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淫荡骚贱的女孩:小春黑木耳日记 > (一)这样还算是处女吗?

(一)这样还算是处女吗?

我叫小春,今年十二岁,一个月多前才刚刚上了中学。身高算蛮高的,跟三年级的学姐们的平均身高差不多,但是胸部却大很多。也不知道为什麽这一个月胸部突然急速的发育,本来只有a罩杯现在都快要接近c了!

我的个性还算是活泼开朗,因此在同侪之间关系还算是不错,尤其是跟男生们。他们往往会夸我说我长的可爱胸部很大,然後周围没人的时候就会揉揉我的胸部。因为我不喜欢穿胸罩的关系,所以他们似乎特别喜欢摸我的胸部,据他们表示摸别的女生只会摸到一层乌龟壳,而且为了回礼我往往会去摸摸他们的肉棒让他们爽一下。

不过我并没有像之前还在小村里的时候把我的双腿打开让他们肏小穴,事实上我这一个月都没有让鸡巴进入我的尻尻过。恩,不是我不想被肏,而是这一个月实在是发生太多事情了。

第一件事情当然就是开学那些琐事,因为我之前很久没上过学了所以重新适应起来花了不少的时间。还有就是住宿的事情,因为我们学校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住家里所以宿舍非常少人住,这就造成了相关的规定非常的模糊,再加上原来的管理员好像刚刚过世,现在女生宿舍是由她的丈夫,也就是男生宿舍的管理员代管,所以刚刚把东西搬到宿舍时问他说我是住哪间他居然不知道,结果在学校到处跑之後我才发现我的住宿申请根本没被送过去……

第二件事情当然就是努力的学习了,嗯,当然不是课业上的学习,事实上我爸早就把中学三年的课程都教完了。而是开学之後第一次电脑课时老师介绍了网际网路,我就立刻想起以前有好几个像是「淫荡」之类的关键字还不知道意思呢。我就趁下课前五分钟的自由时间查了一下,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里面出现一堆在描述别人在肏或被肏的情景,而且又出现一堆特殊词汇像是「内射」、「口交」、「精液」、「肉棒」之类的。

後来我想了想,每个礼拜五分钟的时间根本不够我把那些「新知识」看完,所以我就跟电脑老师商量说想要学习电脑看看可不可以在帮我找个有关的打工。结果又花了一段时间才终於找到学务处有个缺,平时的工作也就是帮学校收收电邮、维护网页、偶而处理一下社团的事和登记成绩之类的。然後多余的时间我就忙着学习新知识去了。所以每天都只能晚上写作业,发痒的小穴也只能洗澡和睡前的时候用手指插一插了。不过我觉得这个工作室值得的,至少我知道为什麽当初我在男生面前裸体爸爸把我骂得要死……嗯……这就是所谓的社会化吧?

第三件事就是我的初潮在刚刚开学的时候就来了,当时我痛得要死还以为我的小穴里坏掉了。想着万一以後都不能被鸡巴肏了要怎麽办的我请教保健室阿姨之後才知道是怎麽回事。不过後来我在网路上查的资料却表示初潮来了以後如果被鸡巴把洨射在里面是会怀孕的,看到这我又是一阵困扰,要是怀孕了也没办法被鸡巴肏了,所以我之後也不太敢让男生肏,直到我後来发现避孕药的存在。

最後一件事情就是我终於知道有处女膜这个东西的存在,也知道为什麽每次鸡巴伸进小穴一半的时候就会痛。不过因为我的小穴被肏的时候没有流过血,所以我的处女膜应该依然健在,一想到已经被将近二十根鸡巴肏过的我居然奇蹟般的还没被戳破处女膜我就觉得不可思议。

比较让我哭笑不得的是,网路上有人对处女的定义是还有处女膜,而有人的定义则是还没被鸡巴肏过的女人。我以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处女。

不过我对这点并不是特别关心,我知道这件事之後就一直在思考要怎麽样把我的处女……严格来说是处女膜奉献出去。要说奉献给一个我喜欢的男生吧,可是我没有喜欢的男生,只有喜欢的鸡巴啊!要说奉献给一根粗大鸡巴吧,我都被小黄叔叔那种夸张的尺寸肏过了,就这样重复一次感觉也没甚麽意思。

因此就这样开学都过了一个多月了,虽然我无比渴求着大鸡巴但是还是没有让人肏。不过今天我在网路上逛成人论坛的时候发现一篇小说,内容大致是一个女孩子被同校的一群男生在ktv迷奸然後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被开苞了结果问了所有跟她同处一室的男生结果每一个男生都说是自己帮她开苞的,结果搞得她也不知道是谁夺走她的第一次。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有了灵感,连忙论坛的约炮区发文:「xx市16岁大胸学生妹求粗大鸡巴开苞」然後找个藉口跟隔壁办公室的阿姨借一下相机拍了张胸部和脸的照片传上去。嗯,我的身高和胸部看起来应该有16岁的大小,写真正的年纪我怕把别人吓跑。

不久之後就一堆的回覆和附着鸡巴照和脸照的私讯传了过来,呵,果然我还是很受欢迎的嘛。我花了点时间找找,选出了三个鸡巴尺寸可以跟小黄叔叔媲美的候选人,一个是二十几岁的壮壮的军人、一个是四十几岁的毛茸茸的民工、最後一个则是三十几岁的瘦瘦的上班族。

我再想了想,最可能实现我的计画的就是民工叔叔,军人和上班族好像都有一定的难度。所以我就回复那个民工叔叔说:「可以多找一点人来吗?」然後突然想到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於是又加了一句:「顺便帮我过生日。」

那个民工叔叔秒回说没问题,我算了算月经来的时间大概就是最近一两天的事,所以就跟他约了下星期天,然後请他说要准备一些东西。其实星期天不是我的生日,只是万一我约生日那天结果有人来找我发现我不在就麻烦了。

下班时间到了後我就带着满满的兴奋和湿掉的尻尻回到宿舍,我的房间在宿舍的一楼,当初因为申请房间的问题管理员伯伯也不知道要怎麽办就叫我乾脆随便挑一间喜欢的住进去,方便起见我就选了一楼。女生宿舍的结构很奇怪,通往楼上的楼梯(逃生梯不算的话)和大厅都是位於宿舍的最右边,然後所有楼层的房间都是必须由右边开始往左边走进去才能走到。

走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位於最宿舍左端的盥洗间走出一个全裸着身体的女生,那是三年级的学姊小白,是除我之外唯一住在一楼的人,其他女生好像是因为安全的顾虑所以都住二楼以上。小白学姊基本上在宿舍都没在穿衣服的,因为宿舍奇怪结构的关系所以也不怕别人会看到,毕竟一楼只住我们两个,平常其他女生也不太会过来,而就算有人要去楼上也只会直接从楼梯上去而不会经过一楼的房间区。

「噢,小春你回来了啊。」小白学姊正在用毛巾擦着她的头发,看到我就打了声招呼。她的身高跟我差不多高、有点肉肉的、皮肤非常的白皙,奶子比我稍大一点、奶头是咖啡色的,下体长着一丛漂亮的阴毛。

「嗯,学姊等一下要工作吗?」我一边回应着,一走向我的房间。我的房间是在盥洗室的旁边、学姊房间的对面。当初就是因为我看到只有这个角落有人才选这间的。至於为什麽没跟她同一间……

「嗯,对啊,今天是阿峰要来噢,你要来帮我吗?」小白学姊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