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淫荡骚贱的女孩:小春黑木耳日记 > (一)被射在身上二十二次

(一)被射在身上二十二次

我叫小春,今年十二岁,是个不普通的乡下女孩。要说为什麽不普通,第一是因为我在我住的这个小村是属於「高级知识分子」的阶级,事实上在村子里识字的大概只有村长、我爸和我而已;第二则是村里大部分我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在努力的织布做菜。而我爸似乎完全没有这个打算的样子。

至於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简单,我和我爸是在我九岁的来到这个村子的。似乎在那年我爸和我妈离婚了,我爸在郁郁寡欢之下就带着我回到他的老家,也就是这个村子,然後一住就是三年。

不过这三年里我爸也没让我闲着,因为他好歹当初也大学毕业,并且原来干的职业就是老师,所以这三年我的学习进度就是由他亲自操刀规划的。并且因为他在都市里待过,所以不打算让我和普通的乡下女孩子有一样的人生。

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织布做饭,曾经有隔壁的大妈对於我不用学习做家事感到疑惑,因而向我爸对此建议了一下。当时我写我爸派的作业正写得无聊,就跟他说我想学,我爸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让我跟着村里的大妈们学了一小阵子。不过好动了我过没两天我就放弃了。

因此我和村里的女孩子们都不是很熟,毕竟村里的女孩子并不会像都市里的女孩子一样三三两两的聚成一团逛街,而是几乎都待在家里。故我和他们有密集交集的唯一机会就是学习做家事的那两三天,而这个机会又因为我耐久度不够被我放弃了。

所以相对的和我玩耍的都是村里的男孩们,而一般玩的不外乎是甚麽爬树抓虫之类的。不过比较讨厌的一点是身为和他们一起玩耍的唯一的女生,他们总会想尽办法抓弄我,不是趁我爬树的时候一起猛踹那可怜的树干,就是抓虫的时候每每「不小心」让虫子跳到我身上。

但是这些似乎这天之後就有开始了微妙的改变。

这天因为夏天很热,我就和那群男孩一起去附近小溪玩耍,而他们也如我所料的白目的一直往我身上泼水,因此刚下水不到十分钟我全身上下的衣服裤子甚至是内裤都湿透了。我上岸後生气的问他们说这样我要怎麽回家,这时里面最胖的一个男孩王二狗笑嘻嘻地回答道:「很简单啊,就全部脱掉就好了,又没甚麽关系。」

听到这句话我的脸就突然开始发烫,其实我那时也不知道为什麽会发烫,只是觉得本能的不好意思,毕竟我以前几乎没有在别人面前裸体过,少数的那几次也只是我爸小时候帮我洗澡的时候。而此时我也知道我的表情很奇怪,为了掩饰我的异状我只好假装暴怒的骂他神经病并扑到他的身上揍他。

王二狗抱头鼠窜道:「姑奶奶饶了我吧,我又说错了甚麽,大不了我们和你一起脱就是了。」

然後他就把他的衣服裤子都脱得乾乾净净,接着开始叫其他的男生都脱了。王二狗因为长得体型比较大,算是这群男生的头头,因此其他的男生都听他的话脱的一乾二净,这时围在一群裸体的男生里面的我不知道为什麽突然有些兴奋,也就跟着全部脱光了。

而这时一个长的矮小猥琐的男生陈蛋蛋突然惊奇地说:「咦?小春的身体怎麽和我们长得不一样啊?」

「对耶,小春怎麽没有小鸡鸡和蛋蛋啊?」王二狗的弟弟王三狗惊奇地说。

「甚麽是小鸡鸡和蛋蛋啊?」我问到。

三狗就比了比他胯下的那根长条物和两颗球球跟我介绍它们。

「好像女生都是这样,上次我看到我大嫂在洗澡,发现她也没有小鸡鸡所以就去问她,她说女生都是这样。只是我大嫂下面长了好多头发,小春下面都只有几根毛而已。」另一个男孩石头说着。

我:「唉?真的假的,那为什麽男生有小鸡鸡女生没有啊?这样不公平!」

石头:「我也不知道,我下次问问看我大嫂好了。不过我看我大嫂的胸部也比我的大,照这样来说女生的胸部比男生还要大这样也不公平啊。」

王二狗:「真的耶!小春的比我们的都还要大了一点,好奇怪噢。可以摸摸看吗?」

我这时也觉得很新奇,听到王二狗说要摸我的胸部本来在一群裸男之间裸体就很兴奋的我顿时更兴奋了。不过就这麽让他摸我觉得有点吃亏,因此我说:「好啊,不过你也要让我摸你的小鸡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