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七情愚僧录 > 第06章

第06章

第二天清晨,英鸿醒了,刚醒就发现到下身一阵满涨充实感传来。她睁眼一看,见多目这家伙依然压在她身上,一手抓住她的一只乳房还正呼呼大睡哩!由于昨夜睡前多目并没有将阳物拔出依然深埋在里面,现在又正是男子晨勃之时,多目的阴茎和生殖肢又变得硬如铁棒,将她的两个甬道撑得满满的。而二妖结合之处周围全是昨晚她泄出的淫水变干结成的蛛丝,密密麻麻的,淫靡无比。

英鸿无奈,尖起手指在多目的虎背上猛掐了一把,多目醒了,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当前状况。他淫笑了一下,身子又动了起来,想趁着晨勃再来一发。英鸿哪肯,死命将多目推开,念了一小段咒语,身子就慢慢变回了人形,胡乱抹了一把下体,开始穿戴衣物。

多目也只好变回了人形,不过他还不死心,趁英鸿正在穿衣从背后抱住了她,两手向前一伸揉捏着英鸿的两只美乳,道:「看这满屋的蛛丝,昨晚妹妹可真泄了不少啊~!要不咱俩去后房浴池之中清洗清洗?昨晚爽是爽了,就是没用原型态,有点美中不足呢。」

「还原型态!一现原型师哥你这房子不要了?」英鸿哪里不知多目想干什么,打开多目的两只魔掌,说:「我回自家濯垢泉洗去。昨天本说白天来师兄家坐坐就走,结果师兄软磨硬磨将妾身推倒在床上,一夜未归。估计妹妹们都急死了。」多目见她心意已决,也没挽留。心想反正昨晚你已经领教过本座的胯下英雄了,以后交欢的机会还少得了?到时候连你那六个妹妹咱家也一起收了,来个夜御七女还不是美滋滋?他做着美梦,取出衣服穿上,又洗漱了一回,咳嗽一声,与英鸿一同出房。

英鸿这就要回,多目将她直送到观门。英鸿回头对他说道:「师兄昨晚答应妹子的事情应该没忘记吧?」

多目拍了下头,自责道:「你看我这记性!这就给你拿来。」说着将袖子一挥,一阵阴风惨雾裹着那个小道士在半空打转。又右手一张,打个响指,一个精致的小木盒出现在手中。

多目将小盒交给英鸿,道:「两样东西,妹妹收好。」

英鸿将小盒揣好,嫣然一笑,道:「谢谢师哥!」说着化为一股妖风,连带着那个小道士一块飞走了。多目遥望了一会,便将袖子一摆回观去了。

很快就要到盘丝洞了,英鸿在空中将手一招,小道士被风吹着一溜烟先飞到了洞门口。洞门开了,道童顺风一直飞到大厅中央才摔在地上。英鸿也跟着进了洞。

大厅中六位蜘蛛精正在商议事情,见摔进一个人来,都吃了一惊。紧接着见姐姐也回来了,不禁大喜,都跑到大姐身边围住,询问昨天之事。

「事情都办妥了。这东西眉儿你收着,妥善保管。」大蛛女将小盒交给眉儿。眉儿收了,自回房安置去了。剩下五女见百鸟霜到手,纷纷拍手雀跃起来。

英鸿看了一眼众姐妹,问:「私交待给你们的事情做好了么?」

身穿粉色长裙的蛛女道:「妥了。二姐昨天带我们在山顶作法,喷了一张大网,捉住七种飞虫,每种一万余只。二姐已经把它们都炼化成小妖了。每种都可以分为万只,又可以合为一个。」

「很好,四妹你把它们叫出来我看看。」英鸿道。

四蛛女灵碧拍了拍手,大厅天顶上传来一阵嗡嗡声,七种飞虫各为一队飞了下来,靠近地面后凝聚在一起,变为七个小妖。个子都只到大蛛女的腰部,生得丑陋粗鄙。他们围在众女四周,全都跪下一齐道:「主母奶奶饶命!」

英鸿哼了一声,高傲地说:「我们蜘蛛本就是吃你们这些飞虫为生。你们要是胆敢不好好干活,私一口一个,全当点心吃掉。听清楚了么!?」

小妖们被英鸿的威严和恐吓骇得魂不附体,一个个都磕头如捣蒜,直说不敢违抗七位主母。

「好了。每天轮两个去看守水牢,其余五个另有委用。你们退下吧!」

「是!」小妖又化为虫群飞走了。

梦梦想起刚才还摔下一个人来,便指着小道童问:「姐姐,这人?…」

那道童见这魔窟里的情形,早吓得爬都爬不起来了。

「哼哼」英鸿脸如冰霜,冷冷一笑。漫步走到道童身前,居高临下看着他,用阴森森的语气道:「这可是一顿美餐~」

五女一听,都两眼放光,纷纷围了过来,仔细打量着道童。她们每一个都不知道榨取吃了多少童男子,自然懂得辨别优劣,一看果然是个上等的小可爱。

那梦梦早就馋得垂涎欲滴,小肚子里咕咕作响。她用一双溢满春情的桃花眼死死盯着道童,说:「姐姐,他好可爱哦~就给小妹吃吧!」

老六真儿在她头上凿了个栗子,说:「一点规矩都没有,这还没破身的上等童男是要先请大姐享用的。」

大姐已在宝座上斜倚着坐下,说:「嗯…私自然要享用这孩子的初精。不过,私不会吃干抹净,剩下的就给你们其中一个用了吧。你们自己决定谁吃。」下面一听,顿时炸了锅。

这时眉儿也回来了,议论了一会决定掷骰子决定。结果梦梦掷了两个六点,赢了。这可把她乐坏了,在小道童面前蹲下,认真地对他说:「小哥哥,梦梦会慢慢吃你的,你放心!」惹得众女一阵浪笑。

英鸿也微笑着道:「好了,私去濯垢泉泡一会,就由…月姬来伺候吧。梦梦你带你的小哥哥去洗洗干净,洗好了送到私房里去。你要是偷吃了可别怪私罚你哟~」

梦梦乐得一蹦三尺高,也不知哪来那么大力气,拽着道童的后脖领拖着走了。月姬去英鸿的房里取来衣物和洗浴用品,与英鸿一前一后出了洞。其余众女见无事也就都散了。

英鸿在濯垢泉足足泡了一个时辰,将昨晚的痕迹洗得一丝不见,这才心满意足的穿上衣服,和月姬一起回洞。那小道士早已被梦梦洗得溜干水滑的,还喷上了一点香水,一丝不挂地扔在那张大床上,然后梦梦就出去回避了。他看着房间里华丽而又诡异的陈设,吓得瑟瑟发抖。

只听门外传来嘚哒嘚哒的脚步声,门开了。一个穿着黑紫色轻纱长袍的高挑美人踩着优雅的一字步走了进来,擦啦一声门又自动关上了。道童吓得一动不敢动,把头深深埋在胸前。

那美人来到床边,似嘲讽似爱怜地一笑。双手向身后一摆,那轻纱长袍就顺着她如寒冰一般光滑的肌肤滑落到了地上。一个飘渺的声音响起:「抬起头来,看着私」。这声音好似有魔力一般,道童慢慢抬起了头,迷茫地看向女子。

一看见女子,道童就呆住了。英鸿并没有使用任何魅惑之术,仅仅是自己那能令神佛动心的玉体和娇颜就足以使童男子丧失任何意志。

道童从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她有着完美的瓜子脸,三千青丝扎起一个高高的飞云髻,额前刘海修成了一个蜘蛛的形状。长长的睫毛下面闪烁着如水的双眸,涂着紫色眼影,正用一种饥渴而又妖异的眼神看着他。女子修长的脖颈上挂着紫色宝石吊坠,身上却没有穿衣服—并不是一丝不挂,而是用一根根金丝排成类似帘子一般的东西搭在胸前。每根金丝之间的间隔很宽,透过缝隙下面的嫩白娇躯一览无余。只有在盖着乳头和双腿间羞处的部位才有密一些的金线遮挡着春光,拇指指节那么长的粉红色乳蒂将金线顶出两个小小凸起。

道童哪里见过打扮如此淫荡的绝色女子,看得呆了,眼睛好像被英鸿吸住。胯间那根小小的蚕儿也飞快变长变粗变硬。英鸿对他的反应似乎很满意,媚媚地一笑,问:「私美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