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仙子蒙尘传 > 第二回 恶山贼榻上寻仇 玉女侠失贞凶顽

第二回 恶山贼榻上寻仇 玉女侠失贞凶顽

风娘的平静没能持续多久,很快又是一人踏入了风娘的房门,听脚步声还是个武林中人。风娘暗中自嘲道「看来今晚客栈里所有男人都要来一趟了。」她也懒得去看来的究竟是何人了,反正自己的身子今晚对於男人已是来者不拒。

此番进来正是二十年前曾被风娘逼着割去一只耳朵的李大虎。自打先前在客栈大厅中再睹风娘的倩影后,李大虎的淫心便怎麽也按捺不住了。虽然他从内心对风娘极为畏惧,但这种惧怕反而让心里燃烧的火焰更加不可收拾。

「去看看,万一能干了她,就是死也值了。」他鼓足勇气,夜至三更摸去了风娘所在的跨院。

他到风娘院门外时,正赶上赵贤俊从屋中一摇三晃地走出,那脚步虚浮直不起腰的模样,一看便知是纵欲过度所至。他心跳如鼓,隐身在暗处,又看到赵贤俊的几个恶奴进入风娘房中。半个时辰後,这几个恶奴边提裤子边从房中走出,那陶醉满足的深情尽入暗中窥视的李大虎眼中。

李大虎这下再也难以忍耐,心中暗想「这些家伙都玩得,老子凭什麽玩不得!」他鼓足勇气推门而入,尽管他尽量放轻脚步,可以他的武功又怎瞒得过风娘,只是以风娘此时的心境,根本不愿理会来人。

李大虎蹑手蹑脚来到风娘床前,扑面而来的是混合着男人精水的腥臭和风娘清幽体香的奇异味道,借着明亮的月光,他更是清楚地看到了床上如赤裸羔羊一般横陈玉体的风娘。那刚刚被多个男人肆意蹂躏糟蹋过的绝美胴体上淫痕处处,无论是手掌揉捏的红肿,还是唇齿啃噬的印记,甚至是横流玉体的黄白污物,配上风娘美艳绝伦的肉体,既残忍又勾魂,是个男人就无法忍受。李大虎心都要从胸口跳出来,裤裆里的坚硬更是恨不得把裤子都要顶破。

他喉咙乾涩道:「风女侠……」

听闻这个称呼,风娘不由转身睁开了美目,两道明亮逼人的目光落在了李大虎的身上。风娘打量着这个认出了自己的江湖人物,只见来人体格魁梧,一脸凶相,满面虯髯,只是脸的一侧少了一只耳朵 ,留着一个丑陋的大疤。

她对李大虎已全无印象,只是淡淡道:「你认识我?」声音中舒无喜怒。

李大虎乾咳了一声才道「二十年前,我们曾经见过。」他犹豫一下,又道「我的这只耳朵便是被女侠你……」

虽然对他而言二十年恍如昨日,但在风娘却是极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得他提醒才隐约想起。

风娘又微闭美眸,轻轻地「哦」了一声,之後漠然道:「既然如此,你要报削耳之仇便上床来吧,我的身体任你处置。」然後便不再做声了。

见风娘对自己已全无印象,李大虎心中竟是一阵黯然失落,随即他听懂了风娘的话,心头又是一阵狂喜。他咬紧了牙关,在床边脱去了自己的衣裤,露出了粗壮的虎躯。

李大虎终究还是没敢直接扑到床上,他弯腰半跪在床前,伸出颤抖的大手,摸上了风娘滑腻丰腴的身子。风娘此刻背对着她侧卧,李大虎粗粝的大手径直落在了风娘高高耸翘的雪臀上。

风娘的体态丰腴动人,尤其是一对圆臀,没有亲眼所见的人无法想像那是怎样浑圆硕大的美妙,那雪股丰腻如脂,嫩白如玉,看起来白的耀目,摸起来滑不留手,既柔软又弹性十足。李大虎起初还不敢太过放肆,但摸到性起,两只大手又捏又揉,直把风娘的两瓣玉股当做了两个面团般玩弄不休。随着他放肆的亵玩,风娘臀瓣中间的沟谷也尽显他眼前。

风娘的下体的花瓣,刚刚经过多个男人的摧残蹂躏,已是微微张开,上面沾染的满是男人的精斑,更有一股股黄白之物正从那粉嫩的肉缝中缓缓流出。那诱人的景象,看得李大虎兽欲难遏,他竟下意识地低下头,一张大嘴直奔风娘双臀间的沟谷而去。

李大虎一脸刚硬的虯须紮在风娘细嫩的雪股上,让原本不理外物任凭李大虎发落的风娘也是一惊,那刺痛的感觉让她微颦蛾眉,紧接着一条湿漉漉的大舌径直舔在了自己双股之间最最隐秘的所在,这种大胆放肆的做法让她既有几分慌张也有几分怒意。

风娘扭动玉股下意识想摆脱李大虎的恶舌,可这恶贼双手牢牢把住风娘两瓣雪臀,竟让她一时挣脱不开。风娘忍不住想翻身坐起,一掌毙了这恶贼,可是终究在心底长叹一声,放弃了反抗,来了个任他摆布。

风娘的抗拒,在李大虎感觉中,却更像是一种迎合,那丰盈的臀瓣一阵扭摆,反而更紧密地揉压在自己的脸上,甜腻的馨香,嫩滑丰满的触感,让他更是沉醉其中。他摆动着头,享受着神仙也不及的美妙仙境,而大舌更是毫无避讳地舔在了风娘最最隐秘娇羞的所在。

此时,无论是风娘的花唇蜜穴还是菊蕾粉苞,都全然沦陷在李大虎舌头之下,这个山贼头子呵呵怪叫着,大舌放肆地无处不至,既品尝着风娘粉嫩的花蕾软肉,又几次三番扫过风娘的後庭玉涡。他全然不顾风娘的花唇上染满了其他男人的污垢,只是贪婪甚至疯狂地舔舐着。

在他无耻至极的玩弄下,即便决意舍弃一切的风娘也一时难以接受,自己最羞人的所在,偏偏让这麽一个曾被自己削去耳朵的不入流的山贼草寇肆意淫辱,她心中的屈辱莫以名状,身体都因为极度的羞愤而微微战栗着,原本白皙胜玉的肌肤都涨得微红。她几次想挥掌取了这恶贼的狗命,但都极力忍耐下来,最终认命地趴伏在床,任这恶心的男人在自己的臀间滋吧做声,舔个不亦乐乎。

李大虎舔玩到酣处,乾脆大嘴直接贴上了风娘的幽谷蜜穴,用力吮吸起来,这一做法更是将方才那些男人们射入风娘体内的大量精水都吸了出来,他竟然丝毫不嫌弃,边吸便咕咚咕咚吞咽下肚。

在他唇舌下仿佛待宰羔羊一般的风娘,羞怒恨百味杂陈,虽然身体没有了丝毫反抗的举动,但她深埋在床榻之上的娇面上,正有点点珠泪悄然滑下。

李大虎只觉得自己过去四十年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畅快满足过,这个逼着自己削去一耳的女侠,让自己怕了二十年,也幻想了二十年,如今却任由自己随意玩弄,简直成了自己的肉奴。一时间,他竟觉得自己的耳朵丢的是那麽值得。

吮吸了好半天,李大虎才不舍地从风娘的雪股上抬起头来。看着风娘娇羞的臀间秘处被自己舔弄得一片狼藉,那娇嫩的粉嫩花瓣软肉上还沾满了自己的口水,他忍不住仰面发出一阵野兽般的低吼。

舔玩过风娘身体最隐秘的所在,也让李大虎对风娘的畏惧之心去了大半,加之色欲蒙心,他把恐惧担心都抛到脑後,开始更加随心所欲地摆弄起风娘来。

他将风娘双腿搬到床下使得风娘双膝跪在地上,上半身则俯趴在床上,同时用力将风娘的头按到被褥之中,上身被压低使得风娘的雪臀高高的拱起,无比丰满的臀部划出两个鼓胀的半圆,两个臀瓣中间又深深分开一道沟壑,更衬出风娘臀型的完美诱人。

李大虎这下不愿再等了,他挺着粗大狰狞乌黑的阳具抵在了风娘双臀翘起後显露无遗的花瓣之上。他先用那丑恶的巨棒点触拨弄了几下,见风娘全无反对之意,便腰腹用力,狠狠将自己的阳具捅入风娘的花蕾之中。

巨棒入体的一瞬,风娘不由暗自倒吸口气,虽然已被赵贤俊和恶奴们轮番玩弄,可如此尺寸的巨棒还是让风娘一下子无法接受,一股撕裂的痛楚从下体传来。风娘咬牙忍受着残酷的淫虐。

在那一刻,李大虎也惊叫出声,巨棒入穴才发觉那处是何等紧密,虽有之前男人们射入精水的润滑,仍是阻力重重。

「真他娘的紧,比小雏鸡还来劲!」他用力向前冲顶着,一寸寸突破风娘体内的阻力,终於一枪到底。

他看着自己黑粗的巨棒没根陷入风娘玉白美臀之中,也不由得狂性大发,一只脚踩在床沿,双手掐住风娘的纤腰,猛烈地对风娘高高耸起的丰臀发动了进攻,房中响起一连串「啪啪啪」皮肉急促撞击的声音。

虽然被摆弄成这样一个淫荡的姿势大干特干,而且还是被一个从前根本不看在自己眼中的武林末流人物淫辱,但心如枯槁的风娘已经无动於衷了,但即便是这样,风娘也能感觉到这个粗壮的恶贼,在自己身体内抽弄的力度要比赵贤俊和他的恶奴们大了许多,而持续的时间更是长的惊人。

看着风娘秘穴中才被人射入的精水在自己的大力插弄下变成乳白色的泡沫从两人结合处不断冒出,李大虎竟忍不住想「什麽武林第一美女,明明是武林第一淫妇,今天可太过瘾了。」他口中放肆地呼喊道:「骚货,看爷爷插死你,来啊!」一只大掌一下下猛击在风娘的雪股之上,粉红色的掌印很快密布风娘的隆臀。看着在自己猛力拍打下不住剧烈颤抖的美臀,李大虎也终於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全身一震,双眼翻白,马上就要喷发在风娘的体内了。

就在这时,突然身後有人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从风娘的身上拨了起来,恰在李大虎阳物从风娘体内抽出的一瞬间他也喷发了出来,一道白色的精水激射而出,全部喷洒在风娘翘起的雪臀之上。

来人气极,一把将李大虎甩出屋外,狠狠撞在墙上。也多亏李大虎身子骨结实,来人也没想要他的命,挣扎着还能起来。但李大虎心里明白,来人武功比自己强的太多,留下来也讨不着好,於是光着身子灰溜溜离开了。一边走他一边还在遗憾和回味:「就差一点,不然就真爽到家了。这滋味这辈子也不会再有机会能尝到了。」

来人丢走了李大虎,一眼正看见风娘趴在床沿,那耸翘的雪臀上沾满了男人的垢物,他不敢再看,侧过身去轻轻咳了一声。

风娘站起来转过身,见来的是一位六十上下的老道,从地上捡起不知被谁扔开的长袍披在身上,坐在床边整理了一下被那些男人们扯的淩乱的头发,才道:「天远道长,你来的有些早了。」

来人正是古不言的弟子天远。他目睹此景,心中无比气闷「风娘,你这样……也太过委屈了!唉!」他狠狠一跺脚,踩碎了地下的两块方砖,却不知该说什麽是好。

风娘淡淡一笑「道长不必如此。既然古仙师早有安排,你我又都是这局中之人,我遭此命数也无需怨尤了。」她看着房中留下的男人衣裤,又道:「方才被你丢出去的也是个武林中人,我只是想,我舍弃廉耻贞洁本是为了救他们,却又遭如此回报,是否莫大的讽刺呢?」

道士深深低下头,一句话也无法答对。风娘微笑道:「道长放心,我既然已经答应仙师为这场浩劫出力,无论遭遇怎样的逆事也不会再回头了。」

道士终於抬起头望向风娘,目光中满是敬佩之色,犹豫片刻後他终於开口问道「风师妹,当年先师预言之事与实情可有出入?」

风娘没有马上回答,沉吟片刻後道:「古前辈功参造化,确实言无不中。枫儿在我身边十八年,虽然我知道由於我的宠溺使他性子有些乖张,但我真没有想到他真的会做出这种事来。若是没有前辈的提醒,想来我依然还是会中计让他得逞。都是我疏於管教才让他变成这样,我真无颜再见他的父亲了。」即便连遭淫辱,风娘都能坦然面对,但说到这个叫「枫儿」的孩子,风娘却充满了痛心。

二十年前,风娘与人称「神风剑客」的叶淩风本是一对江湖侠侣,但一次叶淩风遭人暗算中毒,被一倾慕女子牺牲贞洁相救。事後那女子竟产下一子,也就是叶枫,但叶枫的生母却因难产去世。叶淩风不愿辜负叶枫生母的一片深情,又无法面对真心相恋的风娘,於是只身远赴海外,从此再无音讯,只留下叶枫交托风娘照顾。

风娘也因此心灰意冷,带着叶枫归隐山林,不在江湖上行走了。然而就在风娘归隐後不久,古不言却找上门来。两人一番长谈之後,也就注定了风娘此後的悲惨遭遇。此为後话,暂且不提。

单说叶枫在风娘身边慢慢长大,也跟风娘学了一身的绝艺,只是风娘或许是出於对叶淩风的思念,对叶枫从小就十分宠溺,也让这个孩子的性子变得顽劣乖张。

叶枫年岁渐大,受不得隐居于山林的孤寂日子,因此也常常涉足江湖,以他的性情,在外面着实惹了不少祸事,只是风娘总是暗中护着他,见他做错了事也不忍责备,於是叶枫行事也就越发任意妄为起来。风娘拿他没有办法,索性任他折腾去了。

单说这一日,风娘一人在房中呆坐,心绪莫名烦乱。想到叶淩风,她感到深深的愧意;想到自己未来的命运,又难以抗拒内心深处的恐惧。一向冷静沉稳的风娘,此时眼角竟隐隐有珠光闪动,这若是让武林中人知道了,怕是要惊倒一片。

突然间,前院一阵嘈杂叫喊之声打断了风娘的静思。她微颦蛾眉,这里是她隐居之地,外人极少到此,平素更是没有人会大呼小叫。她起身向外走去,倒想看看是谁在此放肆。

来到前厅,其中的情景却是让风娘大吃了一惊。只见雅舍当中,正有四人,其中三人一看衣着相貌便不是善类,一个高瘦得好像一根竹竿,没有半两余肉的脸上长着一双细长的小眼,从中透射出狡黠的目光;一个胖得简直成了个球,圆如麦斗的脑袋上却梳了个冲天小辫,看着说不出的滑稽;第三个则高大魁梧,满脸都是金钱癣,看着让人恶心欲呕。最让风娘吃惊的是,第四个人正是叶枫,此时他垂头丧气地坐在椅中,而脖颈上却压着一柄细长的匕首,那匕首泛着暗蓝,显然被涂抹了剧毒,而那匕首正握在那个瘦高个的手中。

风娘内心虽然吃惊,但一向沉稳睿智的她并没有显出丝毫的异样,她仔细打量了这三个不速之客,虽然未曾见过,但从江湖中的传言也能猜出,这三人十有八九是被称为「太湖三凶」的「食人竹」佟人光、「血屠夫」屠刚和「金钱豹」阎无咎。这三人武功高强却又心黑手狠,在江湖中是出了名的无恶不作,因臭味相投一向结伴行事。虽然江湖上提起这三人,无不鄙夷,但是三人的武功都相当不弱,凑在一起,能奈何得了他们的倒也真是不多。

风娘的现身惊动了他们四人,四人的目光齐刷刷转向风娘,其中叶枫的眼光中流露出的是欣喜和求救,而那三人的目光中既有贪婪又有着畏惧,毕竟风娘的武功高出他们甚多,如果未能如愿按照他们所想的那样,可能今天三条人命就要留在此处了。

三人当中显然佟人光为首,他强作镇定开口道:「这位一定是风仙子,晚辈们来的冒昧,还望仙子海涵。」

风娘先用平静如水的目光安抚了叶枫的情绪,之後看着佟人光冷声道「你们是何人?枫儿怎麽会落入你们手中?」

佟人光嘿嘿一笑道「我们知道叶少侠是风仙子您的爱侄,怎敢造次。只是叶少侠前些日子和我们兄弟三人耍钱,输了帐还不上,赖帐要跑,我们兄弟没办法才把他制住。听闻您是他的长辈,这笔账我们只好斗胆找您来讨了。」

风娘面色一沉,向叶枫投去了一个责备的眼神,叶枫先是一窘,随即望向风娘的眼光中又带着哀求。风娘心底暗暗叹口气,叶枫的这种神情她最是熟悉,每当他在外闯了祸事,总是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每次自己虽然十分气恼, 但看到叶枫的神情总是内心一软。

「他输给你们多少钱?」风娘问道。

「也不是很多,不过五万两银子?」佟人光阴笑道。

纵然风娘视钱财如无物,听到这个数字也是吃惊非小。她的生活虽然过得并不清苦,可一时间又到那麽去凑这麽多的银子。

「这个嘛,倒也不算甚多……」风娘微微沉吟後道。

「哦」这三人都是一愣,没有想到风娘答应得如此爽快,可就在他们稍一愣神的工夫,风娘玉手轻扬,三道微光分别袭向三人,其中两道正打在屠刚和阎无咎的脸上,另一道则不偏不倚正打在佟人光手持的匕首上。在三个几乎同时响起的声音後,屠刚和阎无咎狼狈倒地,佟人光手中的匕首则被打得从叶枫脖子上扬起。却是风娘暗中捏碎了随身的一块玉佩,当做暗器打向三人。

电光火石间,三人全无准备,可接下来的情形却让风娘也没有想到。在失去了匕首的胁迫後,原本可以轻易逃开的叶枫却像是也没有料到这种变化,呆呆地一动未动,而佟人光则反应极快,在匕首被弹开後,见叶枫未动,又马上把匕首架了回去。「风女侠住手!」他高喊一声。

此时屠刚和阎无咎也翻身而起,两人各自吐出几颗被打落的牙齿,不顾嘴角淌血,脸颊肿起的惨状,神情戒备地站在佟人光和叶枫的身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