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仙子蒙尘传 > 第五回 入洞房鱼水同欢 动真情後庭花开(上)

第五回 入洞房鱼水同欢 动真情後庭花开(上)

日近西坠,长安城中一条普通的街道上,一位书生打扮的中年人正手提一包草药匆匆向家中走去。这位书生四十余岁的年纪,浓眉朗目,从神情外貌就可以看出是一位持身甚正的君子,只是眉头微皱,神色中隐隐可见忧虑。他一身布袍虽然整洁,但仍可见几处不甚起眼的补丁,这也可知该书生家境并不殷实。

「敢问这位先生可是郝守云郝秀才吗?」书生正低头行走,冷不防对面有人问道。他忙抬头观看,只见迎面一位老道人,正拱手向他问话。

郝秀才忙躬身还礼道「正是寒生。不知仙长怎麽称呼,唤我何事?」

老道捻须微笑道「贫道道号天远,今日冒昧前来,是有一事想求先生帮忙。」

郝守云闻言一愣道「找我帮忙?我就是一介寒士,手无缚鸡之力,家无隔宿之粮,不知能帮道长什麽?」

天远道「此处不便讲话,先生可否随我到清净处详谈?」他手指向路边一处茶社。

郝秀才原想拒绝,但见天远道长面容端正,目光炯炯,不似有诈,一时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得应道「如此还要叨扰了。」

天远将郝秀才领入了茶社,又推门进入一间幽静的包厢。郝秀才心中疑惑更重,他犹豫一下也跟着进入包厢之中。包厢中临窗有一张茶案,案前正端坐着一位素裙女子。

郝秀才没有想到房中竟有位女子,他为人端方守礼,见是女子便不敢抬眼细看,只是回头望着天远道长,诧声道「这……」

天远此刻没有开口,倒是那女子轻声道「郝先生莫怪,妾身名唤风娘,正是我有事想求先生指点。」那声音轻柔曼妙,说不出得悦耳动听。

郝守云闻此仙音,也一时忍不住抬头望去,只一眼,就让他心头乱跳。只见面前女子容颜秀美竟是自己平生所未见,尤其是出尘典雅的气度,更是不由自主令人生出膜拜之感。风娘的剪水双眸正凝望着自己,那彷佛能直透人心的明亮让郝秀才一阵心潮摇曳,他自觉失礼,想赶紧低头,却又有诸多不舍,一时有些神色无措。

风娘见他有几分慌乱,曼声劝道「先生不必多礼,请坐下细说。」

郝秀才毕竟是满腹诗书的正人君子,他虽为风娘的天人之姿所撼,但很快便镇定下心神。他虽不知风娘为何要找上自己,但看她和天远,都绝非歹人,也不如可担心,索性坐了下来,听他们如何说。

「此次打扰先生,只为一事……」风娘将所求之事娓娓向郝秀才道来。

原来,这郝秀才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却是武当如今掌门云松真人的总角之交,即便是成年後,两人也是无话不谈的至交好友。前一番,天远经过秘密探访,得知云松真人因某隐秘之事,在武当派内面临几个师弟的发难,正陷於困境,不过究竟何事,外人却根本无从得知。为此,他和风娘商量後,决定从郝秀才处探知实情。风娘虽未对郝秀才尽吐真情,不过也告诉他,探知此事并无恶意,只为帮助云松真人度过难关。

郝秀才听罢,一语不发,站起身来,向风娘和天远抱拳道:「姑娘、道长,我知两位并非歹人,但我曾做出过承诺,绝不第三人提起此事。爱莫能助,告辞了。」说完,转身就走。

天远身形一动,刚想拦下他,却被风娘的眼神阻止,於是眼睁睁看着他走出了茶社。

「风娘,你为何要拦我?」

风娘淡淡一笑,并无丝毫失望,「我观郝秀才其人,正直不阿,既以答应保守秘密,想来不会为我们所动透露挚友私情。」

「那便如何是好?」天远焦急道。

「道兄莫急,待我去暗中查访一下他的为人再做定夺。」

且不说风娘与天远的商议,单说郝秀才,离开茶社走出老远,仍觉得魂不守舍,脑海中始终难以消除风娘那冠压群芳的面容。终於,他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嘴巴,暗骂道「非礼勿想。老母在家需要人服侍,你还在此打混,当真该打。」这才加快脚步,赶回家中。

郝守云为人学识出众,持身极正,年轻时也曾在州府之中做过小官,只是因见不得贪赃枉法之事,与上司闹翻,被寻了个由头罢官为民。除了读书,他也没有其他谋生手段,只得靠开馆授课为生,日子过得极为清苦。十年前,他的结发妻子因病去世,也未留下子息,只剩下他与老母相依为命。近来,郝母身染重病,请了几位郎中看过都摇头不语,这也让侍母至孝的郝秀才如今极为心焦。

单说郝守云回到家中,为母亲煎药烧饭,并服侍着母亲吃下。吃过药,郝母看着鬓边已生白发的儿子,疼惜道「云儿,为娘我已活不了几日了,只是在走之前,却是对你最放心不下。」没说几句,郝母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後才虚弱道「我那媳妇走得早,我闭眼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着你再讨上一房媳妇,不然我死得闭不上眼!」

郝守云闻听,心如刀割般痛,他知道母亲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至孝的他又实在不忍老母带着遗憾离世。只是如今他家徒四壁,又哪有能力续弦呢。无奈,他只能忍住伤心,宽慰母亲,服侍母亲睡下,才愁肠百结地自去读书。他并不知道,与母亲的这一番对话,已经被暗中观察於他的风娘全数听去。风娘隐在暗处,心中打定了一个主意,这才悄然离去。

转过天来,郝守云刚刚服侍郝母吃过早饭,却已经有人早早登门了,来人是附近最有名气的媒婆王氏。此前郝母为给儿子续弦,也曾托王婆保媒,只是那王婆知郝家家境贫寒,没什麽油水,一向不怎麽上心,谁想今日竟然主动登门了。郝守云素来不喜王婆的为人,不待和她多说,但是郝母见她则分外热情,郝秀才也不好再说什麽了。

王婆满脸堆笑地将来意说明,却是让郝守云母子都吃了一惊。据王婆说言,城中有一姓方的员外,家中长女未曾出阁,方家听闻郝秀才学识出众,为人正直,有意将女儿许配於他。郝守云原本并无此心思,就想一口回绝,可是郝母闻听却极为动心,拉住王婆详细询问了起来。

郝守云侍母至孝,心中虽然不愿,但也不违逆母意,只想着自己家中贫苦,想来那员外女儿也不愿到自己家中受苦,谁知王婆一来二去,竟是将这门亲事说成了。而且女方家很是通情达理,知道郝家清苦,主动要求成亲一切从简。这更是让郝守云心中疑惑,而郝母则是满心欢喜。

非只一日到了郝守云成亲的正日,一支简单的送亲队伍将新娘送到了郝宅。虽然没有大办,但郝家素来很受乡邻敬重,大家帮着张罗庆祝,倒也热闹红火。郝守云至今如坠梦中,只是见到拜堂时母亲脸上那欣慰的笑容,也就把一切疑问都抛至脑後了。

忙活了一天,把左邻右舍都送走,郝母不让他再陪着自己,硬把儿子推进了洞房当中。郝守云心情复杂地进入新房,但见红蜡高烧,新娘子一身红裙,头顶盖头,安静地坐在床边。时至今日,郝守云都不曾见过新娘的面容,只是在拜堂之时可以感觉出,新娘的身材高挑,几与自己相仿。

郝守云与自己的亡妻感情甚好,虽已鳏居十年,但一直也没有动过续弦的念头。他迟疑良久,才来到新娘的身前,「姑……」想叫姑娘也知不妥,可一声娘子却怎麽也叫不出口。

新娘子素手轻抬,竟然主动掀起了盖头,明妍动人的娇容在烛光的映照下,更是显得美艳绝伦不可方物。

「是你!」郝秀才一下子认出,这新娘子竟是前几日在茶楼中向自己打探云松真人情况的自称风娘的女子。虽然郝秀才心无杂念,但风娘的绝世风华,还是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这个新娘正是风娘,而这场亲事也是她买通了王婆假意安排的。郝守云见到风娘,初是一愣,随後苦笑道:「姑娘为了从郝某这里探听消息还真是……只是还是要让姑娘失望了。」

风娘微微一笑道「郝先生不必多虑。我原本确实想从你这里探知云松真人的实情,也曾暗中对你进行过一番留意,见你为人端方,孝母敬邻,确是难得的正人君子,是故我也不再想迫你做那背弃朋友之事。」

「那你为何?」郝守云奇道。

「我之所以假意嫁入你家,全是因为见你母身染重病,不久於人世,可心中始终牵挂着你的亲事。我不忍老夫人含怨而去,此番安排也是为全你孝母之心。」风娘轻声解释。

如果此番话是别人说出,郝守云势必会认为是掩饰之词,但是从风娘口中说出,他没有任何的怀疑,或者是风娘的风华气度,或者是风娘清澈的双眸,总之,他对这个神秘的绝世美女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任。

说已说明,郝守云向风娘深施一礼「姑娘大恩,寒生无以为报。」

风娘微笑拦道「先生不必多礼,你的高义也让妾身深感敬意。」

施礼之後,郝守云反到变得尴尬起来,有些手足无措道「姑娘,如今这……我便去外面坐上一夜好了。」说罢转身要走。

风娘轻声道「先生且慢,如你不在房中过夜,被令堂看到,又当如何解释呢?」

「这……」郝守云急得有些冒汗「那我在地上睡一晚便好。」

风娘正待开口,突然听到屋外一阵极为细微的声音,她顿时明白是什麽情况。她低声对郝守云道「先生不必拘礼,快到床上来安歇。令堂如今正在窗外听房。」

郝守云闻言一愣,也凝神向窗外听去。他虽然不会武功,但此时郝母已来到窗前,那极力压制下仍忍不住发出的咳嗽声让他知道,母亲果然跑来听自己儿子「儿媳」的房了。这一来,郝守云更加无措了,想上床去,深知不妥,想躲出去,又怕母亲看出破绽。

风娘向他轻丢了一个颜色,之後故意柔声道「相公,时候不早了,你我安歇了吧。」说罢,转头吹熄了红蜡,轻轻一拉郝守云的衣服,郝秀才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任由风娘拉倒在床上。

风娘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清楚地传入郝母的耳中,郝母见到儿媳竟是如此一位绝代佳人,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一时间竟连咳嗽都好了很多。

单说郝守云并头和风娘躺在床上,身体紧张僵硬地一动也不动,只是鼻端萦绕的神秘的幽香,身边紧挨着自己柔软的身子,还是让他的心狂跳不已。此刻虽然屋内烛火已熄,但偏偏月光如水,照入屋内不亚於燃灯,而郝母在窗外也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郝秀才心中叫苦不迭,只盼着母亲赶快离开。风娘在月光下见他额头汗如雨下,双眼紧闭,眉头紧锁的样子,轻轻一笑,心头浮现出感激、钦佩之意。正如她所说,她的这一番做法只是被郝守云的孝心所感,和他做戏只为让郝母走的安心,并无其他用意,也并没有向郝守云献身之意。只是此情此景,就是很难把郝母瞒过。郝秀才的为人让风娘颇为敬佩,於是在略作沉吟後,她也重新打定了主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