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0章 动机我也一并说了吧

第20章 动机我也一并说了吧

“在画这个……”池非迟把手移开一点,让柯南看到上面的船帆图案,一共五个,他也基本理清了。

柯南一怔,随即眼里带上思索之意。

等等,这个图案……

池非迟也考虑着要不要等柯南推理,他只是身处其中,想研究一下对方的手法,才还原了一下,对推理这种废口水又麻烦的事不感兴趣,不过,柯南还要找犯人、想证据、破除魔术手法,需要好一阵子,好像更麻烦……

一片沉寂中,铃木园子失落开口,“是不是我的错啊?”

“啊?”毛利兰意外。

“是我选滨野当宴会部长的,”铃木园子自责,“如果当时他不是单独待在房间里,就不会被杀了,我刚选了他就害了他……”

池非迟回神,出声道,“不是。”

哎?

其他人意外,不过也只当池非迟是想安慰铃木园子,而且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只来了这么一句。

铃木园子心里一暖,虽然只是两个字,但以平淡而坚定的语气否认她害了别人,还真是让人安心不少。

“是啊,不用放在心上,”黑羽快斗易容成的土井塔克树也笑着安慰,池非迟这家伙不擅长安慰人,那就他来吧,“你当时眼睛被蒙住,是随机挑选卡片在上面做记号,这就像是摸彩一样,没有人会怪掷镖的人,同样的道理,你只是当滨野先生表演的助理而已,不用自责。”

柯南沉思,感觉抓住了什么关键,但具体的还是有些模糊。

表演的……助理?

“不,用摸彩来形容并不恰当,因为谁做什么是早就已经确定好了的,”池非迟再次开口,将其他人的视线又吸引过来,“当时滨野先生在写有名字的纸张背后,已经画好了标记,而园子小姐蒙上眼睛后,用来画记号的笔其实是写不出来的,也根本没有留下什么记号。”

这个手法他一开始就想到了,这几天跟黑羽快斗好歹也了解了一些简单的魔术手法,再加上……

这套路跟那个盔甲行走美术馆一模一样,那个案子的手法他记得。

“可是当时给园子小姐笔的是田中小姐,”黑田直子看向田中贵久惠,“也就是说……”

“田中小姐才是滨野先生的表演助理,”池非迟道,“而园子小姐只是那个被随机选上台的幸运观众而已。”

柯南眼睛有些发亮,对,就是这个!

那么凶手……

其他人看着田中贵久惠,眼里带着一丝怀疑。

田中贵久惠心里一紧,不过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是的,我是被滨野先生拜托过,配合他递一支写不出来的笔,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安排的……”

“真的不知道吗?”池非迟没等田中贵久惠回答,继续平静道,“滨野先生原本的安排是土井塔克树先生作为宴会部长,可他自信满满地说出来后,结果却是写了他自己名字的纸对应着宴会部长,当时他可是很惊讶的。”

“或许是他准备这个表演的时候不小心弄错了吧。”田中贵久惠辩解。

“好吧,这个先不说,”池非迟同样没有纠缠,“当时田中小姐在洗澡间负责烧开水,而从洗澡间的顶棚,可以很轻易地翻上去,通过二楼的窗户进到二楼,不信的话,可以随便找个人去试试,要翻到二楼很容易……”

柯南:“……”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虽然看池非迟这么自信,应该有把握,但还是要确认……

“不用试,我看过,顶棚确实不高,是可以翻上二楼,”田中贵久惠故意露出些许不满,“池先生这是在怀疑我是凶手吗?不过如果我是凶手,那又是怎么不在雪地上留下脚印,把滨野先生的尸体送到那么远的空地上?这根本不是没翅膀的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吧?”

“手法就是这个……”池非迟举起本子,上面五个船帆图案里,最后一个被圈住,“要去试试吗?”

田中贵久惠脸色顿时苍白起来,她记得池非迟回来就在那儿画画,也就是说,人家才看了尸体去了一趟吊桥,回来就知道她的作案手法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