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淫荡骚贱的女孩:小春黑木耳日记 > (四)淫乱的猜猜看游戏:是哪根鸡巴戳破了我的处女膜?

(四)淫乱的猜猜看游戏:是哪根鸡巴戳破了我的处女膜?

我直接摊在沾满精液的地板上,也不管这样我的头发会黏着白浊的液体,接着就叫叔叔们先去洗鸡巴洗乾净。等我再次听到脚步声的时候我就说叫他们排排站让我检查有没有洗乾净,这时因为我还没把布条从眼睛上卸下来,所以只好上演「盲人摸三十九只小象」。我惊奇的发现已经射过两次的大鸡巴依然坚挺着,所有的鸡巴都洗得很乾净,上面没有一丝黏液。

检查完之後我就说我要打开眼罩并且提问了要他们记得我们的约定,接着我就打开眼罩,然後瞪了他们一眼假装生气地说:「给我诚实招来!到底是谁夺走我的处女膜?」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然後一起哄堂大笑,每个人一边笑着一边说着:「小春妹妹,当然是我啊,刚刚肏的你爽不爽啊哈哈。」、「小春妹妹别理他,其实是叔叔啦,不过叔叔会负责的噢。」、「滚!小春妹妹别听他的,收走你的膜膜的是叔叔噢,快投入叔叔的怀抱吧。」……

对,就是这个,这种不知道到底是谁拿走我红丸的感觉让我觉得我好淫荡好骚好贱,让我非常的兴奋。好在我还有安排最後一个游戏来让我发泄,於是我按照想好的台词说道:「安静!叔叔你们站成一排让我检查谁的鸡巴上有血迹,我就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了。」

「可是小春妹妹,叔叔我才刚刚洗完鸡巴耶。上面的血迹都已经洗乾净了,不信你检查看看。」阿健叔叔似乎看出了我在玩甚麽把戏就笑嘻嘻地说。他说完之後其他叔叔们也知道了为什麽要叫他们洗鸡巴,然後就跟着大笑。

我假装懊恼的想了想,然後继续说道:「既然这样趁现在才刚刚中午,就再玩一个游戏了,这次叔叔们先坐成一圈然後躺下吧。」

他们自然是照着做,等到房间里生成一个裸男构成的放射状图案时我就说道:「这次的游戏小春也不知道叫做甚麽,姑且称之为猜鸡巴吧!小春会从阿健叔叔开始顺时钟绕着叔叔们围成的圈圈转,然後小春说开始的时候叔叔们就要唱生日快乐歌,小春每经过一个叔叔的时候都会帮他吸一口鸡巴然後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下一个叔叔身上,依此类推。」

「直到生日快乐歌唱完了之後小春就会把尻尻套住下一个要含的叔叔的鸡巴,没办法,谁叫刚刚给小春开苞的叔叔只有用鸡巴插进小春的尻尻呢都不摸摸小春也不讲话呢,小春也就只能这样来辨识凶手了。」

我假装哀怨的扫了他们一眼,了解到我之前跟他们的约定到底是在干甚麽的他们自然又是哄堂大笑一番。

「然後每当小春把一个叔叔夹到射出来的时候那个叔叔就要退出圈圈休息,直到所有的叔叔都被小春夹到射了之後小春就会猜其中一个叔叔是不是凶手,如果没猜对的话……」

我假装哀叹一声「那小春就只好把所有叔叔都当成拿走小春红丸的人了,毕竟小春体力没那麽好,再玩下去就要虚脱了。」

众大叔听了这淫荡的猜鸡巴游戏的规则後都是一阵叫好。我跑到阿健叔叔的鸡巴旁边说了声开始就含下去,然後跑到下一个叔叔的鸡巴旁再含下去……众大叔似乎也玩心大起,把一首好好的生日快乐歌唱的时快时慢的,尤其是到最後每个字都把它唱了个三秒的长度,让我气喘吁吁的几乎要轮完一圏才唱完。…

「就是这个大叔了。」我这时刚好跑到最後一个大叔的鸡巴旁,然後在他旁边的阿健叔叔和另一个叔叔的哀叹声中把逼逼对准那个大叔的大鸡巴坐了下去。其实这样屁股一直上上下下的非常累,我摇两下就没力气了。那个大叔看到我夹没两下就停就乾脆让我保持着让鸡巴插着尻尻的姿势然後把我抱起来自己前後摇屁股来抽插着,这个姿势好像叫火车便当还是甚麽来着?

「啊……嗯……叔叔……你这样干小春……小春每一次都被你插到最里面了啊……嗯……好爽……」

「噢……噢……小春妹妹……刚刚帮你开苞的时候……我就想跟你说了……你的小穴好紧……肏起来好舒服……然後被肏的时候……奶子摇来摇去的……好可爱好淫荡……」

然後他就开始抱着我一边摇着屁股干我一边耀武扬威般的「游街示众」带着我绕着叔叔们围成的那个圈圈,让其他叔叔都气得牙痒痒的。绕了四五圈之後那个大叔就射在我的体内,不过射完之後他却没有回到原位,而是在把鸡巴拔出来之後把我变成公主抱让流着精液的尻尻对准叔叔们然後再走一圈直到我体内的洨都流出来了才回座。

这个新奇的玩法让我觉得我原来定的规则真是幼稚,所以就跟叔叔们说基本的规则不变,但是如果有新的玩法尽管在我身上玩。结果他们尝试了很多方法後发现最好的是让我趴着之後把鸡巴插进小穴後,在肏的叔叔把双手伸到我的身体朝下那面然後扶着我的两坨奶子把我抱起来。

在肏的那个叔叔带着我以这种姿势「环游世界」走到一个个大叔的面前就让因为这种姿势而刚好嘴巴对着另一个大叔的鸡巴的我含了起来,并且在肏我和在干我小嘴的两个叔叔就这样开始闲话家常,让我含了十几下才换下一个大叔让我含。

然後生日快乐歌也不唱了,在干我的那个大叔内射我之後就直接把我交给正在被我含鸡巴的叔叔继续用这种姿势肏,就这样从中午轮干着我到晚上才干完。被干的好累的我叫最後一个干我的叔叔不要把鸡巴拔出来,就这样坐下来让我夹着他的鸡巴坐到大腿上。我直接瘫在他壮硕的胸肌上,他双手熊抱着我然後两个手掌揉着我的奶子然後问我说:「小春妹妹,那你找到谁是凶手了吗?」

这时我才想起这个游戏的目的,说实在的,在被第一个叔叔火车便当的时候我就已经爽到把这件事忘记了。不过我本来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被谁破处的,最後一个游戏只是纯粹助兴用的,所以这样正合我意。

「叔叔们的鸡巴都一样又粗又大的,小春哪分辨得出来啊。这样的话叔叔们就全都是偷走小春红丸的小偷罗,你们要负责噢……」然後我就在他们的笑声中,阴道里还插着一根粗壮鸡巴的状况下躺在叔叔的胸肌上睡着了。

隔天我刚醒来的时候看看天色差不多是凌晨四五点的时间,不知道甚麽时候叔叔们把我搬到二楼给我盖了件棉被然後就都不见了。过了几分钟我回神的时候才注意到我的下体好像胀胀的,我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明明我现在没被鸡巴插着啊。我看了看发现原来我的小穴里被两个卷起来的红包插着,疑惑的我赶紧把它们拔出来然後打开看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