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小鱼 > chapter16-20

chapter16-20

16

吃完饭,我躺在沙发上玩神庙逃亡,林枭鱼在切水果。他把一瓣橙塞到我嘴里,我让他赶紧走开,我已经被树枝绊了一下,再不小心就要被野兽抓住了。

林枭鱼真的走开了,他去了阳台抽烟。

我被野兽抓住了,我放下手机,和林枭鱼一起在阳台抽烟。

我这个人特别擅长把爱情片变成惊悚片,擅长搞砸一切,我那么恶心,那么不祥。

这个世界的祥和那么多,已经不需要我再加一点祥和。

我说,我前两天去看阿飞了。

林枭鱼笑了,他把烟灰弹在阳台上的一个空花瓶里,“你知不知道他是个坏人。”

“知道啊。”

我就是知道他们很坏我才会喜欢。他们很坏,但他们擅长假装,他们早晚有装不下去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我就彻底死心,再找下一个人去爱。我需要不断爱人,不断被人抛弃,这是一个从我少年时代就开始的一个魔咒,我不想打破。

“他们对你很坏,你却对我很坏。余霁,你在想什么?”林枭鱼好像很烦躁。

我好想打他一拳,我对他不太坏吧,比起他对我。

我说,“我没想到你会喜欢男的,你也喜欢男的吗,我以为你会害怕呢。”

林枭鱼不说话,他被我的话噎住了。

他不害怕吗,不害怕被人踩在脚下,被人踩阴茎,被人吐唾沫吗,他现在这么大胆吗。

我应该学会适可而止,如果我能学会,我就不是我了。

我问他,“是你告发的吗?”

林枭鱼哑然,一截烟灰掉在地板上。

啊,这些陈年旧事。

林枭鱼以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和老师的事情是他告发的啊。

我和老师的故事因为他结束,我要谢谢他,谢谢他救了我。我留在了十五岁那年,不是因为他的告发,是因为他的那个眼神。我恨老师,我更恨他。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你不懂吗?后来你懂了啊。我整个少年时代,最好的朋友,唯一的爱人,我被人脱光衣服踩在脚下的时候,他在旁边看着我,他在笑啊。”

好好笑哦,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和林枭鱼的故事应该到这里就结束了吧,如果他愧疚,如果他知耻。

17

那天晚上我从林枭鱼家离开,林枭鱼没再找过我。

我还在足疗店工作,下午上班,凌晨下班。我在家里看电影,吃外卖,偶尔会去菜市场逛,我不太会做饭,不买菜只好买水果。

我在想,我有没有可能再撞上一只装着热带鱼的塑料袋子,弄得人家裤子上都是水,和人家说一句不好意思。

还是算了,人不太好打交道,我讨厌人。

年末了,到处都乱糟糟的,足疗店生意不太好,老板就关门歇业,说来年再干。

我在家里直播,戴着手铐手淫,把黑色的假阳具插在后面,扭腰,呻吟。因为从前像疯子一样给我刷很多礼物的人,他很喜欢看。

我在想什么?他不可能会看,他是警察,他光明正大。

网络打击淫秽色情的力度很大,我的直播间被封了好多次,最后彻底封了,我也觉得没意思,就这样吧。

我到福利院去,看小朋友们上课,有时给他们弹钢琴听,他们围着我叫我哥哥,抱我的胳膊,对我说。

哥哥,你好会弹钢琴呀。哥哥,你有好朋友吗,可不可以带他来这里玩。

我说,对呀,哥哥好会弹钢琴啊,哥哥小的时候和一个好朋友一起学钢琴,他不太喜欢弹钢琴,他就半途而废了,后来跑去当了警察。

哥哥,这个警察哥哥和你一样帅吗?

我说,帅,好帅,但是他好像个大人,你们见到他肯定会叫他叔叔,不会叫他哥哥。

我后来和福利院院长聊天,她问我为什么要想起捐那些绘本呢,她都没有想到,她一直以为小孩不需要什么性教育。

我说,因为吃过亏,不要让小朋友再吃亏。

福利院院长很讶异,她没再问什么,只说我是个好人。

我笑了,好老派的说法,好人。如果她知道我的职业,她肯定不会觉得我是什么好人。

黑帽子又找到我,我们又在茶楼里聊天,不是上次那家。

他不是太开心,我问他怎么了,他竟然轻易就告诉我,说,他大哥和二哥在分家产,争得好凶,打死了好多人。

我们乱七八糟聊,我安慰他,他安慰我,我们吃了些点心,喝了茶,还坐在茶楼里。

黑帽子接了电话,他脸色很快就变了,他拉着我走。

为什么带上我,我弄不明白。

很好明白啊,我成了人质。不止我一个,他们还带走几个人。

18

我在某个很黑的地方睡了很久,听见枪声和爆炸声,刺得我耳膜好痛。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病床上,床头站着林枭鱼。

我头好晕。

林枭鱼拿水给我喝,我喝了水,又在睡觉。

白天我醒来的时候,林枭鱼不在,小警察在我床边,问我饿不饿,我说不饿。晚上,林枭鱼才来。

我白天睡太多了,晚上睡不着,我只好装睡。

林枭鱼走到我病床边,弯下身,他把我压在病床上亲,很用力地亲我。我吓得立刻睁开眼睛。

这个神经病发什么疯。

他的嘴唇软软的,他现在很会亲人了,我有点欣慰,是不是我这个老师教得好呢。我又有点心酸,我不知道这段时间他是不是找别人了,练就了这么炉火纯青的吻技。

林枭鱼咬我嘴唇,我痛死了。

“你是不是疯了。”我推开林枭鱼,我的嘴唇被咬破。

“不装睡了?”林枭鱼好像很生气。

我说我好闷,我要出去抽烟吃东西。林枭鱼把我带出医院,太晚了,而且临近年关,好多店都歇业,我们只好在便利店吃关东煮。

吃完,我们在江滨路上抽烟。

路灯要亮不亮的,天好像要下雪。

林枭鱼还在生气,他生哪门子气。

“头还晕不晕。”林枭鱼给我裹大衣,“医生说你脑震荡。”

“我为什么会脑震荡。”

“撞车了。”

“不晕。很想吐。”我见林枭鱼很紧张,他要掐烟头,我说,“是吃太多了,撑得好想吐。”

我以为林枭鱼会笑,他根本不笑,不好玩吗。

我抽完一支烟,林枭鱼竟然主动给我点另一根。

林枭鱼说,“绑架你的是个毒贩,你们之前见过面,我调监控调到了。”

“哦,见过。”

“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他不让我报警,他满身是血,他好可怜。”

林枭鱼冷笑,“你看我可不可怜?你可不可怜?”

我搪塞他,“长得挺帅的,我喜欢他,这总没问题了?”

“你他妈是不是一定要和烂人沾上,是不是这样才刺激啊。”

我不说话,抽烟。

“那个毒贩被打死了。”

我笑着嗯一声,摸了摸脖子,有风吹过来,好冷。

我在想我要不要和他说,就这样吧,我们不要再提了,简直是互相折磨。

可林枭鱼偏要折磨我。

19

林枭鱼把我的烟抢过来,扔下桥,“余霁,你二十九岁了,你快叁十岁了,你看人还是这么不准吗?”

林枭鱼很生气,他瞪我,瞪红了眼眶,他又抓我肩膀。

哦,我好笨,看人好不准,整天围着毒贩和有妇之夫转,活该被人骗。那林枭鱼,你可不可以教教我,怎么才能不被人骗,怎么才能挑选一个可靠的朋友和爱人。

“你们说我遇上的都是烂人,可是最烂的人我不是早就遇见了吗?”

林枭鱼不说话了。林枭鱼垂着头,他在笑,“你讨厌我是不是。”

“我讨厌你啊,我和你靠得那么近,我觉得你恶心,你好恶心!”

林枭鱼算不算气急败坏呢,他狠狠抓我的肩膀,“你不能讨厌我……我很恶心吗。”

“那不可以,我没有爱的人,如果再没有讨厌的人,我可能会死掉。”

我矛盾又纠结,我连爱的人和恨的人都是同一个人。我是一个有着棱角和圆弧的诡异图形,哪里有我存在的余地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