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却非意中人 > 最终章(下)

最终章(下)

*1*

习习晚风是种难得的情调,来自大自然心的馈赠。牵手漫步在多瑙河边,风吹起围巾上柔软的流苏,像灵在与夜色共舞。

“你说明天薛眠会去现场吗……”郑鹤沅打了个哈欠,略带困意道。

刚刚餐桌上大家已经说了不少,郑鹤沅尤为积极,对自己的事都没这么上心过。但也正因不是自己的事,有些主意还是得要当事人自己去拿,毕竟牛不喝水强按头,强扭的瓜它真不甜。

“先不说这些了,”秦笛摸摸他脑袋:“礼金的事交给你,我不过问,明天注意别忘酒店就行。”

“别,我又不知道你跟新人两口子关系好到什么程度,拿多拿少的你给个分寸吧。”铺天盖地的瞌睡虫直往眉眼中间冲,郑鹤沅越说越困,干脆趴到秦笛身后,要他背着才肯走了。

秦老板便予取予求的蹲下身,腰一弓,还真把人稳稳背上了。

“诶,”一爬上背人就有劲,腰不酸了腿不痛了,连瞌睡都不打了。郑鹤沅睁着眼睛左看右看,随口道:“为什么婚礼地点要选在奥地利啊,你知道内情吗?”

秦笛想了想:“可能风景好吧。”

“……是吗?”郑鹤沅不大认可的挠挠头:“可风景比这里漂亮的地方有很多啊,而且明天办婚礼的那个小镇交通特别不方便,汽车转火车、火车转火车、火车再转轮渡……我怕我会吐。”

“没事,”秦笛不出声的笑笑,掌心扣着的两条小腿在手心里捏了捏:“吐了有我。”

婚礼场地定在上奥地利州一个很漂亮的桃源小镇,名叫哈尔施塔特,据说是闻名遐迩的盐矿之城。然而郑鹤沅没听过,所以他就不承认人家有名,连带着也一起不承认选址此处办婚礼的新人有眼光。

有什么眼光啊,过去一趟麻烦死了。

清早从酒店出发的时候特地留意了,今天天气格外的好,虽然据称这里一年四季日日如春,但这么空气清新、阳光温和、温度又适宜的好天气,总是会给原本就不错的心情再加上几分。

盐矿城小镇人口不多,常住的不过千余人,也正得益于人烟有限,如诗如画的好风景才能被一直保存延续至今。远处阿尔卑斯山青峰掩映,一汪绿宝石一样的翡翠湖波光粼粼,神秘的欧式木构建筑拼成了这座临湖小镇的全景,地标物大教堂高耸着矗立在薄薄的晨雾中,更添几分飘渺仙境感。

郑鹤沅挽着秦笛走在小镇的石子路上,明明眼睛在看风景,耳朵却一直提溜着。只要秦笛手机一响,他立马挤过去抢着看,一旦发现不是他要等的电话,就又兴致缺缺的再转回去。

“打个赌吧,这样干等太煎熬了。”郑鹤沅忍不住叹气,委屈巴巴的提议道:“赌一百块,我押他三点之前肯定打电话来。”

下午的婚礼是四点举行,三点算是底线时间。秦笛开始没作声,他今天已经接了不下十通电话,唯独没有薛眠的,不禁让人浮想、猜想这位史诗级忍者的耐力极限究竟在哪里。

秦笛沉默着揉了揉鼻梁,片晌,道:“两点半。如果那时他还不打来……”

*2*

维也纳市中心有座年代久远的雕塑喷泉广场,和许多其它欧洲城市一样,这是这里的地标之一,常年游客络绎不绝。

喷泉广场上飞落着不少等待游客喂食的鸽子,芝麻一样散在圆弧形的池子四周。薛眠坐在池沿上,手里捧着一把面包屑。他刚刚已经投喂过一次,发现有两只鸽子特别聪明,还没等你撒开手就先落到你肩膀上,提前踩点布线,就等蓄势待发。

所以一般这种鸽子会比其它同伴肥,毕竟脑子好使,饿不着。

薛眠坐着看了它们好一会儿,确认上一把口粮已经被集团军消化殆尽。手心里的面包屑碎渣渣的,捏着触感不怎么舒服,他没留恋这好几欧元才一小包的点心,张开手,划着圈撒向空中,引来几十只捕食者的第二轮争抢。

一个满头金色卷发的小姑娘被这位东方面孔的游客吸引了,她乖巧的走到池沿边,抽出花篮里一枝叶子上还沾着露水的玫瑰花,用略带稚气的英文甜甜道:“您要买一枝吗,先生?”

十岁左右的一个小女孩,小臂上挽着一只编织篮,里面整整齐齐的铺了几十枝两间色的玫瑰花,左边的殷红,右边的淡黄。

薛眠对小姑娘的出现不意外,之前他来欧洲进修过一年,景点边见过不少这样卖花的小朋友。但他不需要鲜花,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递过去,声音温和,对女孩道:“抱歉,这花很漂亮,不过我不太需要它。刚刚闻了你的花,很香,这个就算作报偿吧。谢谢你。”

女孩第一次遇到付钱却不要花的,她有些理解不了对方的这种怪异举动,用奇怪的小眼神小心瞄了瞄对方。

然后她犹豫了一会儿,才将手伸过去接下钱币,把刚才那朵花插/回了篮子里。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令薛眠没有想到——只见女孩从花束中抽出一枝花骨朵稍小些的,神情认真的递过去,对薛眠道:“闻花不需要付钱,这枝卖给您,它会便宜一点点。先生,花是幸福,您不该付了钱但拒绝带走您的幸福,这是错误的。”

好……特别的说法。

薛眠承认他被这小姑娘的话惊到了,手接过花,递到鼻间嗅了嗅,问:“为什么你说花是幸福?”

“因为……”小女孩歪了歪脑袋,似在认真思考。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尤其漂亮,在眼眶中扑闪着转圈圈。

然后她找到了认为对的答案,自信满满的回答道:“每当我的奶奶在花园里给我们做午餐,我的爷爷就会摘一朵鲜花送给她,并亲吻她,这个时候奶奶就会说‘亲爱的,我觉得自己特别幸福’。还有学校的老师,我们在她的生日会上送给她一顶很漂亮的花冠,老师看上去激动极了,她非常开心的搂住我们每一个人,告诉我们她爱大家,她觉得自己非常非常幸福。”

说到这里小姑娘停了停,她仰头去看面前这位奇怪的男士,指指他手中的玫瑰花,问:“所以您不觉得幸福吗?当您拿着这枝花的时候。可是所有买我花的女士和先生,他们都说谢谢我,说很幸福呀。”

怎么会不幸福呢。

面对这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拒绝去接受这些美好的点滴。但“幸福”二字承载的定义过于沉重,在十岁小姑娘的眼里,一朵花就可以是幸福。然而成年人的世界却要比这复杂得多,人们活得越复杂,追求的东西越多,离幸福反而越来越远。

短暂开了个小差,薛眠抬表去看时间,突然眉头一紧,惊觉指针走动的速度怎么比他想象的快了这么多。薛眠有点懵,维持着上抬胳膊的姿势,一时忘了要放下。卖花小姑娘觉得奇怪,靠过去问:“先生您在等人吗,她是不是迟到了?”

薛眠摇头。

想了想,他问女孩:“你知道怎么去哈尔施塔特吗?”

“您要去哈尔施塔特?”女孩脸上露出一道明显的惊喜之色,很夸张的“哇——”了一声:“让我猜猜看,您是要去那里求婚对吗?”

“……”薛眠不禁一愣:“为什么会这么说?”

“啊,原来先生您不知道哈镇的传说啊……”小姑娘放下花篮坐到薛眠旁边,有模有样的给他科普道:“传说哈镇是天堂里落下的一滴水,后来水变成了绿色的湖泊,湖泊旁就长出了一座美丽的村庄——这是我爷爷告诉我的,一定没错。哈尔施塔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带她去哈镇,分享你的快乐。如果你讨厌一个人,你也一定要带她去哈镇——因为当你和讨厌的她一起看到那么美丽的地方时,你们就会互相爱上对方了。”

原……原来如此。

薛眠静静的听着。他一只手揣在外衣口袋里,指尖触到一张纸卡,下意识轻轻摩挲了起来。那纸卡蓝灰色,上面鎏金的字迹清楚明晰,早在第一次读到的时候就烙印般的一字一字都刻进了脑海里。

请柬

敬邀各位亲友拨冗,于3月7日参加蔽府小辈婚礼。婚礼定于下午4点06分正式开始,地点奥地利哈尔施塔特小镇。结秦晋之好,许琴瑟和鸣,在此祝福新人百年好合,敬备喜宴,恭请见证。

琴瑟和鸣,百年好合。

这八个字平常看去寓意有多祝福满满,现下就有多割血刺骨。

“先生,您还要去哈镇吗?”小姑娘伸手摇摇隔壁人的胳膊:“去那里需要不少时间的,如果您不快一点,今天就见不到想见的人了喔。”

一语惊醒梦中人。

薛眠顿时清醒,一个大跨步跳下池沿,背上包就要走,却在转身的时候被小姑娘拉住。女孩眼睛里亮晶晶的,用甜甜的声音问:“您是要带您讨厌的人去哈镇吗?如果你们是第一次去,如果还会在路上吵架,您要学会不说话,再把她带过去。先生,当您看到像天堂一样的哈尔施塔特湖的时候,您一定会爱上她的。”

“不,”薛眠抬手揉了揉女孩金黄色的卷发,轻声道:“我一直都爱他。”

*3*

哈尔施塔特位于上奥地利州,从维也纳到小镇距离不近,中间得转两次火车加一次轮渡,时长将近5小时。如果单纯只是为了求速度的赶路,其实挺折磨人的。

小镇原住民不多,村庄里只有一家能接办婚礼的酒店。郑鹤沅对着镜子捯饬衣冠,确认满意,转身问:“还没打电话来?”

秦笛摸出手机按亮屏幕,快两点半了,未读区一片干干净净,不见半通来电。

“到约好的时间了,你说怎么办啊?”郑鹤沅有些担心。

“小沅,”秦笛难掩失落惋惜,低头看了看手机,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我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

有些事如果单靠旁人摆渡,那也只能渡到这里了。缘分也好,造化也好,最后都得是自己去求。若是连局中人自己都选择了放弃,外人再不甘又能如何。

“走吧,去会场。”秦笛起手机,揽着郑鹤沅往外走去。

好天气一路维持到下午都不见有变,碧蓝的天空上流云如梭,远处的阿尔卑斯山青笼连绵。小镇依山傍水风景如画,澄澈的碧湖从山脚下一路绵延流淌而来,将这小小的村落捧在手心。

郑鹤沅午饭没怎么吃,准备去休息室找点食物。虽然婚礼还有一个小时就开始了,但离晚宴尚早,总得垫巴一点。

郑主播刚把一口面包塞进嘴里,耳朵一抖,听见秦笛的手机在响。

“快快快,”郑鹤沅激动的大喊了一声:“你快看看是不是他!”

秦笛反应不如他快,从口袋掏出手机,余光刚扫过屏幕,他也出乎意料的愣了一下——真的是薛眠。

“你到了?”连寒暄都不要了,秦笛开口第一声就是这句。

单从舒适度上来说,国外大部分铁路火车都远不如中国的高铁靠谱。从维也纳一路转车、等车,近五个小时的铁皮厢之旅实在谈不上享受。抵达最后一站下车,轮渡去往哈尔施塔特的码头就在出站口。

“不不不,这位先生你不可以这样。这些船是有班次的,一定要到时间才能启锚。”轮渡售票窗口排着一条老长的队伍,一个一脸福相的外国大妈操着一口不知道哪边腔调的英语,对一个满脸急色的年轻东方面孔男人如是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是我赶时间,我真的赶时间!你们可以帮帮我吗,如果大家都愿意提早发船,是不是可以马上启锚?”年轻男人脸上的神色已经不是急切这么简单了,他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好像刚经历过一场长跑比赛,气还没喘匀就想往船上跑,被一群游客给仗义拦下——小伙子居然敢插队!

“喂,你们——提前开船也不是不可以。”售票处的工作人员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瞧热闹似的把票台玻璃窗那么一拉,伸着个头就出来喊:“你们点点人数,买好票的愿意走的,现在就上船,我让船长做准备。”

哈镇盛名在外,往这儿奔的基本都是外地来的游客,本来碍于发船制度的关系,大家都没想过要提前。但现在既然工作人员都开口了,当然是能早一分就早一分钟。

一艘船的容客量有限,排队的游客们自觉匹配完毕,该上船的上船,该排队的继续排队。先前那个外国大妈位置靠前,她提上包正准备登船,回头见本来排在自己后面的那个东方小伙突然不见了,心生纳闷,左右一找,在甲板口看见了人。

“嘿,你怎么了?”大妈走过去一瞧,小伙子脸色不大好,额头冷汗涔涔的,瞳孔缩面色发白,连嘴唇也在打哆嗦。

怕坐船的恐惧不是一两天就能克服的,薛眠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递来善意的大妈致谢道:“谢谢,没事,我……只是有一点怕船。”

“哦,哦可怜的孩子,你不用怕,从这里到对岸码头只需要十五分钟,我们很快就能上岸的。”大妈主动上前扶住小伙,能感觉到对方托在自己手心里的胳膊正在发抖。大妈同情的摇了摇头,加快脚步把人搀进船舱。

船舱是半封闭的包厢,虽然水面仍有起伏感,但人只要坐定了感觉会好一些。大妈把人扶到座位上,跟薛眠旁座的人换了位置,想着十五分钟的船程就照顾一点吧,便开口问:“孩子,你去哈镇是旅游的吗?看着也不像啊,赶路这么急。”

“我……”薛眠打了个磕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是亚洲人吧?那一定是来旅游度假的了。”大妈挺健谈,不过主要也是想通过说话分散些注意力,好让小伙儿别那么害怕。

“不,不是旅游。”薛眠有些怅然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

不久前五个小时的赶路车程让他疲于奔命般穿梭在本该尽情欣赏的美景中,而这一路上他发现自己慢慢的慢慢的,脑子里仿佛被什么东西过滤打捞干净了一样,最终只剩下一个清晰的念头。

原来有些答案早就填好了,只是你一直选择视而不见。

“不是旅游,那就是来找人了?”大妈用看透一切的眼神笑眯眯的盯着他。

薛眠垂着头搓了搓手指,小小的动作透露出内心的紧张与害怕,却不是怕身下这条船,而是他即将要面临的未知的一切。

“您知道怎么挽回一个人吗?”薛眠突然问。

“谁?”大妈饶有兴致的接过话:“你想挽回的人对你很重要吗?”

“……嗯。”薛眠点点头:“很重要。重要到我想挽回他,却连一个电话都不敢打给他。我怕自己不敢在电话里跟他开口说话,更怕他其实已经不需要我的电话了……他要结婚了,还有不到十分钟。可他曾给过我时间去争取,我却直到现在才有勇气认清楚自己其实想争取他……我很懦弱吧,对不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