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锁魂玉之我被仙界皇子穷追不舍 > 最终章:归尘

最终章:归尘

【绝杀】

严佩的功力果然非同寻常,当他发现自己中毒后,用内力封住了心脉,以阻封毒血流进心脏,下一步他要做的就是换离疏身上的血。

此时离疏已被封了法力,严佩像拖拽一只要被宰割的羊羔一样,把他拖到了那口“棺材”旁。

严佩准备先把血仪里的严风弄死后拖出来,再把离疏放进去,然而,他惊异地发现那口“棺材”里面是空的。

未及多想,严佩先把离疏放了进去。警惕地环顾了四周,百枯草的剧毒已经让他有了很强的反应,四肢有些麻木,七窍中开始有血渗出,他必须尽快完成换血,把体内的毒血清除掉。

他立于浑天血仪外,正要盖上“棺盖”,准备发功启动这个换血法器,这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便警惕地转身回头。

转身时,严佩感到眼前有些晕眩,模糊的视野中看到一个人影缓缓走来,于是做好了御敌的准备,那人走到近前时,他看清了那人的脸,竟然是李仪!

严佩使劲地眨了下眼睛,那应该是幻觉,可又不是幻觉。李仪面色铁青,像风一样飘近,停在他面前,带着哭腔质问:“义父,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杀了我你才解恨吗?”

严佩觉得那一定是幻觉,李仪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活过来了。但他的内心忽然变得很焦躁,于是化出仙剑刺向面前的李仪,想让眼前的一切都消失掉,因为眼前的景象令他十分不适。

当严佩举起剑准备刺向面前那个身影时,发现那人已不是李仪了,而是严禄!严禄亦是一脸铁青,像李仪一样说着类似的话,责怪他为什么对亲兄弟这般狠毒?

不知何故,严佩的内心忽然涌出阵阵狂躁,似有一股力量就要爆发,此时的“所听所见”使得他的不适感在心底一阵阵翻涌。他要“眼不见为静”,立刻让眼前之人消失,不管他是谁。

严佩举起手中的仙剑,直刺面前之人。

他看到,面前的人似乎是闪躲了一下,那个人的身影踉跄,一如严禄被他杀死前的那般情状。

于是他举剑再刺,那人继续脚步踉跄地躲闪。

严佩感到自己从头到脚弥漫着焦躁和不安,这情绪令他的进攻变得绵软无力。

他疯狂地举剑再刺,面前的人似乎被他刺中,一只手捂住了胸口,但是没有倒下,继续说着令他很不爽的话语,那是严禄的语气:“你可是我的亲弟弟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谢虞是你的嫂子,你怎么能那样对她?你禽兽不如!”

严佩像疯了一样冲对方大声嘶吼道:“你给我住嘴!”

然后他决定稳准狠地用剑把面前的“严禄”劈成两半。

当严佩的剑高高举起时,他忽然感到自己的胸口一阵冰凉,那是金属的冰冷,一把剑从身后刺穿了他的胸膛。

严佩手中的剑应声落地。同时他感到从头到脚亦开始冰凉,另一把剑从他头顶劈了下来....

血光飞溅中,眼看就要从头到脚分离的两个半截尸身扑倒在祭天台上!

【传言】

“你们听说了吗?芷阳大君严华升任仙君之位了!因为原来的仙君严风出家去了!”

“什么?放着好好的仙君不当,为什么要去出家?”

“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仙界和魔域这下应该是彻底和解了!仙魔之间协议休战五百年!天下终于太平了!再也不会连年战争,兵慌马乱了!

“怎么一下子就和解了?这天下变得也太快了点吧?仙君换得这么快也是头一遭!”

“据说那个代仙君的君相严佩是个修魔之人,法力无边,蛇蝎心肠,弑兄杀子,滥杀了许多无辜之人。最后被仙魔两界联合起来给除掉了。”

“我怎么还听说仙魔要联姻啊?”

“谁和谁联姻,哪一边都没有未出嫁的公主啊?”

“我也一直纳闷啊!”

坊间各种传言,还有一则流传甚广的关于镜湖仙后的传言。

前任仙君严禄的正房夫人,曾经的镜湖仙后,主动退位后一直在娘家镜湖仙地偏安一隅地隐居。最近传出来她因病不治身亡的消息,同时伴着一个更小道的传言,说她是因为对别人施了毒咒,种下了怨念,结果被反噬了阳寿。

【严风】

严风在进浑天血仪之前不仅喝了百枯草,还喝了能令人至幻的迷魂散。他虽失血过多,但在最后一刻清醒了过来。

当严佩体内的百枯草和迷魂散同时发作的时候,他上演了一出魂归的戏码。最终给离疏和严华赢得了喘息的时间,离疏用内力冲破了被阻的经脉后,从身后给了严佩穿心一剑;严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后,给了严佩劈头一剑。

严风被迷幻中的严佩刺中了一剑,但未刺及要害,身上的剧毒大部分被严佩吸去,因失血过多即将魂归西天时,得严华在浑天血仪里为其输血续命,输血后体内少量的剧毒被稀释,最终保住一命。

严风本来是抱着必死之心去杀严佩的,当他从鬼门关里被拉了回来后,便决定出家,去赎他前半生的罪。在离开仙居山之前,曾委托严华向离疏转达了他的愧疚,因为他知道离疏救过自己的儿子,还救了殷素。

当严华把小谷带到严风眼前时,在看到小谷的一刹那,严风流下了泪,但是他未能见到那只小狐狸,因为田七死活不给他看。

严风把小谷委托给了严华,这个上任没多久的新任仙君,便辞去仙君之位,义无反顾地出尘去了。

“生于繁华,终于红尘之外”,据说是仙界中很多出尘之人的人生写照。

听说了严风出家的消息后,离疏挺高兴的,但他发现有一个人比他更高兴,那人就是田七。

【吃杨梅(醋)】

江南的梅雨季,整日的阴雨连绵,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

正是杨梅生长的好时节。尤其是仙居山上的杨梅,又大又甜,在仙界和民间都是出了名的。

新任仙君严华请魔君离疏到仙居山来品尝杨梅,本来很甜的杨梅,却被离疏吃出了很酸的味道。

因为严华请来一起吃杨梅的还有谢言、柳枝和谢迎风。

如今,上仙庭的君相已经是曾经的芷阳山君丞谢灵旭了。

曾经的兵部尚仙卢纲在逃,不知所踪,于是上仙庭准备在众神官中选拔新任兵部尚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