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太平客栈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胜天半子

第二百三十八章 胜天半子

不过白鹿先生也不敢太过大意,既然秦素敢以此等方式分出胜负,恐怕是有备而来。

秦素学过围棋不假,可她的爱好太多,君子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都有涉猎,在她有限的时间里,除了音律一途之外,其他七雅,都是稀松平常。

历代围棋天才,大多在四十岁左右达到巅峰,比如魏臻就是如此,然后在五十岁之后开始衰退,秦素和白鹿先生刚好是错开了这十年光阴,秦素过于年轻,白鹿先生过于年老。只是两人并非国手,秦素用在围棋上的时间自然是不如白鹿先生用在围棋上的时间,以经验而言,反而是白鹿先生更占优势。

不过秦素始终都是神情淡然,胸有成竹。

原因也很简单,秦素还有“天算”。

秦素的双眼不知何时变得雪白一片,不见眼白和瞳孔,只有茫茫白光,已经进入“天算”

状态之中。

“天算”可以勘破各种精妙招数的种种变化,自然也能用于对弈。

两人不断落子,很快在棋盘上便形成一白一黑两条大龙。而在棋盘上方,竟然也随之显现出两条长龙,虎视眈眈,张牙舞爪。

棋行二十手,厮杀开始。黑棋飞压白棋右下角,白鹿先生毅然冲断。白棋黑棋各成两截,四条龙盘卷翻腾沿边向左奔突。白鹿先生棋力相当不弱,尤其擅长快棋,可秦素更是落子如飞,而且缜密。白鹿先生惊愕之心有增无减,打起十二分精神。黑棋巧妙地逼他做活,他却又把一条黑龙截断。。

棋盘上的厮杀越发惨烈。白鹿先生不顾一切地揪住一条黑龙,又镇又压,穷追猛打。黑棋却化作涓涓细流,往白棋的左上角渗透。假若不逮住这条黑龙,白棋将全军覆灭。

白鹿先生的神情变得极为凝重,微微颤抖的白须表露了他此时内心的真实情绪。

百手之后,秦素利用角部做了一个劫,白鹿先生没有回旋余地,只得一手一手把黑棋提尽。虽然秦素随之受创,但仍旧面无表情,反而利用这劫,吃去白棋右下角,又封住一条白龙。

白鹿先生不得不逃龙,可是举目一望,周围黑沉沉一片,犹如城外的玄甲大军铺天盖地压来。白鹿先生手捏一枚白子,迟迟不能落下。只有逃出这条龙,才能使黑棋无法挽回刚才的损失。然而前途渺茫,出路何在?

白鹿先生的落子便越来越慢,每一步都要思量许久。

在白鹿先生看来,棋盘上杀机四伏,他的每一步似乎都在秦素的算计之中,正应了先前一位儒门先贤对李玄都所言:已落天网之中。

秦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不断落子。

一百八十手后,秦素已经是稳操胜券先手收官的大好局面。

在棋盘上方的半空中,代表白鹿先生的白色大龙已经是遍体鳞伤,而白鹿先生受其牵连,也是脸色苍白,气机衰弱。

白鹿先生将目光从棋盘上收回,抬眼望向秦素,缓缓道:“好一个‘天算’。”

直到此时,秦素双眼中的白光才收敛几分,开口问道:“都说人算不如天算,不知先生能否胜天半子?”

白鹿先生不再说话,以二指拈起一枚白子,然后落了下去。

一瞬间,白鹿先生感觉自己好似置身于无边无际的旷野之中,天空中有隆隆声,似乎有东皇太一驾车奔驰而过,天地化作一片,无限广大,却又无限拥挤,杀机四伏。

忽然间,传来一声轻笑,声音不高,是个女子声音,但又没有半分感情,从高远处传来,好似苍天在上。

接着,一只洁白的手掌和探出衣袖的皓腕映入白鹿先生的眼帘,白鹿先生只觉得眼前一亮,然后那手掌二指夹起一枚黑子擎至空中,一声脆响,落于棋盘之上。

白鹿先生身形巨震,极为艰难地拈起一枚白色棋子,竟是怎样也落不下去,因为他不知道该落在何处。

最终,白鹿先生只能将棋子投回棋盒之中。

投子认输。

终是没能胜天半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