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七情愚僧录 > 第18章

第18章

梦梦点了点头。一旁正在享受着三个男孩伺候的月姬却娇喘吁吁道:「你,还有…真儿和炎儿…三个年纪小,都没看过…大姐这样享用…食物~呃啊~大姐只有…当年……修为…只这么…大餐过一次。你先玩…你的吧~她真正的食量~嗯~可比你…大多了,没几十个小可爱…是喂不饱她的~哦~嗯…」

月姬说着说着,目光却被不远处的炎若和灵碧二女吸引去了。只见炎若呵呵淫笑着压在灵碧身上,全身不停地扭动。酥酪般的玉乳、饱满光洁的小腹、蜜桃般的阴部以及圆滚滚的大腿都与灵碧的同一身体部位紧贴着不停挤扭摩擦。灵碧双手似推拒又似搂抱,娇柔不能自胜地道:「五妹…别…不……不要磨那里…嘤…哼…」

「碧姐姐…你真是口不应心~都湿透了…还说不要呢~妹子带碧姐姐…玩个有意思的玩法好么?」炎若兴奋地笑着道,两只瓷白小手也在灵碧的玉体上四处游走,身体舞动得越来越快,长长的波浪卷发如瀑布般洒落在二女的玉体上。她此时的情欲也高涨了起来,花径肉缝中渗出一丝丝淫液滴到了灵碧的阴阜之上,二人的爱液混合在一起。两颗完美的蜜桃型阴户上下并在一起看上去湿漉漉亮晶晶的一片,红润的花径都连成了一条线。

「嗯…什…什么玩法啊…五妹…就是花样多…呃…」灵碧已经不再推拒炎若的进攻,温柔地搂住了她的玉背。一手抚摸着炎若的秀发一手伸进秀发之下抚摸着她光滑温暖的背脊,问道。

「嘿嘿~你就瞧好儿吧…我的好四姐~」炎若说着,上半身继续揉搓着已经如一滩烂泥般的灵碧,下半身屁股微微翘起,左手二指将两片鲜红色的阴唇向两边拨开露出湿漉漉仿佛冒着湿热潮气的花径入口,回头冲着旁边一名被蛛丝绑着的少年抛了个媚眼,娇声道:「嗯~着急了吧?还不快进来~」

蛛丝自动松开,少年急忙手脚并用爬到炎若身后。被蛛丝绑着的时候他已经欣赏过了二女活色生香的淫靡表演,被刺激得全身血液都往上下两个头里集中。他满脸通红,那话儿勃然而起膨胀到极限,足有两个巴掌长,纹丝不动地挺立着如同铁棒。少年感觉下身硬得都有些难受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奔流不止的想逃出体内却找不到出口。他急需一个柔软温热的地方帮他「以柔克刚」,而眼前那看上去正敞开大门欢迎着他的销魂洞无疑是最好的所在。

炎若看在眼里,心中大乐。她把肥美的雪臀向后一顶,啪地一声轻响正好压在少年的下身上,臀缝包住阴茎上下搓弄。少年红得发紫的肉菇头不断顶在阴阜四处,逗得炎若也忍不住芳心荡漾,她用甜得发腻的声调道:「想进来么?里面很热的哟~你不怕吗?」少年使劲摇摇头,炎若笑了,屁股缓缓移动使肉菇头顶着阴阜慢慢下移。少年只感觉龟头慢慢下陷,最后陡然间被吸入了一个想象都想象不出来的地方:无比的潮湿、柔软、富有弹性,好像被一只肉乎乎的小手用松紧恰当的力道握住了,手心处来传来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吸力。

「嘶…啊…」少年舒爽得呻吟出声。炎若道:「舒服了?那咱们就开始吧~你可得忍住哦~」。少年此时已经精虫上脑,哪里顾得上去想「开始」什么事情,又要「忍住」什么东西。他一把抓住炎若弹性十足的臀肉,不熟练地摆动起腰部抽插起来。可还没抽动几下,那迷人花径内部的温度竟开始不断地升高,阴茎仿佛泡在了滚热的洗澡水之中。少年大惊,呃啊叫了几声就想退出炎若的体内。可没想到不知从何处飞来几缕蛛丝将他的臀部束缚了起来,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拔出阴茎。

「受不了了?这才刚开始呢~嘻嘻嘻~」炎若得意地狞笑道:「给我忍住~不然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说着,她射出一根蛛丝将少年的阴茎根部死死绑住。全身的妖纹隐隐泛出绿色光芒,体内温度继续升高,不过因为她花径内饱含流动的爱液可以带走部分热量,少年的阴茎好歹没被烫熟。而炎若阴道内壁的媚肉也如波浪般不停搅动起伏起来。少年啊啊啊地呻吟出声,一方面是因为炎若阴道内温度太高烫得难受,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媚肉在淫水的润滑下不断缠绕摩擦阴茎和龟头带来的无比舒爽的感觉。少年大汗淋漓,小腹一跳一跳地想要射出阳精,可出口被牢牢绑住了根本射不出来,只能被动地接受炎若的挑逗。

「五妹…你在干什么…呀?…哼…有的儿热呢…」,还躺在炎若身下的灵碧嘘嘘娇喘道,她上半身继续跟炎若水乳交融,可下半身却变得空虚起来。她被炎若挑逗了半天,其实早已经饥渴非常了,急需要用什么东西来慰藉下身的麻痒。

「这就来了~四姐~到时候你可得悠着点哟~」炎若一脸坏笑,心里都乐开了花。她放松了束缚着少年臀部的蛛丝,使其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活动。下身暗暗运劲,花径媚肉不停向外蠕动,把少年的阴茎推出了体内。少年正沉浸在又热又舒爽的双重感觉中不能自拔,突然却感到那话儿失去了媚肉和淫液的包裹,不禁一呆,痴痴傻傻地看向炎若,不明白这个看上去大大咧咧的美貌佳人想干什么。

只见炎若推了推灵碧如雪般白皙的大腿,又拍了一下她的玉臀。灵碧本能性地分开了双腿,屁股也抬了起来。炎若狡猾地淫笑着,忙一手伸出两指搭在灵碧微微显出一抹淡红色的潮湿花唇上,向两边分开;另一手抓住了少年的命根子,同时收紧蛛丝,对准灵碧的花径入口便推了进去,又飞快地扯断了绑着阴茎根部的蛛丝。

「!?呃…?!呀!…烫!!!」,灵碧猛地感觉到一根炭火般热的肉棒霸道地挤开自己细如笔管的阴道,狠狠地捅进了小肚子里。她是雪蛛,体内天生充满寒气,对任何炎热的事物都非常敏感。更何况是一根被火蛛炎若特意焐得滚烫的坚挺肉棒直接攻入了她全身最敏感的私处。虽然上一次榨取金乌时她已经领教过了滚热阳精的厉害,但是毕竟金乌已经被她注入了寒气而且大姐英鸿先前已经吸了一回精,势头没有那么猛烈。可这回却是实打实的火球撞到了冰山,这一插直接把她带入了高潮,全身都颤抖起来,凉凉的爱液从阴道深处奔流而出。而少年之前在炎若体内就憋不住要射精了,现在一解除蛛丝哪里还忍得住?精关瞬间崩溃,滚烫的阳精不带停歇地从马眼抽射而出,全部注入了灵碧的体内。

「哈……炎…若你…噫…呀~!~~!~」灵碧已经快要失控,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用绵长的叫床声表达自己无比舒爽的快感。只见她的双眼和全身妖纹全都泛起粉色光芒,头发也全部变成了粉色,美玉无暇的肉体和体内妖力同时本能性的做出了反应:只见她完美的玉体抖得停不下来,全身都覆盖上了一层白霜。花径媚肉上生出无数细小的凸起紧紧箍住肉棒,还不断摩擦搅动着。子宫颈变长,如吸盘般一下含住了龟头全力吸取。而妖力则不断强化着子宫内的吸力,同时降低身体的温度想要抵抗这股热量。

炎若见状,张口探出毒牙在少年的背上叮了一下,注入大量的淫毒。这些淫毒不断催化着少年的全身器官,将全身的营养物质不断催逼入性器官内,源源不断地生产出阳精。而这些阳精又飞快地从马眼射出体外,被灵碧的子宫颈一滴不剩地吸取,射入她的子宫之内。少年只感觉好像有一根没有尽头的丝线不停地从马眼抽出,同时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

炎若是成心要把少年的肉体组织全部转化成精液一次性的射出去,注入的淫毒尤其多。再加上灵碧子宫内恐怖的吸榨,少年就如同一壶茶水被她从壶嘴不断吸饮,水位越来越低。他呃呃闷哼着不知道射了多久,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瘦,全身都被一层薄冰覆盖了起来,最后终于不动了,变成了一具被冰封起来的人皮包裹的骨头架子倒了下去。再看灵碧,她那白皙光滑无比的小腹鼓涨得如同怀胎好几个月一般,眯着桃花眼侧躺在蛛网上手抚着雪白的肚皮不停地喘着粗气。她全身上下都冒出缕缕寒气,还时不时的痉挛一阵子,而每一次痉挛时都会有汩汩的白浆从她的花穴口流出,拖出一条长长的白色「小溪」。

炎若乐不可支,忙凑上去一手抚摸灵碧的小腹,一手伸出二指插进灵碧的花径抠弄起来,惹得灵碧又是一阵颤抖。炎若拔出手指,上面白花花黏糊糊沾满了混有冰碴的粘液。她小心地伸出香舌轻轻舔了舔,一阵寒意沿着舌头直冲进口腔里,吓得她赶紧缩回了舌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