头顶的花洒,冰凉的水顺着发尖哗啦往下滴落,秦潇喘不过气,红着脸,闭上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微弱的哀求着救命。

“想让谁来救你?”

他霸道的占有欲,捂住她的嘴巴,水珠顺着黑发,落在深邃的眼窝里,滑落高挺的鼻梁,落在她的肩膀上,趴在她耳边低吟着,声音磁性浑厚。

“爽不爽,嗯?记得自己高潮了几次吗?”

“呜不记得……不记得了,主人,奴隶坚持不住了,鸡巴快要插坏了,求主人怜悯。”

“哼,怜悯?骚逼可不是这么对我说的,它说它痒得很,想让我用力往里插呢!”

臀部突然用力向前一顶,她发出痛苦的呻吟,指甲不停划着光滑的瓷砖,抓不住任何物体,花洒上流出来的水,几乎把她呛到窒息,不断咳嗽起来。

“主人咳!救命,救救我……奴隶要被操死了,呜呜呜不行了!骚逼真的要坏掉了!”

“不会坏的,我今天就是把你插死在这里,它也会好好地夹紧我!”

秦潇不停摇头,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水还是眼泪,推着他的腰大哭出来,精液灌满了小腹,一次又一次,操的她神魂颠倒,太可怕了。

小穴已经被操肿,肉棒挤压在里面紧软的嫩穴,射了多少发,依然都不肯出来。

宋诏贪恋的抓住她胸前的柔软,白嫩的奶子在他宽大的手心里,挤压成各种形状,故意用力,让她发出呻吟哀求,另一只手捏住她的阴蒂,用力紧掐。

“啊!”

他连着一周没这样发泄过了,宋诏已经彻底迷恋上了她,恨不得把她用力操进自己的身体里。

“好爽,额……秦潇,求我,求我射给你,快点!”

“呜,呜啊……”她实在没力气了,只顾着哭起来,屁股却被他狠狠捏了几下,宋诏吼道。

“求我!没听懂吗母狗!”

“呜求您!主人,求求您射给我,母狗想要精液,射到奴隶的嘴里,求求您了!”

身后的男人发出诱人的低笑,刘海被水打湿黏在额头前,浓密的睫毛上沾着点点水珠,淡色的眸子燃起笑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