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仙子蒙尘传 > 第八回 入贼巢身遭考验 战黑奴三洞齐失

第八回 入贼巢身遭考验 战黑奴三洞齐失

「属下回禀少帮主,凤来楼献上的那个骚货真是浪的可以,属下特将她献於少帮主。」孙空恭敬地对大马金刀地坐在正厅虎皮交椅上的叶枫道。

叶枫探身急切问道:「这女人真像你们说的那麽有味吗?」

孙空淫笑一声,不由自主舔了舔嘴唇道:「回少帮主,说实话,我的形容难及此女的妙处之万一。那滋味……」他似是回味无穷「的确是人间绝无的塌上妖姬。」

叶枫喜上眉梢道:「好,既然你如此说,快把她送到我房中去。」

孙空正要应命,叶枫身後一个美艳的少妇突然插言道:「且慢!」

叶枫和孙空都是一愣,插话美妇江湖人称玉面罗刹,原本也是名门女侠,但因性情放荡,被师门除名,在江湖上游荡了一阵後投到天一帮门下,如今也算是叶枫的半个夫人。

对玉面罗刹的插话,叶枫心中不满,皱眉道「你因何阻拦?」

玉面罗刹忙答道「少帮主,贱妾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担心此女是否真的如孙护法所说,如果还是难入您法眼,岂不是又平白惹您生气。不如让贱妾先替您检验上一番,果真如孙护法所说再由少帮主宠幸也不迟。」

孙空心中极是不满,但也不敢多言,只能静候叶枫的示下。叶枫微微沉吟了片刻点头道:「也好。那就有劳你了,若真像孙空所说,那……哈哈……」他大笑离去。

玉面罗刹恭声道:「是。」可眼中却闪过一丝怨毒。

玉面罗刹回到自己的房间,心中越想越气,心道:「自从少帮主玩过那个老太婆之後,就对我视若陌路,全然不再有往日的恩爱。这次又找回个骚货,要是让她得了宠,我还有的混吗?好,我要让那骚女人好生瞧瞧我的手段。」

风娘在两个女婢的指引下,穿着华丽的宫装来到大厅之中,风娘的绝代风华此时看来简直如同天上的神女下凡一般,高贵的美态令人目眩,尤其是她的气度、风华,恐怕是帝王见了都会心甘情愿地跪下亲吻她的脚趾。

她的出现,让大厅中等待的玉面罗刹不由自惭形秽,她本自命绝色,可今日一见风娘,便知自己就算再美十倍,也是难望风娘的项背,这更令她妒火中烧。

玉面罗刹冷冷道:「你就是孙空选来的女人?」

风娘平静道:「是。」

玉面罗刹又问:「叫什麽名字?」

「凤姑。」

「多大年纪了?」

风娘看了她一眼道:「我若成亲了,女儿也应有你这般大了。」

玉面罗刹先是一喜,可见到风娘那种成熟的丰韵,又咬牙暗气。

她冷冷道:「我奉帮主之命对你进行考察,若你不能通过,休想见到帮主。」她顿了顿见风娘依旧是神态平和不以为意,又道:「第一道考核,是看你的调情能力。」

她一指周围站着的一些神态委琐的老人道:「这些都是宫中的老内监,都已是风烛残年,何况都是阉人,对女人早已心如止水了。你若能挑逗得起他们的欲望,就算通过考验。」说罢,她转身离去了,只剩下风娘和几个老态龙锺的太监。

风娘心中暗暗吃惊,这女人好生过分,这哪是考验,明明是刁难。再看那些老太监,一个个连眼都快睁不开了,更有的手足微颤,分明是中风的徵兆。

她暗中叹了口气,缓缓伸手拔去头上的凤钗,分开云鬓,将长发披散下来。接着她继续将身上其他饰物取下,然後手尤未停,开始去解自己的衣裙,尽管她是在干着宽衣解带的事,可面上的神情依旧是那麽的高贵从容。

裙衫一件件自风娘的身上滑下,堆落在她的脚下,直至仅着贴身的内衣,那不过只是一件贴身的素缎肚兜和在臀间缠绕的一缕轻纱,她绝大部分的美妙身体,都已经暴露在老太监们的目光之下。

轻薄如肤的肚兜,与其说是遮掩,还不如说更加凸显了她完美怒凸的胸前峰峦,隔着薄薄的丝缎,能够清楚地看到饱满鼓胀呼之欲出的两座玉峰,特别是峰峦的最顶端,两粒突起纤毫毕现。下身的轻纱更是诱惑十足,只有一掌宽的素白轻纱裹缠在玉脐之下,从身前看堪堪仅能遮住羞处,从身後看甚至无法将丰满的雪臀完全盖住,圆润的隆臀曲线还若隐若现地暴露在轻纱之外。窄窄的遮体轻纱,更加显得风娘一双绝世美腿丰润修长,美得不可方物。

这样的穿着,原本就是风娘有意为之,久经风月的她已经洞悉男人的心理,深知怎样的装扮更能让男人看了无法自持。果然,即便是几个老太监,见到着世上再难寻觅的美景,也都看呆了,个个用力睁着烂红的眼圈,把目光全都投在风娘曼妙无边的玉体上。

看到这些老太监们渴望的眼神,风娘心中也有了底。她没有继续脱下去,而是优雅地侧转过身体,随意慵懒地轻轻摆了摆头,让如云秀发散落在自己玉白的娇躯上。就是这样一个随意简单的姿态,却正好将她完美的身材曲线展露无遗,老太监们的眼光全都集中在了她身体最突出的几处,傲起的峰峦,微耸的香臀,她甚至可以感受到有如实质一般的眼光好像要钻进自己的肉中。

风娘轻扭腰肢,慢摆香臀,款款向老太监们走去,至美的肉体越来越近,阵阵香风袭来,老太监们眼中泛起血丝,原本蜡黄的面色奇迹般的潮红一片,乾瘪的脖颈只见喉结快速地上下抖动,有几个老太监的手脚更是抖做一团,有一个口涎更是滴落到了衣襟上。

缓步走到一个老太监的身前,风娘停下了脚步。她高挑修长的身体比这个弯腰驼背的老太监足足高了一头多,老太监的头只能齐到她的胸前。风娘贴近老太监的身体,紧挨着他扭动着身子,挺起酥胸凑到他的口边。

美妙诱人的体香扑鼻而来,老太监血冲顶门,他吃力地扇动着乾瘪的鼻翼,想尽可能多地将风娘身上的香味吸入鼻中。不自觉地,一连串的口水从他已经合不拢的嘴里滴落到风娘肚兜之上。饶是他年老体衰还是阉人,此刻也如坠梦中,浑然物外,只听得耳边风娘轻轻说道「咬住」,便下意识地紧闭住嘴,用牙齿都掉光的牙床咬住了风娘身着的肚兜的边角。

风娘探手在自己身後灵巧地一拉细带,加上老太监使劲叼住一角,肚兜顿时从风娘的玉体上飘落而下,两座玉白的乳峰如玉兔般跳了出来,尚在颤动不已。周围几个老太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黯哑的吸气声。

风娘又拉起另一个老太监的手,让他抓住自己裹臀轻纱的一端,轻声道「拉。」老太监听话地用力一拉,风娘原地一个旋转,那一缕轻纱也彻底告别了她的身体。借着身体的旋转,风娘却是扑进了一个老太监的怀中,只是力道甚轻,否则这一下就得把老太监撞倒在地。

风娘背对着老太监,向後耸起雪臀,在老太监的身体上摩擦着。老太监身体抖做一团,他伸出颤抖地枯手想去摸那丰满无比正在自己身上摩擦的美臀,谁知就在马上要触及的一刻却一下子摸了个空。原来风娘似是躲闪似是魅惑地躺倒在了地上。

仰面躺在地上的风娘两条玉白修长的美腿微曲着叠夹在一起,而她的双手则放在了胸前的雪峰上,她涂染着丹蔻的指尖轻轻点在如樱桃般的两个乳尖上,在玉指拨弄下,粉嫩的乳尖也变成坚硬膨大的凸起,红得分外诱人。之後,风娘纤长的玉指缓缓放入到她的香唇之中,在檀口中吮吸进出,此刻风娘的眼神也从清澈明亮变得迷离而妖媚,几丝黑发散落在她的脸庞,这一刻风娘放佛已经化身魅惑世间的雌狐。

从香唇玉口中抽出的玉指,带着湿润的微光,轻轻地滑过风娘洁白挺秀的下颚,修长的玉颈,又从两座怒耸的雪峰中间略过,之後一路向下,经过平坦玉白的小腹,掠过小巧娇羞的香脐,继续缓缓向双腿之间的秘境而去。

此刻,几个老太监都是眼瞪大到极点,眼珠上密布的血丝和涨得通红的脸庞都在诉说着他们心底此刻的急迫和欲望。他们眼巴巴地盯着风娘的手指,乾瘪的嘴唇蠕动着,想要说出心底正在呼喊的话「往下!往下!」

像是听懂了他们心中的渴望,风娘的手指真的伸入到自己的双腿之间,不仅如此,她原本叠夹在一起的修长美腿还随着手指的侵入而分开,袒露出了覆盖着黝黑密林的隐秘所在。一时间,老太监们的呼吸声顿时粗浊了起来。

这时风娘的动作也从原本的轻柔诱惑变得狂野放荡,她丰腴火辣的胴体在地上扭摆蠕动,两条雪白的长腿向两侧摊开,方便自己手指对娇嫩花蕾的肆意玩弄,她甚至腰腹用力挺耸起下身,让老太监们对自己手指的动作看得更加清楚。但见她纤长的玉指时而拨弄抚摸着自己粉嫩的两片花唇,时而弯曲手指刺入自己的花径当中,不住在自己的蜜穴中进出插弄。

她对自己的玩弄也像是勾引起了自己的欲火,她一边比最好色的男人还放肆无耻地亵玩着自己的玉洞,一边欲火焚身般扭动着至美的玉体,口中发出销魂蚀骨的喊叫。

老太监们都傻在了原地,他们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个原本风姿绰约天仙化人的绝世美女,如何变成了一个让所有男人都无法把持的淫荡艳妇,那强烈的反差更加刺激起人最本能的欲望,熊熊的欲火已经灼烧得他们神志不清。特别是当风娘的手指在自己的蜜穴中挑起一抹闪动着晶莹珠光的花露慢慢放入自己口中的时候,一个最老的太监已经血涌顶门,咕咚一声栽倒地上,死生不知。

不理会老太监们的反应,风娘似乎已经忘情陶醉在自我玩弄的快感当中了。她的手在自己身上极尽挑逗之能事,而且越是美妙的所在,动作越是放肆大胆。此时她娇面上的神态也极尽淫荡,挂着细密汗珠的瑶鼻煽动,香舌半吐舔着上唇,发出的喘息和呻吟连天下最淫贱的妓女听了都会面红耳赤。

演至酣处,风娘不甘於只是躺在地上,她翻身而起手膝着地,晃动着滚圆的美臀,在地上以颠倒众生的媚态爬行几步,之後徐徐站起,紧紧抱住大厅中一根立柱,双腿盘夹绕柱,曼妙的身体完全缠绕在一人环抱粗的红漆柱上。

风娘就像是拥抱住一个雄壮的男人,她雪白丰腻的肉体紧贴鲜红的柱身,特别是双腿紧紧夹着立柱,彻底敞开的蜜穴在柱身上用力厮磨着,她两陀丰满至极的豪乳也挤压在立柱上伴随着剧烈的动作剐蹭纠结,甚至风娘还伸出自己的香舌,忘情地轻舔着柱身。这一刻,是个男人都会嫉妒那根立柱,恨不能戳在那的是自己。

风娘与立柱之间的「战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销魂,如云的秀发飘飞摆动,丰圆的雪臀痉挛颤抖,狂野的叫声响彻大厅,有个眼神稍好的老太监看到,在风娘不断用下身剧烈摩擦着的柱身上,已经是亮晶晶一片湿漉,甚至可以看到在风娘不断卖力扭动着的胯下,一道晶莹的水痕正缓缓流下。这一发现让这个老太监口鼻一阵燥热,先是鼻孔中流出两道血线,接着他眼前一黑,身体歪斜着倒在一旁。

倒下的并非一个,此时,还能保持勉强站立的老太监只有两个了,还都是身体抖成一团。

看似已经沉醉在忘我的肉欲表演中,可暗中风娘还是留意着在场老太监们的情况。见大多数老太监已经横卧在地,仅剩两个苟延残喘,她心知再加把火就能结束这场令人难堪又变态的考验。

风娘丰腴的身体从立柱上滑下,她缓缓向两个仍能站立的老太监爬行而去,爬行中,胸前一双雪峰在身下左右晃动,几乎要擦到地面,那无比魅惑的一幕终於还是让一个老太监无法支撑,仰面倒地。风娘爬到仅存的老太监脚前,如此近的距离,老太监能够看到风娘的雪肌玉肤上此刻密布着晶莹的香汗,湿漉漉的的肌肤看起来更加的柔嫩细腻。

在他的眼前,风娘开始了更加狂放的表演。风娘双膝着地,俯趴在地上两腿分开,娇面贴在地上,口中含了一绺自己的长发,同时将丰臀高高翘起,浑圆丰满的美臀正对着仅剩的老太监。

风娘玉手向後伸到自己的两臀之间,纤长的手指在因臀部用力撅起而暴露无遗的玉门周围轻轻抚弄,还将手指移到已然通红肿胀的玉道口拨弄,更不时将手指深深刺入,而且越插越用力。终於她像是忍不住这种挑逗了,身体剧烈的起伏耸动,另一只手更摸上了自己的豪乳,用力揉捏,那种身体的蠕动就像有个男人正在她的背後霸道地占有着她。

风娘口中的呼吸呻吟听来杂乱无比,如同她已失去了理智,她的手指在玉洞中进出的越来越快,诱人之极的美臀晃动地越来越剧烈。终於,在兴奋之极的一声嘶喊後,风娘力竭般软伏在地上,如雪似玉的身体痉挛颤抖,牙关发出格格声响,已经沉迷在了自渎带来的身体的高潮当中。

唯一的老太监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抚摸就瘫软在自己脚下的完美肉体,可眼前就要触及,他还是终於歪斜着倒下了。

「好个骚货,精彩得很!」玉面罗刹冷着脸拍着手走进大厅。她之前一直隐身在屏风之後,风娘这一番淫荡的表现都被她看在眼中。说实话,别说男人,就连她看了这一幕,都忍不住欲火焚身,裙底早就湿的一塌糊涂,恨不能自己也跳出去脱光衣服抱住风娘的身子快活一番。

玉面罗刹心中暗暗着急,她原本以为风娘势必无法通过老太监们的考验,谁知风娘竟把这些老阉人都折腾得死去活来。她脑子急速转动,想着下一步的办法,终於被她想到一个更加过分的法子。她暗中吩咐人去安排,自己才现身而出。

此时的风娘还躺在地上娇喘连连,那诱人的玉白身子还在轻微地抖动着。玉面罗刹看着伏倒在地的风娘暗中咬牙道:「你通过了第一重的考验。」

风娘站起身来,又恢复了开始的平静和从容。她虽然赤裸着身体,可和穿着着最华丽的衣服一样,没有丝毫的扭捏不安。听了玉面罗刹的话,她只是边随意整理着自己淩乱的头发边漫不经心道:「是吗。」语气中没有丝毫喜怒,仿佛刚才大厅里那淫荡、狂放的女人并不是她一样。

玉面罗刹暗中气苦,她心底恨恨道「且让你这骚货嚣张,一会被玩的生不如死的时候我看你怎样在男人胯下求饶!」嘴上却道「看你方才的浪样子,把自己整得很惨吧?我这就成全你,同时也是你的第二道考验。我们帮主天生异赋,在床塌之上体力奇强,若是寻常女子恐怕是性命难保。下一关就是看你的持久耐力,若你再能通过这一关,就能见到帮主了。」

说罢,玉面罗刹双手轻拍了三记,从屏风後应声走出了三个怪人,风娘见到这三个怪人,也不由地花容失色,心如鹿撞。

只见这三人与中原人大相径庭,竟是全身漆黑如墨,唯独眼珠与牙是白色的,不仔细看几乎分辨不出五官相貌,三人皆是头顶极短的卷发,双唇外翻,长相极为丑怪。特别是这三人身体的粗壮魁梧竟也是风娘前所未见,每人都身长七尺开外,一身的肌肉如铜浇铁铸,皮肤乌黑发亮,如果身上有毛,这简直就是三只荒野巨猿。

特别是这三个怪人此刻都全身赤裸,每人胯下垂着的那条巨大无比的黑粗家伙让风娘心惊不已,饶是风娘见识的男人不可胜数,也从没见过如此恐怖的巨屌。当这三人进入大厅,见到赤裸裸的风娘时,下身的巨棒都是勃然而起,长有尺余,粗若儿臂,一般女子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蹂躏。

纵使风娘,此刻也心生畏惧。她学识广博,也曾在听闻,在距离中土万里之遥的海外赤热之地,就有一种身体全黑的人种,其人体格之壮硕有力,远超中原,特别是在男女交欢之事上,能力极强。

不过风娘毕竟非寻常女子,很快便控制住心底的不安,面色恢复如常。玉面罗刹盯着风娘看了良久,见风娘初现惊色心中一喜,但很快风娘又一如平常让她更是气闷。她指着那三个黑人对风娘冷笑道「这三个都是来自番外的黑奴,其体力绝非常人可比,你若能让这三人精尽,便算是通过了此关,到时便能见到帮主了。」她又淫笑道「快去好生享受吧。」

说罢,玉面罗刹飘身而走,她边走边在心中冷笑。生性淫荡的她也曾背着叶枫与黑奴有过苟且之事,只是一个黑奴,未尽全力已经把她搞得瘫在床上无法动转,事後下身疼了数日。若是三个黑奴齐上阵……

「让他们玩烂你个老太婆。」她解气地暗想。

此时厅中只剩下同样赤裸的风娘和三个黑奴了。再如何了不起,风娘也毕竟是个女子,对於丑怪的事物难免天生惧意,看着这三个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巨兽的黑奴,虽然面色如常,可心里的几分恐慌还是难以摒弃。特别是三个黑奴盯着她的身子嘴角外翻贪婪的淫笑,和三人眼中似野兽一般的欲望,都让她本能畏惧退缩,对自己能不能扛过这几只野兽的蹂躏和玩弄,风娘也毫无信心了。见三个黑奴怪笑着凑上来,风娘把心一横,就算今天命丧这三根巨大的黑屌之下,也听天由命了。

黑奴们可不管她心中如何想的,三人一边怪笑说着风娘听不懂的语言,一边已经成品字形把风娘围在了当中。身材高挑丰腴的风娘,平日与其他男人站在一处,都会让男人感到很大压力,可此刻她站在这几个体型硕大的黑奴中间,竟有了几分较弱的感觉,特别是她雪嫩如脂的肌肤,被包夹在漆黑发亮的男躯中间,强烈的视觉反差既残酷又刺激。

不容风娘多想,几只黑奴的巨掌已经摸上了她的身体。黑奴的手指异常粗粝,就像是乾裂的树枝,摸在风娘水嫩的肌肤上让她阵阵生疼。只是此时肉体上的疼痛远不及风娘内心里的痛楚。虽说她放弃贞洁名誉,已经不在乎失身给什麽男人,可之前占有的起码还是本族人,而这三个黑奴在她看来与野兽无异,马上就要遭遇被野兽强暴的命运,又让她如何能够说服自己接受?

不管能不能接受,此刻的风娘无异于羊入虎口,除非放弃使命离去,否认将被这三个黑奴轮奸的命运已无可改变。在那一瞬间,风娘竟真的心生怯意,在答应古不言之後,第一次生出了几分动摇。可是根本不容她多想,身体上一阵剧痛又把她拉回到了现实。原来,此时有两个黑奴一人一只巨掌各捏住了风娘一座乳峰粗暴地蹂躏起来。身形仿佛巨灵神一般的黑奴,手掌也大得惊人,竟几乎可以完全握住风娘的豪乳。

这几个黑人原是被贩卖的黑奴,也曾在世界各地辗转,见识过各国各地的女子,可是即便他们也第一次见到如此的美胸。论丰满挺耸,丝毫不逊色于欧罗巴那些体态丰满的白人女子,而论肌肤的润滑细嫩,手感的紧实弹性,则远远不是哪些欧罗巴女子肤质粗糙松软的奶子所能比拟的。

手感出奇地美妙,这两个黑奴也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只知道怪笑着大力揉玩,片刻之间,就把风娘原本雪嫩如脂的酥胸揉捏得通红,根本不顾这会给风娘带来怎样的痛苦。不过这种身体的痛苦反而让风娘冷静下来,重新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啊」这边酥胸被粗暴蹂躏的痛楚仍在,风娘却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原来另一个没有抢到风娘美乳的黑奴已经跪坐在她的身後,双手分开风娘丰满浑圆的两瓣雪股,头钻进了风娘腿下,一条粗长的大舌地舔在了风娘粉嫩娇羞的肉缝上。

巨舌侵袭到自己最敏感隐秘的所在,才让风娘忍不住惊叫出声,下意识想要扭臀躲避黑奴的恶舌,只是雪臀被他牢牢把住,又哪里躲得开?尽管很难把这三个黑家伙看成是「人」,对那放肆至极的舌头也是无比厌恶和羞怒,可不得不说,黑奴乃是玩弄女人的高手,一条大舌灵活之极,加之分外肥厚粗糙,在风娘花唇嫩肉上刁钻地摩擦扫触,甚至挺起舌尖直探花蕊。这一番作弄,让风娘玉腿酥软,雪股扭颤,几乎无法站稳,丰满的玉臀直压在黑奴的脸上。

对於这送到嘴边的美食黑奴自是大快朵颐,他的脸深埋在两大坨滑润丰腻的臀瓣中间,不断转动头享受着与那丰满弹滑相厮磨的美妙,舌头更是勾挑刺舔,在风娘的花蕾上各种招式齐出。

这样直接粗暴的刺激,就算是欲望寡淡的石女也承受不住,更别说是风娘正处在虎狼之年熟透了的身子,况且不久前风娘为了魅惑老太监们对自己的连番挑逗确实也让她欲火焚体。因此上,尽管从内心里无比厌恶这些黑奴,可身体本能的反应还是让风娘说不清是苦不堪言还是尽情解脱。

在三个黑奴的玩弄下,风娘已无力站立,全赖雪臀压在黑奴的头上支撑着身体,黑奴的大舌舔弄得她身子一阵阵酥软战栗,硕大的两瓣美股在黑奴脸上扭来扭去,就像是在迎合着黑奴作恶不休的舌头对她的挑逗。那两个黑奴看到她的反应,也故意用粗大的指尖拨弄着风娘早已膨大的乳珠,更让风娘扭动如蛇,喉间发出含混的呻吟之声。

突然,一直跪坐在风娘屁股後面大展淫威的黑奴猛地用力将风娘的身体掀翻,风娘惊叫一声手膝着地俯趴在地上。黑奴依旧跪在风娘身後,用双手抚弄把玩着风娘浑圆的美臀,那粗粝的手掌在丰腻肌肤上的摩擦,令风娘也不禁身体微颤,雪臀乱扭。

黑奴忽地用力猛拍风娘的玉股,伴随着「啪啪」的拍击声,风娘如凝脂般丰满的臀肉发出阵阵销魂的抖动,风娘吃痛,忍不住呻吟出声。黑奴尤不罢手,一边用力拍打风娘的屁股,一边大叫着谁也听不懂的语言。风娘虽听不明白,但也猜到几分他的用意,试探着将双腿分的更开,将美臀撅的更高,果然黑奴目的达到,停止了拍打,只是风娘却臀瓣双分,以一个更加淫荡的姿势正对着黑奴。

黑奴俯下头,正对着风娘因分开双腿而绽放出的下身阴部,他嘿嘿一阵怪笑,伸出巨舌继续去舔玩风娘已经沦陷在他口舌之下的蜜穴。但见他双手捧着风娘的屁股,舌头在双股之间毫无遮掩的妙处用力舔弄,一条恶舌或与风娘的花唇摩擦,或拨弄风娘的阴核,或将粗厚的舌头顶进风娘的体内,甚至还会挑弄风娘的菊洞。在他的动作之下,风娘身体的抖动更加明显,那两坨浑圆的臀瓣更是不自觉的左右扭动。

如母狗一般趴在地上任一只野兽淫辱,风娘心中的悲苦难以言表。为了中原武林的存亡,她本已决心舍弃一切个人的荣辱,舍一人之身而救千万人性命,为此她由一个世人眼中风华绝代的女侠变成了一个淫贱之极的妓女,任由无数恶形恶状的男人享用自己为叶枫父亲珍藏了三十多年的身子,可到现在风娘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做法究竟值得还是不值得了。回想自己接连的遭遇,一番泣血的苦心并没有几个人能体会,自己舍弃一切来拯救的武林人士,不是贪图自己的美色借机玩弄自己,就是对自己嗤之以鼻,不屑自己的为人,如今还要任由这样野兽一般的黑奴肆意玩弄自己的身子,怎不让让风娘心头滴血。

虽然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之中,但风娘的身体依然无法摆脱黑奴的控制,随着他的挑逗作出种种不堪忍受的反应。被黑奴舔玩了这麽久,风娘的桃源深处,已不受控制地流出了丝丝花蜜,这些花蜜马上又被黑奴吸入口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